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青春校园 > 第七感夙愿
第七感夙愿  小说作者:楞伽雪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九章 婆罗门心镜3

   “曾经的小丫头,果真是个愣头胆大的,你们很不一样。”

  花海深处,两个人影几乎淡化在天地之间。她静静的聆听,聆听飞鸟的声音,聆听风动的声音,聆听——荣夙的声音——

  “她每天都是很热闹的样子,仿佛没有什么可以为之忧虑的事情,而你总是那么淡然,淡然得几乎无趣,她即使身无分文也要想办法用唯一的发簪换取食物,还吃得很美味,而你,生病了连药都胡乱吃一通,不爱惜自己,活得如清水,这样的苏月白,几乎无欲无求,你这个样子,是真实?还是伪装?她很清澈,一眼到底,你就像迷雾……”

  你的“故人”……你的世界里,时间漫长,如海,而我这么一汪小小的水洼,唯有淹没在你无垠的汪洋里。你的“故人”是你永不遗忘、深深刻在脉搏里的孤岛。

  “这样的你,要我拿你怎么办?”陷入深深的回忆中的眼神,突然回神,荣夙眼底惊现满满的忧伤,是漫天漫地的蓝色,印在眼眸里,是深到极致的暗蓝色彩,哀伤无处可溢去,世界似乎一同沦陷进没有光明的深海,他突然回身,抓住她的手,仿佛质问上天,又仿佛在质问她,“命运竟然是这样,给予绝望中的无望吗?那算什么?苏月白,你说……你说,如果,我杀死你,你会恨我吗?”

  他无声笑了笑。

  怎么会有人愿意被杀死而不心存怨恨呢?

  我到底在做什么?荣夙看着自己的手,慢慢收紧手指,仿佛有一种魔力在驱使他去箍紧,去紧锁这个软弱渺小的灵魂,去揉碎所有的希冀,和曾经热切过的心,唯有一地残碎才能拯救一切。

  突然的,毫无防备的,荣夙掐住苏月白的脖子,纤细的脖子落进有力的手掌中,她不知道这愤怒从何而来,但明显感觉到不是冲着她,但是,她很清晰的感觉到他是真得要杀她,嵌入颈项中的手指在深深陷入进去,感觉到空气不再那么自由流通,连一句为什么都难以说出口——这个瞬间——一种难以名状的感情突然充斥心间——一种近乎献祭一般的强烈的感情突然激荡开来,炽烈的,仿佛要焚毁全世界,就这样死去,也没什么不好,在这个花海深处,孤独无依的一生戛然而止,也许也算是不错的终结。

  没有无限的生命也就没有无限的困苦。

  拥有无限生命,就要拥有承受无限的痛苦的勇气啊,短暂或许更美好、灿烂。

  荣夙啊——泪水奔涌而下,她闭上眼睛。

  荣夙——你拥有无限的生命,你在承受什么?为什么你的哀伤像无垠的海?

  不能这样!苏月白突然意识到,她的死是短暂,荣夙的痛苦是无限,那么哀伤的眼神,她怎么能不管他呢,至少该解答了他心中的疑惑,告诉他自己没有怨恨。她抬起几乎失去力气的双手握住荣夙的手用力的往外推,她的力气一点作用没有,却是一种表示,她试图推了几下,突然觉得空气一下子涌进了肺里,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好久才平息下来,以为之前几乎“病入膏肓”的无力感会再次回来,却发现自己安然无恙。

  荣夙松开手,手臂似乎失去全部力气,垂落下来,从未有过一刻感觉这么累,即使几次快要死了,也没有感觉这么无力,他跌坐在地上,有湿润的感觉,是下雨了吗?天空蔚蓝,白云很淡,春日的阳光和煦。

  抬他手摸了摸脸上,原来是泪水在缓缓流淌。哀伤缓缓流淌,如绵绵不绝的春雨,他想起来一件久远的事,他已经忘记该如何去嗷嚎大哭了,小孩子那样放声哭泣是什么感觉呢?只能似三月的春雨伴着落红无数,渐渐堕入尘埃。

