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忏悔录之十八年华  小说作者:众点一秀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三篇 易华露

   夏夜是一天中最好的时光,头脑此刻最为清醒,精力也颇为旺盛;而对于单身男士来说,却另当别论了。

   晚上11点多,方工因为加班或是应酬还没有回来。我洗完澡穿着T恤衫和短裤坐在电脑前画图,窗外车水马龙的声音也随着夜色浓重而渐渐远去,偶尔听到楼下吃完宵夜回来的人们的谈话声、大铁门关门声。“咚、咚、咚”清脆的敲门声响起,“谁呀?”我打开门后在昏暗走廊里的灯光下看到了小程。

   “你一个人在家?”她问。她刚爬楼梯上来,微微还喘着气,丰腴的胸脯随着呼吸有规律地颤动着,粉红色小挎包上金色的链子在肩上轻轻的摆动着。

   “是呀。”这么晚见到她我有些不自在。

   “能到里面坐坐吗?”她笑了笑。

   “当然可以,请进吧。”我慌忙回答。

   深夜、孤男寡女、干材烈火。关键是美女,关键是我干材太久了。我脸上滚烫滚烫的,心砰砰跳着,全身躁动起来,有一种酥软的感觉。

   “随便坐吧。”我仓促的说,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她沿床边坐了下来,黑色紧身连衣短裙似乎快要被她丰满的身躯撑破,长长的大腿暴露出来,那样白、那样直接、那样诱惑。我头脑一片空白,时间仿佛凝固了,屋里充满了火山即将爆发前的沉寂。

   “你真像我弟弟!”她打破了沉默。靠!这是我今晚听到最扫兴的话。

   “你还小,还单纯!比那些夜总会的男人好多了。”她接着说。

   我的眼睛也从她雪白的大腿上缓缓移到她的脸上,她的目光很柔和,竟然流露出一丝慈祥,这是我万万没有预料到的。

   “为什么不把我当做你的客人对待呢?”我心里埋怨着。

   “以后你就叫我姐姐吧。”小程边说边从包里掏出细细的香烟点上。香烟飘散开来,驱除了刚刚紧张的气氛,使我放松了。而我也从她那无邪的眼神中看到了我的无知、幼稚、笨拙。

   “男人呀不要有太多钱,有钱就会变坏。”她又补充说“不过没钱也不行。”

   “那到底有钱的男人好还是穷光蛋好?”我傻傻的问。

   “穷光蛋肯定不行了,但有太多钱的男人也靠不住。所以差不多就可以了。”她回答到。

   “差不多......我还差多少?”我心里琢磨着但没好意思问。

   接下来家庭式的谈话在姐弟间进行着,她骄傲地教导我、耐心的叮嘱我、果断地指正我,我除了说“是”,不知还有什么语言可以应对。

   小程在意犹未尽中起身离开。

   夜,晴朗而漫长的夜让人更加躁动,更加难耐。

  

   遇见艺术家野马先生是在周六的一个傍晚,我和哥哥去见他。他和哥哥年级相仿,中等个头,头发很长,后面用皮筋扎起来的马尾垂过肩膀,直到腰间。粗壮的身体外套着宽大的衣裤,衣服上有很多口袋。

   “大哥,哈哈哈哈!”伴随着洪亮的笑声他走过马路迎接我们。“这是一位艺术家,而且是位成功人士。”我在想。

   “大哥,你我是什么人?我们是艺术家,玩的是什么?是酷、是高雅、是和谐!”在小饭店了,野马的声音抑扬顿挫,语言颇具艺术性和煽动性,肢体语言十分丰富,是我见过最有表演天赋的人。

   “大哥,您是一面红旗,指向哪,我们冲向哪。”野马对哥举起了酒杯。在酒精和野马的煽动下哥哥的脸涨得通红,笑的十分灿烂,话比平时多了许多,而且颇具有艺术性。

   这个晚上我根本没插话的份,似乎我们的语言不是一个版本,我还停留在2.0,他们的已经是6.5了,因此我对野马的佩服也犹如江水滔滔不绝。

   酒过三巡,野马站了起来,清唱起腾格尔的“蒙古人”:“蓝蓝的天空,青青的草原......”。他那浑厚而抑扬的声音一下把我带到遥远的内蒙古大草原,无名的感动蓦然由内心升起,不知是音乐的力量还是野马那湿润的双眼感动了我。

   回来的路上我的血液仍然沸腾着,与艺术家的第一次接触让我被深深的感染,什么是艺术?这才是艺术!从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艺术,从骨子里透出的艺术!让读了几年与艺术相关专业的我突然豁然开朗:书本上的艺术是教课用的,而生命本身就是艺术!

