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笑未尝情  小说作者:得吧李得吧
作者有话要说:
很感谢大家看我写的文字,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过的生活方式,大家的梦想是什么呢?我想写一本小说,写一本自己的小说。 每个人都有梦里的世界,我梦里的世界有很多人,我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认识我,我只是经过他们的世界不留下一点痕迹。
1/1

第一章:锲子

   

   狂风飒飒在沙漠中涌起一股沙暴,稀稀拉拉有几只大鸟在天上飞过,瞬间被沙暴卷袭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

   沙暴之中闯出一批人马,带头的男子一身黄衣裂开了几道大口子,露出里面黄色的缎子,被风暴吹的头发都散落在肩头,头上戴着墨紫色的玉冠,只是现在戴着的玉冠有点歪歪斜斜,一眼望去带头的黄衣男子也不过20岁出头的样子。如果是街上的乞丐如此模样出现在眼前肯定会惹人生厌,可此男子虽然披头散发衣冠不整也遮不住浑身王者之气,墨发随风扬起,身上黄色衣袂飘飘,俊脸无痕,骑在马背上只觉得此男子英姿飒爽,必定不凡。

   跟着黄衣男子身后的其他人全都身着青衣,头发用黑布束着,右手腕绑着一条明黄色的丝带,丝带上都有一个刺绣的“博”字在随风起舞。估计都是黄衣男子的随从,一群人都骑马跟着带头的黄衣男子加速向前驶去。

   这群青衣男子身后跟着一群红衣女子,全都用红色纱巾遮住了面庞,只露出了眼睛、额头。每个红衣女子眉间都有一个圆的眉钉,眉钉大小就跟小指的指甲盖差不多每个红衣女子眉间眉钉的颜色不一。有一位红衣女子在人群中一眼就能让人注意到,因为与其他红衣女子相较之下显得非常突兀,光是没有靠近她就能感觉到这位女子浑身上下满是煞气,眉间的眉钉颜色与其他的红衣女子也不一样。她的眉钉只有一半是红色的另外一半却是白色的,其中还夹杂了一点蓝色的在中心点,像是一个圆切成了两半,一半是红色的另一半又是白色的,圆的半径中间有一点蓝色点缀着,一看就知道此女子定不好惹。

   这群红衣女子脖子上都挽着一条铁链,粗细如毛笔一般,平常人家的女子脖颈戴的都是玉,亦有钱一点的便是戴黄金白银,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戴铁链。再看所有红衣女子马背上都有一副弓箭,背上一个红色背篓里背满了箭羽。

   一个眉间眉钉全是红色的红衣女子看即将要追上了前面的青衣男子队伍,马上跟带头的红衣女子说:“白蓝大人,我们现在是立即追上去抓活得还是就地解决?”

   原来带头的红衣女子名叫白蓝。

   白蓝把脖颈上的铁链取下来放在手里颠了颠,拿着铁链的一头猛地一用力,这把铁链居然成了一把笔直的铁棒,她再用这个铁链变成的铁棒用力一拍胯下骑着的马屁股,抓紧了一下马身上的缰绳,马儿许是受了惊吓更加快速向前跑去,马上就要赶上黄衣男子的队伍了。其他红衣女子一看带头的红衣女子使劲追了,也都把套在脖子上的链子取下来准备变成铁棒。

   白蓝一看大家都要跟上来,马上往后挥了一下手,跟她们指挥道:“你们不必跟上来,给我瞄准那群人,死伤不论。”

  

   所有红衣女子听到白蓝此话一出,全都拿起来背后的箭羽,架起弓箭瞄准那群青衣男子。

   “啾”一道射箭声往此黄衣男子方向射来,黄衣男子也感觉到了有危险,随手把身旁护卫他的青衣男子往后面一扔,“噗呲”一种东西扎进肉里的声音响起,黄衣男子将身旁的那名青衣男子的身体挡住了刚才射过来的箭。

   其余的青衣男子一看黄衣居然不拿他们的命当命,纷纷骑马想往别的方向退,这群男子这一路跟随黄衣男子一起来本就死的死伤的伤,只剩下这么些人了,刚刚还被黄衣男子随意用躯体拿来挡箭又死了一个,更加深剩下还活着的人对死亡的恐惧。

   黄衣男子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害怕,冷哼了一声:“你们今天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把我安全送出这个沙漠还有活路,如果我在今天之内没有跟那边的人交接上,你们的命别说我不放在眼里了,就是你们家族十八代的命都死不足惜。”黄衣男子把别在腰间的剑抽出来,做好防御准备,双腿把马背夹得更紧了,用力蹬了一下轻呼:“驾”,也不再理会这群青衣男子。而黄衣男子身下的马好似有灵性一般,带着黄衣男子跑得更快了。

