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禽”若是久长时  小说作者:米嘉沫
作者有话要说:
1/1

chapter 7

    段慕白长得很好看,这一点,乔攸槿是一直都知道的。

  月色下的他,周身都笼罩着一层淡淡光晕,容颜俊美有如月神,俊雅的轮廓,细致的五官,静静地看着她,浅墨色的眸中缓缓漾开笑意。

  乔攸槿脸一红,微偏过头:“你、你怎么来了?”

  所幸是在晚上,段慕白并没有看出她脸色的异常。只见他笑得神采飞扬,双眸也沾染上一层明媚的色彩,似乎还有一丝戏谑:

  “我还以为乔大小姐还要继续玩失踪呢。”接着又抬手摇了摇自己的手机:

  “给你打了这么多电话,你居然一个都不接,别和我说你没看见,怎么?要造反么?”

  乔攸槿还没从看见他的震惊中走出来,仍然有点懵,半天没憋出一句话。

  段慕白看着怔怔的她,无奈轻笑走上前来,将她轻轻拥入怀中,柔柔的嗓音在她头上响起:

  “妖精,我很担心你。”

  乔攸槿的头紧贴在他胸口,四周被专属于他的气息环绕,听着他有规律的心跳声,只觉得脸如靠在烙铁上一般,僵硬着身体一点也不敢动。

  随着越来越快的心跳,她的脸也是越来越烫,终于,乔攸槿还是努力找回了自己的理智,一边暗自痛骂自己没出息,一边慌乱地伸出手将段慕白推开,接着往后退了几步。

  看到段慕白略带诧异的表情,乔攸槿努力扯出了个微笑:

  “啊…是这样…我们经理突然让我去出差,事出紧急…我就忘了和你说,抱歉啊,哈哈…”

  段慕白听到乔攸槿的话,却是突然勾唇一笑,充满魅惑的低沉声音响起:

  “你确定?”说着,一步一步靠近了她。

  “喂喂喂喂…!段慕白你要干嘛!!!”

  乔攸槿见他靠近立刻慌了,被段慕白步步紧逼退至栅栏,眼看马上无路可退,灵光一闪要往右边跨去,不巧手臂却是被段慕白抓住。

  “好了,我不闹了!”

  乔攸槿闻言停住,回头直直地望向段慕白,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段慕白看着她本就柔弱的身体,几天不见又像是瘦了一圈,还有那眼下的黑眼圈,心里不觉涌上一丝心疼。

  “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多大的人了还照顾不好自己?”

  乔攸槿听着段慕白说教的语气,条件反射就要怼回去,话都已到了嘴边,却终是在说出口前,被生生憋了回去。

  “你刚刚想说什么?”

  “没…没什么。”

  “……”

  段慕白叹了口气,揉了揉她的头发对乔攸槿无奈道:“上去吧,早点休息。”

  乔攸槿这几天郁闷的心情在此时却是大好,莹润的唇扯出了个弧度,笑眼波光流转,眨了眨眼睛对他道:

  “那我走啦。”

  “嗯,晚安。”

   #160;#160;#160;直直走了几步,乔攸槿又突然回头问道:

  “段慕白?”

  “嗯?”

  “没事~”

  “……”

  乔攸槿狡黠地弯弯眼睛,双手背在身后,慢慢倒着往后走:

  “晚安,段慕白!”

  

  

   [未完待续】

  

  

   【和主剧情无关的小剧场~】

   【 Section A 】

  乔攸槿:“段小白!快!我把顾爷爷家什么兽的香炉打碎了,你快去向顾爷爷承认错误!”

  段慕白坐在地上,拆下电视机的最后一块螺丝后,抬头微皱眉道:

  “凭什么?又不是我打碎的?”

  乔攸槿一巴掌拍到他的头上,恨铁不成钢: 

  “你个段小白!有没有一点义气?我爷爷说,朋友就该共患难!”

   

  段慕白看着地上的残骸,眼睛里聚着细细碎碎的光,突然粲然一笑:

  “好啊,乔攸槿,这可是你说的,共患难呦!”

  乔攸槿欣喜地点点头,还未来得及说话,就见段慕白快速起身,狂奔着跑出段家大门,留下他那幸灾乐祸的呐喊:

  “爷爷,乔爷爷!乔攸槿把我们家的电视机给拆了!”

  留下乔攸槿一人在段家客厅凌乱……

  “段慕白!!!”

