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爱你错了吗  小说作者:时银之雨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八章 心动开始

   医生看孟荀没有什么变化的表情,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多事了,毕竟人家也只是一个老师,学生家里的私事其实也不太好处理,连忙说道,“孟小姐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见这孩子似乎和你很亲,每次和我们护士医生聊天时,只要一提到你就笑得格外开心,现在这样让学生这么喜欢的老师不多了,所以才希望你和能那孩子好好谈谈,毕竟我想你的话他应该能听进去。”

  人家医生这自然是一片好心,不然才不会管这些不相关的事情,不过那小子还真挺能收买人心的。

  孟荀赶紧摇头微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在想刚才说家里人打电话来,是谁打来的?”

  “是孩子的父亲。”

  孟荀怔了一下,那位保家的大家长在她的印象里一直是个神秘的传说人物,只闻其名不曾见过其人,而前世,他与保知冷的感情似乎也挺一般的,这时打电话来,挺让人意外的。

  这时刚好有人来叫医生,医生便和孟荀告了别,而她则走了保知冷的病房,进去时,他正好转头看向门口,看到她走进来,苍白的脸顿时绽出一朵笑来,虽然看起来无力,但却真实得让人有些无法直视。

  “对不起,本来是不想给你添麻烦的,结果反而是添了更多麻烦。”他看着她走过来,脸上的笑容变得有几分尴尬。

  孟荀站在床边,双臂环着胸俯视她,“我真挺奇怪,你一个少爷怎么能把自己弄得贫血?不要告诉我你们家吃不起补品。”

  孟荀的话听起来带着嘲讽,可是眉头却皱得很深。

  保知冷的嘴角往下拉了拉,慢慢地垂下眼,看着自己放在被子上的手,苍白而柔韧,看起来无力,可是他知道,他可以瞬间掐死一只猫。

  “刚才父亲来过电话了。”他突然说道。

  孟荀挑挑眉,没说话。

  “他居然问我发生了什么事,你这说稀奇不稀奇?”他一边说一边笑,真的就像是在说一个笑话一样。

  孟荀没有马上说话,只是先坐了下来,然后才开口,“他这是关心你呗。”

  “知道他对我说什么吗?”听了她的话,他笑了一声,问。

  “什么?”其实孟荀并不怎么好奇,只不过是人的习惯性反应而已。

  保知冷的笑容扩大,眼中闪过尖刻的嘲讽,却快得让人抓不住。

  “他啊……说不要让我给姐姐添麻烦。”说着,他笑起来,像是突然有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孟荀这时沉默,低头看他放在被子上的手,苍白而柔韧,可是却绝不像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的手,其实这一点她早在前世就知道,保知冷被带回保家前,过得并不怎么好。

  孟荀的沉默让他发觉了自己说的可能要让她反感了,他抬起头,朝她绽放一抹温和的笑,“瞧我,跟老师说这些,让你不舒服了吧?”

  “他也打电话给医生了,应该是关照医生好好照顾你吧。”孟荀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说,她看着他,只是觉得眼前的孩子太让人心疼,那时她忘了这人是害得她家破人亡的混蛋,只是想说些什么,让他不要那么难受。

  保知冷的笑容加深,却不是因为她说话的内容,而是因为她对他说话时的想法。

  “谢谢你。”在她面前,他喜欢微笑,即使现在的她从来没有对他笑过。

  这是因为曾经的笑容已经深刻在脑海中,光看着她的脸,似乎就能回想起那时她咧着嘴,笑得无所顾及的样子。

  孟荀不知道该说什么,更不知道该做什么,她最后只能说,“下午还要考试,我得回去了。”

  “嗯。”他轻轻点点头,微笑目送她。

  她转身想要离开病房,却在走了两步之后又回过头来,“医生说你贫血,要吃些有营养的东西,别总吃什么方便面,如果不会做可以叫外卖,或者吃些阿胶或大枣之类的。”

  说完,她转身走出了病房,头也没回。

  保知冷看着关上的房门,不由笑了一声,“还是那么嘴硬心软,可是,为什么那么讨厌我呢?明明都不记得我了,哪里招你厌了呢?”

  这一点真的让他很苦恼啊。

  孟余醒来一睁开眼睛就看到趴在自己身边的人,自己的手被抓着,他一动,那人就醒了,慢慢睁开眼睛看向他,然后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来,笑容不深,可是对于平时的她来说,却是格外的迷人眼。

  “保总……”他支着床想要起身,可她却拦住了他。

  “你烧刚退,先躺着。”保莉儿把他推回枕头上,说话的语调不同于在公司时的冷静,带着一种似有若无的温柔。

  说着话,她的手又往孟余的头上轻轻抚去,孟余只觉得自己的心跳猛地快了很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烧还没退净,还是怎么的,他只感觉自己的脸部火热火热的。

  “饿不饿?”保莉儿看出他的尴尬,便收回了手,轻轻问。

  孟余摇摇头,“还好,实在不好意思,这两天麻烦保总了。”

  “你发烧我也是有责任的,要不是那天晚上我非要出门,你也不会因为接我而淋雨。”保莉儿的性格是冷淡的,她给人的感觉永远都是一朵高岭之花,可是从开始她对孟余似乎就不太一样。

  “对了,你妹妹打来了好几个电话,我接了一次,我没告诉她你生病了,她好像误会了什么。”

  孟余因为刚醒,大脑还有些不清楚,可是听到这些话时,却一下子清醒起来,猛地坐了起来,“她说了什么?”

