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青春校园 > 绘友
绘友  小说作者:黑色滴水玫瑰
作者有话要说:
本作者已转站爱奇艺文学,喜欢看我《绘友》小说的读者可以去爱奇艺阅读~~~ 此网站的《绘友》停更了......
1/1

第十五章 比篮球赛

   这一年冬季已过。枝叶葳蕤了起来,草木蓊郁了起来,花香馥郁了起来,紧闭了几个月大门的风煜中学里的学生们又活跃了起来。

  3月的春风习习地吹刮着柳树枝条。

  新的学期开始了。

  “丁宁,早上好哦。”萧箫挥手示意,走过来,一下子坐在了丁宁的右边座位。

  “早上好,萧箫。”丁宁微微一笑,和平常一样。

  “昨天的漫画考试今天就要出成绩了。”萧箫一边整理书包一边说,“很期待呢。”萧箫不自觉得哼起了快乐的歌曲。

  “哦。”丁宁面对这样的萧箫还真有点欲言又止的感觉。

  “听说一个月后中期就有一场全年级的篮球比赛呢。”

  “你听谁说的?”

  “当然是老师啊。我可是语文课代表,刚我去办公室时,偶然听到了老师们的谈话。”

  “真的?”

  “当然。我还听说校长很在意这场篮球比赛呢。校长可是个篮球痴呢。”

  “哈哈。校长是篮球痴,不可能吧?”

  “真的。真的。”

  “老师来了......”

  教室里一片宁谧。

  “现在趁早自习时间通知一件事。四月十五日有一场男篮比赛,五个班一起比。咱们班男学生要积极奋勇参加比赛。到时校长会亲临现场观看最终赛果。”班主任严肃以对。

  “哇。连校长都来看男篮比赛,看上去很重视我们嘛。”王颖调皮搞笑地说。

  “不是重视你们,是重视我们男生,好吗?”刘利浩成功地引起了其他学生们的哗然。

  “安静!都认识这么久了,你们还不好好相处?”班主任反问。

  等四周学生们都平静了情感,班主任又说:“刘成轩把报名参赛的人员写好交给我。”

  “知道了,老师。”刘成轩坐在第一排,伸手接过班主任递过来的报名参赛表。

  “老师,比赛时长是多少啊?”马越很喜欢篮球,甚至还因为篮球受过很多皮外伤。

  “一个上午。”班主任说,“咱们一班和二班比,三班和四班比,如果初赛胜利的两队有高分平齐,那么就会有复赛。而至于五班。”老师停顿了下。

  “他们五班要是参赛选手组齐,就可以直接比最终场。校长来观看比赛的话那么就说明五班组齐了队员。”梁有为班主任默默地在脑子里想象最终场的场景。

  “啊?那他们岂不是很吃香。”马越疑惑。

  “由于五班是个学习氛围较差的班级,体育成绩也有不少差生,校长特别提起这五班。如果他们真能团结在一起组成一个篮球队,就让他们参加最终场。”班主任解释道。

  “那,这就是所谓的公平?”马越气恼,却没言于表。

  “......”

  上午四节文化课上完了,正午的阳光斜斜的散漫在丁宁他们穿着校服的身上。

  “李畅,你们说,五班那群学习成绩差的学生中会出现几个黑马吗?”马越和朋友们走在去学校食堂的路上,说到。

  “不知道诶。我还是第一次参加篮球比赛,对此我非常感兴趣。”李畅眼睛微眯,兴致勃勃。

  “五班学生们都是由去年期末考汇总成绩差而组合起来的班级,怎么可能会有篮球高手呢。”萧箫正面认为。

  “不一定哦。五班个子高的学生有很多呢。”丁宁分析着,“那班学生里很有可能有黑马哦。”

  “我想也是。”马越推想,“我觉得不能小看五班。毕竟有句古语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在短促的时间里,马越和他们都合起嘴不说话,快速地吃完饭。

  “马越,丁宁,萧箫,我先走了。”李畅侧身看着他们的身影,挥手道别,“我报名参加篮球赛,想在还没上课前经常多多练习。”

