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轻小说 > 分世界
分世界  小说作者:墨守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三章:雨打梨花(1)

   “嘣隆!”闪雷爆响,沉重地仿佛打在耳边。

   慕笑笑猛然惊醒,睁开眼睛才发现周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不知什么时候外面下起了狂风暴雨,不时有长蛇般的闪电划过,几秒钟后云层传来浩荡滚雷声。

   慕笑笑并不那么怕打雷,只是此时这里只有她一个人,黑沉沉的雷雨天加上空屋子总有些阴暗。借着窗外的雷光,她摸摸索索起来开灯,摸到开关按了几下却没反应,估计是没交电费房东把电停了。

   她只能又回到刚才的位置,胳膊圈起双腿,把脸埋进膝里,蜷缩成一团。

   外面雨哗哗的下得很大,雷声响个没完,闪耀雷光从玻璃窗打进来,将慕笑笑的影子出现又拉扯变长,又瞬间消失。

   慕笑笑把膝盖抱紧尽量蜷缩得更小一点,模样孤独又可怜,像只跟丢猫妈妈的小猫,失去了母亲的庇荫不得不独自面对世界的喧嚣。

   本该呆在一棟豪华的别墅里的,在那棟漂亮的房子里第二层左转就是专门为她布置的房间。淡粉色花纹的墙纸,甜美精致的象牙白公主床,床头的真皮还是印上花瓣的漂亮樱红色,精巧蕾丝边装饰的灯,一打开就投射出暖调的光……红粉色主题的欧式风格的公主房间,把慕笑笑十六岁的少女心填得满满的。

   但她现在待在这个连灯也打不开,布满灰尘的房子里。

   用不着开灯慕笑笑也知道房间里的摆设,幼时住的地方,记忆刻在脑子深处。

  

   “不然呢,你真觉得你这种人有资格住这里么?”十七岁的少年翘腿坐在宫廷式沙发椅上,稚气未脱的脸上满是高傲,眼角挂着讥诮,嘴里却吐出如此尖酸的话。

   原本交谈着什么话题她不记得了,不过这句话无比清晰。

   慕笑笑很想回一句更尖酸更刻薄的话,可偏偏她听见少年说出这句话后大脑当机般空白一片,也就没能立马回击。反应过来后,她一言不发转身上楼跑进自己房间,带上衣服未免像受气媳妇跑回娘家,所以慕笑笑只抓了钥匙便蹬蹬蹬下楼,出门时还记得嘭一声把门带上。

   好在在徐家住得乐不思蜀也会偶尔来门口转两圈,所以不至于忘了回家的路。不知道一路上自己的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反正一定很丑。然后她就一直待在自己这间幼时的小卧室里,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好像是流泪了,醒来后发现枕着脸的手臂黏黏糊糊的。

   吸吸鼻子,黑漆漆的找不见纸巾盒在哪,她也不好直接用身上的衣服擦,就把要流出的鼻头吸进鼻腔了。

   “什么叫我这种人……”慕笑笑拔出脑袋,下巴抵在膝盖上,声音听起来像小猫独处时嘴里发出一串莫名其妙的咕噜,只是她这只带点委屈的意味。

   “你就很了不起吗?你家很好很不错咯?我这种人吃你家的喝你家的用你家的了吗?”慕笑笑用力哼哼,很快又泄了气,不错,徐一奕就算退一百步也比她强一百倍,她的确吃他家喝他家的了,而且还在他家住得乐不思蜀;被点醒后徐家就如梦幻泡沫般消散了,一切恢复原样,她回到她该待的地方。

   所以说啊,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理亏连吵架都心虚。

   那也不能说这么过分的话嘛……鼻子一酸眼泪就慢慢地流了下来,每个人都有藏心底的秘密,或许说不上是秘密,但绝对不许他人翻阅。慕笑笑就把它藏在很底下很底下,隐秘到她自己都要忘记藏到哪个地方了,却忽然被人猛地翻了出来,并加大肆踩踏,痛心的感觉让她几乎喘不过气。

   如果面前有面镜子,她就能看见自己眼睛和鼻头有多红。

   “咕咕......”最后把慕笑笑从伤感中带出来的还是饥饿,她揉了揉肚子,家里没有吃的,有的话也早长毛发霉不能吃了。叹了口气,有点后悔当时走得那么潇洒,没带钱至少该拿点吃的……拿一块饼干也好啊。

   慕笑笑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免得自己这条徐妈妈送的昂贵印花连衣裙沾上这些灰褐色会洗不掉。偏头看了看窗户,外面的雨没有减小反而有越下越大的趋势,闪电光芒一下一下地打在她的脸上,照得她一脸素白。

   墙上的时钟电池早已耗光电量不起作用,不知道时间,她都睡了一觉醒来了,应该很久了吧,慕笑笑心里哼哼,自己都出来这么久了也不见有谁找来,果然……说不定……就像徐一奕说的那样……她就算不见了也没有让人寻找的资格……

   没出声,眼泪已布满整张脸,她用手胡乱抹去,她真讨厌这些动不动就冒出来的液体,真烦人!

