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夫人,请自重  小说作者:凤乔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五章 射杀

   

  傍晚时分,一辆马车穿过幽深的山林。离了先前的客栈后,渐渐进入荒无人烟之地。再翻过这座林木蓊郁的山头,就临近云雪之山了。马蹄踏过枯枝,踏过碎石,听在耳里的,只有的的声。

  刚睡醒的尹幺撩开帘子问道,“兰淮,你累不累?要不停下来歇会?”

  兰淮并没有停,“不用了。”趁着天色还早,他只想多赶一段路。

  “我来驾车吧。”不就是拉一拉缰绳,抽几下马鞭,有什么难的?

  “你来?”兰淮摇头,“我只怕摔个人仰马翻。”

  “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我做不来?”尹幺不服气地道。

  他就是知道。“殷夫人,这种粗活不用你来做。”

  “我只是好意关心你,你却不领情。”尹幺几乎要幽怨地望着他的背影了。

  “那我谢谢你的好意。”马车将要往前拐弯,兰淮道,“你回去坐好。”

  见状,尹幺只好缩回车厢里了。

  绕着密林拐弯之后,林子又安静下来。

  突然,破风声传来,兰淮猛地一扯缰绳,将马车调转了个方向,一道利箭恰从马腹擦过。他立身于车辕之上,远远便见一群黑衣人从旁边的林木翻身而出。

  嗅到了不一样的气息,尹幺忙问,“怎么了?”正想掀开帘子,却听兰淮道,“在里面待好。”

  面对逐渐逼近的黑衣人,兰淮脸色沉凝,“不知道各位与我有何冤仇?”

  黑衣人没有答话,只是谨慎地向马车靠近。

  “既然无冤无仇,那你们就趁早散去吧。”见他们并无动静,兰淮声音蓦然变冷,“否则,兰某不得不大开杀戒了。”看样子,他们并不是普通山林劫匪。

  听到这阴冷的语调,尹幺掀了车帘,见前头堵着黑压压的一堆人,不禁有些担心。以寡敌众,他这胜算能有多大?她扯了扯他衣角,小声道,“兰淮,你不要硬拼!”

  兰淮俯视她,“你给我躲好就是。”

  她急了,“你不要命了?”

  “你不给我添麻烦,我自然没事。”他微微挑眉,“不相信我?”

  “我才不管什么相不相信,我只希望你平安无事!”双拳难敌四手,尹幺当然要以他的安危为重。

  挂心他?恐怕是有点多余了。他眼里带上了威迫之色,“还不快进去。”

  纵然心焦,尹幺也只能暂时躲在车厢里。

  一道身影从灌木丛掠过,兰淮落在黑衣人跟前时,手中已折了一段遒劲的枝条。“兰某再奉劝你们一句,不要动车里的女子,不然,你们会死得更惨。”

  黑衣人已摆好阵仗,弓箭拉开,箭在弦上,一触即发,便听为首那人道,“射箭。”

  顿时,箭矢齐齐朝兰淮发来。兰淮面不改色,甩动手中枝条。借以内力,枝条在他手中更如削铁如泥的利剑,一支支朝他发来的弓箭被他打落在地。

  兰淮的身躯穿梭在箭林中。箭雨不停,但见他手法凌厉,箭矢在他眼中只成了无用之物。长长的枝条一甩,弓箭反而回转,不少黑衣人已被击中倒地。尘沙飞扬,落叶飘旋,战况越来越紧张。纵然以一敌众,目前兰淮还是占了上风。近身过招,他们亦不敌他的掌力及腿法。

  另一边,尹幺坐在车厢里,两手紧紧交握着。听着越发急促的破风声与哀嚎声,她再也忍不住,一手撩起了车窗的帘子,察看外头的情况。倏忽间,她睁大了双眼。

  一个早已受伤倒地的黑衣人双眼布满了杀意,他缓缓拿起身旁的弓箭,对准了兰淮背后。

  见状,尹幺恨不得手上有个什么武器,好阻止那人的意图。情急之下,她钻出了马车,急急拉动缰绳,执起马鞭狠抽马腹,吃痛的马儿直向那倒地的黑衣人奔去。

  尹幺又狠狠地抽了几鞭。

  听到异响的兰淮回过身,便见尹幺从疾驰的马车上跳下来,身子在地上翻滚了几下,而失控的马车向那拉弓的黑衣人碾去,那人正想避开马蹄,却被马儿拖住了,一人一马车从灌木中跌下不见,唯有长长的嘶吼声飘荡在山林中。

  兰淮夺了一人手中的弓箭,连发了几支,又一脚扫过右侧尚有余力的黑衣人,接着向尹幺那边赶去。

  尹幺自个爬了起来,对他摇摇头,“我没事。”

  刹那间,她又被兰淮圈在怀中,而他的手带着她搭上了一把弓箭,箭头对准了一个一手扶着树干一手捂着肚腹的男人。

  那男人慢慢往后退去,可惜伤势过重,想要逃得快些也无能为力。

  “姜家的楼船师,射艺的确高人一等。可惜了。”兰淮眸中闪着冷芒,在她耳边缓声道,“这就是,江湖。残忍,血腥,而人命如草芥。”

