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古代言情 > 弃妃南初九
弃妃南初九  小说作者:羽落十七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七章 曾经沧海难为水

   “听说九儿救回来的小男孩被他家人接回去了?”用膳之时,太后问坐在她对面的慢条斯理喝着汤的琅希。

  “他的哥哥来接他回去了。”他点了点头。

  “九儿呢?她心里定是很舍不得的。”她见过那个小男孩,长得跟恒儿真的很像。昨夜她一直都在那孩子身边照顾着,想必是把他当成了恒儿。

  “她跟着李衡一起回家了。”临走的时候,李衡一直拉着南初九的手不愿意放开,说什么也要她陪着一起回家。南初九有些为难,但最后还是禁不住李衡的再三请求,答应跟他们走一趟。

  他看着李温背着李衡,南初九走在他们身侧,李温低头轻语,她抬头嫣然一笑,那幅画面真是温馨至极,不知道的人定会以为他们是一家人。

  “她一定很想念恒儿。早上的时候我看她双眼红肿,昨夜肯定没少掉眼泪。现下出去走走也是好的。”

  南晋恒。

  那个脸色苍白终日喝着苦涩难耐的药却连眉头也极少皱一下的男孩,那个从他的手中捡回一条命的男孩,那个在他扎针的时候还笑着跟他说他姐姐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姐姐的男孩。

  想起他,琅希心里一动,有些遗憾。

  连续几日,李温都会来接南初九去李府看望李衡,傍晚时分才会回来。太后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某日的傍晚时候,南初九还是由李温送了回来。

  “九儿,傍晚送你回来的那个公子就是李衡的哥哥吗?”用过膳后陪着南初九在庭院里喝茶的阿离好奇地问道。

  她一直都没有见过李温。

  “嗯。他叫李温。”

  “李温。真是人如其名,长得温润儒雅,一副翩翩公子模样呢!”

  “李公子确实是个温和有礼的公子。”南初九轻轻啜了一口茶,看阿离一脸好奇的样子,一时玩心起,放下茶杯打趣道:“怎么,阿离是春心荡漾了吗?那个李公子好像还未娶妻,要不明天我去帮你问问?不了,以免夜长梦多,我还是直接让太后给你作个主,赐婚吧!”

  “别别别!我已经心有所……”她忽地一把捂住嘴,看向一脸得逞的南初九。

  “哦——心有所属。”南初九挑了挑眉,一脸的不怀好意凑近她,“是哪个俊哥哥虏获了我们阿离的心啊?”

  “九儿!!”阿离羞红了脸,睁着一双大眼瞪着她。

  “好啦,不逗你了。”她坐直身子,拿起桌上的榛子酥咬了一口,一脸的满足。

  华姑姑的榛子酥真是好吃!

  “不过九儿,你有没有想过……再觅一户好人家?”阿离问得小心翼翼,“比如说那个李温公子就很不错。”

  “太后让你来问的?”她吞下口中的糕点,轻睨了阿离一眼。

  “不……不是,我就是好奇,对,好奇。”阿离有点想哭,太后交代的任务也太难了。

  “老实说,李公子真的很好,温文儒雅,体贴细心,他值得任何一位姑娘托付终身。”

  “那这么说,你对李公子……”

  “没有。我喜欢李公子,但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她喜欢跟李温呆在一起,在他身上她总是能找到一丝的似曾相识,让她忍不住想要靠近,但她很清楚地知道那并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现在不喜欢,但是如果相处久了就会有感情了吧!不是有句话叫日久生情吗?”

  “阿离,那你听过这句话么?曾经沧海难为水!”她淡淡一笑,“当你用尽全力爱过一个人,就不会再轻易爱上另一个人。更主要的是——李公子实在太好,我……已经配不上他了……他值得更好的姑娘,而不是像我这样的弃妇。”

  “九儿……”阿离望着低头把玩着茶杯的南初九。

  “阿离,想听一听我的故事吗?”不知道为什么,今晚的她有种想一诉到底的冲动,那些关于她与他的故事。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以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姿态进入我的视线,我喜欢他,从第一眼就已经确定。他来给恒儿治病,一治就是大半年,而我也纠缠了他大半年。你都不知道以前的我品性有多恶劣,整个西郡都知道南初九恃宠而骄,连老人家都能欺负得下手,名声坏透,所以他从来都对我不钟情。”

