尤忆昔时初见面  小说作者:婳祎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二十七章 化作春泥更护花

    古悦跟张丽丽顺利晋级决赛了,依江语晴的说法就是,她们俩走了狗屎运,碰到周俊这自动找上门还愿意给她们做免费人肉背景的,瞬间将她们滑稽的表演升华,由搞笑的生活情景剧,画风一改,摇身一变,成了唯美的浪漫偶像剧。

  作为她俩强而有力的后备军,不称职的狗头军师,成橙也觉得这能如此顺利地进决赛绝大部分肯定就是周俊的功劳,说什么她也不相信两个整天在宿舍鬼吼鬼叫着开不了口去吃面包的人能唱出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神曲出来呀,估计评审也就被坐在后头的周俊那大提琴的闪亮架势给唬住了,忽视了前头两人那破破烂烂寒碜的唱功。

  虽然遭到宿舍其余两人的集体吐槽,古悦跟张丽丽顺利晋级的美好心情丝毫不受影响,镇日笑眯眯地围在一块讨论着接下来决赛的选曲问题。

  “嗯,你说我们要不就干脆还是选回周杰伦的歌好了。”张丽丽盘着腿坐在椅子上,咬了咬手中的笔盖,“这个意头好呀,我觉得我们可以趁热打铁,趁胜追击。”

  “嗯……确实,说不定还能唱出我们组合的特色呢。你看哪个女子组合会跟我们这样选男歌手的歌进行演唱表演的呀。”古悦同意地点了点头,继而又认真地摸了摸下巴,抿了抿嘴,苦恼地隆起眉头,“可是,这次我们又能如何出奇制胜呢?”

  “是呀,要不还是找周俊帮忙?”张丽丽附和地隆了隆眉头,苦恼地沉吟了一句。

  “那个,周俊同学好像已经非常有礼貌地拒绝了接下来的任何助演。”想起比赛结束后周同学垮着脸对着她大吐苦水的可怜模样,作为一位具备有良心兼有同情心的良好学生,成橙义务性地提醒一下两位过分忠于物尽其用的无良舍友。

  “啧啧……这古语有云,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张丽丽撇了撇嘴,一脸不认可地摇头叹息着,“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呀,这周俊同学太经不住考验,太不理解我们的一番苦心了。”

  “你们还找周俊的话,不怕评审感觉缺乏新鲜感?”一旁一直在默默看书的江语晴适时地加入一句。

  成橙一脸赞许地瞥了江语晴一眼,聪明人就是聪明人呀,江美人这是简简单单一句话就将一个大好青年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呀。

  “对呀,新鲜感啊……”古悦略略低头思考起来,虽然平日跟江语晴不太对盘,可不得不承认这江妖女考虑的确实周全。垂眸思忖一阵,抬了抬眸,闪了闪圆溜溜的大眼,笑得一脸谄媚地瞅着成橙,“橙橙呀,我记得你说白师兄会弹钢琴?”

  “呃?”觉得接下来没自己的事,此刻窝在角落老实安静地看着书的成橙怔忪了一秒,而后不知人间险恶地点了点头,“是啊,上次在便利店的时候,穆师兄好像是这么说的。”

  “要不你去跟白师兄说一下,让他这次决赛帮咱们一个忙?”古悦笑得异常的和蔼亲切,同时温和而友好地抓起成橙的双手,轻轻地抚了一下,乌溜溜的大眼冲着她眨巴眨巴的,闪闪发亮,“我们刚刚决定了,这次决赛,就唱周杰伦的《安静》。”

  成橙如被火烫般飞快收回自己的手,一脸戒备地将自己的椅子微微往后挪了一小段,轻轻挑了挑秀气的眉毛淡淡地睨了她一眼:“你们比赛怎么能让我去找人帮忙呢?”

  “你跟咱们白师兄比较熟嘛,你去找他肯定能事半功倍呀。”张丽丽不知何时已走到成橙背后,双手更是讨好地捏了捏她僵硬的颈间。

  成橙的神经一颤,微微耸了耸遽然变得更加紧绷的肩膀,强装镇定地扯了扯笑容:“我可以拒绝吗?”这,有着周同学那活生生的前车之鉴,她实在不忍心让那温润如玉的白师兄被这两个女魔头糟蹋折磨呀。