  保莉儿看着他的紧张的样子,不由勾了勾唇,“她什么都没有说,我说你睡了之后,她就直接挂了电话,然后再也没有打来。”

  孟余坐在床上发呆,心里想,这下完了,回去之后有的解释了。

  “她似乎很讨厌我。”保莉儿突然说道,相当地肯定。

  孟余的表情滞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保总您想太多了。”

  保莉儿低头轻笑了一声,“其实她讨不讨厌我,我倒是不怎么在意,但她毕竟竟是你的家人。”

  “……”孟余错愕地看向她,这句话听起来并没有说什么,可是这里头所渗透出来的意思却是让人浮想联翩,他不想自作多情,可是——

  保莉儿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话所造成的结果,冷淡的脸上的笑容加深,“她虽然讨厌我,不过我觉得咱们倒是挺有缘,没想到她居然是我弟弟的老师,她有跟你提过吗?”

  孟余回想起了孟荀那天跟自己说的话了,不由抬头看她,她笑得很坦然,甚至主动跟他聊起弟弟的事情来。

  孟余带着疑惑轻轻点了点头,“嗯,是有说过。”

  “那她一定会更加讨厌我的。”她以陈述句做出结论,脸看起来淡淡的。

  “……”孟余不知道该说什么,按理上来说,这是他们家的私事,他一个外人不方便置评,虽然他不太认同她对弟弟的态度。

  “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保莉儿突然说道。

  孟余靠着床头有些惊讶地看着她一会儿,然后说道,“保总,其实你不用跟我说这些的。”她看起来并不像是在乎别人眼光的人,可是却要跟他解释?

  保莉儿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你相认梦中情人吗?”

  “啊?”这话题跳跃度太大,他一进没明白怎么回事。

  可是她却继续说了下去,“如果你在现实的世界看到了出现在自己梦里多少年的人你会怎么样?激动?害怕?还是别的什么心情?”

  心中隐隐的好像明白她在暗示什么,但这一切有点太玄幻,孟余没办法真的让自己的思路朝着那个方向走,所以他只能笑笑,不予置评。

  保莉儿也没真的想让他说些什么,于是话题又转了回来,“我的这个弟弟是八岁被我父亲接回来的,刚来的时候,瘦瘦黑黑的,在外面吃了不少苦。我知道我妈很不高兴,因为他的存在就是证明着她不能再孕,以及我父亲婚内出轨的铁的证明。”

  她一边说,一边给他倒了杯水,送到面前,突然听到她说豪门家族的私事,孟余很不知所措,愣了一会儿,才接过她手中的水杯,然后她接着道,“可能是从小的经历有关,他对人的戒备心很重,特别是对我和我妈妈。其实他的这种行为我倒是觉得挺可取,我们并不亲,我谈不上喜欢他,但也不讨厌他,毕竟我们的身体里流着一样的血,只不过没办法亲近,每次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都是无比的尴尬,所以,在不必要的情况下,我们很少见面,即使他来这里读书,也没有找过我一次。”

  听了保莉儿说了这些,孟余再不明白怎么回事,那他还真就是傻了,她是在跟他解释,这么一个冷淡骄傲的女人在跟自己解释,她在意自己的看法,身为男人,说不得意是假的,同时心里面有什么在蠢蠢跃动了一下。

  期末考试结束之后,也就意味着寒假开始,在孟余出差回来后,孟荀并没追问那天晚上她打电话为什么是保莉儿接的,她只是用冷淡又有深意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然后该干嘛干嘛。

  不过孟余还是知道妹妹生气了,他不得不好好解释,甚至连当地药店买药的收据都拿来当证据了,对于兄长的这份苦心,孟荀无言以对,但这至少也说明了,他听进去了她说的话,便也没深究。

  寒假开始,年关也就快要到了,孟荀在考完试过去了趟医院,可是那时医生告诉她,保知冷已经被接走,然后过了两天她在家里就接到了来自国都的电话。

  “老师,不好意思,走得太急,所以没来得及跟你说。”电话那里,他的语气仍然轻轻地带着一种笑意。

  “你用不着跟我说,你不打电话来,我都不知道你走了呢。”孟荀坚决不承认自己不放心,去了医院。

  电话里,他呵呵地笑起来,笑得孟荀莫名地有种被人猜透的感觉,于是毫不客气地挂断了电话。

  孟余这时从厨房走了出来,“荀荀,谁啊?”

  “哦,学生。”孟荀随便应了一声,然后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特地又强调了一下,“就是你们保总的那个弟弟。”

  孟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点点头,说道,“我们荀荀很受学生欢迎啊,我听保总说已经把弟弟接回国都了。”

  孟荀惊讶了,她看向孟余,“她跟你说这些?”

  孟余的脸囧了一下,他都忘了,他没跟妹妹说那天晚上在酒店两人聊天的内容,只得干笑两声,“呃……是略微提了一下。”

  孟荀眯起了眼睛,走到了哥哥面前,“什么时候你们的关系这么好了?都能聊私事了?保莉儿可不像是随便就能跟人聊私事的人啊。哥,上次出差发生了吗?”

  孟荀此时又生气又害怕,气哥哥居然骗自己,害怕曾经的事情又将重蹈覆辙,各种复杂的情绪猛然间袭来,让她的表情看起来咄咄逼人。

  孟余这时按住妹妹的肩膀,他用温柔坚定的语气说道,“荀荀,不要这样,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哥哥都不会丢下你的。”

  “……”孟荀瞬间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得!哥这是把她当成极度依赖兄长的恋兄中二了。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