   “有什么了不起,我自己也行!”

   无法从黑暗中摸索到雨伞在哪,慕笑笑拿了条薄被抖了抖灰尘裹在身上,这样被淋成落汤鸡也不至于让这身遇水就透明的裙子显现出一点肌肤。

   刚打开门就传来浩大水声,夸张的哗哗声好像门口挂了条瀑布。

   这么大雨,估计找着了伞也不顶用,慕笑笑把头也盖上,打算一个俯冲冲进雨幕,然后火箭一样狂奔。

   姿势摆好刚要跨出一步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拽住了,带得她后退了几步。

   她吓了一跳,慌忙扭头——看见徐一奕全身湿透地倚在门边,宝蓝色的衬衣变成了蓝黑色,领口的黑色小蝴蝶结歪向一边,黑色西裤变得皱巴巴,雨水上涨到小腿,将他那双名牌小皮鞋泡进泥灰色的积水里。跟徐一奕一起长大相处这么多年,慕笑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狼狈。

   他脸色发白,不知道在门口站了多久,嘴唇嚅动,雨声和雷声太大,慕笑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但知道要甩开他的手。

   把徐一奕的手甩开,慕笑笑的眼泪再次流出,很快满脸都是眼泪,张着嘴想对面前的人一顿臭骂,但话卡在喉咙里哽咽着出不来,后来她干脆放弃说什么了,就站在那里放声大哭,伤心得像个被抢了糖果的小女孩。

   “别哭,别哭……”

   三方弱水有些手足无措。近墨者黑从昏过去后一直没醒,中途吱唔了两声,他以为她觉得冷了,就从背包拿了件披风给她盖上。刚才听见轻微呜咽声,过来一看,近墨者黑不知什么时候满脸泪水,眼睛却紧闭着没有睁开。

   从未遇过此刻的状况,他不知道是该把人叫醒还是去拿纸巾帮忙擦擦眼泪,最终三方弱水还是伸手推了推她:“近墨者黑?醒醒,近墨者黑……”

   深梦中被推醒,近墨者黑费了好一会劲才皱着眉头把眼睛睁开,眯着眼适应环境的光线。

   先入眼的是雪白的天花板,上面挂着明晃晃的吊灯,很明显自己躺在某间房间里,沙漠里哪来的房间?她转头避开刺眼的灯光,向旁边问:“弱水兄,这是哪?”

   睡得迷糊还是分的清楚喊醒她的声音,所以她张嘴就问三方弱水。

   “中式酒楼,原来那家。”三方弱水说,:“你中暑昏倒了,所以我带你回到这里。”

   “抱歉,拖累你了。”近墨者黑歉疚地说,坐起身,揉了揉头,不知为什么头很痛。忽然觉得脸上发痒,她伸手去擦,蹭了一手黏黏糊糊的液体,汗,还是……眼泪。

   三方弱水把热毛巾递给她。

   “谢谢。”近墨者黑接过,摊开盖在脸上,热气使皮肤放松,头也渐渐没那么痛了,三方弱水站在一边没说话。

   “弱水兄你这表情好吓人。”近墨者黑把毛巾放回盘子里。

   “你看不见我什么表情。”三方弱水声音淡淡的。

   “当然啦,你脸上有面具,我又没有透视功能,话说如果游戏真有透视这能力的话,遭罪的应该是女性玩家啧啧啧……”近墨者黑摇头晃脑,相处这几天,她觉得三方弱水很可能是个面瘫。

   “你没有其他想说的么?”三方弱水问。

   “啊?”近墨者黑停住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心说我有什么其他的想说?想说什么其他的?我就算有也不是跟你说好么?

