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爱者之歌-无爱的异常感触者  小说作者:yuanshen00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三章(上):暴露的根之罪

   最初,我们对他的到来几乎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平常的,只觉得那是不起眼到很快就会忘记的接触。

   然而,他个言语刺痛了我们麻痹的神经,曾以为被强加的罪责——经他解释而成了我们每个人终生的痛……

  界时历2410年 阿塞拉斯王国境内 海尔布斯城

   自从竞技场的事情之后又过了3天……

   这一天,早间第一堂课前,在阶梯式教厅里,每个人都在议论着一件事——有一个“零级教员”会到班里进行1天的教学。

   一般来说,政级直升班的学习都是自习性质的,能达到录取线的学士,基本不用再接受教学。

   因此,突然接到通知的阿萨德他们感到的只有疑惑。其实在此之前,他们就曾有过气走教员的前例,再加上班里还有铃歌与奥斯果里这两个高知力的人物在,普通教员都忌讳得不敢靠近,只有几个比较强硬的教员会偶尔来通知一些事情……

  #61663;--------------------------------------------------------------------------------------------------------------------------#61664;

   教厅的前端是教台,上边设置着一个教桌,桌后边的墙壁上嵌着一个巨大的屏幕。

   教台的正前方是两组阶梯式的桌椅,外组靠向门的一边,内组则靠着装在内墙上的巨大透明窗户,可以看见教学大楼外的全景,两组的中间和两边都各有一条宽阔的梯道。

  #61663;--------------------------------------------------------------------------------------------------------------------------#61664;

   坐在内组第一排的阿萨德趴在桌子上,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零级教员?这可真又是一个了不起的称呼呢。]

   一旁的奥斯果里边看着手中的书边说道:[你脸上写着“完全无所谓”这几个字哦。]

   与阿萨德对话的是一个棕发橙眼的少年,他的棕色长发在颈后绑成一束,轻贴在其背上,他两腿互叠,身子反向坐在长桌上,正好坐在阿萨德的脸旁。

   奥斯果里低着头,眼睛直看着手里的书本,只用余光来看阿萨德。他有着与铃歌很近似的气质,看起来充满了知性,但与铃歌相比,他要显得有点缺少灵活性。

   阿萨德抬起头:[因为就是这样嘛!虽然不知道零级教员有什么不同,事到如今教员对这个班有什么意义吗?]

   奥斯果里默默地翻着书,停了一会儿才回答:[也是,对呆脑子的你们,就算多来几个教员也不会有什么意义的。]

   [喂!]阿萨德气得一下直起身来——怒瞪着奥斯果里。

   [怎么了吗?]这时,铃歌走了过来。

   奥斯果里合起了书,他微笑着:[没什么?稍微谈了一下关于传闻的零级教员而已。]

   阿萨德皱起了眉,铃歌见了转头问奥斯果里:[是不是有什么争执?]

   奥斯果里很干脆地答道:[不,没有。]

   铃歌微笑着说:[是吗?这样就好。]

   [给我等一下你们。]看着这种情形,阿萨德忍不住打断了他们。

   铃歌:[怎么了?]

   阿萨德瞪着奥斯果里:[这个人啊!一直都只会说一些伤人自尊的话。我是听你的话才和他交流的,可他要总是这样,我实在没有自信可以坚持下去啊。]

   [Ho~~Ho……]铃歌看向奥斯果里问:[你说了什么伤害他的话了吗?]

   奥斯果里说:[不,也没什么,只是稍微开了一个玩笑……硬要说有的话,那就是玩笑的对象太过缺少幽默感了。]

   铃歌对阿萨德笑道:[他是这么说呢。]

   这令阿萨德很憋屈:[你们……]

   奥斯果里问铃歌:[第一堂课就要开始了,你打算怎么办呢?]

   铃歌笑着回答:[也没怎么样,交给他们自由发挥好了。]

   一旁听得很迷糊的阿萨德问:[你们在说什么呢?]

   铃歌说:[只是稍微测试一下这个零级教员的能力而已。]

   [你、你想干什么呢?]阿萨德听后似乎就猜到了铃歌的意图了。

   铃歌:[我什么也不干哦,只是让你们如果有什么想抗议的就随便行动,要是对方都能应付下来,那就姑且算是合格了。]

   阿萨德一脸懊恼的样子,他叹着气说:[随便你们,我不参加。我最近很累,记得让他们不要吵到我。]说着他打起哈欠、继续趴在了桌上。

   [辛苦了。]这样调侃一句后,铃歌转过头去对奥斯果里微笑了一下,然后绕到阿萨德另一旁的座位坐了下来,奥斯果里则继续翻开书来看……

   很快,早间第一堂课的音声响起,每个人都习惯性地选择就近的位置坐了下来,但奥斯果里却特地坐到后方去了。

   一会儿后,教厅前面的门被拉开了,一个全身被黑色斗篷包裹的人走了进来,这副形象令阿萨德他们惊奇不已。

   那个人脚步沉稳地走向中间的教台,这期间,每个人都一致向其投去了好奇的视线。

   只见,那个人略低着头,同时有了斗篷的遮掩,其脸部只能大概的看清鼻下的部分。其一身的漆黑——黑色的斗篷、黑色的长靴、黑色的内装,以及耳鬓间垂下的黑色发丝,除了微露出的粉白肌色,连同他身上微微发出的“黑暗之力”气息都给人一种不适的感觉。

