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楼梦已阑——光绪朝后宫传奇  小说作者:梦琪123
作者有话要说:
日更~~~
1/1

第二章宫闱之众欢聚皇后惹愁思

   

  每日早朝后,若无紧要国事,皇帝会去上书房,慈禧皇太后则让一些后宫宫眷陪着她或闲聊或绘画作诗,听着她们的各种奉迎,消磨岁月。

  如今,皇帝大婚,宫里添了新人,总算带来了丝鲜活气息,特别是年岁最小的珍嫔,叽叽喳喳的一张嘴,乐陶陶的性子再配上那张镶着一双水灵灵大眼睛的圆脸,尽是讨人喜欢。

  知道她喜爱画画,慈禧皇太后便特地传召了自己的御用画师缪素筠来指导她。

  “珍主子越发画得好了。”

  “这丫头呀,确实机灵。”慈禧皇太后听到缪素筠的称赞,一脸笑意地看向正用心描绘一幅工笔牡丹图的景仁宫主位。

  “谢老祖宗和缪先生的夸奖,其实在这画工上头,奴才还比不上姐姐的一半呢。”珍嫔听皇太后这样一说,连忙抬起头来搁下笔,欢快地回话。

  在一旁呆着的瑾嫔突然听到妹妹提及自己,心里唬了一跳,慌忙道:“回老佛爷,没有的事,奴才的画工还差得远呢。”

  慈禧皇太后似乎并没有听到瑾嫔的话,也没有瞧她一眼,只自顾自感叹着:“这人啊,天生的底子可是很重要的,有时候即便靠后天怎么努力也补不上去。”

  她一边说着一边走向正中的宝座,宫女荣儿知道老佛爷的烟瘾犯了,手脚利索地上前扶老太后坐好,动作行云流水地敬烟伺候。

  呼出一口烟雾,皇太后继续方才的话题:“就拿《石头记》里头的贾探春和贾环这姐弟俩来说吧,一般都是同一娘庶出的,可这为人性情,资质能力不就一个天一个地么。”

  “老佛爷说得是,就好比如老佛爷自家兄弟姐妹那么多,都是一母同胞的,怎么就老佛爷成了说一不二的皇太后,这可见是命里带着的福分。” 缪素筠笑着附和。

  慈禧皇太后不置是否,只微微笑着摇头:“醇王福晋还好,就那哥几个……”说到这儿禁不住瞄了一眼坐在室内一旁一语不发,毫不起眼的皇后,细不可闻地叹气:“那几个不争气的,我可没心肠理会他们。”

  “这正显示出老祖宗的公正呢,不像从前的一些皇太后,不管自己的兄弟有没有能耐都让他们当了满朝的高官,这也正是奴才特别敬佩老祖宗的地方。”瑜妃是穆宗皇帝身后遗下来的妃子,穆宗皇帝还在时,她是瑜嫔,当时慈禧皇太后最看重慧妃——如今的敦宜皇贵妃,之后才发现这个瑜嫔不仅容貌出众,还是个聪明晓事的伶俐人,心里头一门儿清,对她的恩宠便上来了。

  “瞧你说的,其实说句心里话,这世间上的人啊,哪能免得了私心呢?只是纵使有私心也得看看合不合宜,要不然闹出大笑话来,还不是得自个兜着。”

  珍嫔看着悠然说笑的皇太后,情不自禁地将视线投向正在身侧角落处的皇后,慈禧皇太后的兄弟之一可不就是皇后的父亲桂公爷么?缪先生引起了这样的话头,皇后岂不尴尬?

  果然,她发现缪素筠略带不自然地笑了笑,转移了话头:“原来老佛爷也爱看《石头记》?”

