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青春校园 > 哭笑花雨亭
哭笑花雨亭  小说作者:深忆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一章 只是抱抱可好

   天空已经挂满了繁星,繁华的市区灯火通明,一家家店铺门前的灯光如繁星的倒影,两处光亮遥相呼应。

  深忆走下火车后步入了一片光亮之中,各大店铺琳琅满目的商品尽收眼底,在璀璨灯光的映衬下,格外诱人。

  不一会,深忆便到达了前往学校的公交站牌,触手可及。

  到达学校时,已是夜里十一点,深忆和熟悉的门卫刷了下脸,便匆匆走进了校园。到达宿舍楼底时,还是晚了,看着紧闭的楼门,深忆无奈的叹了口气。

  “怎么回来了?”门卫看着返回校门的深忆问道。

  “宿舍关门了,看样我得出去住一晚了。”深忆叹了口气。

  “注意安全!”门卫叮嘱道。

  “谢谢。”深忆抬头提了提精神,对着门卫一笑。

  第一次走向学校旁的宾馆,深忆心中满是不安。

  那黑暗深处的房屋,没有耀眼的灯光,没有显眼的标志,唯有写在纸上贴在破旧的墙上的两个黑字“宾馆”宣告着这角落房屋的用途。

  交了二十元钱便获得了一间房间的钥匙。比起一百左右一晚的各种大型酒店,好比是猪肉和白菜的差距,一个昂贵,但是成本高,营养丰富,一个廉价,只因成本低,营养较少。

  果然,钱财的多少取决了所享受物质的优劣。

  宾馆破旧不堪,由农家住房改造而成,一间间小房间只摆放了一张床,非常狭窄。

  走进暂时的归宿,深忆将背包放到床上,掏出了包里的纸巾,仔细的打扫了一番。

  无奈被子上有一片又一片的白色污渍,那是无法清理的。深忆在社****上工作过一段时间,也经历了很多,或多或少的了解一些这方面的事。

  学校附近破旧的宾馆,自然成了懵懂的青春期少男少女们寻求刺激的地方。

  虽然深忆出身农村,工作时曾睡过床板,并不矫情,但是这样一床并不清洁的被子盖在身上还是令他不适,无法入眠。

  深忆踢掉了被子,穿上衣物,用从小锻炼的较为耐寒的躯体抵御着寒冷。

  深忆从小便不穿袄,每年冬天都是穿薄衬衣与风衣度过的,咬牙坚持了十几年,终于派上了用场。

  此时如果有人看到深忆在这个寒冷的冬季扔掉被子这般睡觉,定会觉得这孩子病了,而且病的不轻,都没了知觉。

  昏昏欲睡之时却被吵醒,房间的隔音效果着实很差,隔壁一对男女的动静清晰入耳,深忆无奈的摇着头笑了笑。

  已经走过那段路的深忆丝毫没有因同龄人的过激行为所惊讶,拥有的只是感慨,这个社****,的确是越来越开放了。

  深忆年幼的躯壳包裹着一颗催熟了的心,因经历的太多太多,有些事情已然麻木,思想也已与同龄人截然不同。

  此时的深忆脑海中浮现了浅爱那迷人的模样,心中泛起了阵阵涟漪。

  一个男人,自然会有那种想法。

  带上耳机,隔绝掉引人入境的声音,用音乐平复掉躁动的心情,深忆像刺猬一样蜷缩成了一个团,不过他没有刺。

  睡去……

  浅爱在深忆有事时总是给他足够的自由,当第二日清晨还未睡醒的深忆接到她的电话时,便晓得浅爱知道自己返校却未见人而着急了。

  “昨晚我进不去宿舍便在学校左边的宾馆住下了,现在还没起床那。”深忆的声音很柔和,富有磁性,带着浓浓的爱意。

  “你快出来,今天周六不上课,我去校门口接你!”

  “坐了一天的车,累死了,来这扛我吧,房号106。”

