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名客:我为丫头狂  小说作者:英里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二十五章 技高一筹

   看着黎十成在屋顶上一会儿躺一会儿倒立,折腾起来没个完,八卦的雪雁忍不住就说起了风凉话:“都快三天了,那家伙还没看出个头绪来么?还学墨家机关术已经有七年之久了呢,牛皮都快被他吹破了。”

  作为黎十成在这世上的唯一亲人,婆婆也紧张孙子的表现。闻言乃极力维护道:“去解一个技艺堪称一绝的前辈的机关图,对于一个成人来讲都是极具考验的一件难事,何况一个十岁的孩子。你不懂机关术,怎能用你的标准去要求他在短时间内完成挑战?”

  “我是为王爷着急呀,王爷在山庄已经空等了三天。”雪雁也有她的不满,再这样耽搁下去,王爷还要不要做事了?

  王爷完全可以先行回府,派个人来候着或者带上十成,这样不就不耽搁事了吗?

  婆婆觉得王爷就是想多留几天,他的心思应该在那个颦儿身上。所以,一直对十成解图的事没多少态度。

  而这个雪雁就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存心贬损孙子的形象哦。

  她如此可恶,怎么也得替孙子收拾她一下。婆婆眼睛虽瞎,但弄点小机关完全小菜一碟,信手拈来。

  她的宝贝蜘蛛开始按照她的指令在雪雁脚边布起了迷魂阵,待会管教她拜了东边拜西边,一年的响头都磕完。

  “雪雁,你站在那瞅什么热闹,快把这水馒头给王爷送去。”

  “知道了。”雪雁应声道,奈何一转身,脚下一绊就跪倒在地。

  什么哦?!雪雁狼狈地爬起来,刚迈一步,又被绊倒。这可奇了,脚下并没有什么啊,怎就老摔呢?她直直看着地面,继续跨出第三步,向前,结果又被绊倒。撞邪了?雪雁揉着膝盖,一边瞪大眼睛,一边用脚试探着看看能碰到什么看不见的机关,她已经十分确定这是婆婆搞的鬼。然而探了半天,也没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她撒腿就跑,不出八步,又被绊倒在地,急得她叫起来:“婆婆,你就莫欺负雪雁了,快把机关撤了吧。”

  “我坐在这里一直都没动过,哪会弄什么机关。明明就是你自己‘鬼打墙’搞得脚下不稳,还怪别人的不是。你莫慌,一边走一边打自己的脸就没事了。”

  雪雁只得依照她说的去试试,婆婆还在后面呐喊助威:“打响亮点!”

  “啪啪啪”声不绝于耳,吓跑了蜘蛛,雪雁方走出迷魂阵。

  婆婆要是没瞎,准是天下机关第一人。

  紫鹃见雪雁脸颊红红的,好生奇怪,“被谁打了吗?”

  “鬼打墙自己抽的。”雪雁没好气道。

  “你远着点婆婆吧。十成也是她调教出来的,已经厉害成那样,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她就是墨家的人?”

  “王爷告诉你的?”

  紫鹃点点头,“没告诉你,是怕你嚷嚷得天下人皆知。王爷说墨家的规矩很严,凡被逐出师门者都要抠去双眼。想来婆婆必有过惨痛的过往,更不想人前暴露身份,你最好管好你的嘴,替婆婆守住秘密。这也是王爷交待的。”

  原来你们都瞒着我,害我吃了这么多亏。雪雁嘟起嘴,或许是因为她没有紫鹃聪明能干,所以王爷才会区别对待吧。

  她忍不住偷吃了块红豆沙的水馒头,又想起还在苏州林宅的时候,她可是林姑娘唯一的玩伴呢。姑娘有的,自然也有她的一份。若不进贾府,根本就没紫鹃的事呢。

  进入贾府那天起,她就再没被重视过,一直忽略至今。

  水馒头真是好吃呢,一不小心就被她吃得只剩下三个,自己后知后觉,彻底懵圈。趁还未到跟前,赶紧撤身离开。但已经迟了,王爷已经看到她了。

  “紫鹃又做了什么新鲜的点心?”

