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中的我们  小说作者:黎星晴
作者有话要说:
1/1

爱情是一双充满力量的手

   

  物质能填满你的欲望,那它能填满你的空虚吗

  “慕总,那《梦》的女主角就由我来出演了。”我走下床,边穿衣服边对仍然躺在床上正昏昏欲睡的慕总说。

  “当然。”他漫不经心声音懒洋洋的回答道。

  慕总是《梦》这部电影最大的投资人,最近我的演艺事业陷入低谷,而《梦》这部电影是根据同名畅销小说改编的,本来就已经有读者基础的畅销小说将要拍成电影关注度已经很高,票房是一定有保证的,而我出演它的女主角是一定会再次红起来的。

  我之所以有机会成为《梦》的女主角就是靠我的经纪人联系慕总取得他的支持,而取得他的支持的方法就是与他发生关系。

  我神情淡漠的走出慕总的别墅。这对于我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我已经习以为常了。况且我认为靠身体来取得自己想要的名利也是很正当的,双方都是自愿的,这只是一个公平的交易。而且演艺圈内的很多女艺人也都是这样做的。

  我边在自己新款限量版LV包里寻找车钥匙,边走出了别墅的大门。忽然我发现我的红色法拉利敞篷车旁边停着一辆很眼熟的黑色奔驰。

  奔驰的门打开了,走出了一个身穿红色黑格翻领T恤的男子。

  是程峻宇,他怎么会在这里?我的心里既震惊又恐慌还有一些羞辱的感觉,我也不这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们只不过是在一家画廊里因为欣赏同一幅画作偶然认识的,之后互相留了电话,偶尔联系,在一起吃过几顿饭而已,认真算起来我们只是半陌生的朋友,这件事情如果被他知道了又能怎样,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何嘉,你怎么会在这里?”程峻宇眼神凌厉的质问道。

  “我来和慕总商讨一些关于即将开拍的电影《梦》的事情。”他的语气另我很不舒服,仿佛他猜到了什么一般, 但我表面上还是微笑着,语气尽量自然的回答。

  “你与他有什么可以商讨的?慕风只是电影的投资人又不是导演,再说你若真想与他商讨电影的事可以去他的办公室,为何要来他的私人住所?”

  从程峻宇的的提问来看我可以确定他已经猜到了我与慕风发生了关系,我本来还可以撒一些类似我与慕风以前在其它电影也合作过他很欣赏我的演技所以我们一直以来都是朋友这一次正好趁着合作《梦》来聚一聚这样的谎言,可是在他凌厉的目光的注视下,我忽然觉得喉咙干涩无法说出口。

  于是我只能呆呆地看着他,保持沉默。

  我们沉默的对视着,世间万物仿佛都静止了一般不再存在,只有风从我们的身边穿过。

  沉默背后隐藏着如火山即将爆发般的巨大能量,现在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表面,气氛紧张的一触即发。

  “那你又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你跟踪我?”我终于忍不住先说道。

  “这么说我的猜想是正确的了。”他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下了这样一个结论。

  我僵硬的站着,抿紧双唇,心在这一刻空洞的可怕。

  “说,我的猜想是正确的吗?”程峻宇忽然冲过来用力地抓住了我的肩膀,剧烈的摇晃着又问。

  他的脸因为极度的愤怒而扭曲了,眼睛迸射出如凶猛野兽般的光芒,他用力地抓着我的肩膀不停地摇晃着,仿佛已经失去了理智疯掉了一般。

  我的肩膀巨痛着仿佛就像是要碎裂了一般,我第一次看见这样的他,害怕极了。我用双手去掰他抓着我肩膀的双手,想挣脱开他。

  “放开我,你弄痛我了。”

  “你不回答,那么就是我猜得没错了,那么朋友说的关于你的传言也都是真的了。”说完,他停止了摇晃,缓慢的放开了我。脸上的表情由疯狂转变成了巨大的悲痛。

  我双手交叉捂住还在疼痛的肩膀,眼神惶恐地看着他。

  “好,既然这样,那你跟我来。”他忽然收起了他的脆弱,沉声说。眼神绝望而又疯狂。

  他抓起了我的手腕把我向奔驰车的方向拽去。

  “你要带我去哪?”我疑惑的问。

  “放心,我也会给你钱的。”

