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遇你我遇春  小说作者:得吧李得吧
作者有话要说:
生活源于热爱,我喜欢写小说,喜欢被人欣赏,有人看我写的小说就是对我莫大的鼓舞,这就是我灵感的来源,如果觉得我写的好的或者不好的,你们可以评论告诉我一下,这样我就会更有动力了,感谢每一个人来到我小说里的世界。
1/1

第二章:相遇总是无知

   

   佢象谋开始有点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体感觉有点麻,心想:“难道死了就是这种感觉吗?但是如果死了人为什么还有知觉?难道我还没有死?”想睁开眼看一下现在自己是在哪里,其实更多的是想证实一下自己到底死了没有。又害怕睁开眼看到国尊时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对于自己亲身父亲内心的想法居然莫名的觉得好笑,实在是太过于荒唐。以为自己不是他亲生的,那这些年父子情又算是什么?佢象谋知道自己二叔对自己母亲是有那么一层的意思,但对国圣从未有过不合礼数的行为,二叔之所以不娶并不完全是因为对自己母亲念念不忘,更多的是怕自己成婚以后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二叔从来没有对王位有任何想法,他是个喜欢自由的人,一生敢爱敢恨说放下就放下,洒脱得很。

   佢象谋知道自己跟国尊已经回不去了,但想想终究是要面对的,随即慢慢的试图睁开眼,刚睁开的时候被大厅里吊着的灯刺了一下眼,睁开又闭上了,心里顿时有点不敢接受“死了”以后的世界:“难道我真的死了吗?死了还不给我留个全尸吗?眼睛还要闪瞎我的,难道死了以后都要经过这道洗礼吗?国尊怎么不在我身边?”奇怪,脑子里好像多了什么东西,有很多画面在刚开始睁眼以后一瞬间涌入脑子里,但是佢象谋知道这不是自己经历过的事情,他身为国子一向都是在佢圣国长大的,脑子里却有些自己没去过却又感觉莫名熟悉的地方,可是那个人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这让他一下有点抗拒,怎么能接受和别人一模一样?可是这不是我的记忆那又是怎么在我脑子里的?

   他又睁开眼,看到了躺着在他旁边睡着了的敢裘春,穿着一条黄色的蓬蓬裙,脚上穿着一双同色的小皮鞋,安静的侧脸让人不忍心打扰她的美梦,佢象谋心想:“难道这也是人死了以后必经之事?闪瞎眼已经一道洗礼了,色诱是第二道人死之后的过程吗?”想到这里也就释然了,既然你在我的面前出现要么就是和我一样死了的人了,要么就是国尊派过来监视我的人,还是个小姑娘应该也不会出现什么事情。

   突然听见一阵脚步声传来,佢象谋又连忙闭上了眼睛。“醒醒,快醒醒,你怎么可以睡在这里。”佢象谋以为是在叫自己,刚想把眼睛再睁开,但是又怕是国尊故意让人出现在他面前的,干脆就继续装到底看下情况再说。护士轻轻推了推小裘春,很惊讶的问道宁裘春:“你昨晚一直躺在佢少爷的身上睡的?”小裘春马上就醒了,一眼看到自己靠在那个长得特别好看的小男孩身边,心里有点甜甜的,后来一想他已经死了心又疼疼的,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轻轻地点了点头。护士立马把她抱开说:“以后不要靠近佢少爷的尸体,要是有一点皮毛的问题,我们都担待不起的呀,知道了吗?你姑姑已经醒了,她醒了以后就离开这里了,我们等下会有人送你回家。”小裘春不知道护士口中的“佢少爷”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是既然护士说了,她也快要回家了,想想都不会再跟他有什么交集了,莫名的觉得心里非常难受。她也很奇怪姑姑走了为什么不带她走,但是一想到回家,还是开心的,说不定姑姑又去哪里见世面去了,只是没有带自己去罢了。小裘春不想别人送她回家,因为敢门大庄从来不允许外人进入,也不喜欢被外人所打扰。敢裘春就跟护士说把她送到最近的警察局,她会打电话给她爸爸的,她爸爸到时候会过去接她。护士一想她身上有她姑姑的手机,就算把她放在最近的警察局,也不会有什么事情的。转身就上楼去找人打算送宁裘春出去。小裘春马上打电话给爸爸:“爸爸,你准备好快点来接我,等下有人会送我去警察局,我到了警察局我再打电话给你。”敢宁骨问小裘春现在在哪里小裘春也不知道。敢宁骨只好让小裘春到了警察局问了警察,确定地址以后去接小裘春。