  那日在姜家的楼船上,她问他江湖是什么,他不知她因何而问,可那岂是容易回答的问题。他只是沉吟道,“江湖?”在他还未给出答复时,她却唇瓣含笑,高声道,“在我看来,江湖就是——不管风浪多大,都要迎难而上,绝不退缩。”

  可他要告诉她,江湖远没有她所想的那样纯粹。平静的风波之下,涌动着残酷与血腥。姜岁寒便是很好的例证,表面上,他言笑晏晏,实则一边称他为大哥一边给他捅刀子。

  尹幺没有丝毫害怕之意,她反而眼神坚定,而面有萧肃之色。未及兰淮有所行动,她已反手自行拉弓。她眼睁睁地看着她射出去的箭插进了那人心口,很快便有鲜血从箭身流出,而她神色未变。

  她又何尝不知道这染血的江湖?她并不是待在深闺里一无所知之人,她也曾在江湖上飘过。“既然风浪已起,我就不会退缩。”

  “尤其这风浪还是冲着你来的。我能不放过,就不放过。血,终究要以血来还。”弓箭偏移,尹幺再次拉弓,这次,她将弓箭对准了尚存气息的为首之人,咻的一声,利箭出,鲜血染,尘埃定。

  一切重归平静。

  尹幺微微侧头,凝视着他坚毅的侧脸,“兰淮,我不怕。”

  他本想教她认清这江湖的真相,受教的人反而变成他了。兰淮放开她,脸侧向一边,树荫遮挡了日光,连他脸上的神色也看不清楚,“殷夫人,我似乎小看你了。”

  尹幺丢下弓箭,黛眉上挑,“我可是曾经立志成为侠女的人。”

  她这副样子也能当侠女?兰淮上下瞅着她,“可你最后还是没变成。”

  她状似洒脱地摆摆手,“往事越千年,不必再提了。对了,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姜家的人?”

  “楼船观战时,我便留意到姜家刻着卷云纹的弓箭了,就算他们蒙了面,也不难猜出他们的身份。”姜岁寒也算是不自量力,白白让他家楼船师去送死。

  “姜岁寒为何要对我们动手?”身为西瓯姜家的少主,按理说,他们身上并没有什么值得他夺取的东西,他却对他们下了如此毒手。

  “你想知道?自己去问姜岁寒吧。”兰淮倒没有太过好奇姜岁寒的意图,活了这么多年,他知道,有些事情是没有缘由的。

  “我一点都不想见到他。”提起这人她就想起暗巷那夜,实在令她厌烦。“不过,你刚刚那句话可中听了。”尹幺说着便扬起唇角。

  “什么话?”

  “你说——不要动车里的女子,不然,你们会死得更惨。”尹幺用期盼的眼神望着兰淮,笑容更是洋溢着欢喜,“其实你很挂心我的是不是?”

  兰淮居然白了她一眼,“你想多了。我只有将你安全无虞地带到云雪之山,才能从临霜手上拿到药。”

  “你!”尹幺横他一眼,“就算是假装地骗我一下你都不愿意?”

  “我实在是一点都不挂心你,又何必打诳语?”违心之话,尤其是那些说了反而会纠缠不清之话,他何必开口?“走吧。”如今马车已坠毁,只能靠双脚了。

  听到他说一点都不挂心她,尹幺心里闷闷的。才迈出一步,她就停住了。

  兰淮回头问,“怎么了?”

  她咕哝道,“我脚疼。”

  他不以为然,“扭到了?伤到了?”他上下打量着她,眸子微眯,“还是,故意刁难我?”

  “你就当我是刁难你好了。”方才从车上滚下来,压到了一些碎石子,刚爬起来时并没感觉到疼痛,此刻大腿处已隐隐在流血了,他却不信她。

  兰淮眉头抽了抽,“那你还要不要走?还想待在这里与死尸作伴不成?”

  “走啊。”想让她走,那也是可以的——尹幺一扬下颌,“你背我。”

  “殷夫人!”兰淮又咬牙切齿道。

  她无赖地坐到地上,“不然我就不走了。”一低头,在兰淮看不到的时候,她却因撕裂的疼痛而皱了眉头。

  “你还当自己是十来岁的少女不成?净会耍脾气。”兰淮忍不住想教训她了。

  “我不是少女啊。”她抬起头,若无其事地道,“我是名门望族里的少夫人。正如你所见,本夫人脾气是有点不好。”

  名门望族里的少夫人?兰淮扶额。

  大眼瞪小眼,似乎在比谁更有耐性,最后,他认输地来到她面前。

  “我是真的疼呀。”略带委屈的眼神望着他,表明自己绝不是故意刁难他。

  兰淮将她背起,“殷夫人,你可真会折磨我。”

  她的下巴搁在他肩头,“我哪有折磨你了?”

  “离我的耳朵远点!”若有似无的热气撩得他的右耳都快要发红发烫了。

  “我不说话了,免得你又怪我折磨你。”尹幺决定闭口不言。

  可不就是折磨?兰淮不知道的是,尹幺对他的折磨才刚刚开始。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