  “哎,我这歹命的八字呀。李先生说的什么相知在急难,独处亦何益?果然是屁话呀。这好朋友呀,在急难时,就只是会有异性没人性呀,撇下孤独无助的好友呀!”古悦立刻垮下一张圆脸,伸手委屈地抹了抹眼角,湛亮的大眼无比哀怨地瞅着成橙,“想当初也是在姑娘我的因缘巧合下促成的一段姻缘呀,姑娘我仗义地陪着她跟在师兄身后跑,有消息第一个赶回告诉她,有球赛还陪着一块满场跑……”

  “……”成橙竖起一头黑线,估计她要再不答应,这古姜女得哭倒A城了。

  张丽丽威胁性十足地将头缓缓地靠近她的耳边,吐气如兰:“别以为姐姐我上周五没去看球赛就不知道呀,这电视节目除了直播还有转播重播呢。你说要是再加个好友访谈,这新闻价值会不会更高?”

  成橙瞬间僵直身子,一脸难以置信地转过身瞪大眼望向张丽丽:“你这是在恐吓威胁?”

  “或许你也可以称之为,条件协商。”张丽丽笑得一脸灿烂地看着她。

  成橙无力地垂下肩膀,忍不住感叹世人扑风捉影的能力,就光是白思辰将自己的毛巾递给她擦脸这事,传着传着,不知怎的,竟成了白思辰温柔地拿起自己的毛巾替她拭去眼角的泪水。比起真相,观众似乎也更相信谣言……眼见这谣言好不容易因为这校园十大歌手比赛开始变得风平浪静起来。

   “不是说谣言止于智者吗?”成橙泄气地趴在宿舍的桌子上,有气无力地地残喘着,这A中好歹也是他们A市的重点中学呀,怎么这些高智商的同学们还能如此乐此不疲地把这无聊的小八卦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呀。

  “智者也是人,而人就忠于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张丽丽笑得好不奸诈。

   “嗯哼,我也很好奇,跟咱们这出尘清逸的白师兄传绯闻的感觉如何呀?”江语晴闲适地放下手中的书,气定神闲地看了成橙一眼。

  成橙抿了抿唇,略略思考了一下,不咸不淡地回答:“这感觉,大概就好比,一个在各大片场跑龙套的十八线女星,靠着与某知名男星传出绯闻后,竟一跃成了当红花旦,幸福来得太突然。”

  江语晴闻言,美丽的杏眼淡淡地扫了成橙一眼,浅浅弯唇,含笑的眼神依旧清雅而动人:“那当上当红花旦的感觉又如何?”

  成橙略略低头沉思了一秒,不疾不徐正儿八经地说:“诚惶诚恐,担心哪天就被人发现自己其实演技不佳。”

  江语晴闻言但笑不语。

  古悦跟张丽丽面面相觑,陡然大笑,成橙那异于常人的思考方式,总能让她们发现意想不到的惊喜。

  “好了,别以为转移话题就可以逃避现实,一句话,帮还是不帮?”张丽丽敛了敛笑容,双手环胸,挑了挑眉睨了成橙一眼。

  成橙浑身寒毛一竖,忿恼地从椅子上跳起来,一脸警惕地看着前面正虎视眈眈似笑非笑地凝瞅着自己的两人,苦着一张小脸,垮下肩,妥协地垂下脑袋,小声地嘟囔着:“我不保证他会答应。”

  两人立刻笑颜逐开,各自伸手揽过成橙一边的肩膀:“你会去说,他就会答应呀。”这事估计也就十拿九稳了,古悦跟张丽丽心照不宣地互看了对方一眼,看样子可以马上全身心投入决赛的最后备战阶段了。

  这天,刚下课,成橙在古悦跟张丽丽的软硬兼施,威逼利诱下,硬着头皮站在白思辰他们的教室外头等他。

  “哟,弟妹来啦?”穆云阳刚走出教室立刻发现了成橙,痞子般地吹了吹口哨,笑脸嘻嘻地上前打招呼。

  成橙微微皱了皱眉头,偏头淡淡地看了穆云阳一眼,刚准备说些什么

  苏一槿便挂着惯有的兄长般亲和微笑走了过来,同时冲着身旁的白思辰饱含兴味地笑了笑:“辰,不错哦,这一下课,弟妹就来等你一块放学了呢。”

  听他们两人左一句弟妹,右一句弟妹地喊,成橙微微垂首思忖了一秒,偏头望向白思辰:“你们不是同龄吗?”

