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古代言情 > 君六行
君六行  小说作者:半丝工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二十六章 鬼出没

   

  银芳惊喜地发现,几乎没几个人真的擅长射术,她的水平混在其中与倒数第二名差距不算太大,并不显眼。

  事实上只有两个人的水平还算过得去,时不时地中一次靶心,赢得几声赞许。其一顶着张纯良无害的娃娃脸,正是跟她一起进学的寥子昌。他意气风发洋洋得意,眼睛在阳光下一闪一闪亮晶晶,对每个人都抱以轻快爽朗的笑容。而另一位又高又瘦,在一众养尊处优的白面小生中显得很黑,偏偏还穿了身暗赭色的衣服,显得更加晦黯无光。他动作迅猛举止利落,但看上去心不在焉的,似乎有些不耐烦。

  他是五皇子尹鹏,存在感不高。

  银芳听城丰讲目前为止宇皇一共有十二个皇子:老大老二老三老早就远封了;老四夭折老六也没活到成年;老五就是这个尹鹏,一向低调;老七是尹皓晗;老八是个吊着命的病殃子,几乎不出门;再往下就是尹方然了,排行老九加之刚好是大宇建国以来第一千位皇嗣,故小字九千;老十痴傻,生母又出身不好,于是就成了有跟没有一个样的尴尬存在;十一是盈妃的儿子,九岁,倍受宠爱;十二是前年才进宫的丽妃的儿子,还不会走。

  十二个皇子,乍一听是不少,但要细数起来还真没几个。银芳突然理解了为什么皇帝会宠尹方然这么个无能皇子,算起来他根本就没多少选择余地是不是?接着她意识到一个问题,皇帝看上去也得有四五十岁了,怎么就迟迟不立太子呢?在她看来这个储位完全没有什么好为难的,尹皓晗既是嫡长子又一表人才(在她面前除外),还是权倾朝野的大贵族夏侯家的外孙,怎么看都是唯一且最合适的人选。

  尹皓晗的地位也确实超然,从那些贵族子弟对他俯首帖耳的态度里就能看出来了,显然大家都认为储君之位非他莫属。银芳打着哈欠望向朗朗长空,明年年底尹皓晗就该行冠礼束发宣告成人了,或许宇皇会在那时候册封他为太子。

  她并不指望当上太子后,尹皓晗对她的态度就会有什么改观,不过那时她应该已经离开了。

  今天学馆里格外脏乱差,废纸塞得到处都是,桌子布满墨点横七竖八,还有七八杯茶水默契地摔落。银芳跪在地上整理残局,心里很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大家都知道她被罚做一个月的敬堂,于是乎不约而同地充实一下她的工作。

  今天一天祭酒都没有露面,但银芳还是自觉地留了下来继续抄书。她翻开到昨天抄到的地方,拿出纸来开始工工整整地抄写。

  她抄到上古时代原本和乐团结的且寅文明末期,贵族残戾奴隶暴乱,人们贪婪暴虐到失去理智,开始像野兽一样自相残杀,中原沃土变成了一片人间炼狱……天色越来越暗了,暗到需要掌灯烛时她就该离开了。银芳停笔揉了揉手臂,眨着酸涩困倦的眼睛,把抄满字的纸张吹干叠放到书案一角——一阵阴冷的穿堂风刮过,纸张像蝴蝶一样翩翩飞起。

  银芳忙伸手去够抓,却在侧转过脸的一瞬间看到了身后离她的后背只有三尺的窗口的情形,顿时像一头栽进了冰水从头到脚猛一阵颤栗——一个人影静静地站在那里,披头散发满身赤红,一双幽怨愤恨的血眸定定地盯着她,一眨不眨。

  银芳短促地惊呼了一声瞬间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没命地跳过桌案远离这扇窗户,她跑到学馆正中间过道的地毯上再扭回头看时,那个鬼影不见了。

  银芳呆立在那里,吓得神经条条刺麻,全身寒毛根根倒竖,心脏在短暂的静止后狂乱地跳动起来。

  刚刚那是,什么鬼?

  一路上银芳总有种被人躲在暗处紧盯着的感觉,而姜秋则不停地询问她脸色为什么这么苍白。银芳坚持对她说自己只是太累,幸而她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虚无飘渺,大大提高了这话的可信度。

  “对了,昨天下学回去的路上,你去哪儿了?”银芳见姜秋欲言又止地盯着自己的脸色,赶忙转移话题。

  “殿下没听到吗?”姜秋有些意外地道,“走到天听殿的时候有个宫人叫住我,让我去领下个月的例银。因为临近中秋,各宫里的花销都会加大,所以下个月的可以提前领。”

  提到中秋节,银芳不由得一阵烦恼,“姜秋,你说我该准备什么样的贺礼呢?”

  “如果殿下实在拿不定主意的话,姜秋可以代办。”

  银芳惊喜地看向她,“那就交给你了。”

  “殿下放心。”

  贺礼的轻松解决让银芳的心情亮堂不少,甚至在走进明禾苑大门时她已经将那个鬼影归结为是自己累出的幻觉。

  褚衷一脸冷酷地靠在门廊上,对她爱理不理的,银芳却也能做到冲他友好轻笑打了声招呼,他对此扬了扬眉。

  城丰偷偷地告诉她,其实褚衷整整一天都不在苑里,刚刚才回来,而且他前脚刚到后脚银芳她们就回来了。

  银芳高深莫测地点点头,她想她明白那种被人跟踪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了。这一次,她对城丰保持了缄默,没有告诉她国子监里发生的一切。城丰现在的精神状态平稳沉静,这是个好现象,银芳决定,她要继续培养并保持这种安宁。

  “城丰,我想你帮我去做一件事… …”

  姜秋为她焚的安神香是毫无必要的,在近几日一连串的折腾下,银芳几乎刚一沾到床就睡着了。她梦到钟瑾举着剑要杀她,她着急地想要解释,但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千钧一发之际尹穆行救了她,却逼迫她替他杀掉夜生。夜生的妈妈在一堆宝石上翩翩起舞,宝石冒出了血。绝世倾城的安容长公主不见了,遍地都是尸体,一双腥红残戾的眼睛怨忿地盯着她,没有嘴唇的嘴巴一开一合,嘶哑地阴森低语:“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银芳毛骨悚然地惊醒,蒙蒙的黑暗中,一双和梦境里一模一样的红彤彤的眼睛直直地撞进她的瞳孔——在国子监窗外看到的鬼影此刻就站在她的床前低头俯视着她,用没有嘴唇的嘴巴艰难地发出声音,仿佛它的嗓子眼被封死堵住了,每说一句话都要将喉咙硬生生撕扯开似的——

  “——还,给我——”

  银芳已经没有办法思考了,她想要凄厉地惨叫以发泄马上就要爆出胸膛的恐惧,但她的喉咙里只发出了一个呜噜呜噜的喑哑怪声。

  鬼影又张开嘴,诡异地晃动了一下。

  蓦地,床两头挂起的幔帐突然毫无预兆地垂落下来,被双重惊吓到的银芳终于惊叫出声腾地坐了起来。

  帷幔遮住了床前的鬼影,把她笼罩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中,帘子上月光照到的地方有一块若有若无的影子。

  门“砰”地一声被撞开。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