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德巴赫猜想  小说作者:通树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二章 求婚

   慕司半个月后出了院,因为频繁进医院,少不了被老爸絮叨一番。最让慕司头疼的是自己的眉梢留下了一道细长的疤痕,严重影响了她的颜值。但是每次回想那天的场景,脑子就一片发白,除了在出租车上的事情,其他的什么也想不起来。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她慕司大胆又成功的表白换来了心上人的正面回应,她知道,并且坚信,苏安就是喜欢自己的。

  JC陆转动方向盘,驶入毕塞尔街道。街道很狭窄,两边鳞次栉比的房屋却显得奢华,他打开车窗,准备找个地方取乐。

  “目标位于毕塞尔街道十字路口转角处。”贝小涵一边吃着泡面一边报备着JC陆的行踪。

  停在废弃车场内的一辆黑色保时捷摇下车窗,苏安戴着数据眼镜,手指在腿上敲动着。

  JC陆的车驶入这座报废的停车场,和一个穿黑色风衣的男子进行着交涉。

  两人拿出的博茨瓦纳钻石有鸽子蛋那么大,通过苏安的眼镜扫描后被拍摄成图片传输到贝小涵的电脑里,贝小涵吸了一口泡面,“乖乖,这么大的钻石哦……”

  “贝小涵,你不要忘了我们今天的任务是什么。”

  “玛丽莲梦露说过:钻石是女人最好的朋友,因为钻石里装着女人最美好的梦。你们男人真是不解风情……”贝小涵悻悻地把目光从钻石上移开。

  苏安通过窃****把他们的谈话内容传给贝小涵,贝小涵立即按下Enter键,“收到。”

  “喂!你是什么人!”JC陆和黑色风衣男子突然发现苏安,朝着他的车大吼。

  苏安立即握住方向盘,开出车厂,JC陆的车紧追其后。一前一后两辆车风驰电掣般飞速行驶,苏安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身后穷追不舍的JC陆,淡淡地将目光移开,神情泰然地打了转向灯后转过街角。JC陆驶进一条死胡同时,苏安突然来了个逆转,JC陆立即制动,却还是和苏安的车撞了个痛快。

  贝小涵观察着形式,拨通了一个联系电话,“Athena,射击。”

  子弹穿过JC陆和黑风衣男子的眉心,只用了0.01秒。

  “酷!你的枪法是越来越准了!”贝小涵不禁赞叹道。

  苏安打开JC陆的车门,车里躺着JC陆和黑衣男子的尸体,车内弥漫着子弹的味道。

  他不禁皱起眉,杀手果然是一种不好惹的生物,尤其还是个女人。

  苏安脱下另一男子的黑色风衣,又翻腾了一阵,找到装钻戒的盒子。

  贝小涵看着这一幕惑道:“我说苏安,你明明是个特工,怎么干起了小偷的行业了?”

  “我这是光明正大地拿。”苏安盖上车门,“尸体处理交给你们了,我先走了。”

  “哎,你干嘛去?”

  苏安将戒指往空中一抛又稳稳接住,“求婚。”

  贝小涵被面噎了一口。

  R市天荣广场6座的旋转餐厅本是个视角极佳的位置,可惜慕司对面坐了一头猪。

  “慕司,我是有很多缺点,你告诉我,我都可以改,但是你不要不理我。”李元杰假模假式地忏悔,“上次我在你公司说的那些话,你不要往心里去……”

  慕司玩着手中的墨镜,“你说的话从来都不够格进我的耳。”

  “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我对你不好吗?”李元杰有些坐不住了。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不顾忌什么了。”慕司直视着李元杰,“视频的事情是你干的吧?”

  “什……什么视频?”李元杰装傻充愣,“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慕司深吸了口气,“我和苏宴谈话的视频,是你找人拍的吧?董事会给出视频的时候我就猜到是你搞的鬼。苏宴走了,我在洪庆也受人白眼了,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吗。”

  “慕司,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伤害你,我只是不太喜欢那个苏宴,但我也不至于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吧。再说了,谁知道‘蝴蝶飞出来’是那个意思……”

  李元杰的隐瞒一点也不高明,马脚全露。慕司欠身靠向李元杰,挑起眉道:“我可没有说过蝴蝶飞出来这类似的话,所以只有拍视频的人知道这句话,你还不承认吗?”