  穆云阳跟苏一槿闻言怔忪了半秒,瞬间乐不可支地开怀大笑起来,心想这师妹的思维果然是有异于常人呀。

  白思辰浅浅地勾了勾唇角,湛亮的双眸盈着暖暖的笑意,口气仍是一贯的温文和煦:“我比他们都小几个月。”

  “哈哈……”看着白思辰竟也一脸镇静如仪,煞有介事地回答成橙的问题,穆云阳更是笑得东歪西倒的,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狂笑,抹了抹眼角迸出的泪花,伸手拍了拍白思辰肩膀,“你们果然是怪人配怪人,天生一对啊!”

  苏一槿则显然镇定礼貌多了,尽量笑得含蓄且不留痕迹,噙着一抹饶富兴味的微笑,促狭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在成橙身上逡巡一回,尔后冲着白思辰了然地笑了笑:“看样子,估计今天你也没时间不打球了,我们先走啦。”

  白思辰微微颔首,继而冲着成橙漾起一记淡笑:“走吧。”

  “嗯。”成橙点了点头,心里头开始盘思着该如何展开接下来的话题。

  刚走出教学楼,白思辰便打破沉默:“找我有事吗?”

  “古悦她们顺利晋级决赛了。”成橙想了老半天,也只想到了这样的开场白。

  白思辰淡淡地笑了笑,点了点头:“嗯,昨天在公布栏那里看到了。”

  “对啊,对啊,她们都乐了老半天了。”成橙敛眉垂首,沉默半响后,深深地吁了口气,一双莹亮的黑眸恳切地望向他的,“那个……古悦她们想邀请师兄你帮忙弹奏……”

  “好啊。”白思辰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

  成橙讶异于白思辰的爽快,惊讶地抬起头,对着白思辰眨了眨莹亮的明眸:“那个……你可以不答应的。”

  “你希望我不答应?”清俊的脸庞隐隐带笑,白思辰轻挑了挑眉睨了她一眼。

  成橙连忙摇了摇头,警惕地往四周看了看,十分担心那两个大魔头会跟在身后监督,这话要是给她俩听见了,非把她的皮剥了不可呀,暗暗松了口气:“我只是觉得你答应得太快了,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呀?答应了可就没办法后悔了。”起码她就没那个狗胆去向那两个疯女人起义呀。

  白思辰轻轻地笑了笑,微微抬了抬眸:“我向来不做后悔的事情。”

  “可是……这,要耗费你好多时间呀,要你帮忙跟着她们排练,或许那两个家伙中途还会想到什么馊主意,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的要求……”成橙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清晰地分析其中的利弊,总体说来这事是弊远远大于利呀。

  “你这是在试图说服我不要帮忙?”白思辰勾了勾漂亮的嘴角,幽黑的双眸漾着淡淡的揶揄的笑意。

  “不,我是在跟你仔细地分析这其中的利与弊。”成橙浅浅叹息一声,清丽的五官微微纠结在一块,“这绝对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呀。”

  她们班的周俊同学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呀,在帮古悦她们顺利晋级决赛后,周同学是如此的果断不带半点犹豫地拒绝接下来的任何助演,至今她仍能清晰地记起当时他那冷淡不带半丝留恋的神情,到底是受了怎样的折磨才会有如此绝然的表情呀。光是想想,成橙就觉得自己很有义务必须事先提醒一下白思辰。

  白思辰满是书卷味的五官依旧一派谦和优雅,唇畔扬起一抹颇有深意的笑痕:“或许是为了讨好。”

  “呃?”成橙略有些茫然地揣测着他斯文的面容上那令人捉摸不透的一笑。

  白思辰深幽的眸光微微一闪,漂亮的唇角隐约勾笑:“走吧,去喝糖水。”

  “哦。”在他温雅的微笑的蛊惑下,成橙毫无半点反抗意识地点了点头,直到走进唐记才彻底地回过神来,当她回过神,抬眸对上的竟是向来对她都十分友好亲切的老板娘一脸暧昧不明的浅笑。

  “我帮你点了芝麻糊。”这时一旁温和的嗓音悠然扬起。

  “呃?好。”对上他那盈满笑意的清雅俊容,成橙蓦然胸口一紧,心跳陡然漏跳了半拍,一股燥热倏然浮上脸颊,惊觉四周的温热的气息似乎让气温上升了好几度。

  白净的面容透着淡淡的粉色,俏丽秀气的眉毛,长长的睫毛微微敛下,澄亮的水眸盈着淡淡的娇羞,清丽的短发服帖地披在耳际,腮边微微散落的几缕发丝更让她显得分外的娴静动人。白思辰懒懒地扬了扬唇,幽黑如一潭深湖的眼眸底处,缓缓地浮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嘴角噙着一抹若有所思的浅笑,满足于此刻的她给自己带来微微的波动。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