  我忽然意识到了他将要对我做什么,我开始费力地挣脱他抓着我的手。

  “你在挣扎什么?我也很有钱,我不会比他们给你的少。”他突然转过头来,又抓住了我的肩膀,眼睛逼视着我的眼睛说。

  “我不需要。”我甩开了他抓着我的手,说。

  “为什么你可以和他们做的事情不可以和我做?”他再一次抓住了我的肩膀吼道。然后他把我抱了起来继续向奔驰车的方向走去。

  “放开,快放开我!”我绝望的挣扎着,双脚在空中无力地踢蹬着。

  忽然我看到了他的脸,便毫不犹豫地伸出手向他的脸抓去,我能感觉到我的指甲陷入了他的肉里,有温暖的黏稠的液体流入了我的手指。

  他终于放开了我,但我也因此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手臂和膝盖传来剧烈的疼痛。

  我看见他痛苦的捂住脸,过了一会儿,他对我说:“何嘉,你不感觉很累,很空虚吗?名利对于你来说真的就那么重要?物质可以填满你的欲望,那它能填满你的空虚吗?”

  说完,他就转身独自上了奔驰车。

  我依然保持着刚刚摔下来的姿势,呆呆地看着奔驰车发动然后渐渐走远直到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物质确实无法填补我的空虚

  半晌,我慢慢地坐了起来。双手抱住膝盖把自己蜷缩成小小的一团。

  我忽然感觉很冷,不是因为天气,而是因为心,由内而外的冷。我开始微微地颤抖了起来,接着眼泪忍不住从眼眶中滑落,然后我大声地哭了出来。

  我哭了,我惊奇的发现我竟然哭了。我真的哭了吗?曾经我以为除了演戏我再也不会哭泣,我以为我的心早已麻木冰冷,再也不会被任何事情所触动。

  我哭了吗?我又哭了吗?我真的哭了吗?

  曾经事业几次陷入低谷我都没有哭,曾经在网上被人骂贱,说成是花瓶我也没有哭。

  这一次我真的哭了吗?

  可是为什么我会哭呢?

  绝望的感觉拽住了我,它如黑洞一般吸去了我对这个世界所有美好的记忆。

  我觉得所有的希望都消失了,觉得世间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值得留恋了。这一刻,我真的很想死掉。

  但是几分钟后,我还是站了起来,开车回到了家中。

  推开门,屋内是我最喜欢的摩登风格的装潢,高调而奢华。

  我的唇角轻轻扬起。我有什么错?我只不过是利用我的身体得到我想要的东西而已,我根本就没有错。

  这个世界是虚伪的,利用身体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又有什么错?这只是一种交易,两个人都是心甘情愿的,凭什么就要受到指责?

  我不需要听他们的。

  我走到窗口,拉上窗帘,打开水晶吊灯,放了一曲舒缓的音乐,拿出红酒倒入高脚酒杯,坐在沙发上缓慢的喝着。

  我是一个有品位有格调的人,我懂得如何享受生活,他们的话语根本就妨碍不了我的高雅。

  “何嘉,你不感觉很累、很空虚吗?名利真的对于你来说就是那么的重要吗?物质能填满你的欲望,那它能填满你的空虚吗?”

  我的耳边忽然又响起程峻宇对我说过的话。

  “谁说物质不能填补我的空虚?”我尖叫着大声喊,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内回荡。

  我把高脚酒杯向对面的墙壁狠狠砸去,清脆的响声后是散落在地板上的无数碎片。

  我走到衣帽间,一件件地抚摸着我所拥有的衣物。它们都是名牌,制作精良且款式新颖。它们都是我的最爱,我的宝贝。我又蹲下来拉开抽屉,取出装满首饰的盒子,轻轻地打开盒盖,钻石项链、钻石耳环、钻石戒指,它们在柔和的灯光下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它们的价值是两百万,由知名珠宝设计师设计的。

  可是看着看着我却哭了,心中酸酸的感觉越来越浓,它们已经无法给我带来丝毫的安慰,程峻宇说的没错,物质确实无法填补我内心的空虚。

  其实我一直都很害怕寂寞,很害怕黑。尤其是我现在一个人住,晚上我都是要开着灯,打着电视才能睡着。

  

  我决定相信爱情

  《梦》开拍了,我顺利地出演了里面的女主角。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程峻宇了,有时候会突然很想他,非常的想见到他,剩下的时间其实也在想他,只不过感觉淡了些而已。

  我觉得这种感觉很熟悉,我曾经好像也这样思念过一个人。然后我想起来了,这是恋爱的感觉,难道我已经爱上他了?