  “嗯。加油。”马越鼓励他。

  两个女生微笑,示意你可以离开去篮球场练习了。

  风煜中学的篮球场是学期里24小时开放的。

  他们三人走进星漫学校。

  “老师好。”初一漫画班里所有学生都向王老师礼貌地问候。

  “学生们好。”王老师手提笔记本电脑,一边说一边走向讲台。

  “学生们,今天要教你们板绘。”王老师言语间分明透露着惊喜。

  “学生们都准备好了吗?我们开始上课。”王老师一如既往地讲着温柔有力地话。

  “首先,要打开自己的电脑,安装好驱动,然后在USB接口处插入数位板数据线头......”王老师在讲台上一快一慢地做着示范。

  时间过了三十多分钟后。

  “好了,怎么连接数位板操作,学生们会了吗?”王老师提问。

  “会了。”

  板绘是历史上和现代的人们为能突显出优势的绘画方法,所以马越他们很认真地在听。

  虽然丁宁之前也用板绘画过某些漫画人物,但却不知道原来数位板是这么连接到电脑上面的,也虽然丁宁的板绘胜过纸绘。

  “第一节下课。第二节前我会把漫画考试成绩和评语分别交给你们。”王老师兴意盎然地说。

  这个初一漫画班只剩下五名学生了,貌似显得冷清了些。

  下午阳光贯通教室里的玻璃窗照在偌大的木地板上。

  “丁宁,你的成绩和评语。”王老师从办公室走进教室,朝着丁宁走来。

  “萧箫你的。”

  “马越你的。”

  “......”

  “丁宁,你好厉害,成绩那么高,96分耶。”萧箫侧头看着丁宁的漫画考试画,“我才89分。”

  “谢谢夸奖。”丁宁笑意浓厚地说。

  “马越,你的成绩如何?”萧箫转身,回头。

  “93分,也很高呀!”萧箫看着马越手中的画纸上的分数,在感觉里自愧。

  丁宁看着王老师对自己的评语,不自觉得高兴和伤感。

  王老师写到:丁宁我从你画的这幅画里看到了你很有绘画实力,但我也看到了你的的确确有孤独的一面。虽然老师我知道你要独立,但老师希望你能好好珍惜你们朋友之间的友谊。

  王老师写的是真的吗?我为什么就没感觉到孤独呢?我明明有朋友啊。丁宁在想。

  又是一个周六。

  皛晨,丁宁打电话给萧箫约她去城里规模最大的公园里寻找绘画的思路。

  “丁宁,我今天不想出去玩,我要好好学习,好好画画。祝我们的誓言永不落幕吧!”萧箫一边想着努力一边从电话那端说。

  “哦。这样啊。那你可要好好的。”丁宁回。

  “那我先挂电话喽。”萧箫还是那么淑女的语气。

  “嗯。”丁宁又开始陷入思考状态。

  她在想,王老师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我刚才感觉到一股孤独的暖流波涛汹涌了起来。

  丁宁没有打电话给马越和李畅,只身一人游走在公园湖水边铺有许多鹅卵石的道路上。

  一阵微暖的风吹来,惊起波光粼粼的湖水最上层,掀起一圈又一圈小小涟漪。

  丁宁的身体里忽然涌现一股陌生的感觉。她慢慢垂下眼帘,呆呆地愣在原地。

  不知时间过去多久,丁宁才回到家中。

  云朵乌黑了起来,在天空中下起了簌簌大雨。

  篮球比赛开始了。

  一班有五名男生报名,二、三、四班也一样如此,不过五班好像人没有到齐。

  丁宁猜想,难道五班真的要退出认输吗?还是另有“图谋”?

  这场比赛的规则是几个班级队员一起在篮球场的对应篮筐投篮,投的命中次数多的队员们取得比赛胜利。

  今天阳光洒落在地,照耀在风煜中学比赛和观众的身上。

  “一班,1号选手入场。”裁判员用大喇叭喊着嘶哑的嗓音。

  一听便知这位裁判员是经常大喊出声的体育老师。

  在太阳光线下,1号选手投中的次数较少,才进了五个球。

  一班的啦啦队仍旧呼喊着加油的口号。

  1号选手显然没经过严厉训练,导致自己才连发中了几次。相对于二班1号选手一班的1号队员差了很多。

  二班已经投中十几次球了。

  “二号选手入场。”

