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记  小说作者:曾德顺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九章(3)

   晚上,在田里扯秧的时候, 城里人叫桃花唱山歌,桃花就唱山歌;

   城里人叫桃花讲故事,桃花就说:“好,这一回,我给你们讲个夜郎国的故事。是我娘讲给我听的。”

   桃花说——

   在夜郎国的山林里,有一个寨子叫秋风寨,秋风寨里有个姑娘叫梅娘。

   梅娘长到三个月时,就会笑了,她的笑声就像知了叫一样;

   梅娘长到五个月时,就会在地上爬了,她爬得像粑齿耕地一样;

   梅娘长到七个月时,就会跑了,她跑得像麻团在地上滚动一样;

   梅娘长到六七岁时,就会坐在门槛上帮母亲绕麻线了;

   梅娘长到八九岁时,就会把竹篮挎在手臂上,拿着镰刀到田野里挖野菜了;

   梅娘长到十五六岁,苗条如竹子,鬓发如春丝,裙边如渔网,花带如马缰。她把樱桃花插在辫子上,她和蜜蜂讲悄悄话,她和画眉唱歌,她追赶着蝴蝶漫山遍野奔跑。

   寨子里有个后生叫助郎。梅娘和助郎天生是一双,他俩:

   像田里的泥鳅,一个追着一个;

   像林间的花雀,一个撵着一个;

   两颗相亲相爱的心,

   像两片树叶一样分不出厚薄。

   他俩在山上挖野菜的时候,有时候望着天上的白云出神。他们猜想,那白云深处,一定是个美好的地方:

   白云是由白米堆成的,

   白米饭吃不完;

   白云是由棉花堆成的,

   棉衣穿不完;

   白云是由羊毛堆成,

   羊肉吃不完;

   白云是由酒糟堆成的,

   米酒喝不完。

   梅娘上山去放羊,助郎上山去打猎,他俩开始互诉衷肠。

   助郎唱:

   我喜欢你不是从今天开始,

   是从你在河滩上捡贝壳那一刻起。

   我把贝壳放进口袋里,

   来到小溪边,我把贝壳放进溪水里,

   我冲贝壳喊:

   去吧,去吧,

   漂到梅娘的身边去吧。

   梅娘唱:

   我喜欢你不是从今天开始,

   是从你在林中用弹弓打鸟那一刻起。

   我把小石子捡进口袋里,

   来到猫头鹰树下,

   我把小石子扔向天空,

   我冲小石子喊:

   去吧,去吧,

   飞到助郎的弹弓里去吧。

   梅娘和助郎长成了青年,这时,他们才知道:他俩要想永远在一起,就要跨过千山万水。因为按照当地的习俗,家中的长女必须“女还舅门”,梅娘必须嫁回舅舅家,与表哥结婚。如果她要嫁给外人,就必须付给舅舅家高额赔偿。

   梅娘的母亲对助郎说:

   堆在女儿身上的白银——没法称,

   积在女儿身上的血汗——数不清,

   要娶梅娘你须送来三坨银,

   否则你休想结下这门亲。

   面对重重困难,助郎并没有退缩,他对梅娘唱:

   人最爱自己的眼睛,

   最笨的人也不会把它挖去;

   人最要紧的是心脏,

   最蠢的人也不会把它抛弃。

   你比眼睛还重要,

   你比心脏还宝贵。

   我要外出挣白银,

   付清你舅舅家的赔偿金。

   不知你能否耐心等,

   直到白首不变心?

   梅娘唱:

   彩虹要等风雨后,

   梅子黄时五月天,

   腊肉要经烟火熏,

   榨菜要用坛来腌。

   幸福不怕来得晚,

   苦尽甘来方知甜。

   助郎外出做工去了。梅娘经常爬到枫树岭上去眺望,盼望着助郎快快回来。一年过去了,助郎没有回来。舅舅来逼婚了。梅娘说:“再等等,助郎到外边背炭去了,很快就会回来。”

   两年过去了,助郎还没有回来。舅舅又来逼婚了。梅娘说:“再等等,助郎到外边放排去了,很快就会回来。”

   三年过去了,助郎还没有回来。舅舅又来逼婚了。梅娘说:“再等等,助郎到外边挖井盐去了,很快就会回来。”

   梅娘等得好心急。她一次又一次跑到枫树岭上去眺望。她对远方的助郎唱道:

   我望着月亮高高升起,

   迟迟不见你的影子;

   我烧起熊熊火塘,

   迟迟等不来你的消息;

   我砍下竹子搭好水槽,

   迟迟不见你来把风尘洗;

   我取下熏好的腊肉,

   迟迟等不来你与我同席……

   到了第五年,忽然有外边的人到寨子里来告诉梅娘:助郎在井里挖盐时被活埋了。

   梅娘哭了三天,哭得身子瘦弱了,碓也舂不起,水也挑不动。到了第四天,梅娘到河滩上去放羊,望着当年她与助郎一起游方的地方,她忍不住再次落泪神伤。

   所有的花都不再开放,

   所有的草木都不再生长,

   所有的生命都停止了跳动,

   整个世界都失去了阳光。

   舅舅又来逼婚了,梅娘再也没有理由留在娘家。直到出嫁的那一天,梅娘还在暗暗祈求奇迹发生,她希望看到助郎带着一袋银子突然闯进她的家门。或者,当她走到半路时,助郎在拐弯处突然出现。所以,当她跨出自家的门槛时,她故意让自己的裙子掉落到地上。出了这个意外,按照当地习俗,婚礼应当延期举行。

   梅娘对舅舅说:“今日不嫁了呵,舅爷,裙子掉了不吉利,今日嫁了要死崽。”

   舅舅却说:“裙子掉了没关系,今后夫妻更甜蜜。”

   梅娘走出家门,来到山路上。她左顾右盼,并没有发现助郎的影子,只有蝴蝶和蜜蜂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梅娘走到枫树岭,枫树岭的野鸡喔喔啼。按当地习俗,婚礼应该延期。

   梅娘对舅舅说:“今日不嫁了呵,舅爷,野鸡啼叫不吉利,今日嫁了全家都生病。”

   舅舅却说:“野鸡喔喔啼,年年好福气。”

   梅娘只得继续走。走到杉树坳,听到老虎嗷嗷叫。按照当地习俗,婚礼应该延期。

   梅娘对舅舅说:“今日不嫁了呵,舅爷,老虎嗷嗷叫,将来又死崽来又死老。”

   舅舅却说:“老虎嗷嗷叫,年年都得宝。”

   就这样,梅娘心不甘情不愿地嫁到了舅舅家。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