   黄衣男子的话果然奏效,这群青衣男子心想总之都要死的,不如就全当豁出去算了,死了之后还能得一个护主的好名声,齐齐赶上黄衣男子的步伐。并齐呼:“博皇圣旨,众人遵祥。”黄衣男子听见众人喊声,一一冷眼扫过眼前各位的脸,“此番出去,本王必会给你们近日护送我之人加官进爵,活着的本王上位以后定视为直系,死了的本王也定会为其家人重金酬谢,并为你们日后家中有志男儿在朝中安排职位。”黄衣男子一边用剑挡住不断射击过来的箭,一边跟围着他的青衣男子们说道。

   “谢博皇。”一众青衣男子答道。

   白蓝发现青衣男子都在拥护者前方的黄衣男子,又一听见人群中在叫黄衣男子为“博皇”惊得猛的眼睛睁大,一下没看清路上有个小坡从马背上滚了下来。白蓝的马儿本就受了惊吓这一下白蓝从马上摔了下来坐着的马赶紧往前跑了根本拉都拉不住,后面其余的红衣女子一看带头人摔倒了,马上把箭都集中在对面的带头人黄衣男子身上。

   射的箭越来越密集在黄衣男子身上,青衣男子们都已经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在黄衣男子外围,用命相博黄衣男子的安全,不断有箭射在黄衣男子外围的青衣男子身上,却无人喊一声疼,大家只想把最后这一段路走完。 青衣男子的包围圈越来越窄,离前方有人烟处也越来越近,但是这里离过关还有一点距离,即使发生了什么事情等那边的人过来也只能替黄衣男子收尸了。

   白蓝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其他红衣女子已经下了重手,惊呼:“停下,全都停手。”

   忽然箭雨收了,黄衣男子感觉越来越不对劲,这群人当中有一个人在包围圈内离自己越来越近,因为在青衣男子们形成的包围圈内,黄衣男子在一定的方位内还是可以自由出手遮挡箭雨,其中一个男子根本不见其手中有武器,把手放在马背另一边靠近黄衣男子,“哈呀”一声呼叫,离黄衣男子最近的那位青衣男子对着黄衣男子出手了,手里拿着一把短刀,也对,短刀放在马背后面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但是大家都在并肩作战保护着黄衣男子,唯独一个连武器都没有拿出来的人还活了这么久,殊不知这才是暴露的缘由。

   拿短刀的青衣男子在马背上腾飞起来往黄衣男子马上飞过去,对着黄衣男子面上就下手,黄衣男子也不遮挡拿短刀男子的招式,只是望着拿短刀的青衣男子说:“我博天扬可不是你们这群吃灰长大的蝼蚁能碰的,你要是觉得你今天能碰到我一下,我就放你走。”

   拿短刀的青衣男子眼睛转了一下,看黄衣男子毫无所动以为是吓唬自己的,毕竟这一路下来黄衣男子也没怎么休息过,一直保持着最佳状态,他就不信刚才那场箭雨没带给他一点力量上的损失,拿着刀就往黄衣男子面上一用力,黄衣男子一把握住了青衣男子拿刀的手,“仅凭你就想对我动手?也不看看你自己几分力气。”嗯?黄衣男子握住青衣男子手的时候眉毛拧了一下,随后又松开了,笑了。“难怪这一路上你不曾说一句话,原来如此。”拿短刀的青衣男子想把黄衣男子手里握住的手抽出来,无奈黄衣男子握得太紧。青衣男子左手又从腰间摸出来一把更小的短刀,又是狠一用力,黄衣男子没想到她还留了后手,猛的放开她顺带一脚把她踢开,踢开她的时候空中划过一道血迹,等青衣男子落地的时候,黄衣男子才发现青衣男子的手被刀划出了一道口子。

   博天扬这才发现这刀不是要杀自己,而是这个青衣男子想要斩断被他握着的手,博天扬这一下就想不通了,既然不是要杀自己的,又何必对自己出手呢,下马探了一下地上的青衣男子的鼻息,“还没死,只是晕过去了。”说话间把男子抱上自己的马,放在自己身前一路向前奔去,其余的青衣男子还不明白什么情况,但也不敢多问随着黄衣男子一同前去。

   其他红衣女子刚好赶到这个白蓝摔倒的地方,马上把她拉到另外一匹马上看有没有受伤。

   白蓝挽起袖子一边,看着手上因为摔倒在地上时摩擦而受的伤,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其他人解释为什么不追了:“刚才听见那些喽啰叫带头的黄衣男子为博皇,可是博皇应该不会那么年轻,这样看来那个男子应该是博皇的儿子。”

   红衣女子其中一人插嘴道:“白蓝大人,回去怎么跟上宫大人说?”