   佢象谋听到刚才发生的一切了,但是他很奇怪怎么会有陌生的声音,又说一些自己听不懂的东西,难道又发生什么自己不了解的事情了吗?听见刚才走过来的那个脚步声已经走远了,佢象谋看见身边只有这一个小女孩,估计就是她躺着睡在自己身上自己全身才会麻了的,要想了解现在的情况也只能问这个小女孩子了,不管她是不是国尊的人,因为现在也只有她口里才能问道自己想了解到的信息。他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怎么如此沙哑:“你什么时候死的?来这里多久了?这里是哪里?”说完以后发现喉咙疼的厉害,好像是被人用毒药毒哑了一样。说话间只是想试探一下这个小女孩是谁的人,更加的想确定自己真的是不是死了。小裘春还在想着怎么回家,一下子出现一个声音也把她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他,那个好看的男孩子,他睁开眼睛了,猛然心里一阵说不清楚的感觉,:“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那些医生护士都说你救不活了呀?怎么你现在可以跟我说话了?你活过来了?”宁裘春一脸讶异的开口,但是心里又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欢喜,他没有死,这个好看的男孩子没有死。“嗯?死了?我确实是死了,什么医生什么护士?”佢象谋满脑子被这个小姑娘搞得更加乱了。宁裘春被佢象谋问的一头雾水,“你说什么呀?你现在没有死呀,医生护士把你抢救过来了。”佢象谋这就被真的弄得没有分寸了,如果自己没有死,那应该是国尊叫周洲救了自己,可是这个小女孩说救自己的是医生护士,那么我如果不是被国尊的人救活了,只能说明我现在不在王宫了,既然不在王宫了那我就是已经自由身了,我的母亲现在在哪里,国尊难道叫人把我偷偷送了出来?他又为什么要把我送出来?一阵阵的疑问还等不及细想,“咕噜咕噜”一阵声音打断了佢象谋刚刚缕清的所有思路,一看声响是从敢裘春肚子里传过来的,还来不及反应,“咕噜咕噜”又是一阵肚子里传出来的灵魂作曲,佢象谋的肚子配合的也响起来了,佢象谋有些觉得尴尬,毕竟自己从小就是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也是第一次体会到这么的饥饿。“嗯……这个不是我饿了,我是看你太饿了配合你一下。”佢象谋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如果不是把手背在背后一直用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来回摸着左手的无名指,任谁都不知道他也会觉得尴尬。“算起来我来这里也两天了,你也晕了两天了,这样一说我们都两天没有吃东西了。”敢裘春摸着瘪瘪的肚子可怜兮兮地望着佢象谋说。说到这里,“咕噜咕噜”谁知道肚子又不争气的叫了,赶裘春之前一直在着急姑姑的伤势,反而没有觉得饿,现在一冷静下来了就格外的觉得饿,“这样吧,我往那边去找一下,你呢就往楼上去找一下吃的,两个人分工合作比较容易找到,但是,不管谁先找到了就要和对方平分哦。”赶裘春对着佢象谋开口。佢象谋看她一直望着自己,只好对着她点了一下头。宁裘春看佢象谋点了一下头便放心的前往客厅后面的房间去找能吃的食物去了。

   佢象谋这时候才注意到这个房子,整体格式让人感觉很大气也看起来很舒服,四处摆放的家具很整齐,因为之前一直躺在沙发上醒过来所以没仔细看周围,顶上有一盏水晶吊顶灯,能怪佢象谋刚醒过来眼睛被刺了一下,灯很精致亮度也很大,把整个客厅都照的一清二楚,全部都是长的沙发很方便人随时睡觉,沙发的摆放的四方中间围着一个大理石的长桌子,长桌子四个桌角都有刻上龙的图腾从下而上直接绕到桌面,这个应该就是客厅了。佢象谋看到这个布局其实和自己平时所见的也差不多。虽然佢圣国是用王位来统治国家的,但是佢圣国早就经过了时代的变迁,佢圣国也就是未来统一了天下才发展成的一个国家,那时候的人们都安居乐业,没有战争每个人都很满足,只要你有和平的管理模式,有佢圣国的元老们簇拥,谁都可以当国尊。但是佢圣国的元老都是热爱和平的人,一旦簇拥谁当上了国尊基本已成定局了。也不排除一些有异心的人,但绝大多数人都会拥戴现有的国尊,因为大家习惯了和平,要是国尊要改选的话到时候肯定会有事情发生,大家也绝对不允许随意选举国尊。

