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古代言情 > 伴君独幽
伴君独幽  小说作者:萧萧何所似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五章:局中局

    夜凉如水,桂香幽幽,弥漫记忆之影。

  似乎已成了习惯,迷茫时,不安时,无措时,伤心时……总会靠坐在这颗月桂树下,汲取久远之前曾存在过的温暖,感受着自己真真切切存在过的痕迹。

  “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答应他。”

  清冷的声音自她身后传来。她没有意外,缓缓抬头,对上苏陌繁复的目光。

  “我并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梁浅若起身,冷静地诉说,“局中局,戏中戏,我只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好。”

  谁的局,谁的戏?入局的是谁?入戏的又是谁?苏陌禁不住轻笑出声,突兀的笑声,在这凉淡的夜色下竟显得颇为惊悚。

  “是你自欺欺人,还是当真当局者迷?”她的目光尖锐犀利,轻易粉碎她眸中的犹豫彷徨,“浅若,我不信你看不出这场戏局的本质。”

  梁浅若悠悠地看着她,只是静默无语。

  “浅若,霁王爱上了你,与其说他被人设局,不如说他借别人的局再来设局,只是为了正大光明地把你留在他身边。”没有迂回周旋,苏陌平静地道出了事情的本质。

  夜风瑟瑟,夜影垂寂。

  “阿陌,我不明白……”她逼她直视这所谓的真相,她已然在她面前无处遁逃。她与他之间的纠葛,相识之前便已注定无解,如今她又心脉受损命不久己,命运又何以倏然谱写下这一道荒唐的轨迹……

  “感情之事,又怎能以常理来推断?”苏陌明白她的言下之意,恍惚间竟也有着感同身受的彷徨迷惘,“如果一切都明明白白有理有据,公子和叶妃之间,又怎会痛断离殇?”

  一个是性情淡然的皇帝宠妃,一个是荣华在身的嫡皇长子,命运的错位,终究划下惨烈的句点。

  “感情之事,从来不能以常理来推断。”苏陌微微叹息,依旧直言不讳,“霁王从初时对你的质疑、好奇,到如今的情动,不过短短时日。而你……浅若,你扪心自问,你对他还如未见之前那般愤恨迁怒吗?如果说在北境为他解瘴毒是因为公子的缘故,那……那一日你舍身救他,想到的又是什么?”

  其实,苏陌也不明白为何要撬开她予以保护自己的硬壳,为何要逼她直视自己的真心。她曾对她介怀,她曾对她漠然,她曾对她的生死无动于衷,只是因为一个诺言而不得不驻足停留。就算如今,她也不认为与她之间有多么深厚的情谊,只是,当看到秦易暄与谢长离对她生死的在意时,突然便觉得,生命何其脆弱,活着何其奢侈,因缘际会之中,凝聚的又是多少人的憧憬希望……

  那一日舍身救他,想到的是什么?——什么也没有想,只是理所当然的反应和动作。可是梁浅若心如明镜,明白自己对他并非如他对自己那般的情念。她来到他身边,是因为秦易旸;她希望他一世安然,是因为秦易旸;她会舍身救他,甚至如今她会甘愿入局,她自认也是因为秦易旸。只是如今听着苏陌的话语,开始不确定自己的初心与感受了。当她初见秦易暄时,她已知他的故事,已知他的痛忧。她对他……不是爱,却也是别样的在意。

  “阿陌,或许,我对他也是有着惺惺相惜的在意之感的。”梁浅若无意否认避讳,这一刻却满是疑惑不解地望着她,“那,你呢?三年之期将满,你又为何突然那么在意起我的感受……与生死了?”