  “呵呵,一班1号选手才投了五个球,看我们班队员怎样彻底将你们击败。”一名来自二班啦啦队的女生讥讽出声。

  丁宁的脸色明显不好了起来。她甚至想回击回去,但却忍住了。因为这里并不是唇舌之争的后宫,更不是明争暗夺的战场,这里是充满友谊气味的比赛。

  三班和四班的比赛同时进行着。

  在这个露天式篮球场里,对手们毫不相让,拼尽全力,只为班集体争得一份荣誉。

  丁宁坐在第一排观众席上,萧箫则坐在她身边。

  半个小时一分一分地过去。

  “丁宁,马越开始投篮了,快看。”萧箫笑着说。

  我有些错愕。为什么到了马越上场的时候,身为朋友的萧箫竟这样惊喜叫嚷。即便这声音没被太多人听到,可远处投来的诧异目光却被仔细观察周围情况的丁宁发现了。

  “萧箫,这是比赛,不要这么大声。”丁宁提醒她。

  “哦。我看得太入戏了,不好意思。”很直白地说,萧箫根本没看到二班女生投来的嬉笑声,像是在问你是不是喜欢马越。

  丁宁觉得萧箫看得太认真了,手里还准备了彩虹色泡泡喷枪。

  “萧箫,你手里拿的喷枪是不是要等到最终场比赛再用呀?”丁宁问的话有些说不清,明明知道喷枪用处,怎么还会问这么愚笨的问题。

  所以,丁宁说完这句话,便瞪大眼睛,集中注意力观看马越投篮,以便造成不必要的“调侃”。

  “是啊!”萧箫的目光还停留在一上场就连续投进十几个球的马越身上,没思考就说了出口。

  丁宁在脑海里打了个寒颤。怎么回事,这几天总是想出一些连自己都接受不了的想法。丁宁用左脑想着。

  比赛正如海潮般进行着。

  马越身上冒出热气腾腾的汗珠,滴答滴答地湿润了篮球场。

  “哇!咱们班超出二班二十几个球中耶。”

  “马越,好棒,马越,加油!”

  “不过,话说回来,马越那么拼命做什么,赢了二班,咱们班就第一了。”

