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负苍天不负君  小说作者:秋恋月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四章 意难平(一)

   醒来已是黄昏时分,盛蔷薇感觉身上明显比清晨松快了不少。她下意识地转头寻找苏晨的身影,然而触目所及,却叫她一愣,床头此时坐着个陌生的女子,正低头拿刀削着苹果,随着刀尖飞移,果皮瞬间在她指尖越变越长,透窗而入的残阳映在刀尖上,折射出刺目的光芒照在她脸上,竟让人有种残忍嗜血的错觉。

  盛蔷薇浑身一震,那女子何等敏锐,竟已听得动静,她停下手头的动作抬头看向病床上的盛蔷薇,一见她醒了,连忙放下苹果起身凑近她,笑问:“你醒了?感觉好些了吗?”

  女子的脸就这样悬在眼前,很奇怪,明明她正对她亲切微笑,可为什么盛蔷薇竟止不住背脊生寒呢?她瞪大双眼,隔了好半晌,她才能艰涩地开口:“请问你是……”

  “哦!瞧我这脑子,都忘记自我介绍了。”她终于直起身子,看着盛蔷薇的脸上笑意深浓:“我叫顾雯。”顿了顿,她又说:“苏晨是我丈夫。”

  “啊,苏太太。”

  原来,她就是苏晨的太太,很普通的女子,中等身材,一张稍显丰满容长的脸庞上,眉眼五官的轮廓并不出挑,甚至可以说是有点模糊的。若真要说哪里特别,至多一双大眼睛算得上惹人注目,只可惜,她的眼里并无半点神采,那两丸乌黑的眸子恍若玻璃珠子,空洞而又乏味。

  毫无预警的,心“咚”地一下沉入谷底,盛蔷薇本能避开视线,不知为何,她竟有些怕她。可苏太太却好似全然未觉,只越发亲切地对她笑道:“盛小姐别客气,叫我顾雯就好。”

  盛蔷薇未置可否,她盯着苏太太,不明白她何以会出现在这里。盛蔷薇很想问她苏晨人到哪里去了,可对着苏太太,她又如何问得出口?正倍感煎熬时,那苏太太像是能够看穿她心思似的径直说:“我让苏晨先回去休息了,他在这里守了一天一夜,也是累坏了。”她坐回先前那张椅子上,径直拿起苹果继续削,一边削,一边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苏晨这个人,就是太轴,这次事情的经过我都听他说了,他呀,就总觉得这次的事责任全在他,要不是他急于求胜,也不至于害得你受伤,所以对你,他心里很是愧疚。”

  “不不,是我自己没用,怎么能怪苏晨。”

  苏太太对她笑了笑,未置可否,她说:“不管怎么样,作为组长,组员无论因为何种原因受了伤,组长总是有责任的。你放心,你行动不方便,住院期间,我会负责来照顾你的。”

  “不用这么麻烦,真的。”盛蔷薇只觉喉头又干又涩,她吞了口涎沫,似乎正在奋力咽下梗在喉头的异物,然后她抬起头,第一次对着苏太太笑了笑:“何况医院里有护工,让护工来照顾我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护工毕竟不是自家人,她拿钱办事,总有做得不周到的地方。”苏太太把把削完的苹果递到盛蔷薇手上,又替她把床慢慢摇起来,好让她坐得舒服些。“总之你别想那么多,安心养伤便是了。”

  盛蔷薇拿着苹果,却没有吃,她盯着苹果表面刀削过的痕迹,仿佛若有所思。苏太太见她不说话,只当她是默认了自己的提议,这便笑眯眯地对盛蔷薇说:“其实你真的不用想太多,你一个人在医院住着,难免觉得寂寞,有个人跟你作伴,总还好些,而且我这个人,最喜欢热闹,有我陪着你,我保证你的住院生活绝对不会无聊。”

  果然,苏太太十分健谈,她在广告公司上班,平时接触客户多了,自然很会找话题聊天。她从和苏晨的初次见面说起,一直谈到与苏晨交往的过程,期间还不时穿插着与苏晨相处的甜蜜场景,言语间满是掩饰不住的幸福。盛蔷薇几乎没怎么开口说话,只是间或礼貌性地应了几声,她默默把手里的苹果吃完,只觉得身心都是疲惫的。幸好没过多久,盛爸爸和盛妈妈来了,手里还拎着一只保温桶。苏太太见状起身,热情地与俩父母打了个招呼,当下便告辞出去了。

  “那女孩是谁?以前怎么没见过。”盛妈妈望着门口苏太太适才离去的方向,好奇地问。

  盛蔷薇意兴阑珊地靠向背后的软枕,整个人顿时松懈下来:“没谁,同事的太太。”

  “同事的太太为什么来看你?”盛妈妈狐疑地盯着盛蔷薇看,眼神渐渐变得若有所思:“你跟你同事很熟吗?”