  相识六载,她们的相处却始终淡漠疏离,只是在各自的世界舞尽繁华。她们从不去探究彼此的世界,也习惯了永远游离在世界的角落,梁浅若却发现,自来到霁王府……确切地说是自遇到谢长离,苏陌就变得不一样了……她不是想去窥探她的隐秘,只是她既对她真心坦言,她也忍不住对她剖白直言。

  这一次,是苏陌静默不语。纵然不曾言深,她亦不曾刻意隐瞒自己的改变。当不闻不问的默契被打破,她早已预料到会有这样的局面。她眨眼间眸中如沉静烟华,似浩淼长空,不悲不喜无波无澜。

  “你猜的没错,我的转变,确实与谢长离有关。”苏陌直视着她开口,“可是浅若,我也并非全然冷心冷情。我不曾在意你的生死,是因为知道你的状况唯听天由命非人力能撼。只是自从遇到了谢长离,我却相信会有奇迹的发生,便不再如过往那般无动于衷。因为……我也想成全谢长离的所愿。”

  心间的猜测得到证实,却也感动于苏陌对她看似冷漠之下的关切。苏陌并不欠她,反而是她欠苏陌良多,她素来知道苏陌不喜欢她,却也从来不去苛责这样的人之常情。

  “所以,三年期满之后,你还是会留在这里……留在有谢长离的地方?”她的语气不无笃定。

  “未来的道路有太多的未知变数,只是眼下,我确实是这样打算的。”苏陌点头回应。

  “阿陌……”她一时不知该不该继续追问。

  “阿陌?”苏陌却突然轻涩一笑,喃喃自语,“陌路,陌人,断去过往的名字。其实……你可知,六年前,我并不叫苏陌。”

  梁浅若微愣,只静静地看着她。

  “若非遇到了谢长离,我都快忘了……苏陌只是一个虚妄幻影。”她明明在笑,却溢满悲哀,“六年前,我的名字,叫做——谢长音。”

  一语落,万丈红尘前缘起。缘起缘灭,不过世人一个“痴”字。

  

  谢长离与谢长音,一听名字便知脱不了干系。

  谢家是为商贾之家,在君山富甲一方,亦颇有权势。所以,谢家突然出了一个名动江湖的医者,并破谢家而出几乎与谢家断绝了关系,着实令世人大跌眼镜。

  谢家老爷风流成性,家中姬妾成群,谢长离的母亲只是这些众多姬妾中的一个,在谢长离八岁那年郁郁成疾而去。谢长离机缘巧合之下偶遇药王谷谷主,自此拜在药王谷门下,鲜少再回到谢家。谢家的那群姬妾,还有他那些所谓的兄弟姐妹,自是乐见其成。他弃商从医,他们便少了一个分夺家产的人,自己就更有希望触到那滔天财富,又何乐而不为呢?可以说,他们在谢长离后来与谢家断绝关系这件事上,实在是推波助澜功不可没。

  苏陌的母亲苏珞入府的时候,已是谢家老爷的第十七房妾室。谢家老爷风流又滥情,当年只是惊鸿一瞥惊艳于苏珞的容貌,便理所当然地欲把她纳入府内。其时苏珞已有了私定终身之人,苏珞的父亲却因贪图谢家的财富而执意要将女儿嫁入谢府。苏珞不甘被摆布,便与那人相约一起私奔出逃。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那个曾对她海誓山盟的良人,却原来只不过是一个卑劣的江湖骗子。他将她携带的财物骗走后,就将她一个人丢弃在荒山野岭置之不理,走得潇洒从容毫无留恋。

  苏珞心如死灰,狼狈地回到苏家,再无力去憧憬抗争什么,便遵从父命嫁入了谢府。

  苏家经营着祖上留下的一间药铺,苏珞也因此颇通医道。入府没多久,苏珞就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诊出自己已有了身孕,而这个孩子,却绝非谢家的骨血。这个孩子,留还是不留,不出半炷香的时间,苏珞已有了决定。她无意在谢家翻云覆雨,她却要时刻提醒自己曾经的天真愚蠢,所以她不惜以这样自伤的方式,决定留下这个孩子。她本就是医者,谢家老爷对她的新鲜感过去后便鲜少再关注她,她也乐得清闲,瞒天过海之下有惊无险地生下了一个女婴,冠以谢家之名,取名谢长音。