  其实我一直都对他有好感,但是偶尔我也会对其他的一些男人有好感。这些感觉都不够强烈,都没有我对爱过的那个人的感觉强烈。

  直到现在我都只爱过一个人,那已经是遥远的学生时代的事了。他叫方杰,长得很帅,学习也很好,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我们很有缘的从高中到初中都是同学,我在第一次见到他时就对他很有好感,直到初三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比如:见不到他时会疯狂的想念,平时也会经常的想到他,上课时经常会不自觉的偏头看他,就连夜晚睡觉时也会经常梦见他。我觉得这应该就是爱情,我发现我已经爱上他了。到了高中我们在一起了一段时间,后来因为他爱上了别的女孩子提出分手而结束。我可以确定从他提出分手我决定放手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不爱他了,然而从此以后我却没有再爱上别人。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再也没有遇见过一个令我感觉如此强烈的男人。另外我也不相信爱情,我认为爱情终有一天会变得平淡。而且我从来都没有向往过婚姻,我讨厌平凡平淡的生活。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转眼《梦》开拍已经有一个月了,但是对于程峻宇的思念还是像往常一样强烈。

  我真的已经爱上他了。

  还有那天他最后说的话总是在我的脑海中闪动徘徊。

  这些天我的心情总在低谷,我发现我已经无法再像从前一样拼命拍戏然后再疯狂购物,用物质带来的短暂安慰来生活了。我也不能再因为名气,因为别人的赞美和夸奖而满足了。忽然觉得这些都是无所谓的,别人的看法与我无关,穿什么用什么都一样。现在对于我来说真正重要的只有程峻宇,我开始疯狂的渴望和他在一起,想与他组建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觉得平凡平淡的生活不再令我无法接受。

  经过程峻宇对在慕总别墅外遇见我的反应来看他应该是爱我的,可是经过了那次相遇,他看到了我的本质之后他还会继续爱我吗?

  现在每天拍完戏就算再疲倦我也会去我们相识的那家画廊,期待着能在这里再次遇见他,可是这一个多月内我一直都没有再遇见他。

  每一天离开画廊我的心情都是灰暗的几近绝望,每一次充满希望的走进画廊直到希望破灭,我的心仿佛都像是碎裂了一般。

  终于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我再也受不了那种失望的空虚空洞的感觉的折磨。我决定不再这样等下去了,我要直接去找他。

  我直接开车去了天伟公司,我知道程峻宇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

  在天伟公司员工的帮助下我成功的找到了他的办公室。

  我轻轻的敲了一下门,心中是忐忑不安的。

  “请进。”

  我听到了程峻宇威严又不失礼貌的声音,我熟悉的低沉浑厚令我思念了一个多月的声音。

  我推开门,走进了他的办公室。他的脸已经看不出被我曾经抓过的痕迹,我松了一口气,因为我一直都在担心我已经使他的脸留下了痕迹。

  程峻宇看到是我,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是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这里是想告诉你物质真的不能填补我的空虚,还有我爱你。”

  “你爱我?”程峻宇扬眉,又说:“哼,你说你爱我,怎么可能呢?”

  “我是真的爱你,真的。你让我发现名利并不是生活的意义,你让我发现平凡而平淡的生活其实才是最幸福的。你让我渴望拥有一个家庭。”

  “你爱我?像你这种人怎么可能知道什么叫爱?你是戏拍不下去了,想要找一个可以让你继续舒服生活的男人吧。”程峻宇用轻蔑的口吻说,眼神里满是嘲弄。

  “既然你这么想那我也就没有什么话好说了。”我转过身,心底一片绝望,眼泪再一次滑出了眼眶。

  “不要走。”

  程峻宇从背后抱住了我,几滴温暖的液体落在了我的脖颈处,我意识到那可能是眼泪。难道他哭了?我惊讶的想。

  “何嘉,不要走,我爱你。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已经有多爱你了,在不与你见面的这些日子里除了工作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我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了,那种女人不值得爱,可是我控制不住,我没有办法控制住我自己,我依然在想你。你不知道有很多次我都快要忍不住给你打电话了,有很多次路过那家画廊我都想进去看看能不能再遇见你,有很多次我都想直接去找你。

  其实有时候我甚至会想我可以利用我的钱来给你舒适奢华的生活,把你留在我的身边。即使这段感情是虚假的又怎么样呢?我心甘情愿的被你利用。”

  我转过身来,拥抱住他,说:“其实虽然我最近都很少接戏,可是我并不缺钱,我攒了很多钱,毕竟我曾经大红过,而且一些低成本的电影、电视剧都非常欢迎我去参演,还有参加一些活动也能使我赚钱,所以我不用担心失去生活来源,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利用你来维持生活。我之所以不择手段的争取出演《梦》,是因为我想再红起来。就如你所说的物质填补不了我的空虚,我想用名气来填补我的空虚。可是现在的我发现名气也无法填补我的空虚,从前的我不甘心平凡平淡的生活,而现在的我因为你而发现原来只有平凡平淡的生活才是最幸福的。我是真的爱你的程峻宇,真的想与你组建一个美满的家庭。”