   白蓝此时一看那个接话的红衣女子,手轻轻把脖颈上围着的铁链取下来,一把甩在插话的女子身上,插话的红衣女子闷哼一声。不服气的对着白蓝吼道:“你打我干什么?还不如把力气留着对上宫大人解释吧。”

   白蓝又是一鞭子甩在插话的女子身上,然后把鞭子放在手上,像是对待什么奇珍异宝一样轻轻的用手抚摸着,“大家都知道我们上宫崖最闻名的就是我们的崖鞭,崖鞭就是我们上宫崖的代表,也就是我们脖颈上挂着的这个鞭子,它可以变硬也可以变软,就像人一样,遇见强者我们就要变强,遇见弱者我们就要警醒自己不要跟他们一样,这也是上宫大人一直让我们铭记于心的宗旨,上宫崖的女人最擅长的就是崖鞭和弓箭,你们自然也会疑惑为什么弓箭不是我们最闻名的,弓箭一出不死必伤,我们的崖鞭却是我们可以自己控制的,只要不是有非死不可的理由,任何人来这世上走一遭也不容易,我们就不必硬要赶尽杀绝。”

  

   白蓝把崖鞭重新套回在脖子上,望着刚刚插嘴的女子说:“关于我要如何跟上官大人解释,上宫大人大气磅礴,自然是不会刁难于我,若是你对我今天打你不服,等你眉钉什么时候变成赤色的时候或许我还会高看你一眼。”立即上马,指挥其他红衣女子往上宫崖的方向走去。

   负仪琳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穿戴整齐睡在床上,但猛地一想不对呀自己之前一直混在黄衣男子的队伍里,跟了他一路只是想摆脱那群红衣女子,后来发现那群红衣女子没追上来了,之所以出手只是想试一下他的武功,现在自己已经安全摆脱了那群人,这样算不算是他帮了自己。可是一想到自己对他下手会不会被他以为是恩将仇报心里就有一点堵得慌。自己刺自己那一下只是想让自己断了跟他的牵扯,毕竟不是一路人何必欠人家人情,但终究这个人情还是欠下了。要是被爹知道了因为自己贪玩被人追着打,老爹肯定会气得吐血。

   “你醒了。”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踏进房间里,随后就坐在床边,负仪琳抬头一看:是他?

   博天扬看这个女子一直望着自己,博天扬也笑了,忽的勾住负仪琳的下巴,“我早已经发现你是个女儿身了,你也不用一直装哑巴了,我不问你为何混在我的队伍里,我只想问你芳名叫什么。”直勾勾的望着负仪琳,好像负仪琳不说话他就这样看着人家不罢休一样。

   “负仪琳。”

   负仪琳一把推掉博天扬勾住自己下巴的手,一边起身想从床上下来。博天扬却一把搂住负仪琳,放在自己大腿上。“好名字,说话声音怎么和下手的那股狠劲那么不一样呢,脾气很冲下手很重,说话可又口吐罗兰呀。”博天扬一边说话一边开始慢慢解开负仪琳的腰带。

   “你不必妆模作样吓唬我,要是真想动我又何必还叫人把我衣服穿好等我醒过来。”负仪琳也不动任由博天扬上下其手。“果然是个聪明的女子,我叫博天扬,从今天开始,以后有何事只要报我名字就不会再有人欺负你。”博天扬说完这句话就把负仪琳放开了,转身就走出房门。

   走到门口时又转身回来望着负仪琳:“你要跟我走吗?”负仪琳惊了一下,脸红了,马上把头扭到一边,倒头便睡在被窝里,速度之快。博天扬并没看到她脸红,博天扬看她这样以为她是在拒绝自己,抬脚便走。准备走的时候屋内传来一声:“我能跟你走吗?”负仪琳把头从被窝里伸出来,这时候已经不脸红了,博天扬没说话,只是望着负仪琳笑了一下,然后转头走掉了。

   负仪琳气的把被窝掀开,不是说好带我走的吗?为什么不等我一下。

  “主子,我等连夜叫人追查那班红衣女的来历,却无从可知。”一名青衣男子把剑放在地上,跪博天扬面前,博天扬扭了扭脖子,端起桌上的茶杯对着杯沿吹了口气,“这就有趣了,此次出行本就无人会对我下手,可是那一路险些将我性命了结了。”轻轻抿了一口茶,把茶杯放下,又说到:“既然如此,那你先起来吧。回花语都城跟我父皇打好招呼,就说我这次出行遇险,一时半会还回不去。”跪着的青衣男子站起来对博天扬低着点了一下头,立马消失在博天扬面前。“青讳的轻功看起来好像又进步了一些呢。”博天扬说道刚才离开的青衣男子,话音未落人已到了负仪琳休息的房间门口,博天扬的轻功可见比名唤青讳的男子更加高上一筹。

   嗯?人怎么不见了?博天扬一进房门发现负仪琳已经走了,气的一掌拍在床上,床板“轰隆”一声散架了。

  

  

  

1/1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很感谢大家看我写的文字,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过的生活方式,大家的梦想是什么呢?我想写一本小说,写一本自己的小说。 每个人都有梦里的世界,我梦里的世界有很多人,我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认识我,我只是经过他们的世界不留下一点痕迹。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