  不受宠的姬妾,在这座深冷的谢府过得不无凄凉。而面对着那个自己曾愚蠢过的证明,她自是不会施予应有的母爱,反而时常在心绪不定时用以出气泄愤罢了。小小的孩子不得不承受着本不属于她的罪责,谢长音在谢府的日子,实在是戚戚然然。小小的年纪已知世间并无依靠,她便努力靠自己以期绝处逢生。她生活在这一方小小的灰暗院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何等绚彩亮丽。直到……十岁那年,她遇到了十二岁的谢长离,始知生命的华彩,也可以动容绚烂。

  那一日,阳光正暖,清风正怡,院外的桃枝蜿蜒伸展,攀过这一方沉寂围墙。动人的桃色,令她心生向往,她悄悄地跑出院落,来到那一方角落,抬头憧憬地看着那一片桃艳之色,那一片生命中不曾晕染的绚色。

  她不知道的是,那一日,谢长离从药王谷回来祭拜亡母,途径小道时也被这一抹艳色吸引,便悠悠踱步来到这一方角落。然后,他看到了她,瘦弱的小女孩神色哀婉地看着这一片桃色,明明是天真烂漫的年纪,他却只看到她周身笼罩的无声泣泪。阳光下她的发色带着悠悠浅黄,脸色略显透明,仿佛随时会消散在这一片艳阳之下。这样的寂寞凄冷,竟令他感同身受,于是他上前,带着明艳的笑意来到她身边……

  相识,只在一瞬间,那明艳的笑容,自此便落入她的心底,成为永恒。

  谢长离知道了她叫谢长音,是他众多分不清谁是谁的妹妹中的一个。那一次,他只在谢府停留了两日,他和她的交集也仅限于那一片桃色之下。谢长音却记住了他,记住了他说的每一句话——包括他随口而说的喜欢薄荷,包括他描述的药王谷奇景。自此别后,谢长音默默地守护着心底的这一方净土,那是她颓败人生中仅有的光明所在,是她追求向往的所在。

  因着谢长离,她亦对这玄黄之术有了兴趣,近水楼台中,便利用一切碎片式的机会,自学研习。苏珞发现她突然热衷于医术,倒也不吝啬对她指点一二。她受宠若惊,更用心把握住这样的机会,努力学习,努力成长,期待有一天与他再见时,能够触到他所在的世界。

  只是,她却再也没有等到谢长离。

  四年间,谢长离在江湖声名大噪,却没有再回到过谢家。他本就很少回谢家,自他母亲过世后,更是对谢家再无依恋留恋。

  四年间,谢长音的医术亦有小成,她在谢家的生活却依旧举步维艰。每当痛苦绝望时,每当心累心伤时,她便会来到他们曾相遇的地方,用那仅有的淡薄回忆温润她惨淡无望的世界。

  四年间,苏珞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医者不自医,谢长音亦对此束手无策,她明白自己大限将至,反而有着前所未有的宁和之心。

  终于,最后的弥留之际,苏珞不愿将那个秘密带入彼岸世界。她平静地将这个秘密告诉了谢长音,无悔无恨,无动于衷,而谢长音,在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却似入天塌地陷之境……

  只是,她们都没有想到,那一天,谢家老爷竟会善心大发,知道苏珞的状况,回想当年对她的惊艳之情,心中恻然,便想来送她最后一程,却偏偏,听到了这样惊骇的真相……

  苏珞终于闭目长辞。碍于情面,谢家老爷终究没有公开那个秘密,也没有刻意刁难苏珞的身后事。只是谢家老爷不是心胸豁达的圣人,既知谢长音非他骨血,便容忍不了这样的污点继续留在谢家。他不顾谢长音年幼无依,不顾谢长音在丧母和得知自己身世的双重打击下病倒,在那一个雨夜,绝情地将还在病榻中的她赶出谢府,弃之如芥。偌大的谢府,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无依的幼女说情,人情冷暖,谢长音本也不指望会有谁来护她周全。她只是遗憾,只是伤心,终究没有再等到谢长离……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