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殇》情殇系列  小说作者:流雪
作者有话要说:
1/1

楔子

    残阳泣血,被晚霞照耀的断崖更显荒芜与凄美。一穿着水瑚碧绿衣裙的女子静静的伫立在崖端眺望。

   良久,浴着光蕴的女子,一动不动要不是晚风吹拂,衣斛纷飞,倒真让人以为那是,一耸栩栩如生的雕像,既神韵丽美。

   身后有异样,移动的脚步声。女子,未回头,“穿得这么薄,着凉了可怎么是好!”随着温柔的声音,一件暖而宽大的袄袍,轻轻地披在了女子单薄的肩上。

   女子远眺的视线这才回转过来,迎着与自己并肩而站的白衣男子。“楚青,你回来了。”柔柔的声音,让人如浴春风般,爽朗。

   “嗯…”白衣男子轻点颔首,目光转向脚下云雾缭绕,深不可测的悬崖。面带忧容道,“这崎峰山,咱已不能再呆下去了,那个人可能已发觉,再不走就麻烦了。”

   那个人,那个人,对呀!那个视她为仇敌的男人,怎么会放过他们呢?

   白衣男子,视野转回女子身上,明显察觉了她在听闻他提起另外一个人时,有片刻的不安情绪。

   这样的举动,让男子衣袖下的掌,紧紧握成了拳。最终逐渐松开,“卿儿,此地不可多再逗留,明日一早我们便出发。”

   男子的话让女子从沉默中初醒,“既然如此,那我们去哪里才能躲过别人的耳目呢?”这正是她所担忧之处。虽说茫茫四海为家,但要找一个隔绝世俗的地方却是很难。

   “璜山…”男子一口咬定,“那里有我的同门师妹在那。”他相信,他的师妹定能照料好卿儿她们母子俩的。

   “嗯…”莫非卿,点点头也同意了。寄人篱下,虽麻烦人家,但为了在洞穴中才出世几月大的君儿,她别无选择。

   凰城---

   入夜后的静阳王府,静悄悄的,正堂的内院,西南方宇楼却是例外。

   安雅阁,就设立在此处。其内烛光跃跃,炉香袅袅,布置得极至雅致,处处透着华丽与弥漫的味道。

  重重飘浮的粉色纱幔之后,是一张檀香木作的宽大雕花锦绣床铺。

   榻上,躺着一名睡姿安详,脸色苍白的美貌女子,边缘端坐着一穿着华丽的紫衣男子。

   他伸出如玉的青葱玉指缓缓抚着沉睡中人的脸庞,那模样像是抚摸着世上最重要的绝世宝物,动作极其轻柔,“颜儿,颜儿…”男人深情的呼唤着,一双紫色的瞳眸里满含爱意,此举温柔得就像是怕心爱的女人会永远消失似的。

   没错他喜欢她,爱她,只喜欢秦素颜一个。不管别人怎么说,他都不在乎世俗的眼光与言论,他只知道秦素颜对他好,他只爱她,永远爱。

   那怕是他一厢情愿,他也不惜用硬的手段俘虏她。

   本以为能够和颜儿双宿双飞,促成一段千古佳话,但是却有一个人破坏了他美满的生活。

   那个,那个害颜儿长眠不起的女人。已经一年多了,他不会让那个女人在外逍遥自在的活着,他会让她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等着吧!颜儿…

   他凤聿咛发誓,天涯海角,绝对不会放过那个卑贱的女人。

   男人在心里默默发起毒誓,玉指仍然流连在沉睡中人的容颜上,一点一点的磨蹭。从弯曲细腻的眉梢到紧闭的眼,再到秀挺的鼻梁,最后停留在毫无血色,但仍显柔嫩的薄唇上,最终紫衣男子忍耐不住,缓缓低下头颅,红如滴血的唇瓣就这样吻上了对方无一丝气血的柔软嘴唇。