  一些女同班同学这么议论着。

  丁宁思考着,侧头向三班和四班比赛方向望去。原来他们早已比完。三班输给了四班,四十九次命中篮筐内获胜于三班四十五次命中。

  丁宁发现不对,马越在做什么?难道他不知道三班和四班已经比完赛了,而且二班的学生也早已散场。那名讽刺一班的女生脚一跺,就离开了篮球场。

  阳光照旧透过玻璃窗射向有些空旷的篮球场。

  马越还在投着篮球。

  “校长来了。”一名男学生大声说,却没抑制住激动的分量。

  丁宁朝校长那边看去。一身篮球运动服的校长果真英俊不凡。看样子校长肯定是篮球爱好者。

  马越是越投越勇,连校长来了,也没回头看一眼。

  丁宁和萧箫彼此似乎都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比赛情况,默契地互相看了眼。

  “难道是五班集齐了人数,要和咱们班比赛?”丁宁坐在前排,对萧箫说着话,却一不留意被一向精明的校长听到了。

  “小女生,说的可是真的。五班看似学习成绩差,但身为校长的我还是对他们有所期待的。”校长热情地对坐在对面的初一女生丁宁说。

  下几秒。

  丁宁还在思考中,又听见来自自己左侧的校长的声音。

  “怎么,害怕你们班输掉比赛?”校长一针见血地说出了丁宁此刻地顾虑。

  丁宁不语,抿着唇,看着校长的双眸。

  校长俊美的脸庞上露出了微笑。乍一看根本不像是个四十多岁的有妇之夫,更像一个年轻热气地十几岁少年。

  这笑容说明了他人更看好五班那些缺乏比赛秩序的队伍。因为到现在五班的学生没有一个来到篮球场。

  丁宁想了想,原来如此,体育老师还没吹响比赛终结口哨,马越怎么可能想不到五班会比这场一年一度的篮球比赛呢。

  马越已经投篮投中了三十几个球了,终于在呼吸急促下,一班以五名队员全额六十八次球命中赢下了二班的四十九个球命中。这场比赛并没有班主任说的双高平分。

  “校长好。”马越身穿一件深蓝色运动服,大汗淋淋的身上汗水似雨落下。

  “小伙子,不错嘛,能连续命中十多个球,可真厉害!”校长微笑夸赞。可是,校长不知道马越真正投中了三十九次球。

  “谢谢校长夸奖喽。”马越道谢,表情认真。

  “那五班来比赛的人在哪里?”马越面对校长和气地问。

  “在这儿。”一名雄厚地男声像猎豹一般大喊。

  马越朝声源看去,转身。

  五名身材高大魁梧的男生刚走进篮球场。

  马越手持篮球,看着他们向自己走过来。

  “到你们比赛了。”马越气势磅礴,传球给了五班身穿运动服写有1字的选手。

  “你们会是一班?”五班选手1号对手接过球问。

  “是。”马越回。

  “哦。那我们就不客气了!”一个三分球命中,此时1号选手站在三分球界限外投中。

  “哇!”一班有女生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尖叫。

  校长早就坐在第一排观众席上,正面带微笑朝着篮球的方位看去。

  这篮球场上只剩下,梁有为班主任,一班全体学生,五班五名学生,校长和裁判员了。

  丁宁寻思。只要这五名五班选手总投中数不超过我们班,我们就是这场比赛的胜利班级了。

  丁宁和萧箫,还有比过赛坐回休息区的马越和李畅正以尊重的姿态观看五班选手投篮。

  第二个球命中,第三个球命中......

  三十多分钟过去了。

  三十多次球命中后,只剩下5号选手投篮了。

  5号选手眉眼长得很标致,引起不少女生呐喊呼叫。

  “5号,5号,哇!”

  “长得太帅啦!虽然比不过咱们班副班长。”

  5号选手冷冷地望向她们。

  丁宁吸了一口气,紧张感顿时留在体内。看来这5号选手果真不一般。

  5号选手已经连续投中二十多个球了。

  在丁宁他们班都严阵以待的情况下,第六十七个球也投中了。

  “啊!怎么可能?”一名女生失落的说。

  虽然,还没看到第六十八次球中。

  丁宁他们四个形影不离的人看着场上那个人投下第六十八个球。

  5号选手看来是得意了,举起篮球毫不犹豫地纵身跃起,只见那篮球落地。

  “啊!”女生们尖叫,男生们感叹。

  最后一名选手的第六十八次球没有投中。

  “我们赢了!”马越从第一排休息区站起拥抱一同站起的李畅。

  “哈哈。还以为五班是真有实力胜出的。原来一班才是全能啊!”校长在一旁感慨万千。

  校长这话好似是对丁宁说的,丁宁左侧头,看见校长笔挺的背脊隐没在金黄色阳光中。

  萧箫拿着彩虹色泡泡喷枪冲上去,冲着马越他们一直喷个不停。

  丁宁紧随其后,冷静至极,笑而无声。

  班里的同学们呼喊着天真无邪的叫唤声。

  直到比赛结束第二天,还有的学生在议论这次篮球比赛,但这声有好有坏。

  “昨天的篮球比赛真是有惊无险呀!”

  “诶,诶,你说昨天要是五班的人赢了,我就可以跑上篮球场拥抱5号帅哥送他一枚香吻了耶!”

  “你们说,这篮球比赛为什么没有女子组呢?”

  “要是有女子组,我也想上前露出臂肌秀一秀球技。”

  丁宁和萧箫听到,互相看了下。

  “是啊!怎么没有女子组篮球比赛呢?我还想在运动方面挑战一下呢。”丁宁笑对男女不公平的事件。

  “丁宁,你不要搞笑啦。风煜中学从建校以来都是只有男篮比赛可没有过女篮比赛啊。”萧箫看着丁宁迟钝地反应,又说,“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萧箫看上去不怎么在乎男女不平等这件事,哈哈笑了起来,像是开玩笑般。