  “你真正要寻找的不是剑,是她吗?虽然我不知道那与我有什么关系,虽然我一个小小的凡人,平庸无奇的孤儿,什么也帮不了,可,荣夙,你要相信我,我是……愿意的。”感觉到不可抵抗的强大到恐怖得力量,苏月白却没有害怕的感觉,她分不清自己是疯了还是在做梦,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不属于自己,有一股陌生的力量在肆意弥漫,然后渐渐控制着她的思想,那股奇异的力量驱使她说出这样一句话,“我爱你,荣夙,为你死,我很开心。”

  爱情,这种东西真是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生命中总有一个命中注定,是在劫难逃。突然这么“豪言壮志”,苏月白也觉得这种话真是肉麻矫情,她是怎么说出口的啊?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目光落在一朵蓝色粉蝶花上,这一刻是在等待神的旨意吗?还是等待命运的处决。

  “果然,是我错了。你还是总让我意想不到。”荣夙停顿了下,说,“苏月白,你相信轮回吗?”

  苏月白有些疑惑,说:“我不相信,即使有前世今生的轮回,那也是不一样的人生,记忆毫无关系,牵挂的人、事、物毫无瓜葛,根本不是同一个人,既然这样,就算是轮回了前世,又有什么意义?”

  一个不相信轮回的人,他们的故事,跟眼前这个人,一点关系也没有啊,一切都快要终结,多谈也没有任何意义,只是徒增哀伤罢了。故人已逝,崇祯年间的事情,多说无益。一同魂归混沌,这算是天的恩赐吗?

  荣夙伸手碰了碰苏月白一直在看的那朵花,“既发誓言,我便当真了。”

  “额……”苏月白委实受到惊吓,“你……你……不会是现在就杀我吧?”

  “你是怎么活到今天的?”亏是和平年代,若是崇祯乱年,“我这样的暴徒,你为什么不怕?”

  “荣夙,我明明是被你绑架到这里来的!”苏月白强调,“想跑也泡不了啊。”

  她站起来作势要跑,背后的书包一边肩带不知什么时候滑落,整个书包差点掉落,突然好想看看荣夙本来的样子啊,无论荣夙本相是什么样子,那都是荣夙呢。

  这一瞬间,苏月白明白了一件大事——荣夙肯定也是喜欢她的。他一直在强求自己看他的真面目,只有对喜欢的人,才希望、渴望坦诚相待呢。暗暗感叹了一下自己情商过低,苏月白高兴起来,拉开书包拉链,拿出婆罗门心镜。

  “照妖镜在此,妖怪哪里逃?”

  “你——”荣夙非常不解,一个人刚刚经历这样的对待,怎么还能说开心就开心起来,还不忘开玩笑,这个样子……这个样子……与记忆深处的影子渐渐重叠,想起秋枫给他解释的“小强”的含义,在看着苏月白尚带着泪,说话还带着鼻音的脸,突然忍俊不禁。

  天地之间,云气开始蒸腾,整个世界似乎都变得烟海缭绕,蓝天和蓝色花海之中,有细雪在风中回旋,荣夙整个人开始发出淡淡的光芒,他细碎的黑色短发,慢慢变成银白色,并慢慢暴涨变长,普通的运动校服在一圈光芒中晶莹闪烁,光芒渐渐成了翩跹翻飞的宽大白色长袍,本来就万分出众的脸庞变得更立体,眼眸分外深邃,肤色如光华笼月——这明明是穿越远古时空而来降落人间的神祗啊。

  苏月白跪坐在花海里,仰望着向她走来的“天神”。

  婆罗门心镜跌落在花间,花枝交错里,倒映着白发白衣的天神——俊秀绝美却又清稚年少的容颜。

  “荣夙?”苏月白闭上眼睛,睁开,闭上,睁开,反复很多次,荣夙还是没有变回原来的样子。她拾起地上的婆罗门心镜,对着荣夙那一身仙风道骨的神仙姿态反复照了几遍,还是没变,原来这是真的啊!

  原来那个梦,是真的!

  这一切,并非她的臆想呢,包括那天晚上那一瞬间以为的看花眼,都不是。

  这就是荣夙真实的样子啊。

  这么的好看。

  她看着婆罗门心镜里的荣夙,笑如桃云,而镜子里的苏月白额头眉心,一朵彼岸血花,展然如凤羽,清艳宛然。

  荣夙俯身下来,手在苏月白额头轻轻一点,轻柔的拂了拂她额前的碎发,他脸上的泪痕未干,眼睛里有揉碎肝肠的哀伤,却笑了起来,笑意破碎绝艳,又极尽圣洁皎然。

  “为什么你的眼神这么哀伤?神不是无所不能的吗?”