   这一吻,如蜻蜓点水般,小心翼翼,且又恋恋不舍。

   那柔嫩尔不失韧性感的唇,让紫衣男子,意犹未尽。

   正待更深一步的品尝时,房门外有异动,“禀王爷!美姬求见…”那是护卫卓影的声音。

   “让她进来吧!…”好事被扰,紫衣男子淡淡的开口,声如静水并无不悦之处。

   只是,伏下身子和衣侧躺在了沉睡中人身边。一手撑着脑袋,另一手紧搂着心爱之人,那举矩好不惬意。

   顷刻,便见一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紫衣女子,踩着莲步,扭着水蛇似的细腰,如沐春风般而入。

   女子,行步轻盈,神态自诺,混身上下处处透着股妩媚之姿。她曾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杀手一之,其他人给她取了个绰号“毒美人”。两年前,不知何故投身在了凤聿咛的门下,誓做牛做马生死追随。

   “属下,参见王爷!”女子轻施一礼问安,声音如加了蜜汁的泉水甜腻悦耳。

   “事情办得如何?”与往常一样的质问从帘幔内传出。

   “人已抓到,恭请王爷发落!”美姬如实禀报自己的成果,神态间却透着些许自傲,似没有什么事情是她办不了的,而这次也不例外。

   “干得不错!下去领赏去吧!”没有过多的言语,男子就把她打发走了。

   “美姬,谢王爷恩典!”她依言转身默默地离开,正如来时匆匆,去也匆匆。

   夜,除了黑还是黑。身体虽然被五花大绑,双眼被遮住,嘴巴被堵上,但言轻一点也不害怕。

   只是,她想不明白到底是些什么人三更半夜把她迷晕做什么?是劫色,她姿色平平。是劫匪,她家穷得响当当。是仇人,她好像没得罪过其他人吧!

   正在言轻,杖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之时。身边有细微的动静,她倾耳细听想听出些什么来。

   但不等她有任何动作,就有人把蒙住眼的黑布扯掉,接着听到了一个她一生中最不愿听的声音,“轻儿,过得还好吗?”言轻,混身一个颤傈,脸色变得灰白,这……这声音,如此熟悉!就是化成灰她也记得,因为那是一个永远也忘不掉的恶梦呀!

   虽不想承认那声音的主人,但言轻还是勇敢的抬起头来看。明明知道是谁,可她还是被吓着了,竟然真的是……静阳府的王爷。

   前方的矮榻上,凤聿咛正侧卧着,半眯着一双紫色的凤眼,神情慵懒的看着她。

   此时的他早已换了一身清爽的寝衣,长长的墨发自然垂下,湿漉漉的还有水珠在顺着发尾滴落,想是刚沐浴不久的缘故。

   再次看到曾经服侍过的主人,言轻惊讶过后转为沉默不语,低着头脑海中似在思索着什么事情。

   由于太入神并没有发觉有轻缓的脚步声靠近,那双脚的主人在她的跟前站定,距离贴得只有一拳头那么近。

   只见那人微微勾着唇角,挑起她低低的下鄂似笑非笑的说道:“那个女人,现在在哪里?”言毕,手上的力道逐渐收缩捏紧。

   一阵阵熟悉的清香袭来,这时的言轻才感知大难临头,边忍着下鄂的疼痛边哀求“王爷,饶命!言轻,真的不知道她现在在何处?看在多年言轻曾服侍主子的份上,奴婢知错了!求你放了奴婢一马吧!……”

   仔细端详着女子的面部表情,凤聿咛吐出的话却不是她想听的:“说与不说?”“王爷,让奴婢说什么?奴婢真的不知道啊!……”言轻屈喊,满脸无辜。

   再次听到这样的回话,凤聿咛冷笑了声,“不说吗?好……”他松开了手,走回榻上不再看她一眼。

   言轻一得自由便松了口气,正当她以为对方会饶恕,不再追究这事之时。却听到开门声,接着是两声亲切的叫喊:阿轻,阿轻……”言轻,抬眼望去看到的正是她的亲人:“阿爹,阿娘!你们……”他们两个人同样被捆绑。

   李二蛋、暮容见到被捆绑着的女儿时,猛冲上来,一家子就这样蹭在一起,痛哭流涕,根本不知所错,这些什么人,为什么要抓他们?

   相对两老的无知,言轻到是明白了。她彻底投降了,“女婢说,王爷……”此时的她别无选择,一切看命运吧!

   非卿……

  

  

  

  

  

1/1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