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古代言情 > 夕阳炊烟
夕阳炊烟  小说作者:阳西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二章 雪人

   水萝怀孕三个多月后的一天早晨,白雪一夜装点好了人间。

   水萝从暖如五月的被褥里醒来,见到凤幽竹坐在书桌边,边上的窗子开了条缝,刚好可以透进来白茫茫的光,又不会将风雪裹挟的寒意都请进屋子里。他一张脸英挺俊朗,躲过几个月的烈阳,皮肤变得白皙润泽,就那么随意一坐,不发一言的看着书,自能有一股安静娴雅之气,倒像是个贵胄人家的有志公子。

   水萝特别宝贝的那盆钟情,如今长得十分繁茂,昨日,水萝还从中看见了翠绿色的花苞,可让她高兴了好一阵子。远远瞧着,那花茎今日似乎又抽高了好多。而那繁茂的叶子之下,依然盘旋着一条通体墨绿的小蛇,时不时吐着蛇信子,能让首次见到它的人通体生寒。水萝原是极怕蛇的,后来见着见着的,竟是习惯了。如今凤幽竹不再刻意的隐藏这条小家伙,水萝偶尔还会觉得这小家伙可爱非常。

   自凤家人知晓水萝有孕之后,水萝是一样活都不用做了。她闲得越发懒散起来,原本的活计都放手落了个干净利落,凤家人见她原本清瘦的身材变得丰满了些,心里都暗自高兴。可她唯有练字一事,日日坚持,勤奋得很。

   如今她写的字已是能得凤幽竹所写之字的三四分样子了。

   水萝刚要下床,凤幽竹便放下手里的书,将窗子关了个严实。

   “不再睡会?”

   “外面下雪了?”

   “嗯,下了一夜。”

   水萝穿上厚厚的棉袄,洗漱好后便打开门,见到院子里白雪堆积得很厚,看上去松松软软的。水萝眼中,一年四季,春有微风拂柳,绿意盎然;夏有和煦暖阳,百花齐放;秋有蝉鸣鸟叫,累累收获;唯有冬天,虽是一片凋零落寞,却有这能荡污涤尘的大雪,唤醒内心深处的稚子之乐。

   “天冷,当心别受寒了。”水萝盯着在自己胸前系斗篷带子的那双手,对凤幽竹如此的体贴细致极是受用。

   “夫君,我们玩雪去。”水萝抬头与凤幽竹对视,眼里有显而易见的期待。

   “你现在怀有身孕,去玩雪不合适。”凤幽竹站在她身边,看着满院子的白雪,淡淡的说。

   “没关系的,我小心一些就是了。”

   “不行。”

   “那不玩雪,...”水萝眼珠子一转,道:“不然去堆雪人怎么样?”

   “堆雪人?”

   “嗯,堆雪人。”水萝一双杏眼眨呀眨的,双唇轻抿,暗示凤幽竹这是她最后的底线了。

   凤幽竹将水萝从上到下看了一眼,最后无奈道:“好吧。”

   “耶,真好。我们走吧。”水萝迈步向前,不忘牵起凤幽竹的手拉着人一起。凤幽竹却未有动作,一直站在门边不动。

   “你怎么不走?不是要去堆雪人吗?”

   “我去堆雪人,你在屋里免得受寒。”

   “我有夫君给的斗篷啊,不会受寒的。”水萝指向自己身上披着的斗篷,回道。

   “那你也不能去玩雪,在屋子里等着,我堆好雪人了叫你出来看。”

   “不要,不是自己堆的有什么看头?”

   “那就不堆了,回屋里看书。”凤幽竹作势要回身关门。

   水萝气极,嚷道:“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话不算话,说好的一起堆雪人立马就变卦。”

   “我答应你堆雪人了,不算失信。”

   “凭什么不算,你这分明是狡辩,你刚才明明答应得好好的。哼...”

   水萝将脸转向一边,凤幽竹站在边上不言语。

   不让她玩雪,连堆雪人也不准!受寒?她穿得暖和得很,哪里会受寒?不让她去堆雪人,看他堆出来的雪人有什么意思,要的就是堆雪人的过程,是看着一捧捧的雪花在手下变成雪人的成就感。他不懂就算了,还这样耍着人玩,简直过分。水萝越是想,心里就越是委屈。只是怀孕而已,此刻这般倒像是被限制了自由。

   哼...不让她去就不去了吗?她非去!

   水萝转身,迈步要出门。却被一双手拉了回来。然后门便被关上了。

   “别任性,好不好。你若是受寒生病了,这大雪天,去镇上请郎中很不方便,万一严重,损及肚里的孩子要怎么办?”凤幽竹俯身与水萝对视,温柔而无奈。

   凤幽竹一说,水萝便想起上次凤幽竹受伤时也是猎夫到镇上去请的郎中。如此想来,凤幽竹说的倒有几分道理。

   “你就宝贝你的孩子,哪里管我开不开心。”心里知道道理,可水萝不愿意认输,她拂开凤幽竹放在自己手臂上的双手,自己坐到床上生闷气去了。

   凤幽竹原想解释,可水萝近一个月脾气是变得敏感多疑又莫名其妙,未免多说多错,凤幽竹默默回道书桌边,手里拿着书,眼角余光却都在水萝身上。

   水萝原以为凤幽竹会过来哄哄自己,可见到他就像没事人一样坐一边看书,心里的火又冒出了头。她找不到指责凤幽竹的话,因为她明白凤幽竹说的都是对的。然而这并不能消解她内心的烦闷,甚至披在身上的斗篷也受了牵连。