  

   在艺术家野马的帮助下我们很快就要搬家了,搬到一个很大的地方,既可以办公,又可以睡觉,更重要的是不要房租。好久没有见到小程,或许她工作太忙忘了过来看我们。搬家前几天在楼下的院子里终于见到小程了,那是个下午,太阳很大,她从外面买东西刚回来。她上面穿着白色圆领T恤,露出丰腴的手臂,包裹着丰满的肉体。下身穿着水红色的超短裤,露着苍白的腿,脚上穿着白色拖鞋。大大的眼睛空洞无神,有非常明显的黑眼圈。我们见面只点了一下头,她就匆匆地走了,好像陌生人。因为长时间的夜生活和大量饮酒,她的皮肤是呈现出病态的苍白,全身上下都有些浮肿,背也有些佝偻。与刚来时充满朝气的感觉相比,现在完全判若两人。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现在我似乎明白什么叫“吃青春饭”了。

  

   我搬家到了新的地方,方工依然在粮食局住。新家是个叫 “易华露”的服装厂,总共有5层,我们就在第3层办公,第5层睡觉。办公室内有10来个工作卡位,都空着。另外还有5间独立的办公室,其中最大的一间是服装厂老板谢先生的。谢先生高高的个子,略有点发福,皮肤很白,眼窝有些凹,戴着金边的圆框眼镜,有点自然卷发,被打理的一丝不苟,大家都说他很像谭咏麟。他每天穿着不同颜色的条纹衬衫,熨的很整齐,脖子上系着带花点的领带,下身穿着深色的裤子,腰上系着金利来皮带,看起来是个很讲究的人。听别人介绍谢先生是华侨,因为前几年入了菲律宾国籍,在国内开的厂是外资企业,税收好像可以少交很多。

   艺术家野马也住在这里,他住的是套房,有卧室和客厅,客厅里摆满了他做的塑脂雕塑工艺品,有小兔、小狗、松鼠、小象,各种小动物的,色彩鲜艳,非常可爱,听说这些都是出口到美国的。

   搬家以后似乎一切都万象更新,有了办公室,接下来就开始招兵买马了。我首先想到了我原来的同事,也是我最好的朋友-陈歌。我非常欣赏他,他具有正直诚实的品格,又非常谦虚、自律,而且很帅,目前在上海一家公司工作。

   “陈歌你好,我是信东。我现在在泉州,泉州你知道吗?在福建,这里真的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生意机会太多了,过来我们一起创业吧!总之,这里是钱多、人傻的地方,赶快过来看看。”我打电话给陈歌。其实我自己的工作八字还没有一撇,嘴上这么说,可心里挺虚的。

   “好吧,你给我一个星期时间考虑。”陈歌回答。

   三天后就接到陈歌的电话,他第二天就坐火车过来!我太激动了,心里也更加敬佩他:做事情一点不拖泥带水,说来就来。

   陈歌穿着深蓝色西装、提着皮箱千里迢迢出现在我面前,一看就是从大上海过来的。晚上哥哥也来了,和野马一起请他在饭店了吃了一顿大餐,大家情绪特别好,特别是哥哥更对未来更加充满信心和激情。

   陈歌的到来为我的生活增加了许多乐趣,没事时呆在办公室看碟片,下午下班后到工厂门口打每局1元钱的台球。吃饭的事情哥哥包了,他从自己的工资中每天拿10元钱给工厂看门的夫妻俩做饭,算是我和陈歌的伙食费,所以稀饭和青菜是我俩的家常便饭,因此我们俩的身材保持的特别好。

   哥哥每天从房地产公司下班后都会过来看我们,一起聊天,一起憧憬,虽然钱还没有挣到一分,但精神状态十分良好。

   “我们就干装修设计。你们俩在日本公司做过,应该没有问题。”哥哥跟我们说。

   “对,就干装修设计,我包里还带着一叠专业的色卡。”我说。

   “从哪接项目呢?”陈歌问道。

   “这个好办,今天你们用电脑做个单页广告单,明天我去印刷厂印刷1000份,你们俩骑自行车去小区发广告,不就行了吗?”哥哥自信满满的说。

   “要到新建的住宅,最好是别墅区发。”哥哥补充道。

   “我们设计公司要不要取个名字?”我问。

   “我想好了,就叫舒丽漫装饰公司。舒服、美丽、浪漫,特别适合家庭装修。”哥哥笑着说。

   “好名字,郎朗上口,好记。”陈歌说道。

   说干就干,一个晚上我们就把广告单页排好了,“舒里漫”几个大字特别惹眼,相信别人也会过目不忘的。

   过了1天哥哥就把印刷好的广告单拿了过来,我和陈歌骑着自行车兴高采烈的出发了。我们每到一个新建的小区就挨家挨户把广告单从门下缝隙塞进去,就这样跑了一个礼拜,终于有一天下午接到第一个电话,也是唯一的一个电话。