  雪雁不敢言语,连她也觉得盘中剩下的残食太寒碜,眼前要伺候的可是尊贵的王。小小身躯有些发抖,一个贪字害人啊。

  看看她嘴角残留的馅料,颦儿心里已明白一大半,拊掌笑道:“看着跟水晶似的,应该很好吃吧。”说着,也不请王爷先用,就开启叫花模式,一顿风卷残云,吃了个精光。

  现在,王爷要怪就两个一起怪了吧。

  呵呵呵,这点心思似乎很可爱呢。

  水溶宠溺地看着她,重情重义,正对他的胃口。

  “王爷,我解出来了,解出来了……黎十成一路翻着跟斗过来,他的激动不言而喻。

  南墙壁就是座迷宫,假象太多,有三分之一的是不会活动的,还有三个死匣,一旦触碰到,整个密室崩毁,势必与秘密同归于尽。寻找机关就必须要知道上次石匣的位置,只有拍打它直到机关弹出,方可打开装有秘密的石匣。

  黎十成,青出于蓝胜于蓝。不愧婆婆如此牺牲保全你,她是用她丈夫和儿子的命换来了你的今天。

  刀王卢小通已经查探到婆婆乃是墨家掌门养女方音,因为和才子黎有志交往,遭到掌门极力反对,认为黎有志追名逐利,对仕途经济异常着迷,将来生活难有安宁。方音一意孤行,偷偷与黎有志结为夫妻,并生下了儿子黎宽。黎有志凭着超强的活动能力,做了太子的门客,并多次让方音为太子效力,直到太子被软禁。墨家掌门出面多方斡旋,黎有志一家幸免遇难,而方音破坏门规,被掌门抠去双眼逐出师门,以正视听。黎有志并不死心,又回到太子府,选择继续跟随太子孙,对瞎子方音渐渐失去耐性,另结新欢。方音失望透顶,带着儿子离开了黎家。多年来一直靠儿子砍柴为生,黎宽憨厚勤快,被山脚下的酒家陆七看上,招为上门女婿。然而老丈人一死,黎宽再无心思做那沽酒的生意,和他那帮狐朋狗友迷上了赌钱,几年时间,输掉了家输掉了老婆,沦落为乞丐。一年前黎有志因参与太子孙逆案被砍头,方音对那个曾经深爱过的男人感到悲哀,也无悔自己的选择,身为黎家的媳妇,她暗暗在心底发誓,一定要重振黎家。

  如今,皇天不负有心人,她为孙子寻到了一个好主子。

  当晚,水溶再次潜入金府。他轻车熟路,很快就进了密室。

  他要做的就是在南墙留下一排排的蛛丝,一旦金大臣有动静,它们就会留下他的痕迹。

  金大臣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窃贼会第二次光顾金府,似乎还闯进了他的密室。

  他认为这是政敌贾雨村故意在挑衅他的自尊。

  他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墨家掌门之长子墨华,这个人曾信誓旦旦说没人能破得了他的机关。他算是墨家的一个异类,年过半百,童颜不老,一直不受门规限制半疯半癫地存在着。

  据传是因为师妹方音移情别恋,才导致的精神崩溃。

  也有人说,是为夺掌门之位被兄弟们算计成这样。

  更有甚者,说是墨华走火入魔,他一直都在追求超越他的父亲,一直从未超越过。

  “那贼子已经来过两次了,我担心下次就会破了墨爷的机关。”

  看着前来质疑的金大臣,墨华犯起糊涂来:“莫要看我老实,你就来诓我。我真不记得给你装置过什么机关,怕是你找错人了。”

  金大臣又好气又好笑,一百两银子已打了水漂,他还说风凉话。

  “你记得也好不记得也好,倘若我的东西有个闪失,你就准备提头来见吧。”

  “你想杀我呢,还得问我的掌门弟弟答不答应。”墨华一脸不屑,他岂能是任由恐吓的一个人。

  “你是不是也给贾雨村装过机关?只要你去把贾雨村的账册弄出来将功抵过,或许还能留住你的一条命。”他不想再和贾雨村玩猫和老鼠的游戏,是时候先下手为强了。

  “我出身名门,不能够如此不厚道,天下岂有自己偷盗自己的......还有,我的机关多了去,却从不记给谁做过。连我都不知道,你问了也白问。”有时候,傻子的抵赖功夫也是一流。

  无奈地咽了咽口水,就这么放弃了吗?

  不,金大臣忽然神秘地说:“你能帮我取来贾雨村的账册,我就帮你把师妹方音找回来。”

  墨华眼皮微微一抬,他是心动了。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