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古代言情 > 风起姑苏城
风起姑苏城  小说作者:月印河山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一章 启程

   “好大的雨啊”,从半夜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小雨在清晨演变成应天城入夏来的第一场豪雨。氤氲的湿气给人们带来清爽惬意的同时也为出行带来了不便。

  “师娘,看这天气,花榜的甄选之日不会延期吧?”我轻声问道。

  “不会”。师娘的回答干脆利落,声音里没有丝毫的迟疑。过了好一会,才微微扭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却有一种从未见过的宁静。

   自从前日收到老马车行星夜送过来的密函,师娘已有两日茶米未进,虽然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我知道她内心应该是异常的焦灼。我不知道这次送来消息的人究竟是何人,但嫣儿会参加本次花会的消息想必是无误。

  “景儿,师娘让你这么做,你会不会恨师娘?”师娘凝视窗外,喃喃低声道:“师娘知道你寒窗苦读十余载就为明日的会试,师娘也不想耽搁你的前程,你若决议去考取功名,师娘绝不怪你。嫣儿的事就由我自己去好了”。

  我心头咯噔一声。我是被师傅收养的孤儿,打记事起,便不知道自己的生世。师父师娘虽只有嫣儿一个女儿,对我却视若己出,百般疼爱,也给了我林府偌大的家业。自从南京的府邸被查抄后,嫣儿便一直下落不明。这些年师娘寻遍各地,却始终杳无音信。好不容易有了确切消息,我又怎能置身事外。

   “师娘待我恩重如山,别说放弃此次会试,就算是拼上性命我也在所不辞,师娘切莫再说此等令人心寒的话。” 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声音有些哽咽。

   “你这是做甚,快快起来”,师娘连忙往前一步扶我起身。“你这孩子从小心性甚高,能有此番心意,也算没有看错你这个徒儿”。或许是她察觉了我眼中闪过的一丝炽热,让她嘴脣蠕动了两下,却没发出任何声响,点漆双眸流露出的欣慰与慈爱让我有些恍惚,觉得她就是我的娘亲了。

   “你这次乡试考了个解元,本应仕途坦荡,只是下次科考又得再等三年。“

    她脸上露出的些许歉意,我知道是不想因为此事耽误我的前程。我倒了一杯吓杀人香递给她,轻声安慰道,“师叔现在圣眷正宠,哪怕以后没金榜题名,仰仗他想来也是能干出番事业的,再说我朝本就有秀才做官的先例。” 师娘微微一愣神,或许是她没想到我这么想,反倒再度流露出一丝异样的情绪,虽然一闪而过,却依旧被我捕捉到了。

   一晃已十年,虽然岁月的风霜已在她脸色留下了沧桑的印记,眉宇依稀间却依然能让人想象得到年轻时倾倒众生的绝代风采。师傅纵横官场与江湖数十年,能得师娘相伴终身,该是何等幸事。

  “景儿,你师傅也曾是官拜三品的都指挥佥事使,一身武艺超群,若不是丁贼所害,也断不会家破人亡。师娘重提起多年前的往事,声音没有丝毫起伏。我却知道,对仇人的恨意早已深入骨髓,只是这些年师娘修为早已是喜怒不形于色罢了。

  “师娘知道你身负遗命,你师父一直不愿意你踏足江湖,但这次机会千载难逢,你与师娘同行也算多个帮手”。师娘扭过身,正色看着我,缓缓道,“你师父走后,师娘暗中传授你的正大十三剑式虽不能与江湖绝顶高手媲美,但也是墨门绝学,在江湖上也曾掀起过血雨腥风。“

  “墨门?”

   江湖上有这个门派吗,虽然未曾涉足江湖,少林,武当,大江门,快马堂,鹰爪门的名号我还是听说的,墨门还真从未听说。见我一脸狐疑,师娘看我的目光有些躲闪,瞥了身后颦儿一眼,快速的转移了话题,“此次姑苏之行路途遥远,路上要记得多备些干粮。“

   “师娘,嫣儿当年真是被带到教司坊了吗,“自从南京顾宅被抄家,嫣儿被锦衣卫带走后,顾林嫣三个字便是全府上下禁忌。已经很多年没有人碰过这个伤疤了。

  师娘沉默了半响却没有说话。缓缓走到窗边,拉开了竹帘,看着窗外大雨入幕,微微点了点头。

   “那为何?”我沉吟半晌,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吞到了肚子里。嫣儿这些年确实无疑在教坊司,师娘曾经不止一次去京城教坊司寻访过,为何却毫无所获,恐怕是另有缘由。

   “连雨不知春才去,一晴方知夏已深”,师娘轻叹了一声后,陷入了沉思。我知道勾起了师娘的伤心事,便没再说话。一股莫名的气氛在安静的房间里缓缓流动。

   “夫人,这么大的雨,去苏州我们是走水路还是陆路?”门外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语气平缓中带着十足的恭敬。他是师傅的仆人兼管家,跟随师傅已多年,师傅在的时候,平日里大家都亲切喊他黎老头,自从师傅走后他也苍老了许多,在林府里很少听到过他的声音了。

