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古代言情 > 弃妻
弃妻  小说作者:凤乔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六章 暴露

   

  翅膀的扑棱声响起,一只白鸽落在窗台上。他解下鸽足上的书信,展开一看,眸中渐有冷意。

  “就算你死了,我也要找到你的尸体才是,不然难解我心头之恨。贺清霜,你说是不是?”

  细细的雨丝飘到他身上,带来一阵阵凉意。

  从外边走来的贺清霜看着那个白衣身影,忽然感觉到一阵冷凝,脚步就此在门边停住。

  “既然来了,怎么不进来?”荀尘雪背对她道。

  贺清霜依旧站在门边,看着他发冷的背影,“突然想着也不是什么事,说不说也无妨。”

  “你可是答应留在清欢殿的,有事不和我说,难道要去找莫侍卫吗?”他缓缓转过身,漆黑的眸子落在她身上。

  她无声低笑。“少殿主说的是,我这就去找莫辞频。”说罢,转身离开。

  “阿桐,站住。”

  “雨丝微凉,别在窗边站太久。”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贺清霜却未停下脚步。

  “阿桐,你越来越不听话了。”看着她远去的身影,荀尘雪些微不悦地道。

  她听到了他这句话,只是笑笑。穿过一条条寂静的回廊,她来到了兵器库里,只见四周摆着各式兵器,屋内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人,以及剑气舞动声。

  贺清霜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对着那蓝衣身影道,“莫辞频,下雨天也不歇一会?”

  将余下的几招都练完之后,莫辞频收式,右手往旁边一撒,泛着银光的利剑堪堪入了鞘。

  “无事可做。”莫辞频用手背抹去额上的汗珠,双腿交叠坐在地上,与她遥遥相对。

  “无事可做?”她笑道,“你找到贺清霜了吗?”

  他斜睨她一眼,“贺清霜,你找死是不是?”

  她无所谓地耸耸肩。

  “我不会向他透露你的任何消息,至于其他的,你好自为之。”就算荀尘雪怪他办事不力,他也承受得起这份责罚。

  贺清霜又笑了笑,“在清欢殿里,你倒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顿了下,她又放轻了声音,“以后,荀尘雪就拜托你照顾了。”

  听着她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莫辞频挑了挑眉,“贺家行事残忍,作为贺家小女的你也不例外,如今你说出这样的话来,着实让我吃惊。况且,贺家灭了荀家,少殿主又反过来血洗贺家,若说仇怨,也该一恨平一恨了,你何以对他如此上心?”

  她微微垂头,苦笑半晌。“第一,你话太多了。第二,能不能别翻我的旧账?”

  一恨平一恨,谈何容易?贺家本来就是冷冰冰的,就算全家覆灭了,她亦没觉得有多么痛心,说她冷漠也罢,她跟贺家人的确毫无情分可言,荀家却不一样了,他们本就温馨和睦,他们是荀尘雪心中的温暖,这温暖一旦被抽去,他只余漠漠寒日,可她,轻易补偿不了他。

  “以后,你就叫我阿桐吧。”

  “你这前尘,倒是易断。”莫辞频又倒了一杯茶水,半晌才道,“好,我不再提。往后,你就是阿桐了。”

  贺清霜微笑道,“莫辞频,多谢你了。谢你没有揭穿我的身份,也谢你没有阻止我进入清欢殿。”

  “这些事也不用说太多了,你藏好自己的就行。”莫辞频想起了荀尘雪近日的行动,“少殿主已经亲自着手于搜捕你之事了,你自己要更加小心。不过,我还是奉劝你一句,怕死的话,趁早离开清欢殿。”

  他终究是要听令于清欢殿少殿主的。到时荀尘雪若让他对她下手,他也只能遵从。

  贺清霜——到底只是荀尘雪痛恨的一个仇人而已。她暗自苦笑。“我是怕死,然而在他还未发现我的身份之前,我是不会离开清欢殿的。”

  “你的一番话我也听进去了,我明白的。”她站起身来,缓缓走了出去,“那么,就不打扰你练功了。”

  她还能在他身边待多久?她抬头望天,天色灰暗,飘着淡淡的雨丝。今年的雨水,似乎比往年更多了,又或者是她根本就没有留意过往年的天气,这才会觉得雨水多了。

  “是不是跟莫侍卫相谈甚欢,回来了就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荀尘雪倚在门边,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贺清霜回了神,笑道,“莫侍卫倒是个有趣之人。”

  他哼了一声,似乎对此不以为然。

  她笑笑,“你怎么来这了?”