  盛蔷薇本能移开视线,低头随手用指甲刮着床单上的暗纹,说:“没有很熟,只是这次的拓展活动,我们被分在同一个组里,因为他是组长,见组员受了伤,他觉得自己总是有责任的,但碍于他是男同事,单独在我病房里到底不方便,他这才拜托他太太来照顾我。”

  盛妈妈听完“哎呀”了一声:“那刚才不应该让她走的,我们无论如何得好好谢谢人家才行。你这孩子,怎么在旁边也不言语一声。”

  盛蔷薇只觉得头疼,“是是,都是我考虑不周,反正这段日子她天天会来,到时候我一定会连同你们的份一起好好谢谢人家。”

  盛妈妈对此并不满意,“你这孩子,这么敷衍的态度怎么可以?妈妈从小就教育你,做人要懂道理,知礼数,别人诚心待你,你定要加倍奉还,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怎么你越大越糊涂了呢?”

  眼看着教师出身的盛妈妈已然预备开始长篇大论地教育她,盛蔷薇赶紧指着搁在床头柜上的保温桶问:“妈,你带了什么来?我都饿了。”

  盛妈妈一愣,旋即如梦初醒般拍了下掌,说:“瞧我这脑子,你要不提我都忘了。我特意在家给你熬了桂花粥,你从小就是这个样子,一生病,旁的吃不下,就只爱喝桂花粥。”盛妈妈把粥倒了一碗出来,热气在细腻的白瓷碗口边缘氤氲,空气里有馥郁的桂花香若隐若现。盛蔷薇不禁精神一振,盛妈妈见她捧着碗一口一口喝着,头上缠着的绷带,只显得她一张脸越发苍白瘦削。盛妈妈心里很是不舍,可嘴上却忍不住埋怨:“你呀,怎么老是粗心大意的呢?去爬个山你也能弄得满身是伤回来,不知道的人以为你去打仗了呢!你说说你,从小到大,哪次出去玩让人省心过?旁的也就不说了,就说你小学四年级去春游那次,其他小朋友都好好的,就你,玩得好好的,偏偏就跌进了湖里,春天的湖水多凉啊!果然你一回到家就感冒了,到了半夜里更是沉沉发起了高烧,把我和你爸急得,连夜将你抱进医院挂急诊,折腾了大半宿,才勉强让你退了烧。”

  盛蔷薇记得那一次,其实是有同学在背后故意推她,而且那个推她的人是谁,她心里也很清楚。可是当初别人问她的时候,她对所有人都说,是她自己不小心,脚一滑才跌下去的。她从来都是这个样子,若是受了委屈,她宁愿独自承受,她害怕被人用同情的眼光关注,其实这同情中间,又有多少是出自真心?大抵都是看笑话的罢了。

  这个道理,她从很小的时候起,便已懂得。

  盛妈妈仍在不住地数落她:“自打那此春游以后,每次你出远门,我这心都提得老高,我看啊,你这孩子,以后诸如此类的活动还是少参加的好,不然我和你爸一把年纪了,可经不起你这样吓唬。”

  盛蔷薇捧着粥碗,自是唯唯诺诺,盛爸爸到底心疼女儿,终于忍不住从旁帮腔:“行了,还让不让孩子好好喝粥了?再说她受了伤,已经够难受的了,你就少说两句吧!”

  盛妈妈没好气地白了盛爸爸一眼,“是是是,就你心疼女儿,我是半句话都说她不得的。”

  盛爸爸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心疼孩子,可现在最难受的人是薇薇,你这当妈的,就别再说她了。”

  盛妈妈自是不服气,又与盛爸爸辩驳了几句,自然这对于盛蔷薇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饭的事了,是以她喝完了粥,只捧着空碗兀自出神,头顶父母拌嘴的声音渐渐离她远去,她的耳边只剩下嗡嗡的鸣响,仿佛有几百只蜜蜂绕着她耳朵转,吵得她的头隐隐作痛。

  眼前不知为何渐渐浮现出苏太太乌黑的大眼睛,她在望着她时,眸心会有奇异到近乎可怕的光直直射入她心底深处,最接近灵魂的地方,不由得让她害怕起来。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