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遇你我遇春  小说作者:得吧李得吧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三章:往事可曾封存

    医生找到了佢象谋,把他带回家了。

  “爸爸我回来了”,一道声音在玄关传过来,听见佢象谋的声音,帆天应了一声头也没抬的继续处理那些琐碎的事情。佢象谋马上进了房间开始写作业,“你们两个赶紧写完作业,晚上8点还有补习课,唐睦老师很快就来了。”沈葵一边念叨一边把菜端到桌子上,“帆皓你又不去上课,在家里成天打游戏,你看看哥哥每天那么努力学习,你呢,赶紧问下哥哥今天的作业是什么,不会做的等下唐老师来了问唐老师。”沈葵把菜都上好了,站在帆皓房间门口一边敲门跟他说道。“不吃了,不饿。”房间里面传来帆皓的声音,还有摔东西的声音。沈葵一听这样,也知道孩子大了不由娘,叫了一佢象谋:“象谋,弟弟不吃了,你等会儿赶紧下来吃饭。”佢象谋应了一声,刚把作业写完了准备下楼,帆皓的门突然打开了,他看着站在门口的佢象谋,佢象谋也看着站在门口的他,两个人互相对视一眼,佢象谋先把眼光移开了,随后下楼。帆皓跟在他身后也一起下了楼。沈葵一看两个儿子都下来了,赶紧去书房叫帆天吃饭了,饭桌现在只有帆皓和佢象谋两个人。安静的仿佛一根针掉落下来都能听得见,两个人彼此也不说话,两个人算不上亲兄弟也算得上亲兄弟。还是佢象谋先开口了:“你又把什么打了?”一阵轻蔑的口气“我打了什么用得着跟你报备吗?”帆皓好似习惯性一样,对佢象谋一阵的不屑。“你应该知道爸爸的脾气。”佢象谋好言相劝。帆皓眼睛眯了一下,带有威胁性的开口:“你最好不要用爸爸来威胁我,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要是跟爸爸说我的坏话,那我要是跟爸爸说你爸爸跟爷爷最近走的很近呢?你也知道爸爸的脾气会有什么后果”。佢象谋听到这里沉默了,是啊他的爸爸只是个私生子,但佢象谋心知帆天也只是个被换养的孩子,谁又比谁好得到哪里去,因此佢象谋从来都不会跟帆皓计较什么。这时帆天已经下来了,坐在桌子上背挺得笔直,表情很严肃,他不喜欢吃饭的时候说话,也不喜欢做事的时候有人打扰他,可能是因为早年一直在当兵养成的习惯,唯独只有沈葵才能让他脸色变暖,他这一生最亏欠沈葵的就是不能给她一个自己的孩子,虽然两个人现在都有在尽心尽力的培养这俩个孩子,可是都不是自己亲生的,总会觉得有一些遗憾。“砰”的一声在楼上响了起来,帆天一听是自己刚才所在的书房传过来的,心想刚才沈葵还在自己房间没有下来,马上三步并作两步上楼,一进门看见沈葵手里拿的东西,帆天心里有点惊讶但是并没有在面上表现出来,好声好气的问沈葵:“老婆,你拿我书房的书信干什么?”沈葵一下也惊了,立马回道:“我没有拿你的书信,这是谁放在你书桌上的,我看你下楼了想帮你收拾一下,无意之间看到的。”然后把信放在了帆天手里,帆天看了一下书信封面上的太阳符,又看了一下书信封面上落款时间是今天的,随后把信随意的放在书桌上,量沈葵也不敢拿这个骗他,于是从身后抱着沈葵对着她耳朵边说:“我当然知道这不关你的事了,但是刚才的响声确实有点大,不知道是从哪里传过来的呢?”沈葵轻轻把眼睛闭了一下又睁开,指着书房门后的一个碎了的花瓶,再开口:“喏,还不是你把花瓶放在门口边上,我刚才想关门不小心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买的这个花瓶,我都不知道。”帆天笑了笑,“这个呀就是一朋友送给我的,打了就打了吧。快点下楼吃饭了。”沈葵把信给了帆天,随即转身下楼了。