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青春校园 > 第七感夙愿
第七感夙愿  小说作者:楞伽雪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章 因风雨3

   温热的水流,洒在脸上,滑过身体,与冰冷的雨水完全不一样,阿莉就像这热水,在人人都张扬自我、个性独行的年代,她非但不孤僻独行,相反她有一股侠气,一腔热血,是个很容易让人产生过多依赖的人,她……也很容易让人割舍不掉。人与人之间,总是要走向不同的道路,等到道别的时候,如果彼此之间感情深到难以割舍,那该如何抉择?

  阿莉以往的人生太幸福也太简单了,苏月白这样的人生,不该成为活在阳光下的人的负累。她们就算成为朋友,都不合适。

  冷热交替,劳累至极,本以为自己会晕倒,或者最起码大病一场,可现实出乎意料,苏月白只是睡了一觉,早上醒来,竟然精神很好,并不像南宫莉所说病得那么严重,也完全没有要感冒的迹象,试探了一下脉搏,竟然也特别的平稳有力,身体比以往还健康。

  然而,此刻,健康得不能再健康的苏月白,正被室友三人组“严刑拷问”。在尴尬的气氛里,苏月白反复强调了十分钟“要迟到了”,才得以一起出发去教室。

  几个人出门还没走出宿舍区,突然一阵风出来,不止苏月白四个人,很多学生都被风夹着沙尘呛到,纷纷跑回宿舍,找帽子,拿口罩,戴眼镜。

  天气太诡异了!

  大好的晴朗春日,突然间大风狂虐,尘土漫天,江南水乡怎么会有沙尘暴?何况刚下过很多天的雨。南宫莉重新整理好她那一头被大风吹乱了的性感的大卷发,对着窗外左顾右盼,拿腔作势的说,“天有异象,必出妖孽!”其他两人见怪不怪。 苏月白也望着窗外,她的东西特别少,所以很快翻到帽子和眼睛,窗外黄沙迷离,倒让人有一种寝室大楼突然穿越到了沙漠的感觉,她拿出跟那几经“颠沛流离”仍旧福大命大没有坏掉更没有被丢掉的手机,翻到一个号码,一个熟稔于心却从来没播过的号码,手指摩挲着手机,心中犹豫着,不知道这么诡异的天气,他那边是不是有事发生?或者有什么不正常事件,他或许知道又或者……突然,手指不小心按重了,电话拨了出去,她眼睁睁看着手机屏幕上,正在呼叫……“荣夙”,差一下将手机扔掉,心头咚咚咚乱跳了一阵,苏月白发现自己的手只是轻轻抖了两抖,并没有做出惹人瞩目的失态举动,她迅速把手机贴在耳朵上,那头嘟嘟……响了很久,却没有人接,果然,没有人接。

  意料之中。

  情理之中。

  神仙妖魔,法力无边神通广大,怎么真得会用手机这种东西?

  可是这突然异常的天气,是妖魔作乱?

  亦是,神的旨意吗?

  然而,诡异的大风一阵席卷而过,没过多久,就消失了。该上学的还是要去上学,很快学校里人群流动,因为一场大风,沸腾盎然起来。

  教室。

  讲台上老师在滔滔不绝的讲解美学上的“悲剧”的定义:“悲:亦可称悲剧、悲剧性。其美学特征表现为一种主体与客体的矛盾斗争趋向于统一的过程,即体现人的本质力量的实践主体暂时被否定而最终被肯定,代表历史发展方向的实践主体暂时受挫折而终将获得胜利……”

  苏月白将整本《美学原理》快速的翻看了一遍,她可以全脑速读,就是通常所说的快速阅读法,这种方法可以通过后天的特殊训练掌握一定技巧,也有一种人,是天生神速,苏月白很巧的是她属于后者,但喜欢的文字,她读得会特别的慢,不过课本都是刷刷刷很快读完一本书。把书翻到老师在讲解的那一页。

  然后盯着课本,发呆。

  手机调了静音,但是调的是震动。在口袋里,一直很安静,一直没有一丝反应。

  荣夙没有来上课。

  虽然觉得荣夙也的确不需要来上课的。

  但是,这个学期,这位S大新晋男神每节课基本都出现在教室,同学们已经习以为常,今天这节课万众瞩目的“男神”突然没来,讲台下面,大家私底下都在议论纷纷。讲台上的教授其实也很纳闷,那个秀气乖巧玲珑聪明的学生怎么也会缺课?不过要是被同学们知道老教授对S大禁欲系男神用“秀气乖巧玲珑”这样的形容词,当真也要叹息一声老师的神奇眼光。

  除了上课之外,每次都是荣夙突然出现在苏月白面前,而她除了主动去过一次龙魂巷之外,再也没有主动找过他……

  用手机这种人间的俗物也联系不到。

  这个人要是消失了,她该去哪里找他?

