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古代言情 > 少爷难求
少爷难求  小说作者:凤乔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五章 阑珊

   

  眼前是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铺,门上挂着几个大红灯笼,堂内也是挤满了人,人语喧闹声从里头飘了出来。

  毕竟是祖传的老店了,每张桌椅都泛着些斑驳之色。一眼望去,似乎没有空闲的地方了。在门口站了一下,忙得团团转的伙计这才过来招呼他们。

  他一边用布巾擦着额上的汗水一边道,“两位客官,小店太忙,怠慢了两位,真是抱歉了。”

  “无妨。”江逐月道,“可还有位子?”

  “有的,客官请到这边来。”他带着他们往内走去。离窗很近,店小,因地制宜,只是一张很小的长桌子,前面放着一把板凳。

  怕他嫌弃这地方,滟滟对他道,“要不换个地方?”

  江逐月倒是意外地没说什么,只道,“来都来了,就在这吧。”接着对伙计道,“来两碗元宵。”

  “好嘞。”

  “你坐到这边来。”看到板凳左端洒了点汤水渍,滟滟对江逐月这样说道。

  江逐月也看到了,感叹她还真是会照顾人。他笑道,“脏就脏这么一次吧。”

  滟滟拿出手帕铺上,“那就铺着手帕。”

  江逐月失笑。他又不是时时刻刻严苛地在意着地方干不干净。“那我得赔你多少条帕子?”上次折梅时,她的手帕被风吹走了,这下,又毁了一条。

  “回去洗洗就是了。”

  两人坐下。他在左,她在右。

  方才那伙计跑过来了,面带歉意对江逐月道,“这位爷,真是抱歉了,厨房里现下只能做出一碗元宵来,爷,您觉得如何?”

  他们店里的元宵向来是供不应求,除堂食之外,好些府上都要他们送过去。这个时辰了,剩下的元宵也不多。

  江逐月道,“那就做一碗吧。”

  “好的。两位请稍等,元宵很快就端上来了。”

  等待的间隙,滟滟忽然觉得不自在起来。与他就坐在一把板凳上,他们靠得如此近,他身上的气息还飘进了她的鼻间,让她想起在高墙边时他将她拥在怀里,那种有所仰赖的感觉,真是安心。

  见她沉默不语,江逐月问道,“在想什么?”

  她微微垂眸,“没什么。”

  他转头打量了她一下,“今天穿的衣裳倒是好看。”细看之下他才留意到她也搽了胭脂,脸色看起来比往日明媚了些。“打扮成这样,也像个小家碧玉。”

  她哪里是什么小家碧玉,她只是火堆里的一粒黑炭。“衣服是老管家送的。”

  “老管家送的?他可真是疼你。”

  “老管家是很好。”她很感激他向来的照顾。

  “那你可有遇上什么青年才俊?”

  滟滟只是出来走走,并不是像老管家说的那样想遇上谁,一时兴起便搽了点胭脂。她将脸稍稍偏开,被他发现了自己特意的装扮后,有点难为情。

  “我也没想过要遇上谁。”她只是出来看花灯罢了。

  “我记得你如今的芳龄为……”他上次在簿子里看到过,所记的年龄是双十?依稀有点印象。“将是二十又二了?”

  连作记录的老管家都记不起她的年龄,她更不指望他会知道,结果他却出乎意料地说对了。滟滟的双眸有点想泛泪光。她点点头,“对,是这个年纪了。”

  “那也不算小了。”

  “你也不小了。”该有二十六七了吧。

  江逐月哈哈一笑,“相比而言,你却是嫌大了。”男人的年岁,倒是无所谓的。

  滟滟正想说些什么,伙计就端着元宵上桌了,“让客官久等了,元宵来咯,请两位客官慢用。”