  丁宁发觉萧箫真是重男轻女那一拨人中的一枚,没有再说下去,只默默地回头,埋首,看书。

  早自习开始了,班主任梁有为拿着5个获奖证书和班级荣誉奖牌笑盈盈地走进教室,讲台上轻咳了两声,表意同学们先静静。

  本来喧闹的气氛被班主任抢夺一空,无人再议论了。

  “昨天咱们班荣获篮球比赛冠军,校长更是喜出望外。”班主任笑着。

  台下同学已经控制不住内在的狂喜,呼啦啦得鼓气掌。

  等掌声停下。

  “下面,请几位男生来我这儿取获奖证书。”班主任一个又一个念着获奖人员的名字。

  “哇哦!好大的证书呀!好炫!”一名男生震惊不已。

  “更炫的还是咱们班级的荣誉奖牌。”班主任轻快地双手举起荣誉奖牌,“上面写的是最佳男子组篮球比赛冠军哦!”

  同学们的掌声越来越响,像夜空中雷劈中树木强大的震慑力一般。

  “好了,掌声如此之大,我想学生们现在一定很激动。”班主任穿得美妙动人,“我想学生们之间的友情也一定美好如知己。”

  丁宁和同学们听了这席话,不知道哪些不一样的思绪穿越在他们之间。也许可能他们会想友情的力量真伟大,也许可能他们也会想友情,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上自习课。”班主任说的话铿锵有力。

  丁宁翻开历史书的第八章,萧箫翻过语文书却又放下,做了数学试题。

  青草味很香,花朵长得很精致,风声很悠扬,果然是夏天的季节。

  他们走在风煜中学的走道上。

  马越提着书包,乐悠悠得哼着小曲。

  “马越,你是怎么知道五班队伍会上场的?这么聪明。”萧箫不解地问。

  “还以为我是个讨人厌的抢风头分子,是吗?”马越看透了萧箫,抢在萧箫说下一句话前问。

  “嗯。这个......”萧箫自觉惭愧,怎么能这么想自己朋友呢。

  萧箫的脸红了一大片。

  “好啦!我开玩笑的。”马越可以谅解萧箫,因为自己也没认真推理过一班队伍会不会可能有被击败的痕迹。

  “要说,我为什么会想到五班会出场,做出连续投篮三十多次的原因,就是由于体育老师还没有吹响终场决赛的口哨。”马越眼睛看了看沉默着的丁宁,“我想,丁宁应该也想到了。”

  “不过,那五班5号选手真是有够可惜的,投了那么多次,就差一球就可以追平了。”马越果断分析着赛场时事,“他可真是个厉害的篮球种子啊!”

  萧箫笑了起来:“马越,说得真有道理。”

  不清楚萧箫在笑什么,但听到了传染有力地笑声,马越自愿地扬起两侧嘴角,笑了下。

  萧箫不自觉想到了当时在场女生说这5号球员帅气的时候,从而提到过的副班长,脸上竟有了羞涩,红晕泛滥在双颧,高兴的意识忽然涌上头部,微抿着双唇,自嘲得笑了出来。

  是啊!未来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有人现在就下定结论呢!萧箫想着。自己已经喜欢杨伟一个多学期了,可是他却对其他女同学那么好,对我却是熟视无睹的样子。真是好笑啊。想要等成人后就对他表白的勇气也快要熄灭了,自己怎么这么懦弱呢。这么不懂得坚持呢。

  萧箫佯装无事。

  夕阳渐渐沉甸甸地坠入平直的地平线。

  萧箫一回到家就一个人躲在自己房间里大哭,哭得睡着了,更不知道她自己的父母敲了她屋门多少下。

  “萧箫,怎么了?先开门和父母说说。”萧箫妈温柔声线穿过隔着门的空气传入到了萧箫刚睡醒的耳朵里。

  萧箫犹豫了,真要告诉爸妈吗?要是告诉了,爸妈会怎么看我呢?