  “可不止,连皇帝都爱这《石头记》呢,他小时候啊,特别怕雷声,于是每逢雷雨天气,我就命人把他抱到我宫里,念《石头记》的故事给他听,他听着听着就入了迷,稍大一点便自己捧着书看去了。”

  珍嫔发现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慈禧皇太后眼里闪烁着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光芒——真正愉悦的,开怀的感觉。

  其实,提起这个话题,不仅慈禧皇太后,珍嫔自己也兴奋得紧。

  原来皇上也喜欢看《石头记》呀,珍嫔突然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一闪而过,心情亢奋。

  “奴才也非常喜欢呢,而且奴才觉得老祖宗简直就是书里的老祖宗一样,而皇上也特别像宝玉哥哥,那个面如傅粉,唇若施脂——”

  珍嫔的话还未说完整,瑾嫔慌忙轻轻拉了妹妹的衣袖一下。

  珍嫔不解其意,但也止住话头,一直未发一语的荣寿公主颇含深意地看了她们姐妹俩一眼,笑着接话:“如果说皇额娘是史太君,皇上是贾宝玉的话,那岂不是乱了辈分了。”

  荣寿公主原是恭亲王奕䜣的长女,当年辛酉政变,慈禧皇太后念在恭王居功至高,特将其女收为养女,带进宫里抚养,封为公主,甚至亲自为她指了婚,可惜额驸志端文才人品虽好,却天生体弱,和荣寿公主成亲没几年就病逝了,没留下一儿半女,或许皇太后心里也存内疚,就让十七岁便寡居的荣寿公主一直留在宫里生活,在光绪年间晋封为固伦公主,赐坐黄轿,食公主双俸,无人不知道她是慈禧皇太后面前的红人。

  珍嫔自进宫以来也颇受荣寿公主的照应,如今她这样一提醒,自己想想确实,贾母和贾宝玉是祖孙,皇太后和皇上是母子,不过想着他们两人之间差了三轮,都肖羊,这个年龄差距说是祖孙其实也无不可,不过荣寿公主话里头的意思她倒是领悟到了,于是笑着说:“谢大公主提醒,奴才是糊涂了,只想着老祖宗必定如史太君一般福寿双全,倒忘了这层,请老祖宗千万不要怪罪奴才。”

  慈禧皇太后唇边笑意盈盈,看上去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摇头道:“我觉得呀,你这孩子就跟书里写的史大姑娘一样,调皮机灵,在家里必定也是个让长辈磨牙的。”

  “像史湘云可不亏,老祖宗那么疼爱她,奴才巴不得呢。”

  珍嫔娇言软语的撒娇让慈禧皇太后禁不住笑出声来,这么一着,身边一众王妃命妇,不论是发自真心还是场面上的虚应,都相继欢笑附和。

  听着她们的欢声笑语,一直在旁呆坐的皇后总觉得自己像个局外人。

  她从小爱看杂书,但于画工女红上面并不在行,天生性子又拘谨,以致每次在皇太后这种小聚会里,她总是显得格格不入。

  虽说她已经是大清的皇后了,可是她想,或许没有一个皇后会像她这样的——毫不起眼,让人忽视。

  自小,由于爱看书,其实她的内心并不如她外表看上去的那样木讷。

  她也和普通少女并无区别,同样是有着梦幻般的情思和千丝万缕的愁绪。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然而,所有或温馨或凄美的故事都是留给如花美眷的,像她这种连形容相貌平平都算是褒奖的女子仿佛天生就被剥夺了这些权利。

  以貌取人。

  小时候每当有人拿自己与妹妹比较的时候,她会在心里恨恨地念上这么一句,但理智却告诉她,也许并不是完完全全因是以貌取人,从小由于容貌不出众,她认清这个事实后,渐渐养成了寡言少语的习惯,希望尽量不要做出让人觉得是露丑卖乖的举止,毕竟她还是公侯府邸的贵族小姐,又是皇亲,她有她自身份而成的自尊心。

  可是这种沉静,放在一个美人身上兴许还能获得谅解甚至是欣赏,到了她的身上却成了不知变通,古板无趣,然后这样认为的人多了,连她都觉得自己确实在性格上也是一个乏善可陈的女子。

  就连亲额娘在收到大清帝国首屈一指的姑奶奶之暗示的时候,也曾忍不住嘀咕出声:怎么就看中了比皇上大了好几岁的静芬?静芳不是正与皇上年龄相仿么?容貌上性子上也更像个当皇后的呀?