  一个瓷色显旧的大碗里,静静躺着又大又圆的元宵,白白圆圆的样子真是憨态可掬。

  一个碗,两个人,要怎么吃?想必那伙计是误会他们的关系了。

  滟滟道,“你吃吧。”她反正不太爱吃,来这里两年,过正月十五或寻常日子,她也不吃这东西的。

  “大老远带你来这,可不是让你看着我吃的。”糯米细面做的东西,也不能多吃。碗里放了两个勺子,他将其中一个朝她的方向移了下,“拿起勺子来吃就是。”

  “那我去找伙计再要个碗来。”她张望着,寻找伙计的身影。满屋子的人,并不是很好找。

  “不用那么麻烦,随便吃一吃就走了。”

  滟滟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同碗而食,这未免也太亲近了些……

  她问他,“你……不嫌弃?”

  江逐月看她一眼,“嫌弃什么?”

  他又道,“赶紧吃,我可不等你了。”他慢慢咬着还有些烫口的元宵,软滑糯甜,口感甚佳,真不愧是老店了。

  滟滟看他吃得这么起劲,也将那男女之防抛在了脑后。拿过勺子,盛上一颗元宵,带着些汤水,她轻轻咬了一小口。还是很好吃的。

  与他就着一个碗吃东西,滟滟初时还觉不自在,好一会儿才放开了心思。她问他,“这元宵怎么不放姜?”汤水也是寡淡无味,哪里有姜的香气。

  江逐月奇怪地问,“为何要放姜?”他吃了这么多年元宵,哪里有见过放姜去煮的?

  滟滟盯着白白的圆团,低声道,“我以前吃的,是要放姜的。”是她记错了,她在边南时,吃的这东西不叫元宵,而叫汤圆。边南煮的汤圆,汤水是甜的,因而要放姜片下去解一下腻。

  “倒是奇怪了。”他也没多问,又继续吃起来。

  滟滟慢慢地咬着勺中的元宵,一脸沉默,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良久,她道,“你多吃一些。我吃一点就够了。”

  江逐月却说,“你一半,我一半。”他吃得快,大约觉得吃够数了,就放下了勺子。

  碗中还有好几个元宵浮在白白的汤水上。“我真吃不了那么多,你再吃点。”

  “胃口怎么这么小呢?”林若槿尤其爱吃这里的元宵,一碗对她来说是不够的。

  他重新执起勺子,两颗圆滚滚的团子又落肚。放下勺子,他静静待她吃完。

  “这家店的元宵,名不虚传吧?”

  “是很好吃。”

  “你之前都没来过?”都是远近闻名的店了。

  “我很少出来的。”

  “那得多闷。平日得空了就到处去逛逛,多见识一下。”眼界开阔了,很多东西也就不怕了。

  她不像他那样有人陪,自己一个人去,那才真是无趣。况且,她待在江府就够了,外头那些陌生的地方,有什么好见识的。

  江逐月问道,“你还想去哪里?”

  滟滟摇摇头,“我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她对钰都的各处也不太熟悉。“你想去何处,尽管去就是。”

  他忽然想调侃她一下,说想去玉人楼,但思及那个夜里她惊惶无助的样子,戏弄的话终究没说出来。好几天了,她的脸上终于不再黯然,他怎么还好去吓她。

  他道,“那就一路逛着回去,随意看看。”

  滟滟偷偷地望了他一眼,觉得今夜的他很是温柔,就像对待林若槿那样,可是一想到她万般比不上林若槿,心头又泛过一阵苦涩。

  老天何其不公。

  林若槿,大户人家的小姐,身负美貌,受尽疼宠,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发起脾气来,还有人好声好气哄着。反观她呢?她并不贪图富贵,也并不羡慕美貌,老天爷却把她放在一个泥淖里,她怎么爬也爬不出来,就算爬出来,也势必沾上满身的污泥。