  他挑挑眉,“我是清欢殿少殿主,去哪儿都不过分吧?”

  “是,不过分。”贺清霜笑道。她越过他走进了房里,“那少殿主自便,我有点困乏,就不再招呼你了。”

  “你等等,先别睡。”荀尘雪跟在她身后走了进去,将一个盒子递到她面前。

  “这是什么?”她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

  “礼尚往来,我要了你的珠子,也该回赠点什么给你。”

  那是玉石打造而成的盒子,看着温润精致,贺清霜忍不住猜测,里面装的会是什么东西?更何况,还是他送给她的,这更值得期待了。

  荀尘雪挑挑眉,“拿呀。”

  她慎重地接过,一点一点慢慢打开,几乎是屏住呼吸地等待揭示盒子的真面目,终于完全打开之后,她震惊了。

  眨了眨眼,眼神是不敢置信,又盯着盒子里头看了好几遍,才抬头缓缓问道,“空……的?”

  看着她惊讶的神情,荀尘雪一脸平静,他勾了勾唇,“不然你想要什么?盒子本身就够精致了,那是工匠花了好长时间一点一点打磨出来的。”

  “可是没人会送空盒子给人家吧?”本以为他是忘了放,此刻听他这样说,她所有的期待都成空了。

  “怎么,很失望?”他饶有兴趣地观赏她的神色。

  一抹黯淡从她眼中闪过,她淡淡笑道,“没有。这……算是很别致的回礼。”

  

  他一步一步走近她,“你真的不失望?”

  他的脸离她很近,贺清霜一下有些站不稳,微微往后退了半步。

  “阿桐,我该不该提醒你,你又犯大忌了。”他徐徐道。

  她愣住,“犯什么大忌?”

  “你不该对我抱有期待的。”轻柔的嗓音响了起来。

  他的神色看似柔和,却裹着无尽的冰冷,刹那间,贺清霜僵住了。是啊,对于这位未来的清欢殿殿主,她能抱什么期待?

  未进清欢殿之前,她见过他的狠厉手段,来了这之后,她感觉他沉静不少,还以为他是慢慢收敛那狠辣的心思了,没想到,只是她自己白白抱守的可笑的期待而已!

  良久,她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那么,少殿主,戏耍我,是不是很好玩?”

  她沉凝的眸色望向他,“这样的戏耍,是否能让你感到欢乐?”

  她看到他脸上那勾起的笑弧僵了一下,也许只是她的错觉。

  “阿桐又要生我的气了吗?”荀尘雪低低笑道。又朝她迈了一步,“如此,我得赶快献出我的赔礼才是。”

  “阿桐,予你一枚发簪,可否平息你的恼怒?”他的手上躺着一枚刺桐花发簪。

  她看了一眼,不知怎的,心情沉了下来,“我不要。”

  “不要?这话,我可不喜欢听。”一瞬间的冷意从他脸上掠过,他轻轻一掷,簪子便稳稳插入了她发间。

  “阿桐,你若一直都是那个听话的阿桐,那么,我心甚慰。”荀尘雪唇角一扯,却看不出真正的笑意。

  他又伸手轻轻抚着她的发丝,渐渐变深的眸色难以窥探,嗓音低沉,“阿桐,乖一点,别惹我,别跟我作对,如此,我自不会亏待你。明白了吗?”

  贺清霜怔怔地望着他的黑眸,忽然就鼻酸了。

  当她暂时想要离开清欢殿的时候,才知道荀尘雪已经去了州北,听说是去处理四海楼与清欢殿的纠葛。

  那就省得跟他辞行了。她当即前往北涸塔。那并不是一座塔,只是一个极荒凉的流放之地。

  北涸塔唯一的一家茶棚前,坐了一个身着发旧白衣的中年男子。

  为他添茶的长胡子老人家用沙哑的嗓音道,“客官途经此地,喝杯茶水,歇过一阵子就离开这里吧。”

   “无妨。”低沉的声音回应道。这人正是易容过的荀尘雪。

  他端起缺了口的陈旧茶碗,看了看色泽暗沉的茶水,喝了一口,苦涩,又似乎有泥土味,简直是难以下咽。他不禁皱了眉头,然而口渴难耐,还是勉强多喝了一口。

  “这茶水很难喝是吧?”老人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笑着问道。

  他的声音沙哑,连笑声听起来都是那么刺耳。“北涸塔本是不毛之地,什么东西都难以生长,能生出这种茶叶来,也是难得了。”