   佢象谋随意的走了几步想走动一下让自己思绪静下来,可是越想脑子越乱,干脆先上楼去找吃的,自己也是实在饿了,他怎么感觉自己来过这里,就像是自己家一样,但是脑子现在太乱了,又分不清现在是什么地方,佢象谋上楼的脚步很轻,踩在楼梯上像是踩棉花糖一样,生怕踩到了就会黏着了脚,顶着脚尖贴着墙走的,生怕被人发现,像做贼一样。刚走到一个房间门口,这个门是全实木的,上面雕刻了一幅中国画的风景,佢象谋只是觉得眼熟,还没想起来是哪里,想路过这个房间绕到另一个房间去,他本能的觉得另一个房间有吃的,而且还不少,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那么了解,但是走在这个雕刻门的房间门口还没有到那边那个房间门口的时候听到里面有人说话:“那现在这个人是救活了,但是她自己不愿意醒过来怎么办,如果被人知道帆总开车撞的人就在这个别墅里,那些不怀好意的人肯定会找到这里来的,如果她醒了的话倒是可以用钱摆平,让她跟别人说没有被撞过,现在人证都在这里了,那个小女孩现在还是要送走吗?我已经骗她说她姑姑已经醒了先走了。”一个声音略显得着急的女人说道。姑姑?刚才听那个穿黄色蓬蓬裙的小女孩也在说姑姑,难道是那个小女孩的姑姑?佢象谋刚想探脑袋看一下,又听到又人说话了。其实佢象谋自己也不大,显然他自己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是个小孩。“不要慌,既然出了这个事情,那就要想把事情解决好,既然这个人自己不想醒过来,那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暂时还想不开而已,但是人生那么长,没有人会在死胡同里钻一辈子的,她还这么年轻,而且从气势上一看也不是普通人,光是她开的那个大红色的轿车,市面上虽然不流通但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就能买到的。这件事情大家都不要说出去就可以了,我们不说外面的人怎么会知道有人在这里,谁能想到帆总把人藏在佢家呢,就算他们知道这个车祸的发生,也没人能查到帆总开车撞了人,帆家的房子那么多,这个别墅是佢总当年买给佢象谋少爷的,本来想等他成年送给他的,谁知道这个孩子去得早。”这个声音听起来很是沉稳,但莫名的让佢象谋感觉很熟悉,感觉在哪里听过他的声音,听到自己的名字在他口里说出来这也很奇怪,很显然他也认识我,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是谁。佢象谋本来想再听一下的,但又怕穿黄色蓬蓬裙那个小女孩等下找到了食物没找自己,又怕她找不到食物饿得肚子咕噜叫又没有办法,转身往另一个房间走去,这扇全实木的雕刻门并没有锁上,门缝打开了一点点,估计是那个护士以为不会有人上来,随意地拉了一下门而已。但是要想不被人发现的过去这扇门,确实有点麻烦,为今之计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靠运气。佢象谋一个作步就跑了过去,脚尖都冒汗了,就怕被人发现。到了另外一个房间门口,还好没有被人发现,把门打开,轻车熟路的打开了床头柜旁边一个抽屉,果然里面全是吃的,佢象谋打开抽屉以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找到吃的就这么简单,他们说的佢少爷难道真的就是我?不然我怎么会对这里如此熟悉?我以前没有来过这里呀?可是脑子里对这里又是如指掌得很,真的好奇怪。算了先随便拿几个吃的下去给那个小女孩吧,不然怕她说我骗她找到吃的了不和她平分。刚在想怎么路过那个雕刻门不被里面的人发现,楼下传来了小女孩的声音,“小哥哥,我找到了一个罐头,你快点出来我们一起吃吧。”敢裘春对着楼上喊道。随即坐在沙发上等佢象谋下来,虽然肚子已经很饿了,但是答应他和他平分的,所以就坐在这里等他下来找她一起吃。女护士和老医生听见敢裘春在叫人,而且还是个小男孩,第一反应这个小男孩就是佢象谋,但是已经检测他没有任何生命征兆确认为死亡了,老医生把门一关叫女护士下去看一下,老医生怕里面的东沐芙被敢裘春发现,只能关门自己在里面看着,叫护士下去看看什么情况。女护士在楼梯上一看佢象谋本来躺在沙发上的“尸体”不见了,马上跑下楼在客厅里四处张望,只看到敢裘春坐在沙发上,附近都找了没有发现佢象谋的“尸体”,只能问敢裘春,“小姑娘,你刚才叫的小哥哥是不是昨晚睡在这里那个小哥哥呀?”敢裘春觉得那个好看的小哥哥死了就是因为之前医生护士救人不到位,所以不想告诉这个女护士,把头转向一边。护士看见敢裘春不说话,就想吓唬她:“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不叫人送你回家了哦。”

  敢紧跑上楼跟老医生汇报,“旧主任,下面都没有找到佢少爷的尸身影子,难道他没有死吗?”“我旧畴这一辈子什么没见过,难道死了的人尸体还能跑了不成,没死的话更好,毕竟佢少爷死了帆总那边跟帆家老爷子也不好交待,楼下没有楼上总会有的吧,房子就这么大,我就不信一个孩子还能找不到了。你先看着那个小女孩”老医生旧畴一边说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往佢响谋这边这个房间走来。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生活源于热爱,我喜欢写小说,喜欢被人欣赏,有人看我写的小说就是对我莫大的鼓舞,这就是我灵感的来源,如果觉得我写的好的或者不好的,你们可以评论告诉我一下,这样我就会更有动力了,感谢每一个人来到我小说里的世界。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