  李元杰嘟囔了一下嘴,“好……我承认,我是找人跟踪你,拍了那个视频,但我也是为了你好。那个苏宴她是个同性恋,她对你有意思,你说我能忍吗?”

  “她对我有什么意思,那也是她个人的问题,跟你无关。”

  “怎么跟我无关了,我喜欢你啊慕司,难道我没有追求你的权利吗?”

  “没有。”慕司斩钉截铁。

  “为什么?”李元杰仍旧不死心。

  慕司叹了口气,“因为……”

  “因为她已经结婚了——”

  二人闻声望去,苏安穿着一袭黑色风衣,简单的黑色运动裤和球鞋,短短的碎发遮住额头,双手插兜扬着一丝引人犯罪笑容。

  苏安向他们走去,细长的腿迈开的步子每一步都在慕司心头留下一记甜蜜。

  苏安扶着慕司的肩,“因为慕司已经跟我在德国结婚了。”

  李元杰顿时傻了眼,慕司身边什么时候冒出来一个这么帅的老公了,向来自诩有型的李元杰都不禁感叹,这身高、身材、颜值简直完败自己啊。

  “之前我在德国工作,一直没有时间回来拜访慕司的各位朋友,是我的失误,才惹出这些误会。不过既然我已经回到慕司身边了,请这位先生停止对我妻子慕司的追求,因为这不仅仅是您的个人问题,还涉及到道德和法律,我想先生您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李元杰怯生生地低下头,“我明白了……”

  “我和慕司还有事,先告辞了。”苏安拉着慕司的手大步迈出旋转餐厅。

  慕司眨动着灵动的大眼睛盯着苏安,在他拉自己手的那一刹那心里忍不住笑了,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

  苏安拉着慕司到喷泉前,跟在他身后的慕司突然抽出手,绕到他面前,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地说:“出场挺及时啊。”慕司双手负在身后,仔细将苏安周身打量了一遍,讲实话,苏安比她想象的苏安还要俊俏,连她这种自称阅帅哥无数的夜店女王也有点把持不住。

  苏安微微一笑,笑容像阳光一样温暖和煦。

  “你刚才在李元杰面前说的话,我可以理解成……你对我表白的回应吗?”

  苏安点点头,笑意更浓。

  “真的?!”慕司的眼睛闪着灿烂的光,“那你是答应做我男朋友了?”

  “这我可没有答应。”苏安突然泼了慕司一盆冷水,“因为求爱这种事,应该男人主动。”

  苏安从兜里拿出一枚钻戒,单膝跪地,笑看着她,“慕司小姐,虽然有点唐突,你愿意嫁给我吗?”

  慕司双手捂住嘴,一双眼珠俏皮地转动着。

  喷泉周围的人纷纷喝彩,有节律地鼓掌,大喊“嫁给他”。

  慕司微笑着凝视着苏安,而苏安也正深情地望着她。经过二百八十多天的等待,现在,这个男人单膝下跪用全世界最温柔的语气向她求婚。

  一个小男孩抱着一只透明的玻璃罐子,罐里彩色的蝴蝶扑腾着翅膀飞向高空。

  慕司望着飞舞的蝴蝶出了神。

  当你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喜欢就会变成蝴蝶从心里飞出来。

  “慕司小姐,你再不答应我的求婚,我就尴尬了。”苏安的声音将慕司的思绪拉回现实。

  慕司调皮地咬住嘴唇,伸出右手。苏安将戒指缓缓戴在慕司的无名指上,牢牢地圈住她。

  苏安起身,慕司向他张开双臂,苏安拥住慕司,紧紧拥她在怀里。

  贝小涵关掉电脑,和Athena面面相觑,“Mommy知道会灭了苏安的。”

  工作室装上了一盏日式吊灯,晃得郏扬久有些头晕,她放下画笔,起身走向亓默的房间。

  郏扬久敲了敲房门,没有人应她。她推开房门,房里阒无人迹。

  她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亓默,于是进了他的房间打算收拾整理一下。床头的柜子上放着一张拍立得照片,是他们在美术馆照的。亓默不喜欢照相,她就缠着让他拍一张。