  基于萧箫最终选择,她打开自己房间一个拥抱抱住了妈妈的腰际。

  “妈妈,你最好了。”萧箫笑着说。

  “萧箫,怎么了?是不是因为今天妈妈我加班没来接你,害怕了?”萧箫妈自始至终都认为萧箫是个懂事成熟的女孩,所以可以温和地说出一番话,引导正难过的萧箫。

  “不是。”萧箫说了实话。

  “妈妈,我想和你谈谈。”萧箫终于有勇气对父母说出自己深爱的那个人了,就算这爱并不是自己想得那么深,但她肯定了自己的决定。

  “好啊。萧箫想说什么?”萧箫妈关切地问。

  萧箫拉着妈妈的手坐在沙发上。

  “妈妈,我从一开始入学就喜欢上了同班同学杨伟。可后来发现,他并不喜欢我。而我也知道初中生是不允许谈恋爱的。可我却想着成人的时候能对他表白,不过,这份爱却让我痛哭流涕,妈妈我还能再喜欢他吗?”萧箫诉说着她爱的故事。

  萧箫妈低垂着眼帘,看着萧箫,温声细语地说:“萧箫,爱一个人是好事,但记住不要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堪。”

  “那,妈妈你是在鼓励我坚持住这份年少的爱吗?”萧箫说地很坚定。

  “算是吧!不过,记得以后不要哭了。”萧箫妈温暖的手掌按住萧箫纤细的手背上,似给了她勇气。

  “妈妈我知道,你有分寸,但也要知道保护好自己懂吗?”萧箫妈疼惜的语气又起。

  “嗯,还是妈妈好。”萧箫说着,转过头去,“爸爸,我懂得了。我不会哭了。”

  萧箫爸坐在萧箫另一旁,微笑着看着她们母女俩。

  丁宁一回到家,就高兴地对早已下班回到家中正做饭的妈妈说:“我朋友马越和李畅他们获得了一个很大的证书。我们班也在篮球比赛中获得了荣誉奖牌。”

  丁宁用双臂环住还在炒菜的妈妈。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丁宁妈好像比丁宁还要高兴地说。

  “嘿嘿。妈妈,在炒什么菜呢?是我爱吃的吗?”丁宁撒娇般地说着俏皮话。

  “是啊!你也不挑食,妈妈我都不知道要为你做什么菜好了呢。”丁宁妈很为自己有知识性地回答愉悦着。

  “是糖醋里脊啊!”丁宁闻着菜香味幸福地说,“妈妈,真辛苦。”

  “妈妈,我长大后要向你学做菜怎么样?”丁宁松开了双臂,面对着自己妈妈。

  “好啊。丁宁真是懂事长大了呢。”丁宁妈缕清思绪,“要不,你现在就和我学做菜。等结婚后,做给你老公吃。”丁宁妈笑了一下。

  “妈妈,怎么能这么说呢。不用等结婚,我现在就给你做一个菜试试。”丁宁真想马上用菜刀切菜,做一顿丰盛的晚餐给父母吃。

  “妈妈,让我试一下吧。虽然我知道这对年轻的我还是有一点危险性的。”丁宁开始拿起菜刀切了一下被妈妈洗过后放在菜盘子里的黄瓜,真的干起了活。

  丁宁妈看得真是教人眼眶噙泪,可丁宁妈就是有能力把眼泪止住,不让丁宁发现她疼惜的泪水盈眶。

  丁宁一刀又一刀切下。丁宁妈说这是要做凉拌菜,丁宁切得一大一小。丁宁妈笑了。

  “你好,请开门。”门铃声是时响起。

  丁宁亲手做的凉拌菜已成型,可以吃了。

  “爸爸。”丁宁一笑,“我做了凉拌菜。是妈妈教我的。”

  “是吗?那我可要先尝尝女儿做的菜味道如何喽!”丁宁爸换鞋,激动地说。

  “哈哈。”丁宁大笑。

  一家三口人就在下午六点多分钟,一起吃了晚饭。

  丁宁爸对丁宁做成的凉拌菜赞不绝口,还说丁宁真是长大了,长成了一个可爱利落的大人了。

  夜色浓浓,星星好像泛滥似的出没在墨色银河系。月亮洁白的好像无与伦比的样子在闪耀它自己的光芒。

  这夜晚,丁宁关门学习到了整整11点半。不是因为作业多,而是丁宁自己知道学习出色才能有机会考上自己曾一度理想中的高中。

  12点多了,丁宁看完了另外一本从漫画书城里买来的漫画书,静悄悄地打开自己屋门,只见父母的房门都关着。而后,她自己轻轻地关上了房门,沉稳睡着了。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本作者已转站爱奇艺文学,喜欢看我《绘友》小说的读者可以去爱奇艺阅读~~~ 此网站的《绘友》停更了......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