  “爹爹劝我放弃,说他不是我的良人;初空劝我收心,说他给不了我幸福。可我没听劝,一意孤行,以为假以时日他也会对我钟情。可我还是没能等到那天,因为他的钟情给了另一个人。”

  灯节那天过后,她隐约感觉到琅希对俞音的不同。本来要回青桐山的他不走了,他的视线总会不经意间落在俞音的身上,对着俞音的时候虽然话还是不多,但她很确定那种感觉是与她在一起时所不同的。

  她不敢想他是不是对俞音钟情,只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一如既往地缠着他。

  那时候她并不知道琅希是皇帝让人抱出宫外养大的皇子,当他跟皇帝认祖归宗,成为西郡国的太子时,她突然害怕了。

  她害怕他会跟皇帝说要娶俞音,可是她不知道要怎么办。

  “后来,我还是如愿嫁给了他。我以为是我终于感动了他,事后我才知道是我爹用他手上的兵权为我换来的幸福。你知道吗?大婚那天,除了我还有另一个新娘子!现在想想也挺傻的,为了能够成为他的妻子,竟然同意他同时另娶他人。”说到这,南初九低低地笑了出来,随之而来的还有眼泪。

  阿离知道另一位新娘子就是太子身边的那位侧妃沈俞音。

  “九儿,别这样。我不好奇你的事了,夜了,我们回房吧!”阿离有些不安,她还没见过南初九这副模样。她起身去拉南初九的手,触到一片冰冷。

  南初九没有动,眼神呆呆地望着杯里的茶水,一片的碧绿色。

  “你知道吗?大婚那晚,他没出现。我一个人守在房间等了他一夜,我知道他去了哪里。阿离,你能明白那种感受吗?像是大冬天被人扔进冰窟里,又像是有人拿针在你的心上扎,一下又一下,很痛很痛,却不能喊出声。”可是她告诉自己没关系,他喜欢俞音多一些,新婚之夜自然是要去俞音那的。

  第二天她就收拾好自己,照样满脸笑容去找他们,却不知为何惹恼了他,他连续几天都没有搭理她。

  “三年,我努力想要成为他的贤妻。他喜欢吃的食物我都知道,我还特意去跟厨子学了做给他吃,可他知道后只说了一句‘以后这些事不需要你来做’。我爱了他那么多年,可到最后还是没有得到他的钟情,甚至……”把自己弄得如斯下场。

  “九儿,那你……恨太子吗?”思量许久,她还是问了出来。

  南初九抬起头看向阿离,她略显稚嫩的脸上带着小心翼翼,生怕问了什么不该问的。可是为什么所有人都问她有没有恨过琅希?

  她为什么要恨他?因为他对她不钟情?因为他狠心废弃了她?因为他把她流放了两年?可他只是做了最正确的事,不是吗?

  经历了那么多的事,她明白不是所有的感情都能得到对方的回应,她纠缠了他那么多年,他厌恶她是应该的。她做错了事情,他废弃她也是让所有的一切回到正轨。

  “阿离,我昨日见过圆通住持,我们聊了很多。我问他要怎么样才能活得自在。他说情执是苦恼的原因,放下情执,你才能得到自在。”因爱生恨,只要她不恨,便可不爱了吧?“阿离,我想要放下。”

  只有放下,她才能从过往带给她的痛苦里走出来,她才能获得新的生活。

  “九儿,你放心。阿离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她握紧了她的手。

  阿离的手很暖和,记忆里也曾经有一双手如此握着她的,带给她温暖和安心。只是那个人,已离她远去,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那一夜,南初九一夜未能眠。

  她不断忆起以前的事,有关年少时的,有关她跟琅希的,有关他们跟俞音的,有关他们成亲以后的,有关流放惩戒殿后的,所有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出来,击得她不能成眠。

  待天蒙蒙亮的时候她索性起了床,披了外衣出了门。

  远处的禅房传来阵阵的早课声,她听着,烦扰一夜的烦恼似乎也随之散去,她的嘴角不自觉地扬了起来。在早课声中一路拾步而上,她来到寺里最高的凉亭。

  这里是观赏日出的最佳地点。

  才刚站定,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抹白得晃眼的身影。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