  她也何曾受过疼宠,何曾得过人哄。往些年入耳的话语,只会化作片片利刃,割得她体无完肤。

  她真的有点嫉妒林若槿了。这世间就是这样,受尽宠爱的人往往不会失宠,那些苦苦挣扎的人却一直得不到善待。

  可这就是命啊,这就是她的命,她无从更改,只好奋力地活下去,遥望那些难以得到的东西。即便是烟花那样短暂的绚烂,在双眼看到的那一刻,也是温暖的吧。如此,她也不求那么多了。

  似乎感觉到她的沉郁,江逐月问,“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微垂的头,滟滟眨眨眼,她再转头望向他,淡淡一笑,“没事。”

  江逐月总觉得,眼前这个姑娘身上负担了太多东西。

  她总是一副轻淡的样子,可那些心事偶尔压得她太紧时,她也会疲惫。也只有在那个时候,重担的端倪才露了出来,仿佛告诉世人,她也只是一个身板纤薄的女子,而她,又偏偏坚韧得很,一下子又将负重的心思压了回去。

  视线不着痕迹地在她脸上停留了会,他道,“没事就到桥边走一走吧。”一路从城西走过,人也散得差不多了。

  正月十五,妇女惯常盛装结伴行于夜,有人持香作前导,外出行走之时须得过桥,是谓“走百病”,只为祛病延年。这会也没那么讲究,走走桥,就当为她祈福吧。只是江逐月不知道,滟滟的家乡边南,是没有这样的习俗的。对于这里的走百病,她也不甚了解。

  桥并不长,踏过几级石阶,走过平坦的桥面,又得下石阶,这就走到桥尾了。

  “在这坐一下。”说完他就朝桥尾最后一级石阶坐下。

  滟滟道,“地上脏,我还没给你铺帕子。”

  江逐月双眼望着远处,毫不在意地笑笑,“有时候不在意那么多,身无负担,倒是落得个轻松。”

  身无负担,怎不轻松?都说人生有八苦,当中又以放不下为最苦,既然放不下,又怎么得到轻松?滟滟在他身旁坐下,离他有些距离。“这轻松,可不是那么好求的。”

  “当然是不好求。”江逐月问她,“你可会唱曲?”

  “能唱,唱得不好听就是了。”她可没有歌伎的嗓喉,偶尔唱几句,只当作消遣罢了。

  “无妨,给我唱一曲。”

  “你要听什么?”

  他反问她,“你会唱什么?”

  “我会唱的也就几首。”

  江逐月笑道,“那还问我要听什么?你就挑自己想唱的来唱就好了。”

  他笑时,月色投映在他脸上,仿佛世间一切都逊色了,单单只看得到他。

  滟滟轻声道,“好,那我就唱稼轩的《青玉案·元夕》了。”

  她清清嗓子,开腔唱了起来。“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她唱起曲来的声音,就像吹落的星火,从遥远的天际而来,似划过人心,最后却不知落在了何处。

  江逐月高大的身躯靠在桥身上,静静地听着她唱。一声又一声,唱出了繁华景象,她却像一个隔绝在繁华之外的人,带着清冷与淡然。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唱至下阕,语音更是幽幽渺渺。当她唱尽欢声笑语之后,灯火阑珊处,只有她一个人,别人都朝繁华处挤去了,也没人回过头来看她一眼。只有她一个人,站在暗处抱守孤清。

  江逐月觉得自己此刻的心境与那孤舟上的嫠妇是一样的,就差掩面而泣了。她早已罢唱,他却还沉浸在那一方明暗交织悲喜交加的幻境中,意荡神摇。身旁的她,也似遗世而独立。

  滟滟唱完之后也不说话,心思已被方才的曲儿扯得老远,不知飘到哪里去了。

  久久,江逐月才道,“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滟滟。”她轻轻吐出四个字,似乎很久才等来他的这句话。

  ---------------------------------------------------------------------------------

  说到元宵,是不是感觉空气里都飘着一股香甜的味道?另外,纪录片《南宋》的片尾曲《青玉案·元夕》唱得幽雅有韵味,感兴趣的可以去听一下。音悦台里有MV,附地址:http://v.yinyuetai.com/video/2446841。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