   “水路,京杭大运河”。师娘的声音依然很平淡,“黎叔你守着这个宅子,我带景儿和颦儿去就可以了,此次苏州之行恐怕凶多吉少,颦儿你可愿同去”。我扭头看了一眼身着浅绿百褶裙的颦儿,她娇躯微微一颤,眼神闪过一道光彩,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奴婢愿随夫人和公子前往”。虽明知苏州之行结局难料,她声音里听不出任何勉强。颦儿是林府的丫鬟,十年前嫣儿在的时候,我们三人便是最好的玩伴。家门巨变后,我游学他乡,甚少在家,见面的机会也是少了许多。

   “好,我们收拾一下行李即可启程”。话音刚落,师娘便推开房门,身影消失在雨幕长廊的尽头。

  “颦儿,这次行程一路凶险,路上盘缠多带上点,接到小姐后让夫人转道镇江先避避,镇江那里有老爷的朝廷旧识”。黎叔弯腰一边为我们收拾行囊,一边对身旁的颦儿再三嘱托,顿了顿又念到,“公子未曾涉足江湖,你一路可要护她周全”。

   “黎叔放心啦,颦儿虽然比不了公子的武功,寻常的一招半式还是难不了奴婢的。”颦儿憋嘴娇嗔到,只有师娘不在的时候才会发觉她如此俏皮可爱,看到我瞅着她眼里浮现出的笑意,她脸着红转过身跑了出去。颦儿大了,懂得害羞了哩,我心中暗道。

   回到书房,我拿起悬挂在墙壁上的一柄长剑,心戚戚然。这把缚龙剑这是师傅临终前唯一传与我的遗物,曾伴随他征战过沙场杀过倭寇,也曾在江湖傲视群雄,可惜遭奸人所害,饮恨而终。我抚弄手里的这把绝世名品,弹剑出鞘,剑身虽乌黑,却隐露锋芒。“先辈匣中三尺水,曾入吴潭斩龙子”,吟着李长吉的诗,舞出一阵阵剑花。 “迢迢不断如春水”随着正大十三剑的最后一招舞出,缚龙剑剑锋所到之处已是杀气弥漫。

  “景儿,为师征战沙场多年,立下赫赫战功,最终却为奸人所害。为师知你复仇心切,但为师要你当我面发誓考取功名,造福地方百姓,绝不可念及复仇,踏足江湖,你的对手比你想象中还要强大。”突然想起师傅临终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江湖岁月催人老,世事难料是沧桑 ,这次要救出嫣儿妹妹,恐怕只能辜负师傅的遗愿了。

   “公子还在发呆呐”,一声清脆娇呼打断了我的沉思,我回头看了一眼颦儿,娇嫩的脸上已经是笑意盈盈。“公子,外面雨大,还是到舱内避避,奴婢去沏一壶吓杀人香。”这丫头倒是知道我爱喝这茶,这么上好的茶出行也是随身带着。

  “我们这次可不是出游,你这都随身带着,行李装的下吗”我打趣道,“怎么装不下,公子的剑颦儿都贴身带着哩”。颦儿表情变得娇憨可爱。我心里微微一动,这几年潜心功名,倒是未曾发觉她出落的更加水灵出众了。

  颦儿替我紧了紧披在身上的披风,转身去了船舱。从应天府驶往苏州的行船大部分都是接送往返商人居多,这么大雨天选择出行的人到并不多,偌大一艘客船除了我们一行三人就只有撸子船头上的夫妻二人和他们的女儿。

   沿着京杭大运河一路南下,河堤两岸的风景如画,虽有恼人的雨水阻缓了行程,却也是让人享受沿途的安逸。只是想起到苏州后即将面临的处境,又令人忐忑难安。

   我回到船舱内,里面很安静,昏暗的光线下师娘靠窗倚坐,却是心事重重。颦儿倒是一副少不经事的模样,蜷在师娘的边上捧起一杯香茶,透着窗格子兴致勃勃的看着。

  “景儿,来,坐到师娘旁边。”师娘和颜悦色的说道,我轻挪几步,盘膝坐在茶几旁。“景儿,此次如能顺利找到嫣儿,三年后的科考还是要参加,两榜解元哪能不考个进士呢,此番苏州之行凶险万分,如师娘有不测,嫣儿就全托付你了”,我心里猝然一惊,此番话听着总感觉有些托孤的味道。

  “师娘,你不会有事的。正大十三剑威力无比,我虽初窥门径,应付一般人倒是绰绰有余。颦儿也身手非凡,就算到时候拼个你死我活,想必也能全身而退”,我表面上看着镇定,心里却是有些发虚。师娘的武功究竟如何我并不知道,师傅活着的时候告诉我师娘的武功并不比他差,想必也是顶尖高手。师娘既然这番忧虑,这次花会救人必然凶险异常。

  “林府在扬州也算是名门大户,有千顷良田在收租,若能找到嫣儿,你们以后日子也算有着落。”

  “师娘,我们一定能平安回来的,你不必太过担心”。我心里虽还是有些惴惴不安。为了打消师娘的忧虑,我只能尽力宽慰。

   师娘没有说话,转而看着颦儿的背影,顿了顿,轻声道“你师父走后,我遣散了南京顾府的所有仆人,颦儿是师娘贴身丫鬟,我是看着她长大。黎叔也随你师傅多年,你以后要善待他们。”

   颦儿转过身眼里泛起了一丝泪珠,“夫人,您不要吓唬颦儿,有公子和颦儿在,一定能救出嫣姐姐的”。

   “都多大了,你看你紧张成这样。”师娘微微一笑,用手擦干了颦儿眼角。

  

1/1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