  说完,我捧住了他的头吻住了他的唇,他回吻我,我们激烈的相互亲吻,连空气仿佛都燃烧起来一般变得火热。

  

  爱情是一双充满力量的手,能把陷入泥沼的人从中拉出

  “拍完《梦》我和我的公司的合约也到期了,我准备不再续约,不再演戏,到时候我们就结婚好不好?”在程峻宇公寓的沙发上我靠着他的肩膀我们一起看电视时,我问。

  “好。”程峻宇回过头然后亲吻了一下我的额头回答道,声音和眼神里都是温情与宠爱。

  我发自内心的笑了,在他的声音与眼神还有承诺中我看到了美好的未来。

  “那明天晚上我带你去见我的父母。”

  “好。”我回答道,声音里尽是喜悦,幸福的感觉满溢在我的心中。

  可是第二天程峻宇忽然告诉我他暂时不能带我去见他的父母了,我问他为什么他沉默了半天都没有说话。半晌他才说:“何嘉,我不想瞒你,确实出了一些事情。但是你放心我会解决的。”我猜想一定是他的父母不同意我们结婚,我的心情开始低落,我害怕我的猜想是正确的,便没有再继续追问。

  但是我的猜想果真是正确的,就在今天下午它便得到了验证。《梦》的片场里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对方的声音低沉浑厚且略带威严,从声音上来看应该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语气和程峻宇的非常相像,他约我在晚上8:00到天伟董事长办公室见面,没错,他就是程峻宇的父亲程家砚。

  晚上8:00,我准时到达了天伟公司董事长办公室。

  程家砚穿着西装,端坐在他的办公桌上。他眼神凌厉的注视着我,让我想起了当日在慕总门外等我的程峻宇。

  “那里是300万,你拿走吧,之后就不要再去纠缠程峻宇了。”

  “伯父,我是真的爱程峻宇的,不是为了钱。”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何小姐,你以为我不清楚你的真实面目吗?我的几个朋友都认识你,你为了名利曾经和他们都发生过关系不是吗?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的演员,甚至是一个普通家庭毫无家世地位的女孩,你们要结婚,我都会开心的赞成并祝福你们,可是你曾经都做过什么事情你心里应该是清楚的,总之我是不会同意你们结婚的。”

  “人都犯过错。”我平淡的说。

  “真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如果程峻宇依然坚持要和你在一起我就把他赶出天伟。何小姐,我劝你还是赶快放手吧,你不会从他身上得到什么利益的。”

  “没关系,名与利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现在对于我来说重要的只有程峻宇,我只想与他共同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做一个平凡的家庭主妇,过着简单的生活。我想名与利对于他来说同样也不会是重要的,因为他曾经问过我‘物质能填满你的欲望,那它能填满你的空虚吗?’我想我们现在的心态应该是一样的,我相信我们在一起一定会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一段幸福的婚姻。”说完,我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峻宇,不要再抱有什么期待或幻想了,你父母是不可能接受我的。今天我见到你父亲了,他的态度很强硬。”回到了程峻宇的公寓,我直截了当的对他说。

  程峻宇听到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我又说:“峻宇等《梦》拍完我和我的公司解约我们就离开这里吧,我们可以去国外找一个小镇住下来,然后你可以在那里找一个公司上班,我可以在家里打扫房间。我们还可以生几个孩子,我们会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的。”

  “何嘉,你真的确定你愿意过那种生活吗?”程峻宇有些怀疑的问。

  “当然。现在那种生活是我最大的期盼,不用每天再面对这么大的压力,不用再与那么多人争斗,我也已经不是那个追求名利贪慕虚荣的何嘉了。现在它是我的梦想。”

  程峻宇听完后拥抱住我,他的身体因为兴奋竟然有些微微的颤抖。

  “它也是我的梦想啊,何嘉。从很久以前便是。”

  

  尾声:

   加拿大莱普小镇上并不华丽但是却整洁温馨的140平米的小房子中我正在打扫卫生,程峻宇已经出去上班了,他在本地的一个小型企业里做部门经理。我们来这里已经有1年多了,生活就如我们期待的那般平静平淡而又幸福。

   现在的我真的很后悔曾经有过的那一段肮脏的往事,现在的我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个世界并不虚伪,出卖身体不仅仅是一种交易那么单纯,它亵渎了人类的情感。

   我发现爱情是一双充满力量的手,能把陷入泥沼的人从中拉出。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