  当母亲的这种想法在无意中泄露出来后,她内心仍旧受到了打击,连至亲都这样认为,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

  所以最后她得出结论,即使性子不讨人喜欢,但主因依然是世人以貌取人的缘故。

  可世间上谁能自主选择自己的容貌长相呢?这是从一出生就被判定的,注定她无能为力。

  叶赫那拉家的格格是皇太后的侄女,成为皇后天经地义,无人敢置喙,只是她那平凡的容貌即使在一生一次的新娘盛装下,在面如冠玉,宛如玉树兰芝的皇帝旁边,生生地被比出一个丑来。

  宛如美玉埋进土堆,丝毫不能相配,令人扼腕叹息。

  她从侍膳的福晋眼神中毫无意外地捕捉到这一点感慨。

  即便如此,她又能怎样?

  早在体和殿里的那场最终选秀,她就知道皇帝表弟对她丝毫不感兴趣,她清清楚楚地看到当时他是想把象征后位归属的金镶玉如意交给位列第三的德馨次女富察氏的,在皇太后一声不大不小的警示声中,皇帝才不情不愿地将如意递了给自己。

  当时她心里百味杂陈,委屈、羞惭、不安、庆幸、欢喜……混在一起说不清究竟是个什么滋味。

  待嫁的日子里,她的心情愈加矛盾复杂,一时悲观慨叹,觉得即使当了皇后或许等着自己的将会是受尽冷落的孤寂岁月,一时又觉得或许这是上天送她的馈赠,婚后皇帝会在相处下对她另眼相看,会懂得她深埋于内心的情感,凭心而论,她喜欢皇上,乐意做与他举案齐眉的贤后。

  然而,她还是没有料到在新婚之夜就遭遇当头一棒,合卺宴结束,当侍宴的下人都退下去后,皇帝褪去婚服,躺到婚床上徒留一个背影给她,静静地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合欢的表示。

  当刻,她委屈得想哭,生生地忍住后,冲着那个背影轻轻地唤了一声‘皇上’。

  她看到龙凤红缎被子下皇帝的身躯微微的一颤。

  “……在朕心里,你是表姐,朕从来没有想到皇爸爸是希望你来当皇后,请恕朕的心情一时无法调适过来,只能把你当作姐姐。”皇帝的这番话声音很小,语意艰涩,似乎纠结了很久才把这藏在心里头的话告知于她,她清晰地听见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回应些什么,半响才幽怨地道:“可如今我和皇上毕竟是夫妻,而不是姐弟啊。”

  皇后不知道皇帝有没有听到,只知道旁边一直没有了动静,坤宁宫洞房里静谧得几乎能听到烛火跃动的声音,剩下她一个人看着盈盈滴泪的龙凤喜烛,默默地伤心。

  第一次体会到书上所说的深宫露冷,冰寒彻骨。

  两个人就这样不尴不尬地相处了六天,皇帝便搬回了养心殿,她也从坤宁宫洞房正式搬入钟粹宫居住。

  接下来的日子,皇上对她以礼相待,也曾在公开场合中带着她视察颐和园的工程,她似乎看到了些微末的希望,于是努力去当个好皇后,毕竟历史上也不乏其貌不扬但不愧为一代贤后的女子,如嫫母、钟离春、宿瘤等等,期盼有朝一日能够守得云开见月明,可是,有她姑姑慈禧皇太后在的后宫,她又有什么发话的资格?又轮到她来管什么呢?只能夹在两宫之间如履薄冰,小心翼翼。

  然而,最让她无所适从的是入宫后不久她发现了她的姑妈兼婆婆其实并不待见她。

  两位和她一并选进宫的女子——原任户部右侍郎长叙的一对女儿瑾嫔和珍嫔,特别是珍嫔,年纪虽小,但容貌俏丽,性情活泼,皇太后对她似乎比对自己要亲切慈和,刚进宫,对所有礼仪规矩,她都用心去学去做,但她发现不管她有多努力,皇太后对她总是一副不满意的表情,最初她想也许因为她是皇太后的内侄女,姑妈一手抬举了她,所以对她要求特别高,可直到有一天皇太后再次对她行祭祀礼的动作厌烦地摇摇头后,指定了珍嫔代替她去行礼,然后对行仪完毕的珍嫔大加赞赏,让原本就自知不灵活的她加倍为自己的迟钝拘谨感到羞愧。

  即使皇帝目前对后妃一视同仁,皇太后姑妈的态度令皇后不免感到伤心又自卑。

  性由天生,让她陪着笑脸去刻意讨好,皇后自问实在做不到,除了难过,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日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