   

   

   &.这一年,段慕白7岁,乔攸槿5岁。

   

  

   【 Section B 】

  

  某天,正逢段老爷子66岁大寿,段爸爸就让段慕白带着乔攸槿,放学后一起回段家。

  乔攸槿才初一,课程安排比较松,提前放学的她便抱着杯奶茶,悠悠到段慕白的教室楼下等他。

  “段慕白!”

  终于等到下课,等不及要回段家吃蛋糕的乔攸槿,心情大好的跑向段慕白。

  “呦呦呦~段慕白同学,咱们的妖精妹妹又来看你了~”

  秦洛看着乔攸槿,对着段慕白一阵挤眉弄眼。

  【妖精】是段慕白给乔攸槿根据音译起的绰号。

  这个绰号,却又是乔大小姐的逆鳞。

  一般情况下,除了段慕白故意招惹乔攸槿敢喊这个绰号以外,其他人是不会触这位大小姐的霉头的。

  秦洛没脑子的话一出,乔攸槿就已经隐隐有了发怒的征兆。

  段慕白感到情况不对,一巴掌拍到秦洛的头上,

  “就你多嘴!妖精也是你能喊的?”

  “切~我不喊,就你能喊行了吧!真是…哎…大伙都散了吧!人家可要上演慕白哥哥和妖精妹妹的戏码了,都别在这里碍事了!”

  段慕白看着身旁怒火中烧的人儿,决定选择无视某个作死的人。

  顾之湛闻言,轻咳了一声,好心提醒着:

  “咳…阿洛啊,你还是少说两句吧。”

  秦洛不明所以:“怎么了嘛?我说的不对么?我…”

  转头发现萧奕言也在一旁摇头轻笑。

  猛然间,秦洛才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脸惊恐。忽而感觉到异样,猛地回头,却还是来不及闪躲,被乔攸槿一脚踢倒在地。

  乔攸槿小时候身体弱,乔爸爸就送她去练了跆拳道,几年下来效果斐然。他们几个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这事也就都知道。

  乔攸槿刚才用了全力,所以能将秦洛踢倒在地,倒是没让人感到多惊讶。

   

  “秦洛啊,这可就是你自找的了。”

  段慕白摸摸鼻子,一脸“自作孽不可活”的表情,悠悠转身,带着乔攸槿离去。 

  秦洛茫然地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苦着张脸大呼不公:

  “凭什么啊??段慕白不也说了嘛?凭什么乔妹妹就只踢我一个人?” 

  顾之湛怜悯似的看着地上的秦洛,脸上一副“关爱智障”的微笑,留下一句“凭你不叫段慕白”,也转身离去。

  秦洛一脸懵:“可…可我和段慕白一样,也算是她哥哥啊,待遇差别怎么就那么大…”

  萧奕言拍了拍他的肩,叹息了一声,便往学校大门走去,留下仍在冷风中纠结原因的秦洛。

   

   &.这一年,段慕白16岁,乔攸槿14岁。

  

  【 Section C 】

  

  乔攸槿小跑着闯进段慕白的办公室,上气不接下气直接瘫坐在他的办公椅里。

  段慕白看了她一眼,倒了杯水递给她。

  “啧啧…乔攸槿,喘得这么厉害,该不会做了什么坏事吧~”

  乔攸槿抱着水自顾自的喝着,不理会他的调侃,稳定了呼吸才慢慢开口:

  “昨天晚上我和姝姝去酒吧玩,很不巧的~韩太后去了我的小公寓,准备来一个亲民慰问行动…然而我并不在……所以……”

  乔攸槿一脸讨好的看着段慕白,

  “你能不能替我和韩太后打个电话说一下,就说我昨晚在你家?”

  段慕白嘴角一抽:

  “妖精,你信不信,我要是真这么和韩姨说了,你也别指望我能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 

  “那…那还能怎么说??”

  乔攸槿托着下巴一脸绝望。

   

  “除非…” 

  乔攸槿眼睛一亮,重新坐起身:

  “除非什么??” 

  段慕白忽然身体前倾,慢慢靠近乔攸槿,伸出食指勾住她的下巴,一双桃花眼带着丝笑意: 

  “除非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考虑考虑帮你。” 

   

  看着段慕白嘴角噙着的坏笑,和那过分精致的眉眼,乔攸槿吞了吞口水,认怂地咬着牙点头:

  “成交!”

  

  &.这一年,段慕白25岁,乔攸槿23岁。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