   如果面前换成其他人她倒真有其它想说的,比如她怎么会梦见以前的事啦?比如你刚才看见的那幕能不能拜托从你大脑删除掉?比如分世界这破游戏真是坑爹竟然让老娘中暑了……又比如说她什么时候能“醒”……

   梦里没做完的部分是徐一奕看见慕笑笑跑了就知道自己犯大错了,一路跟着她到家门口,却又死要面子宁愿躲在外面淋雨也不进去,后来因为在外面淋了一下午的雨发高烧,加鼻子原本过敏脆弱,导致嗅觉差点整个坏掉;自食恶果啊自食恶果啊,看这家伙的可怜样慕笑笑恶狠狠地想,很大发慈悲地没有供出他的恶行,不然按正义的徐妈妈一定会把这小坏蛋从床上揪起来臭骂一顿。

   但现在我面前的是你啊,三方弱水,对着你我除了能说刚刚做了个噩梦求大神解梦逢凶化吉还能说啥?近墨者黑心里说。

   “是游戏的问题!游戏坑爹呀!绝对不是我让你在荒漠瞎转悠的!我也是受害者,你看我都中暑了!”

   近墨者黑急忙说,就差举着手竖起四根手指头说“我发誓”了。

   三方弱水沉默地看了她好一会儿,才说:“地图一直是我在看,不是这件事。”

   “刚才做了个噩梦,回头下线去拜拜关公。”近墨者黑拍拍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其实她真能下线的话,不仅拜关公,拜观音菩萨拜天妃拜妈祖就是拜花木兰都可以啊,只要她能平安下线!

   “关公不管这事。现在晚上9点,虽然在游戏里睡了十几个小时,但也需要下线补充身体能量。”三方弱水淡淡地说,:“你没醒的时候,我去问了酒楼的几个NPC关于了火元素最盛郁之地的事,有些收获,按他们所说的重新规划了地图得到了新的地点。明天早上8点走,没问题的话明天就能交任务。”

   “噢噢,好,明天见。”近墨者黑点头,:“晚安,我一会下线。”

   “夜宵?”三方弱水侧了侧头,如果面具摘下来里面应该是张带着狐疑表情的脸。

   “不是不是,我又不是猪,刚醒就吃……”近墨者黑头摇得拨浪鼓似的,眼珠子在眼皮底下乱转,想着合适的谎话:“睡太久了头有点晕,我吹吹风再下线。”

   “嗯。”三方弱水应了一声,转身在另一张床坐下,背靠着床头,看样子要闭目修养一番。

   近墨者黑这才发现三方弱水订的是双人房间,房间摆了两张床,看得出三方弱水为了方便照顾她特意订了双人房间,近墨者黑有些感动,但现在不是感动的时候。

   “弱水兄你不下线?很晚了。”近墨者黑看着他。

   “你下线后我再下。”三方弱水一动不动。

   近墨者黑真想打六个点出来——兄台,我爹都不管这么宽你管这么多干嘛吼?!

   “三方弱水,你像一个人。”近墨者黑背靠在床头,扭过脸去,面无表情地说:“面瘫八婆兄——”

   “楚子航,”三方弱水竟然知道,很快就接上了:“《龙族》,我看过这本书。”

   “是不是超像?简直是翻版的楚子航。”近墨者黑翻着白眼说,冰着一张脸做尽八婆事。

   “你像路明非?”仿佛不知道近墨者黑话里的意思,三方弱水问。

   “像就好喽!有那么bug的隐藏力量还有那么牛掰的弟弟。”近墨者黑哼哼。

   “那像谁?”三方弱水继续问。

   “谁都不像,没面瘫师兄的全能,没凯撒的贵气,没小龙女聪明,诺诺的气场学不来,本来觉得跟芬格尔那条废柴是一线的,谁知那条废柴后面酷到没朋友……想想还是老实当个读者没事别意淫人家了。”

   “我记得人物不止这几个,还有陈雯雯和路鸣泽他们。”

   “陈雯雯不行,我们画风不同,路鸣泽还好,估计我也就跟他差不多,我指的是那个小胖子路鸣泽。”近墨者黑耸耸肩,:“只是我还没那么胖而已。”

   “嗯。”

   “八婆兄你好耐力。”近墨者黑叹了口气,随便她东扯西扯,陪着聊书,三方弱水就是没放过她的意思。就好像那种最难应付的老师,学生犯了什么错他心知肚明,等到放了学他就堵门口,其他同学都走了就留下你一个,不急着问什么,心平气和地看着你,随便你充傻装愣东拉西扯,反正他就跟你耗下去了,最后还是学生抵不住肚子饿得咕咕叫和渗进皮层的心虚把事交代了。

   三方弱水没觉得在心理上赢了值得高兴,依旧淡淡“嗯”了一声。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