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记  小说作者:曾德顺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二十三章(5)

   山上的野猪重达好几百斤,它沉重的脚步声隔好远都能听到。当野猪出现在包谷地附近时,栖息在树上的无名鸟就会发出惊叫。所以,即使是在睡梦中,我也能感知野猪的到来。野猪很怕铜锣的声音,只要我敲响铜锣,准备糟蹋包谷的野猪立刻会被吓得落荒而逃。

  我自认为我守包谷地是十分尽责的,然而,生产队长对我还是很不满意。他来包谷地巡查时,指着那一片片被掰走了包谷的空秸杆,怒气冲冲地对我说:“我是请你来看守包谷的,不是请你来偷包谷的。”

  面对生产队长的指责,我无话可说,因为包谷的确被偷走了不少,而且,这些包谷不像是被野猪偷吃的。我感到十分疑惑:在这荒山坡上,是谁偷走了包谷呢?

  有一天深夜,我在包谷地四周巡视几圈之后,回到茅棚,竟然发现一条大汉仰面躺在我的床上呼呼大睡,鼾声如雷。将他摇醒之后,我同他攀谈起来。原来,他是桃源县八字路公社的社员,因为嫌在生产队出工不自由,所以外出搞副业,游走四方,专门收购猪鬃。

  我向他详细讲述了自己如何从贵州的夜郎中学语文老师,一步步沦落到此地守包谷的经历。

  收猪鬃的汉子听了以后大为惊讶,不停地叹气。

  接着,我向他提出了自己多日以来的疑问:“你是本地人,你帮我分析一下:这深夜燃烧的青草堆是怎么回事?我床底下的血迹是怎么回事?我日日夜夜尽职尽责看守包谷,包谷怎么还是被偷走了这么多呢?”

  收猪鬃的汉子望着我,诡谲地笑了笑,说:“你要知道,你看守的是包谷。如今这年头,包谷是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是好东西;只要是好东西,总是会被人惦记;一旦被人惦记,你就很难守得住。”

  我不满意他的回答,我又继续追问:“我茅棚后为何会燃起一堆青烟?床底下的血迹是怎么来的?”

  对我的疑问,收猪鬃的汉子始终避而不答,他反而给我讲起了他在外面收猪鬃的经历——

  

  我是个收猪鬃的。

  虽说我身上揣着县、公社、大队、生产队开具的各种外出搞副业的证明,可我还是经常不得安生。为什么?因为有许多人惦记我这份副业。且不说同行之间的竞争使坏,就连那些田里劳动的社员也恨我。每当我走在田埂上,那些在田里插秧的,割禾的,扯稗草,喷农药的,他们见了我,就像见了仇人似的七嘴八舌地议论道:

  “你们看那个收猪鬃的,穿得像个干部!”

  “他狗日的就是八字好,我们弯腰在田里插秧,他空手空脚在田埂上走得多轻松。”

  “我们搞双抢的时候,他坐在树荫下抽烟。”

  “我们在政治夜校听现话的时候,他躺在被窝里睡觉。”

  “我们一年忙到头,手里没有一分钱,他的钱包胀得鼓鼓的!”

  “他倒是像当皇帝一样自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们这些做奴隶的,一年到头被捆绑在田里。”

  “你看他身上那件白衬衫,干干净净的,一颗泥点子也没有。哪里像我们这些在田里劳作的泥猴!我们一年忙到头,结果还是个超支户;他这个土匪只要轻轻松松出去转几圈,就发了大财。”

  为了发泄他们的不满,他们会把田里的稗草连根拔起来,恶狠狠地砸在田埂上,稀泥就会飞溅到我身上。看到我狼狈不堪地飞起脚板逃走,他们就会在田里哈哈大笑,一边骂道:“你这个收猪鬃的土匪,快快躲到山上去吧。”

  自那以后,我再也不敢穿干净衣服出门,要是遇到社员们在田里劳作时,我总是远远地躲开。

  但是,有些人你是无论如何也躲不掉的,比如公社,大队,生产队的干部,你不但不能躲开他们,你还得主动给他们送烟,请他们吃饭,不然你开不到各种证明。这些干部们认为像我这样外出搞副业的,一定赚了不少钱;他们一旦惦记上了我的钱,我是无论如何也守不住的。