  郏扬久不觉勾起了嘴角,抚着相框边缘,轻轻拂去照片上的灰尘。她转过身来,忽然瞥见亓默的床底有件衣服,于是她伸直手臂去够床底的衣服,拿出来的一刹那,郏扬久愣住了。

  那是一件女人的内衣,上面还残留着一些粘稠的液体。

  亓默突然出现在门口,郏扬久一双眼泛起了薄薄的水雾望着他。

  “扬久,你听我说……”亓默向前走了几步,郏扬久伸出手阻止他继续,将衣服丢在他身上,摔门而出。

  郏扬久蹲在路边抱头痛哭,Rihanna说的是对的,自己只是一个聋哑人,不能带给亓默未来,所以亓默自然而然会选择别的女人。她早就应该料想到这一点,却一直自欺欺人。

  “小姑娘,你怎么一个人在哭啊……发生什么事儿了,跟哥哥说说……”一个醉汉拿着酒瓶靠近郏扬久,她立即擦干眼泪往回走,醉汉拦住她不让她走,“诶,别走啊……陪哥哥玩玩儿!”

  “碰”地一声,只见醉汉头上碎裂的玻璃碴和粘稠的鲜血。醉汉随即倒下,亓默手中拿着破酒瓶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抡起酒瓶往醉汉头上又是狠狠一击。亓默的眼睛幽幽深深,满是杀意,他疯狂地踢着醉汉,每一次都下了十足的毒手。郏扬久抓住亓默的手臂,但于事无补,她根本拦不住亓默。此刻的亓默就像一头发狂的野兽捕捉到猎物一般肆意地蹂躏着醉汉。醉汉嘴里喷出鲜血,直到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亓默才停下来。

  他看向郏扬久,郏扬久一边哭一边比划:“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是在保护你。”亓默的表情凝滞,声音诡异。

  “可你是在杀人!”郏扬久推了亓默一把,蹲下身来拍着醉汉的脸,企图唤醒他。醉汉稍稍恢复了一点意识,郏扬久立即拿出手机拨了110。身后的亓默手中紧握着一块石头,高举过头顶,向着郏扬久的头部砸去……

  警笛声打响,沈丽丽和孟东阳穿好制服戴上警帽上了车。警车沿着北环高路一直到三角镇附近的国道上,巡逻的交警正守在尸体旁等待刑警到来,警车到后封立即锁了现场。沈丽丽挤入人群,只见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她半蹲着身子,拿着对讲机报告:“三角镇320国道发生凶杀案件。”

  沈丽丽和孟东阳将尸检报告发放给会议室里的成员,沈丽丽阐述道:“小鑫调出了国道附近的监控录像,发现凌晨一点三十二分,一辆五菱之光抛下两具裸尸驶离,凶手并未现身。三十分钟后,巡逻交警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死者面部遭到锐物打击导致毁容,衣物剥除,指纹也被烧毁。值得注意的是那具女性尸体的两只耳朵被凶手割掉了。”

  “我们查过那辆车的牌照……”沈丽丽补充道。

  “没有结果对吧,因为根本没有那辆车。”肖杨抬起眯眯眼,“毁容、剥除衣物、烧毁指纹,凶手考虑到了一切警方能够查证死者身份的方式,并一一断了我们的路。”

  “这样我们岂不是无从查起?”沈丽丽拍着桌面问道。

  “不可能。”肖杨的眼瞳变得幽深,“再完美的犯罪……都会留下线索。”

  夜深人静,肖杨走出警局,来到公园的长椅上,拨通了医院的电话。

  “喂,您好,这里是R市第一人民医院。”

  “您好,请替我转接一下7号病房郏扬久。”

  “您请稍等一下。”电话那头安静了一阵,接线员又开口道:“不好意思,7号病房的郏小姐已经提前出院了。”

  “出院了?”肖杨搁了电话,又打了扬久宿舍的电话。

  “喂,小苗吗,我是扬久的爸爸。请问扬久回学校了吗?哦……我知道了……”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