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轻小说 > 艳红色
艳红色  小说作者:天心宝贝dz
作者有话要说:
1/1

爱,是不能忘记的

   如果苍天能够明白我的心,如果大海可以读懂我的情,就能知道我有多爱你——我的母亲。多想拉着你的手走完每一个春夏秋冬,每一个季节依恋在你的怀里,做你永远的心肝宝贝。

  天儿的年龄正好和改革开放的年龄相等,三十五岁了,而妈妈却离天儿越来遥远,伸手想要抓住妈妈的影子,不料却像影子一样飘走。

  1988年的冬天,冰冷的寒风刺痛着生长南方小农家庭的天儿,她哭得满脸泪痕,缭乱的头发在圆圆的小脸蛋上恣意的飞着。如果有旁人经过,一定知道她的家门前或多或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天心出生在天儿最悲恸的日子里,那一年血和雪沾满了天儿的心房,妈妈生下弟弟之后,她永远的沉睡在家中的木床上,嘴永远的闭着了,再也没有起来过。天儿用小手去拉妈妈的手时,只觉得一阵冰凉,那感觉穿透天儿的心脏,她一生都记得。妈妈随着弟弟的出生,永远的埋进了黄土里,是天心克死了妈妈。

  自从母亲离开后,天儿没日没夜的啼哭,甚至有时候连熟睡的姊姊也能够感觉到她的啼哭,姊姊的泪水在煤油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晶莹剔透。后来的日子里,天儿因为思念妈妈,总希望能在梦里和妈妈见一面,可怜的天儿患上了心绞痛和习惯性的偏头疼,不管去哪里都治不好,除非妈妈能够从坟墓里爬出来。

  二十多年过去了,天儿再也不是那个小女孩了,妈妈的汤和饭菜的味道依然游离在天儿的心间,你的爱我永远都没有忘记。二十五年前,天儿收到了一件红色的新棉花衣,爸爸说是妈妈送天儿的,天儿欢呼雀跃。以为有了妈妈送自己的棉花衣,离见到妈妈的日子已经不再遥远,她哪里知道再也不会相见。傻乎乎的天儿抱着妈妈送的新衣藏进了装满稻谷的柜子里,唯一的柜子,装着慢慢饱满的稻粒,还装了天儿的新衣和心。天儿新衣藏进柜子里,等见到妈妈时再穿上,和妈妈相逢在风和日丽的春天里,就在我们家种满水仙花和桃花树的院子里。

  天儿肆意在地上打着滚,身上的围裙沾满了黄泥,做了一名天然的清洁工,哭声越来越大。隔壁的瓜娃子叔叔笑得合不拢嘴,随口说着“这孩子,太调皮了!”,却不知道天儿为什么哭得如此伤心。妈妈走过堂屋,端着一小碗酱油泡饭,笑盈盈的向天儿走来,“宝贝,妈妈喂你”。天儿的哭声瞬间止住了,原来是饿了,只有妈妈懂得天儿。

  天儿的父母都是农民,天儿又是女孩,爷爷奶奶自然不愿意帮着带。上山干活,妈妈只有把天儿放在背篓里,手里还牵着姐姐。上山之后,爸爸妈妈在一边干活,而天儿却悄悄的从背篓里爬出来,和姐姐一起拔已经种下的玉米苗。被妈妈发现后,她屁颠屁颠的往前爬着,嘴里喊着“妈妈,这太阳真大”,仿佛在为自己邀功。妈妈并没有责怪天儿,而是把天儿和姐姐拔下玉米苗只得重新又种了一遍,天儿只有在背篓里老老实实的呆着。

  ……

  爸爸复述完这些天儿的儿时光阴,早已声泪俱下。爸爸爱妈妈,两鬓斑白了,依然爱得如此深刻。天儿知道爸爸的感受,因为她也同样爱妈妈。

  “妈妈,你的宝贝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女儿就要成家了,妈妈知道吗?我多想让你帮我看看那个男人是否适合我,能不能一生幸福。前几天我带着他去了你的坟前,看看你,似乎坟场边的蛇对我并不友好,还咬伤了我的手臂,我也曾想那也许是妈妈你的化身。……”

  诡秘黑暗的夜空下,窗外的寒风呼呼地吹着,天儿越加的思念妈妈,她的心绞痛又犯了,好似千万颗针在刺着天儿的心。这一刻她也无法停止对妈妈的思念,她又开始呢喃了“现在,妈妈的女儿要做人生最大的抉择,没了你做主心骨,我突然变得六神无主。我选择了别人,别人也选择了我,而我却无法选择妈妈你的爱,妈妈你在天堂里能够感应到天儿吗?”。天儿晕了过去,在梦里,她见到了妈妈,妈妈是那样的慈祥,依旧像二十五年前一样美丽。天儿很想和妈妈多呆一会儿,可死神把她从鬼门关里推了出来。虚弱的她终于醒了过来,眼前的聂信就是她的男人,聂信欢呼着,而天儿却是沉闷的,任他扑上来拥抱自己,天儿却满眼带泪。

  出院了之后,天儿回到老家打开那个尘封已久的柜子,却发现红色的新衣早已变了形状,变得千疮百孔,而且还沾上了许多谷粒。爸爸安慰天儿:“你妈妈永远爱着你”,天儿的心却在和妈妈一起在哭泣,心上都沾满了谷粒。

  天儿拿起手中的手机,以为可以找到通向妈妈心间的号码,多了的不是悲伤而是悲恸,让人无法窒息的悲恸。一次次,幻想着和妈妈相逢的场景,是拥抱,还是凝视,在天儿的脑子里转了千百回,而一切终究都是幻影。

  就在三个月前,天儿在街上遇到了一个女疯子,她的脸、头发和衣服都裹满了黑乎乎的泥,只有眼睛还在闪闪发亮。看着她入了神,以为她就是我的妈妈,不听使唤的天儿走了过去拉着她的手说:“妈妈跟我回家吧”。她似乎被天儿的这几个字触动了,就跟着天儿回了家。回了家,天儿给她洗了澡,为了换上天儿的衣服,看起来真像妈妈,她的嘴里嘟囔着“女儿,女儿……”。看着她天儿入了神,露出了几十年都没有的笑容。

  把那个不明身份的妈妈接回家后,天儿每天都悉心照顾着她,生怕她哪里会不舒服,害怕她没有吃饱,有时间还和她聊聊天,尽管她一句话也表达不完整。天儿做了她的女儿,期限是多少,爱到底有多久、多深,或许是一万年、至深至痛。

  一个月之后,女疯子终于说了“拥抱”两个字,她的泪水滑落到天儿的手心里,天儿虽然不理解,但这两个字真的太沉重。那一天,天儿和她深深的拥抱,一个同情、同怜和爱的拥抱,一个天儿期待了二十多年的拥抱,如此的温馨、如此的温暖。天儿暗暗的决定不管未来如何都不会抛弃你——我的母亲。

  那个晚上天儿回到家之后,家里是空空的,没有灯,没有妈妈,一切让天儿如此恐惧,妈妈已经永远离开我了。女疯子给天儿留了纸条“亲爱的女儿,我的宝贝,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对我的爱,我也不会忘记我对你的爱。”。

  一切陷入静静的夜里,沉默着,没有半点声响。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