  课本上的字在晃动,扭曲,仿佛化作青雾袅袅飞起,那些光怪陆离的梦,那些如梦幻般的发生过的事情,仿佛就要随着这青烟腾飞……消散……“我们死在一起,好不好?”心口真得就像被卡车碾过去一样啊……疼得无法呼吸,为什么要这样悲伤?到底在惩罚什么?风沙突袭,突袭而来的是一股强烈的不安!

  苏月白收回飘散的神思,轻轻侧头看了看隔着位子的阿莉,她知道阿莉说得都是对的,是自己不肯承认,她陷落在一个叫“荣夙”的迷茫里。可那又怎样啊?

  老师正好说到“黑格尔的悲剧观具有一定的乐观主义”时,苏月白跟着顺手翻过一页书,悲剧?具有乐观主义?真是有趣的解释……她拿起笔,记录下几个要点。“悲剧通过双方的冲突,扬弃了各自的片面性,悲剧所毁灭的是双方的片面性,肯定了双方的合理性——”

  “轰轰隆——”笔记写到一半时,突然,整个教室被一阵打雷般的巨响撼动,整座大楼就像被怪兽袭击了一般的感觉。教室里,一刹那,鸦雀无声,一刹那,人声嘈杂,有些人瞬间躲进课桌下,有些人冲向门口。就在大家惊慌于是否真的来地震的时候,大楼不再摇晃,巨响声瞬息停止了。

  紧张的神经突然放松,有些人叹气,有些人咒骂,又是一阵嘈杂混乱。

  苏月白稳了稳心神,她没有跑向门口,也没有躲到桌底下,似乎是一种放弃人生的处理方式,这时候,看向旁边的旁边的位置,居然是空的?

  南宫莉怎么不见了?她不像是会躲到桌底下到现在还不出来的性格,张目望去,教室门口,在混乱的人群里,正有南宫莉挤过人群离开的身影。苏月白将书本塞进书包,拨开人群出了教室,路面上相当的狼藉,却没有地震过后的裂纹,而是像大风刮过后留下的残局。追着南宫莉的背影,一路跑过去,追着追着发现这一路竟然去湖心岛的方向,跑了十几分钟,气喘吁吁,终于到了湖心岛附近,早就跟丢了阿莉,湖心岛附近有不少学生,但他们都是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说是离开,越看越像逃跑的样子,就像远离湖心岛的方向有八卦可以围观一般蜂拥二去。

  “喂同学,麻烦,请教一下,你们怎么?”

  “嘘……”被苏月白拦下的男生有些不耐烦,看了看苏月白,才勉强停住脚步,却忙不迭伸出手指竖在嘴上做禁声,“你是大一的小学妹吧?还不快跑,湖心岛有——有——还是不跟吓唬你这小女孩了,哎……哎,真是当初怎么脑子进水选了这个破学校,倒霉死了。”然后一阵风似的跑远了。

  S大占地面积非常大,所幸宿舍区和教学区布局在一起,只是木香湖这一片,树木葱郁,风景别致,走进去仿佛进了森林一般,她早就跟丢南宫莉,只好漫无目的走着……走着走着发现周围的风景太眼熟,竟然是昨天与荣夙不告而别的地方,昨日雨浓云低,今天,更加糟糕,以往干净整洁的路面上,蒙了一层尘埃,与没有干透的雨水交混在一起,树叶和断枝落满一地,层层叠叠的断枝尘土上,沾了泥水的苍老枯树枝,就像腐朽的断肢残臂……残破的路面上,突然,起了斑驳,是阳光穿过树冠投射下来。

  一会儿风,一会儿雷,一会儿又突然天朗气清——S市的气候真是变得好奇怪。

  转过一片花圃,一片澄明清澈的水面上,一只孤岛,一岛花落。

  早开的木香花如今已经凋谢得差不多,白色被大片绿色渐渐淹没,远远望去木香花架下,竟然有好几个人。苏月白跑近看去,南宫莉正叉腰站在湖边,紧紧盯着水面,秋枫学长也在,只见他躲在一根花柱后面,完全没有以往灿若阳光的姿态,躲得不远安静的紧紧盯着水面,他身边还有好几个并非学生打扮的男子,个个全身戒备;画风最清奇的是南宫莉不远处,水边上,稳稳站着一个身穿黄色袍服蓄着长发的老者,他拿着把桃木剑,也紧紧盯着水面。

  在这些人背后,有一人,相比较其他人,这个人却是离苏月白是最近的一个,因为花木掩藏,因为姿态疏淡,几乎要融合在花影交错中,苏月白一登岛时,难以注意到他,然后又是最注意到他,她一落足,他已回转过身来,深蓝校服外套敞开,露出纯白色T恤,阳光下一回身——温柔得像片羽毛的男生,脸上的表情从平静无波转变成了怅然若失、茫然迷失。

  一时间,相顾无言。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