   阿萨德暗想着(这个人是怎么回事?这种装束……就像是隐藏身份的罪犯一样)

   那个人走到教桌后面,转过身来:[大家好,我是今天一天担任你们全科教员的瓦格.提亚可玛,请多关照。]其声音浑厚有力,语调显得低沉,由此可以判断大概是一个40多岁的男中年。

   瓦格:[在此之前,还要为大家介绍一个新学伴,进来吧。]

   [什么?]即时,趴在桌上的阿萨德直起了身(究竟怎么回事,事到如今竟然还有人被编入直升班!)想到这里他转过头去看身边的铃歌,但铃歌也是皱着眉,他摇了摇头表示不知情。

   只听教厅外传来脚步声,随后出现的人令阿萨德和铃歌都不禁睁圆了眼,其他人也一下子投去了注目的眼光——只见,脱去了铠甲,换上学园统一的蓝纹白色学服的斯卡利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皱着眉头一副生气的样子,就跟阿萨德第一次见到他时一样。但换上学服的他却显得更加美丽动人了,不知道他性别的男性肯定会不觉入迷的。

   斯卡利走到瓦格的身旁,转身面向台下。

   阿萨德不由得小声地脱口:[为什么他会……]

   铃歌皱着眉头:[我也不知道,过后再去问一下奥斯果里。]

   瓦格把头转向斯卡利:[好啦!做自我介绍吧。]

   只见,斯卡利从最开始就用很微妙的神情在斜视着瓦格,那表情好像在厌恶着什么。这个时候,他移过视线来漠视着所有人说:[我是巴斯特.斯卡利,今天开始迁学到这里。——顺便说一下,我实际很不想和你们扯上任何关系,所以拜托了,尽可能的离我远一点。]

   爆炸性的发言惊呆了很多人,阿萨德一副懊恼地样子,铃歌的眉头则皱得更紧了。

   斯卡利继续说:[还有……]

   [稍微等等……]这时候,坐在外组后排的菲格打断了斯卡利:[好像没有人表示过要和你搞好关系哦,你的自我意识太过剩了。]

   接着,坐在菲格前面的索斯也以深沉地语气接了一句:[我承认你长得很可爱,不过……虽然不知道你至今为止遇到过什么样的人,但是拜托了,不要把我们和他们混作一谈,很恶心的。]听到这里,许多人都苦笑着回过头来看他。

   索斯的话总是会钩起别人的不愉快,但仔细倾听又着实有种切中要害的感觉,令人难以辩驳。

   最后,后边的罗真又补了一句:[索斯你太善良了,像她这种人肯定是自以为长得很美才会那么嚣张的,哪里有那种悲惨过去的回味啊……<看向斯卡利>你不要太自恋了,比起你,梅耶尔不知道美丽多少,我看你是终生找不到“搭档”的那种人啊,大家说是吧。]

   随后就听到一阵小声的嬉笑传了开来……

  <该世界观中,一部分地区里“搭档”等同于“恋人”的意思。>

   阿萨德虽然明白罗真是在为所有人争取尊严,但还是不经意地产生了疑问(梅耶尔更美?)然后,他转头看向台上,结果如他所料——斯卡利已经咬牙切齿地捏起了拳头,且面相凶狠地瞪向了罗真他们。

   斯卡利抬脚朝地上猛踏出了一声巨响,台下的笑声瞬即止住了,许多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也不知道是被那一脚的震响吓到了,还是因为察觉到他的“光明之力”而吃惊。

   斯卡利指着所有人大声骂了起来:[住口!!!你们在说什么自以为是的话呢,听清楚了!我是男的!!!!!!]

   “不会吧!”——除去阿萨德与铃歌,这是每个人的第一反应——在那一张张震惊的表情上仿佛都写着这三个字。

   斯卡利伸手指向罗真:[话说梅耶尔是谁啊!我不认识啊!是你的梦中情人吗?!想发情的话就去找她啊,你这只发情的“公菐”!]