帆天看见沈葵已经下楼了,立马把碎了的花瓶拿开,发现里面还有有一封信,封面还是有个太阳符的记号,封面落款是佢象谋生日那天,这让帆天有些奇怪,就算是往前再推进20年也不流行写信了呀,打电话发短信发邮件都可以呀,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这封信是一个年纪很大的人写的,而且这个人对现在的生活依然是保留着以前的习惯。又或者是谁故意写的这个日期误导现在的思路,先不想那么多,帆天把碎了的花瓶里那封信拆开,里面只有一句话:该来的已经来了。帆天又把先前沈葵手里那封信打开,里面也是只有一句话:该走的总会走的。更加奇怪的是这封信封面的落款时间又是帆皓生日那天,他顿时心里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帆天觉得很意外为什么我自己不知道这封信的存在沈葵却知道还拿在手里,而且如果沈葵要是站在外面关门的话是看不到这个花瓶的,只能是从里面关门才能看到这个花瓶,这个花瓶只能是被沈葵在书房里想关门的时候碰倒了才碎的,可是沈葵为什么要关门?又怎么会碰倒花瓶弄碎了?有种控制不了局面的感觉了,他这时候只能去找他爸爸帆燥烨商量了,因为现在只有他爸爸可能知道这封信是怎么来的了。想到这里也没有那么多耐心等了,立马下楼准备开车往帆家老园去,“老公你去哪里?”沈葵看到帆天下楼立马问到,“去公司开会,有个客户临时来我们公司谈点业务,我这几天可能不回来了。”帆天一边回答一边换好鞋子拿上车钥匙出去把门一关,走到停车场立马上车往帆家老园方向开走了。沈葵看到帆天开车已经走远了,眼睛有点红但马上又隐忍了回去,这时候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话:“果然还是不信我呀!”帆皓也发现妈妈的情绪不对劲了,“妈妈,你说什么?”帆皓虽然喜欢跟佢象谋作对,但是对沈葵还是很尊重的,毕竟从小就一直把自己当亲生儿子一样对待,沈葵连忙说没什么随即上楼去了她和帆天的卧室,但是那句话佢象谋却听得一清二楚。客厅里又只剩下了佢象谋和帆皓两个人,这次两个人倒是没有互相怼对方。帆皓一看沈葵上楼了,就问佢象谋:“妈妈说什么了?”佢象谋随意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对着帆天慵懒地笑了一下就说:”不知道没听见。:”帆皓一看他这个表情就知道他肯定知道,佢象谋实在不说帆皓又对他没有任何办法,想了一下说:“哎,大不了以后我不欺负你了,你告诉我的话,我们还可以做朋友。”佢象谋这次是真的笑了,笑着捂着肚子说:“我怕你欺负我吗,平时只是不想跟你计较,既然你要实在想知道,那你以后看见我都要叫我哥哥,否则你永远都别想知道。”帆皓一听就不开心了,立马站起来把手一拍桌子:“换个条件可以,但是这个绝对不行。”佢象谋一听帆皓这么说马上准备走人,站起来就准备走可是脚步又迈的很小,帆皓一看他要上楼了,马上拽住佢象谋的衣服,拖住他不让他走,低着头想了一下还是答应他了,“可以是可以,但是只能在家里叫。”佢象谋一听把他手扒开转身又要走了,还是慢吞吞的在客厅餐桌边走着,帆皓一看他又要走了,就开始着急了:“好啦好啦答应你了。”佢象谋说:“妈妈刚才说叫你等下把碗洗了。”“为什么是我洗碗不是你洗碗,我不。”帆皓一听就不乐意了,“你也可以不洗,等爸爸回来看见了自然会找人来洗的。”佢象谋说完就上楼了,这次步子迈的很大了,可见刚才都是故意逗帆皓的,帆皓一下子也明白过来了,但是又不确定到底妈妈说的到底是不是这个,还是转身去洗碗,因为他知道妈妈心情不好。帆皓把碗里的菜都倒在垃圾桶内,再把一个一个碗叠起来放在洗碗槽里,把水打开然后挤出洗碗精倒在水里,一个一个用洗碗巾擦干净,再用清水漂洗一次,洗干净以后一个一个摆放在碗柜里,把桌子用擦干净,“终于弄完了,平时看这个倒是简单,原来做家务这么的繁琐,以后娶老婆了一定要对她好点。”帆皓一边洗手一边说。