  荣夙的笑意更深,破碎绝艳更加深浓,他握住她的手,将她从地上拉起来,两人尽在咫尺。

  苏月白感觉似乎都不能呼吸了,她靠着这样一个人这么近,不,是靠着神这么近,浩然圣洁的气息下,心旷神怡,但又感受到神深深的哀伤,心再次绞痛起来。

  “溟寂将剑气封印在你的神识中,我若要得到剑,你就会死。”荣夙的声音很清晰,也很飘渺,像心痛忽深忽浅,“我必须放弃你。”

  “三千世界娑婆孽,神凡一命涤千劫。”半空中突然传来溟寂的声音,云雾缭绕分不清是花海还是天空的地方,裂开一道缺口,一身黑衣的溟寂,面容半露,身影虚空,“她上一世死得那么惨,你还要亲手杀他,不亏是他的儿子啊,哈哈哈……荣夙,你真得忍心吗?你就没有思考过如何不让她死吗?什么为了三界,为了六道,你什么时候收起你们的这些伪善?”

  溟寂一连说了两个TA,苏月白听得心惊肉跳,她惊慌得看向荣夙。

  荣夙知道这只是溟寂的虚空幻影,他并不在这里。但是要打开别人的时空缺口,透射自己的虚空幻影,并非一般能力能做到,看来上次对他的打击并不重,这么快就恢复到这种程度,不愧是曾经的冥王,着实难以对付。荣夙深深明白,自己内腑累积的重伤深重难愈,所剩无几的灵力,还需要撑住这个穿越时间的空间,如果此时想要给溟寂的幻影一击,他可能会死。

  可是,此刻若是能给溟寂的幻影重击,他将会形神分离,失去行动能力。

  所以,溟寂很可能想他死在这里,即使把自己搭进去。

  但是,他是不能死在4月的时空里。

  那样,在4月1日之前的那个时空,荣夙和苏月白是不存在的,他没有得到伏魔剑,更没有心血祀剑……那么这个世界已经经历天柱奔塌,玄星撞地,漫天尘埃笼罩整个人间,世界陷入一片灰暗,没有阳光,植物死去;七千万年前的人间曾经经历过这样的劫难时,很多生活在陆地上的巨型龙兽几乎全部灭绝,何况是现在小小的人类——人间将成地狱,修罗恶鬼魔邪罗刹彻底打破禁忌,为祸人间。

  那样,这个他打开的时空,也会被真正发生过的史实吞并。

  他们将彻底消失。

  苏月白在荣夙眼中看到的是深深的绝望,事情远比她想象的复杂的多啊,神都解决不了的事情,她要怎么办?他需要她死才能得以继续的事情是什么?要怎么做,才能不在你脸上看到绝望的深情呢?

  “让全世界陪葬,你就那么快乐吗?”荣夙看着溟寂,哥哥说这个人脑筋万百年都是一根筋,果然一点不错,“洪度仙子若神魂有感,真得会得到安息吗?良辰美景、风花雪月,她也曾经热爱过,你就忍心摧毁?”

  “陆月娘,”溟寂笑了一声,对着苏月白看了看,“你能长这么大,真是不容易呢。”

  这个名字!

  荣夙本以为早就深深埋葬在心底,但是,他看向苏月白,“月娘她……苏月白……”

  站在荣夙身边的苏月白,往后退了两步,两行泪水顺腮滑落,“我是谁?我是苏月白?我不是,我是……月娘?”

  突然,一声轰鸣——像天空中传来了滚滚的巨雷,整个空间应声破裂开来,苏月白只觉得脑子被震得嗡嗡的响,后退两步的时候,婆罗门心镜在她手中翻转,正好将荣夙五行灵莲的五色之光反射过去,在晕过去的瞬间,她不忘感觉到臂膀被紧紧圈住的感觉。荣夙乘着溟寂失去视力的空档给他沉重一击,圈住苏月白消失在如同泡影化为齑粉一般的花海里。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