   罗真听了不由得红起了脸:[你、你……]

  <“菐”相当于“猪”,另外为了阅读方便“公、母、雄、雌”不作新词>

   “Pi”——突然,外组的前排传出一声笔根折断的声音,所有的人瞬即把视线移了过去。

   只见那里坐着一个有着棕红色长发的少女,她的眼睛浅橙,额前发被从两边分导向了耳后并用发夹固定住了,她的面容柔美,但却显得很严肃,从中透出一股冰冷。

   少女手里捏着断掉的画笔,笔下是一张画到一半的图景——从画上看,正是教厅的教台,虽然还未完成,但也逼真的把教台上的物品都画在了上面。

   这个全身散发着艺术气息的少女就是“梅耶尔.萨拉米斯勒”,既是铃歌喜欢的人,也是学园公认的第一美人。

   [Ku~Ku……]阿萨德突然听到一旁传来不愉快的低叹。他转过头去,只见铃歌眉头皱得极紧。

   铃歌紧咬着牙关,嘴角翘起,眼睛直瞪着台上的斯卡利不放。阿萨德看着他这样,情绪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这时,梅耶尔面无表情地抬起头来瞪向斯卡利。

   看到这一情景的斯卡利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对梅耶尔说:[原来你就是梅耶尔啊!不好意思了,我没打算说你的,只是刚才那个发情的家伙太讨厌了我才……][明明是男人为什么长着一张女人的脸……真是恶心!]斯卡利正要低头道歉,却被梅耶尔用一声辱骂打断了。

   只见,斯卡利的动作一下子停住了,他缓缓地把头抬起,面无表情地看着梅耶尔:[你……说什么?]

   教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僵硬了起来,其他人都只能呆呆地看着两人。

   梅耶尔微仰起头,以居高临下的神情来看着斯卡利,笑道:[啊啦~你没有听清楚吗?我说“很恶心”,这次听清楚了吧!还要我再说一次?]

   斯卡利的眼眶缓缓睁大,随后又缓缓地恢复了,他盯着梅耶尔,眼神逐渐变得冰冷。下一瞬间,梅耶尔脸上的从容消失了——只见,斯卡利高速移动到她桌前抓住了她的领口,并把她从桌后半扯了出来。

   梅耶尔吃惊之余甚至来不及叫出声,她想不到斯卡利会有这种举动。斯卡利冷冷地对她说:[我可不是喜欢才长成这样的,什么都不懂的话,就给我闭嘴!]

   斯卡利的举动明显刺激了其他的学士,铃歌更是果断站起喊道:[放开梅耶尔你这家伙!]跟着就从桌后翻出,走上去抓住了斯卡利的右手。

   [噗呼……]霎时,斯卡利回瞪了铃歌一眼,随之一脚将其踢了出去——撞在了窗台下。

   见到这一情景的阿萨德终于也忍不住站了出去:[你这家伙竟然敢对铃歌……]

   [Kola!]这个时候,教台上的瓦格开口斥责:[还不住手!巴斯特学士,你做得太过火了!]

   斯卡利瞥了瓦格一眼,然后咂了一下嘴把梅耶尔推了回去。看到他这一举动的阿萨德更觉反感:[Ku~~~]而平时都很冷傲的梅耶尔这时却露出了惊恐的神情。

   阿萨德走过去扶起铃歌:[你没事吧铃歌?]

   铃歌抬头就是瞪向斯卡利:[那个混账……]

   教台上的瓦格看着斯卡利:[你坐到右边的最后排去,不准再闹出事来了。]

   [是,是……]斯卡利有气无力地走上了梯道,朝最后一排的最里边位置走去。这期间,几乎已经全被激怒的学士们都朝他投去了鄙视的眼光。

   然后瓦格把头转向阿萨德和铃歌说:[你们也快一点坐回去吧。]

   阿萨德扶着铃歌坐回自己的位置,让铃歌坐在自己的右边。

   [嗯~]瓦格问:[你们坐的位置是不固定的吗?]

   阿萨德正感到不耐烦,于是大声地说:[无所谓吧!这么多座位坐哪里都一样。]

   瓦格说:[原来如此,这样我倒是省事了,好了,要开课了。]说着就开始操作起教桌上的数据坛……

   阿萨德关心铃歌,小声地问:[你怎么样?铃歌。]

   铃歌回过头来说:[背上有点痛,但不要紧。]

   阿萨德追问:[被踢到的地方呢?被踢到的地方怎么样了?]

   铃歌说:[不要紧,这个倒是没什么事。]

   [!]阿萨德愣了:[“没什么事”?]他回想起之前被斯卡利打伤时的痛楚不禁疑惑起来。

   见到阿萨德纠结的样子,铃歌反问:[怎么了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啊!不,没什么。]阿萨德心想着(大概是幸运的没有被“实击”到,而只是被肢力推出去而已)

   瓦格操作着数据坛,只见台上的巨大墙屏显示出了大量的文字和几张人物头像图。

   瓦格:[那么,我也不知道你们的进度如何,就从“渊承改新”讲起吧,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话你们可以直接问。首先,要记住这个时期最重要的三个影响人物,修斯.博来,隆列.梅罗梭,还有“无渊名”的鸠斯班,这三人是改新的领袖人物……]

  <“无渊名”就是没有姓的继承,只有名的意思。>

   瓦格开始讲起“远历”,铃歌只听了开始的几句就不屑地笑了一下,接着拿出自己的数据坛自学起来了……

   没过多久,已经没有人在听瓦格讲了,有的人自学、有的人发呆,后方的斯卡利则是早在瓦格开讲之前就设下了隔音的阵界——直接趴在了桌上。渐渐的,每个人都开始犯困……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