  公社武装部的何部长就曾经咬牙切齿地对别人说:“我一个公社干部,一个月才拿三十多块钱的工资,还比不上一个收猪鬃的;那个收猪鬃的经常请干部大吃大喝,吃得连眉毛都往下滴油。”

  其实,他哪里知道,我的钱都是从牙缝里省出来的,生病了也只有自己扛着,不敢去医院看病。一年只理一次发,外面的人见我蓬头垢面、胡子拉碴,还以为我是个疯子。

  社员们惦记我的轻松,自由,他们只能往田埂上扔稀泥砸我。何部长惦记的是我的钱,他会找各种办法榨我的钱,他的能耐比社员们大多了。为什么?他掌握着国家机器嘛。每次遇到我,他都会笑嘻嘻地搜我的身,就连我缝在棉衣里的钱也被他搜了出来。他还会带着民兵深更半夜跑到我家来个大搜查,说我家藏有发报机,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就连我堂客藏在腌菜坛子里的一点钱也被搜走。

  当然,如果只是搜身,抄家,我还有办法对付他。毕竟,一个人藏钱,一百个人搜钱,也未必能把藏的钱全部搜出来。最可怕的是何部长动用国家机器,他会说我收听敌台,散布反动言论,偷猪鬃,以各种借口把我送进学习班,用竹板抽我,逼我说出藏钱的地点。最后,为了省去搜钱的麻烦,他干脆规定:我每个月必须交十块钱给他。

  其实,何部长比我有钱多了。他的工资不高,但特别耐用,他平时戴二百多块钱的手表,穿的确良衬衣,经常跑到公社下面的各个大队、生产队去指手划脚地指导一番生产。下面的人招待他,顿顿都是七碗八碟,有酒有肉。全公社十天半月一个圈转下来,回到家时,口袋里依然揣着出门时带的半斤粮票和五毛钱。

  你想想,像何部长这样的人,他一旦惦记上了我的钱,我的钱还能藏得住、守得住吗?不要说钱,就连你的思想,哪怕是一个念头,也休想藏住。

  唉,不说何部长了,我再跟你说另一个人。

  临澧县珠日公社斋阳大队石桥生产队有一个长沙来的知青,名叫蒋力。在我结识的所有人当中,蒋力都算得上是一个怪异的人。此人身材魁梧,满脸横肉,两颗门牙露在外面,好像野猪的獠牙,看起来杀气腾腾。

  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爷老子同公安厅的所有领导都在一个桌子上喝过酒,我怕个卵。”我曾暗地里向别的知青打听过蒋力的父亲,得知他的父亲是湖南省公安厅机关食堂的掌勺师傅。

  蒋力打架的功夫十分了得。有一回,赤手空拳的他竟然把三个手持锄头的常德知青打得屁滚尿流,因此,知青们给他取了个外号,叫蒋门神。不过,让蒋力在珠日公社的社员们中间扬名的不是他打架的功夫,而是他干的一件偷牛的事。

  有一天夜里,蒋力悄悄溜进生产队的牛栏,把一头牯牛牵了出来。他赶着牯牛,走了几个时辰的夜路,第二天早晨,来到了斋阳大队的莲花生产队,找到生产队长,说是要把这头牯牛卖给莲花生产队。

  看到蒋力一本正经做买卖的样子,生产队长惊讶得差点掉了下巴。社员们也纷纷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起话来:“这不是石桥生产队的长沙知青蒋门神吗?你这头牛准备卖多少钱?”

  蒋力答道:“你们愿意出多少钱都行。”

  社员问:“你卖牛换钱干什么用?”

  蒋力答:“换了钱去买颜料。”

  社员问:“买颜料干什么?”

  蒋力答:“画画。”

  社员问:“你这牛哪里来的?”

  蒋力答:“自己养的。”

  社员问:“是在长沙城里养大的吗?”

  蒋力答:“不是。是在石桥生产队养大的。”

  社员们都乐了,说:“这头牛已经三岁了,可你下乡到石桥生产队才半年时间呢。”

  蒋力无话可说,在社员们的轰笑声中,他牵着牯牛默默地往回走。

  蒋力的偷牛事件在珠日公社传为笑谈,大家都认为蒋力的脑子有毛病,神经有些不正常。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