帆天曾经说过请佣人回来做家务,可是沈葵觉得太麻烦,所以家务什么的都是沈葵自己做的。“叮咚叮咚……”一阵门铃声在家门口响起,帆皓刚好洗完碗,在猫眼里一看是唐睦老师来辅导功课了,立马把门打开就躲在门后面,“奇怪,门打开了怎么没看到开门的人?”一阵疑惑的声音伴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唐睦一把揪住帆皓的耳朵,“我就知道是你搞得鬼,每次都躲着我,不好好学习呀你这个小子。”“哎哟,哎哟,唐老师哟我的,我不是躲着你,我是在给你望风看有没有人跟踪你。”“你你呀”唐睦一向习惯了他的胡言巧语,立马上楼开始给他们兄弟俩个辅导功课

  帆天已经到了帆家老园门口,刚车停在车库立马有人过来给他开,一边打开帆天的车一边说:“少爷回来了。”在外面大家都知道是帆燥烨的独生子,谁都不知道他还有个私生子弟弟叫佢义,是佢家当年为了稳定现在的势力放在佢家的孩子。佢荼当年可谓是富甲一方,唯独没有任何一方的势力可以撑腰,帆家当年是有势力但是没有那么多资金来源,帆家的老爷子只能通过关系跟佢荼打上交道。后来互相帮助终于在当时稳定了一片势力,佢家的生意也越发蒸蒸日上,帆家的势力也越来越强大,佢家的强大离不开帆家的武力支撑,帆家的势力需要佢家的金钱打通交道,两家最后谁都离不开谁了。其实帆燥烨当年和孙帝菲情投意合已经有了孩子,但是孙帝菲和帆燥烨两个人自己都不知道两个人已经有了孩子。因为帆燥烨出生在军人家庭,所以家人一直不同意和孙帝菲的婚事,但是他们两个已经私定终身了,孙帝菲家里也一直不同意,孙帝菲出生在书香门第,孙家实在不想她嫁入军人家庭,因为佢家和孙家有些交情,佢家老爷子有一次带佢荼去拜访孙家老爷子,无意间就这样子佢荼认识了孙帝菲,孙帝菲也很欣赏佢荼,但只是欣赏他的生意手段,再加上佢荼为人低调善良。做事情又让人很放心,。后来佢荼也看上了孙帝菲,佢荼就一直在追求孙帝菲,孙帝菲想了很久,跟一个人在一起,安全感是最重要的,帆燥烨早年就已经名声累累了,但是给不了孙帝菲安全感,她甚至不知道帆燥烨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去打仗,因为受不了分离所以她后来嫁给了佢荼,生下了佢义。帆燥烨当年一边是最好的兄弟,一边是自己的爱人,心里实在办法接受这个事实,最后离开了这个地方,选择去外地从商,但是人在外地一切都要从头再来,哪里有那么容易。一次接到了佢荼的电话,才知道佢义有可能是自己的儿子,佢义那时候得病了急需要抽血,但是佢荼的血型医院居然说对不上,孙帝菲才想到有可能是帆燥烨的孩子,帆燥烨回来医院输血居然对得上,这时候才知道佢义真的是帆燥烨的孩子,但是那时候的帆燥烨经有了儿子了,别人都说他在外地已经成婚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也从来不对外说起他的儿子帆天。佢义的事情孙帝菲全都跟佢荼说了,佢荼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都接受了。他是真的爱孙帝菲这个人,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孩子还是永远当做自己的孩子,血型不对而已,但改变不了什么,他们也从没想过瞒着佢义。帆天一边进门一边换拖鞋,看见帆燥烨就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马上叫他:“爸,你知道太阳符吗?。”帆燥烨想了想,说:“很久没回家了吧,洗个澡睡觉吧。”然后上楼去了房间。帆天没得到答案,也只能现在这边住下,等老爷子愿意说再说吧。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