   “你们是做装修设计的吗?明天上午到我们办公室来谈一下。”电话里传出一个阿姨的声音。

   “好的,好的,你们的地址是在哪?”我压抑不住激动的心情。

   第二天上午我和陈歌梳妆打扮一番骑着自行车来到了一个街道办事处,接待我们的是个50多岁的阿姨。

   “%¥#@*”她说的闽南话我们根本听不懂。

   “对不起阿姨,我们听不懂闽南话。”我们老实巴交的说。

   “你们是外地人吧,你们会做装修设计?”她看着我们稚气的脸,狐疑的问。

   “我们会做。以前在上海做。”我回答。

   “那你把这些图纸拿回去研究一下,做个方案给我们看一下,最好是2个方案。还有,要有效果图。”阿姨面无表情的说。

   “那设计费少钱?”我问道。

   “那看你做的我们满不满意,满意的话再说,不满意的话还给什么钱。”阿姨瞥了我们一眼。

   “那我们回去商量一下吧。”我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做这单生意。

   “行吧,你们回去商量一下。”阿姨跟我们说。

   “再见。”我们礼貌的跟她道别。

   从街道办事处回办公室后我们就等哥哥来商量这个事情。

   下午下班后哥哥准时来到办公室,等我们把事情的经过叙述完给他听后,他说:“你们两个去谈,有些嫩,两个毛头小伙子,她不太信任也可以理解,要把方工拉来一起干,这种客户接洽谈判的事情他来帮忙就会好多了。”

   “对呀,要是方工在就好了,他年级比较大,看起来也沉稳,有教授学者的风度,别人的信任度就会加强很多。”我接话说。

   “通过这一个星期的实践我们也要总结一下,在泉州这种小城市采用发传单的方式效果还是不行的。因为这是个熟人社****,生意是靠熟人推荐的,不太相信小广告。”哥哥的话不无道理。

   “那怎么做呢?”我问。

   “我有些朋友,看一下有没有帮上忙的。”哥哥若有所思的回答。

   哥哥在房地产公司打交道的人很多,其中有俩兄弟果然有事情找到哥哥。这俩兄弟哥哥叫岳诚、弟弟叫岳实,年龄相差1岁。他们年龄比我哥都小一点,大约三十四五,哥哥岳诚在大学建筑系任教,弟弟在外面开了个建筑设计公司。他们哥俩在晋江承包了个私人别墅建筑设计的活,找我们做效果图,1000元一张,一共2张。

   “明天去厦门,看一下有个别墅外墙面砖的效果。明天我和业主林总会开车来接你。”岳诚打电话跟我说。

   第二天上午岳诚和另一个20多岁穿着时尚的年青人开了部香槟色的凌志车过来。

   “这是林总,这是设计师信东。”岳诚介绍我们认识。

   被称为“林总”的年轻人跟我年龄差不多,身材匀称,穿着深色西装,白净的脸上挂着一幅黑框眼镜。

   “林总这么年青,年轻有为呀!”我奉承道。

   “哪里,哪里”。林总谦虚而自豪的说,微笑间透露出一丝与我相似的书生气。

   驱车到厦门后来到一处靠湖边的别墅区。有栋别墅挺大,外面贴着浅黄、深黄、咖啡色组合的三色砖,在绿树背景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土豪。

   “这个别墅是赖昌星建的。”岳诚介绍说。

   “赖昌星,谁不知道他,他的红楼可是名扬天下。”我心里想。

   “这个好,大气!”林总看着这个别墅眼里露出羡慕的眼神。“就按这个设计!”

   回泉州的路上,林总兴致很高,提议改天去参观他的工厂。

   “我是华侨大学读建筑设计的。大三的时候,我就计划毕业五年内要拥有自已的工厂,要有一帮优秀的员工。你看,才毕业两年我就实现了我的理想。”林总白净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你真厉害,你是怎样做到的呢?”我钦佩的问。

   “哈、哈。”林总笑而不答。

  

   未完待续......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