   她一把解开斗篷,走到凤幽竹面前讲斗篷丢给了他,然后气闷的又钻进了被子里。

   凤幽竹暗叹口气,拿起尚有余温的暗红色描金斗篷,玄青色丝线绣出暗色山水图。这斗篷曾是他小时候视若珍宝的东西,想不到时隔多年,如今也跟普通的斗篷没甚区别。而在记忆里的那些人事也早已在平淡简单的生活中搁浅。那些生死情仇他尚未感知,便被迫成了逃兵,成了局外之人。只是不知,如今,往日这赠他斗篷之人,如今又是怎样一番光景。

  

   凤翔国帝都荣盛城的一月,没有刺骨寒风,更没有漫天大雪。这里的冬天是凤翔国最温暖的地方。

   帝都向来是权利中心,来来往往间熙熙攘攘,这样的城市里不缺有钱有势的富家千金,贵族公子,更是不缺南来北往的奇珍异宝。酒楼客栈,青楼茶馆更是鳞次栉比,迎来送往间看尽人间百态。

   凤殊文站在窗边,看着远处的两匹骏马疾驰而来,哒哒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又哒哒的消失在街道尽头。街道上的人们早就见惯了这样的情况,自然懂得避让。那哒哒的马蹄声比一般战马的马蹄声还要响亮,人们能老远的就看见,并早早的避开。那些是凤翔国的信兵,专门给皇帝送情报的。

   “六哥,这可是这个月的第十次了,各地王侯如此光明正大的往帝都传递消息的是越来越多了,各位兄弟也早都在盘算自己的事情了,也不知父亲能挺到何时,如今,六哥仍打算置身事外?”

   凤殊文将窗子关上,回身坐到桌子边,给刚说完话的凤长武倒了被清茶,慢悠悠的道:“这些事有什么可在意的,让他们去抢夺便是,我让你去查的事,怎么样了?”

   “六哥让我查的事那么多,不知六哥指的是哪一件?”凤长武眉毛一挑,眼睛一眨,分明是一张正经严肃的俊脸,硬是显出了三分的轻佻之气。

   “你说呢?”凤殊文语气低沉,轻声笑问,凤长武见状,忙收起嬉闹的心态。

   “自从十三年前将那些爪牙清理干净后,他们的日子倒是过得惬意,就是穷了些。还有就是......”

   “还有什么?”

   “还有就是小竹成婚了,娶了个农家女。”

   听到成婚二字,凤殊文喝茶的动作顿了下,递到嘴边的茶杯又被放回了桌上,半响,轻喝出声:“呵,你说这对你六嫂而言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六嫂那儿我哪敢说,倒是对紫月妹妹而言,是个天大的坏消息。”

   “是吗?”

   “肯定是。”

   “呵呵...”

   水萝跟凤幽竹赌气,自己在床上躺着躺着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被子好好的盖在身上,屋里的桌子上有个食盒,打开见里面的饭菜还在冒着白气。往屋子里逡巡一圈,没见到第二个人。食盒下压着张小小的黄纸条,是凤幽竹写的,让她醒来后把饭吃了。因为她午间时候睡得正香,不忍叫醒她,所以给她留了饭菜。

   水萝吃好饭后,将食盒收拾好想要拿到厨房去,打开门却见到凤幽竹在堆雪人,心里顿时有些不是滋味。将食盒放好后,水萝原是想自己回屋继续睡的,可她瞟了一眼凤幽竹弄的雪人,跟自己记忆中的完全不一样,不免好奇的想去看一看。

   这一看,心就暖了,在这大雪天,也不觉得冷。

   身材娇小玲珑,小腹微突,青枝削成柳叶眉,圆润的小石子墨色点睛,用雪花捏成的小翘鼻,红萝卜染了朱砂色,雕刻成了饱满娇艳的双唇,这些拼成一张小脸,这张脸,她在铜镜里看过很多遍。

   水萝看着栩栩如生的雪人,这才知道两人对堆雪人的误会有多大。

   凤幽竹转身,见到水萝呆愣愣的看着雪人,问:“给你留的饭吃了吗”然后又指着面前的雪人问:“堆得不好?”

   “你堆的雪人?”水萝轻声问。

   “嗯。”

   “堆的谁啊?”

   “看不出来?”凤幽竹环视雪人一圈,又看了水萝一眼,觉得自己堆得还是很逼真的。

   “这么丑,谁看得出来。”

   “丑吗?”

   “嗯,丑死了。”水萝看着凤幽竹冻的通红的手在自己与雪人之间比划,哽咽着说,声音像是困在喉咙里,听起来有些迷糊。

   “那怎么办?我可是照着娘子的模样堆的。”凤幽竹用手抵住下巴,一副为难的样子。

   “那么丑就别再堆了,凤幽竹,外面有些冷,你陪我回屋练字好不好?”水萝拉过凤幽竹的另一只手,护在手心里,那冰冷的手冻得她的心有些难过。

   “好。”凤幽竹将手从她的双手中抽出,拥着她的肩膀,回了屋子。

  

   凤陈氏将对着院子的窗户关上,转身笑着对在看书的凤森说道:“午饭时候没见到萝儿,还以为他们小两口怎么了。一转眼却见到竹儿在院子里玩雪,还以为是他童心未泯,起了玩心,哪成想是为了逗萝儿欢心。见到他们这样,我是打心眼里高兴,明年再添个孙子或孙女,可就热闹多了。”

   “嗯。”凤森放下书,心里却不平静。上一次去赶集得到的信息让凤森心里很是担忧,远在千里之外的帝都如今已是风云暗涌,不知是否会对这边远山村的凤家有所波及。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