  也许是太久没有跟人说过话了,老人在他对面坐了下来,絮絮叨叨地说起北涸塔的往事。

  “北涸塔是月氏国的流放之地,来来往往,几十年间,倒有不少人流放至此。”老人粗嘎的笑声又响了起来,“我也是流放之人,来来去去,有病死的,有早夭的,有半途中就被猛兽吃掉的,数数都没剩几个了,就我还活了那么久,活了那么久……”

  荀尘雪看了他一眼。

  他陷入遥远的回忆中,又继续说下去,“后来,王室找到了更为荒凉之处,便不再将人流放至北涸塔了,这里,也变得越来越荒芜。”

  荀尘雪一脸的漫不经心,他也不搭话。当日从安南传来了消息,每到昭武清莲的忌日,贺清霜便会来到此处拜祭,他等的就是她。

  他又喝了一口茶,实在是太过苦涩,便不再喝了。他放下银子,道了声,“告辞。”

  老人笑道,“一生流放,不可回异域故乡,亦无法进中州,这身外之物,要来也无用。拿回去吧。你陪我说话,我请你喝茶,扯平了。”

  荀尘雪看了他一眼,没有拿回银子,也没说一个字便走了。

  北涸塔西边,破烂得看不出外观的木头屋里,贺清霜一身黑衣,头戴黑纱帷帽。

  屋内荒草已长到她的膝头了。她朝着草木环绕的石头虔诚地拜了几拜,口中轻喃,“娘,北涸塔是离月氏最近的地方,女儿无能,未能将您的骨灰撒在北涸塔上,不知娘的魂魄是否回到月氏大地上了……”

  一阵风刮过,吹起了屋内的灰尘,四周死寂。北涸塔太过荒凉了。半个时辰后,贺清霜刚想离开,门口就走来一个中年男子。那男子双目如鹰隼一样,紧紧地盯着她。

  她顿觉全身发寒,这眼眸似乎还有些熟悉。她下意识地想走,却被他拦住了。他上来就是一掌。

  她侧身避过,冷声道,“我与阁下素不相识,何故挑衅?”

  荀尘雪觉得这音色似曾相识,他也未多想,低沉的嗓音迸发着阴寒,“你的死期到了。”

  “我今日不想与人动手,你要什么,我给你。”纵然她身无长物。

  “我要你的命。”冷冷的声音从男子口中发出。

  “那可不能给你了。”她可不愿丢掉自己的性命。来回过了几招之后,心下已有分明,自己不是他的对手。照他这样狠绝的打法,她极有可能命丧于此。

  不意吃了他一掌,她倒在地上,便顺手抓起一把灰尘朝他脸上扔去,在他用衣袖挡住双眼时,她趁机逃了出去。

  荀尘雪低咒一声,竟这样让她逃了!愤恨的双目不经意从地上扫过,看到熟悉的大秦珠耳饰时,眸色微惊。他上前仔细看了看,确定这珠子就是他曾经抚弄过多次的珠子,眼神顿时一凛,心中更如冰封。阿桐,若你就是贺清霜,我绝不会轻易放过你!

  此刻贺清霜准备离开北涸塔,幸好肩上那一掌她还受得住,算不得太重。莫名有一种感觉,似乎是少了什么东西,她直觉地往右耳摸去,空荡荡的!

  那是绝对不能丢失的东西!再顾不得什么,她又重返木屋。小心地在门外察看一番,这才走进去,一番好找之后,终于找回了耳饰。她连忙捡起来,谨慎地戴回右耳。

  一路未有人追赶过来,她安了心,在客栈住下。因肩上那掌伤了气脉,喝了药之后,她便沉沉睡了过去。

  夜里,一个白衣身影悄无声息地潜进房里。他看了看桌上那顶黑纱帷帽,缓缓朝床边走近。

  “阿桐……”荀尘雪看着沉睡中的熟悉脸庞,双眼被一层冷意覆盖,“你还是我所认识的阿桐吗?”

  慢慢的,他两眼都卷起了恨意的风暴,冷哼一声,说话声却极轻柔,“贺清霜,你受死吧。”

  话音刚落,一掌朝她天灵盖击去。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