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都市言情 > 极品屌丝
极品屌丝  小说作者:金钩渔郎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一百章 溪云初起日沉阁

   

  出租车跟在救护车的后面不紧不慢的行驶着,跟刚才相比,雪儿此时此刻的心情,已几乎稍微恢复一些。想起鞋匠被撞的一刹那时发生的事,还真的让的让她心情有一种跌落到谷底的感觉。

  我突然想起蝴蝶效应这个词,在她身上发生的这些事,用这个词套上似乎很贴切。从她开始坠入红尘,接受了那份工作,就注定了这样悲催的命运。

  一件突如其来的事件,完全改变了她的一生。虽然她没做什么,但还是承担了后果。其实,也许这样还好,没让她在泥潭里愈陷愈深,受到的不过是牢狱之灾,最起码比死亡好一点。只是现在发生的事情让她已被减半的信心,再次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因为这件事让她对自己的前途更加感到迷惘。

  其实,我真不希望她是如此的悲观。不过,我能力有限,她悲观失望,我又能怎样呢?环境,现实,困境,种种因素,迫使她走到如此的地步,我又能帮得了她什么呢?这就是命运?抱歉我无法给予她自己想要过的那种生活。只能没用的默默地坐在她身边。希望悲伤就停留在此刻,好让她能勇敢的面对每一个明天。太阳升起,新的一天的到来,希望她能从新出发。

  大千世界的常态,以及人类自身在社****中的处境,一言以蔽之曰:无常。突发性灾难,就是人生无常的最典型的形态。谁也不能保证,这样的事情不发生在自己头上。世有难伸理,人无必报仇,意蕴所及,莫甚于此。没有什么比灾难更能在瞬间暴露出人性中深藏不露的东西。人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会表现出异常的脆弱。第一个反映就是措手无策,不知道如何应对。

  灾难使人看到人间存在的荒谬,也会促使一些人搁置内心的焦虑,使人生的一切变得简单明快。大多数劫后余生都会有同样的感慨:好好地活着比什么都重要。人总是自诩为万物之灵,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很轻易地就打破了这样的神话。我的思绪似乎有点乱,不知道自己在想着什么。

  救护车直奔人民医院。我们赶到的时候,鞋匠已经被送进了抢救室,我和雪儿赶紧给他办理一些手续。不久警察也赶来了,两个警察在抢救室的门口看见我和李雪,疑惑的问了一句:

  你们是伤者的亲属吗?他们其中的一个说:我们是刑警大队的,我姓李,他姓王,我们负责调查这件案子!

  不是,我们是朋友,这件事简直太令人气愤了,晴天白日的,竟然敢把故意人往死里撞,哪里还有什么王法了?我难以自抑的心情在此时爆发了出来。

  你们是目击者吗?

  是的。

  跟我们讲一下案件发生的经过好吗?

  我知道雪儿有些话不好讲,就把我看见的事情经过讲了一遍,警察全部记录下来。

  伤着平时跟谁有过矛盾吗?

  我只讲述的是这件事的经过,并没有把这件事是冲着雪儿的由头讲出来。所以警察才会这样问。

  我觉得他为人老实厚道了,平时连说话都没有得罪人的时候,应该不会跟谁有矛盾吧。雪儿说。

  警察同志,这件事情,请你们一定要帮我们查清楚讨个公道,不管花多大的代价,也一定要抓住那个坏蛋!让他们受到法律的制裁。  

  你们先冷静冷静,我们先了解一下情况,情况不了解清楚怎么抓人啊?那个姓李的警察说完又问了我一些情况。但他问的事情我几乎都不能答上来。因为我确实跟鞋匠不是很熟,当然,雪儿跟我也差不太多。

  在警察问话的时候,雪儿坐在休息椅上眼泪一直往下流着。她的眼睛都已经哭得红肿起来了。我本来想说点劝慰的话,可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劝她才好。

  怎么会……怎么就会出这种事呢?她喃喃自语。

  你也别太难过,谁也不想……

  警察同志,你们可一定要管这件事啊,一定要替我们讨个公道。我故意对警察这样说,其实说实在的,我不是太相信警察,一个是怀疑他们破案的能力,另一个就怀疑他们能不能去办这个案子。大概警察对我的这种要求有些反感,简单问完之后就急忙离开了。

  大哥,你真的能帮我吗?大概雪儿也是山穷水尽了,所以才会这样问我道。

  你相信我吗?

  我现在在这里一个朋友都没有了,不相信你还能去找谁呢?

  你不相信警察吗?

  我就是警察抓起进去的,你说这辈子我还能相信警察吗?

  好的,我会尽最大的能力帮助你,但我不知道能不能斗过那个混蛋。

  谢谢你。雪儿哽咽着对我说着。我们的手紧紧地攥在一起,她的指甲几乎要扎进肉里了。直觉告诉我,这次出事肯定是和她有关系。一定是送她进监狱的人不希望看见她出来,所以才给她带来了这场灾难。越这样想我的心里就越难平静了,我当然能猜到这个人是谁。

  抢救灯变成绿色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看着被推出来却仍然晕迷着的鞋匠,我的心里有些难受。我和雪儿几乎是同时拦住了主治医生寻问情况。医生说他的肋骨被撞折了四根,几乎都在胸部和腹部。其中有一根最为严重,刺破了肺部,造成了大出血,幸亏抢救及时,现在看来生命体征还算平稳。但仍然没有脱离危险期,需要在重症监护室观察二十四小时才能确定。我们一再要求医生要用最好的药,一定要把她救活。医生承诺会尽一切力量的,这让我们的心才稍稍放了下来。

  雪儿本想在这里守候一直到鞋匠醒过来,要不这样她会更过意不去。但我知道这里并不是安全的地方,雪儿不宜久留。就跟她说请两个护工,让她跟我先暂时离开这里。开始她不同意,经过我一遍又一遍的开导,她总算开了窍,最终跟我离开了医院。

  我现在的大脑一团糟,也不知道倒底怎么做才对了,我们打车赶往柳亚萍的别墅,好在我事先跟她打好了透眼儿,不管她心里愿不愿意,也只能先这样简单地按排一下了。我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无可奈何了。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句话在某些时候确实是很有道理的。人有三衰三旺。我估计此时雪儿怕是已经衰到极点了。所以她也就饥不择食,误打误撞的就跟着我一起来了。当我带着她走进别墅的时候,她竟愣在那里不知所措了。

  这是你的家吗?

  不是,是柳亚萍的家。我觉得这里对你更安全一些?

  什么?柳亚萍的家?那吴志远不是也在这里住吗?一听我这话,雪儿就要往回跑,被我一把拉住。

  他不在这里,这儿他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难道是你们的……

  不是,反正你放心,这里他不知道。

  看着雪儿被惊吓的这副场面,柳亚萍的心里微微发酸,刚想要说什么,突然看见一边站着的雪儿正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她,让她觉得平地生寒。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她的眼睛里会有一种浑而不清的嫉恨在里面。

  你们来了,快点进来吧。柳亚萍还是很大度的接待了雪儿,并没有跟雪儿计较。或许是最近经历的事太多弄得大脑混乱了、眼睛看花了,柳亚萍自己在心里想着。叹了一口气,转身带我们去了大厅里面。

  其实,我也是很冒失的,把一个素味平生的女人带到柳亚萍的家里,这确实也有点说不过去。但在这种情急之下,也确实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柳亚萍面临鬼的困扰,雪儿则遇到了杀身之祸,两个如此衰的人,那个我都得管,但我又不能分身,所以也就只能让她们住到了一起,只有这样才能二者兼顾。

  柳亚萍拿来几罐饮料放在茶几上,见到雪儿的正脸时,才知道什么叫红颜薄命。雪儿的这张脸上早已经布满了泪水,那也叫做一个可怜啊。柳亚萍连忙抽出面巾纸给她擦着眼泪。心里生出了一股怜悯,她凄楚的哭声令柳亚萍更觉得难受和心酸。

  你别难过了,一切都会好的。柳亚萍极尽的温柔劝着雪儿。

  雪儿懦懦地低下头,看样子是没有想说什么。或者,她还是认为我们根本就不可靠,所以她还在考察我们。

  用我帮什么忙吗?你放心,我真的可以帮你的。

  其实,你也帮不了我。我已经很麻烦了,不想再麻烦别人了。

  不麻烦,或许我没有资格说这话,但是,这位姐姐要是出手忙你,或许要比警方查的快一些!。我把话说得很含蓄,但尽量把她们两个人往一起扯。我是意思就是把她们的事情搅合到一起就好办。

  雪儿也相当明白柳亚萍的实力。因为她的名字她早就如雷贯耳,但她并不了解柳亚萍和吴志远的真正关系,不敢贸然让她插手,万一适得其反就得不偿失了。

  不用了,谢谢,我相信他们!但是我更不想麻烦柳姐姐。

  本来像雪儿这个年纪,每天都应该是轻松愉快的。却不知道为什么,莫明奇妙地就变得这样地糟糕。她费劲心思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所以然来。她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多么的出众抢眼。可是无论在哪里总是遭人嫉妒,既使她穿着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也是一样招人排挤和打击。

  按说雪儿这个人一向也是很低调的,连上街都很少去。不像有的女孩在个方面都很挑剔。雪儿是个很好侍侯的女孩。有衣服穿就行,不管什么样。有饭吃就可以,不管什么饭。用她的话来说,有吃有穿的就行了,她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不能如愿?真是不知道,这么随意的女孩,怎么会变成了这副样子?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