  “好的,等着我!”浅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没有经过大脑。

  当她挂断电话冲出宿舍时,脑海中浮现了刚才深忆的话“房号106”,顿时感觉自己这是要羊入虎口了。

  昨天晚上班里几个女生复印了几张假条模仿班主任笔迹填上了自己的名字就和男朋友出去“玩”去了,而自己和深忆在一起那么久了,深忆不可能没有那方面的欲望与冲动。

  反正深忆是自己的男朋友,难道还怕他吃了我不成。

  浅爱匆匆赶到了宾馆。

  敲了敲106房间的门,接着听到了门拴松动的声音,深忆的面庞随即映入眼帘。

  浅爱欢喜不已,还未等上前深拥,便被深忆一把拉进屋中扑倒在床上。

  浅爱被深忆压在床上动弹不得,大大的眼睛睁的更大,一眨不眨的看着深忆,一脸无辜的模样。

  木讷了。

  深忆忽然伸手去褪她的上衣,浅爱连忙用双手掩着衣角制止着。

  深忆将浅爱的双手按在床上然后吻着她,浅爱起初左右摇晃着头难以顺从,继而脸越来越烫,渐渐地双手失去了力量,不再抵抗。

  深忆继续吻着已经被吻晕了的浅爱,双手轻轻地褪去了她的外衣,白色的内衣和白嫩的躯体映入眼帘,令人无法自控。

  深忆抚摸着浅爱柔滑的躯体,在她耳边哈着气,浅爱情不自禁的抱着深忆宽大的臂膀,香躯微微颤动。

  当深忆触及白纱后的那处禁地之时,浅爱猛的睁开双眼喊到:

  “不要!”

  深忆怔住了,就像辛辛苦苦又宰杀又腌制,最后又生火烤熟的肉将要放入嘴边时被人一把夺过告诉他肉质有点问题不能食用一样。

  “我来那个了,反正都是你的人了,不急在这一时吧。”

  深忆听后忽的笑了。

  原来如此。

  “只是抱抱可好?”

  “好!”

  浅爱依偎在深忆的怀中,露出了甜美幸福的笑。

  两个人睡了过去。

  下午,深忆看着怀中睡得的甜甜的浅爱,轻轻抚平了她已凌乱的秀发,吻向了她的额头。

  浅爱微微睁开了双眼。

  “我饿了”浅爱握着拳头轻捶深忆坚实的胸膛撒娇道。

  深忆拿过浅爱的衣物帮她穿着,浅爱懒洋洋的享受着优质的服务,甚是开心。

  两人穿着完毕后前往了一家小吃摊点。

  饭时无论是言语还是肢体接触,两人都尤为亲近了,似乎仅仅几个小时的零距离接触,两人的关系就得到了升华。

  相濡以沫的爱情不是一蹴而就的,必定经过了一系列的历练与时间的考验。

  吃完食物后,深忆领着浅爱走进了学校附近的商店。

  “红糖、蜂蜜、牛奶、还有……”深忆一边念叨着一边从货架上拿着货物塞给身旁的浅爱,浅爱张开双手抱着一对东西,俨然成了购物车,不过有思想的购物车知道自己盛的东西是给谁的。

  “还有这个!”深忆一把拿过了一个东西,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给了浅爱,浅爱瞬间脸就红了,深忆却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东逛逛,西看看。

  “买这么多东西,不过日子了?”浅爱有点担忧。

  “没事,我每个星期还会剩一点你让我做私房钱的生活费,现在攒了不少了,该买的还是得买的,钱没了还能赚,身体才是最大的本钱。”深忆直接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买这些,绰绰有余。”

  结账时收银员给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因为有女性生理期用品。

  “深忆真体贴,这个都给我买。”浅爱回到宿舍后跟舍友们夸着深忆。

  “什么呀,我们看看。”舍友们打开塑料袋,顿时傻了眼。

  “哈哈哈,这小伙,牛逼!”

  满宿舍的笑声。

  深忆返回宿舍后,一周没见深忆的舍友们都围在他旁边,或询问,或讲述,或唧唧喳喳的凑热闹。

  “昨晚没回来是不是开房去了?”全舍最为猥琐可爱的郭子用那近视四百度已经成了一条线而显得更加色眯眯的双眼打量着深忆。

  “没你们想的那样了,今天她才去找的我,而且我只是抱她睡了一会。”

  “抱着睡?没那么简单吧!”舍友们起哄道。

  “不可能没做点什么吧~”郭子一脸淫笑。

  “我虽未与她‘同床共枕’,但已择她相伴余生,一切只是时间而已。”深忆突然将矛头直指郭子“哪像你,家里还藏了个小娇妻。”

  郭子顿时哑言,其余人都看着他起哄道“小娇妻,小娇妻……”,完全忘却了今晚约定好拿来开心的对象是深忆。

  郭子今年十九,在外人面前为人老实直爽,在朋友面前淫荡而又可爱,没有什么心计,是深忆为数极少的好友之一。

  郭子的母亲是医生退休,父亲是旷工退休,父母每月退休金就一万左右。自小郭子就是蜜罐里养大的,吃的肥头大耳,圆圆的脑袋,鼓鼓的肚子,弥勒佛似的,不过弥勒佛那可以感化万物的笑到他这却成了拐骗少女的笑。

  郭子没几个喜好,只有女人,游戏和美食。

  郭子的父母都比较开放,因为太宠他,郭子从小就不听话,跟着很多富二代挥霍着金钱,幸好他的父母教了他做人,他有钱并挥霍着,但除了“嫖”之外没沾染别的恶习,本质并没受到太多的污染。

  上次郭子回家,回来后眯着小眼睛平淡的说出了一句话“我定亲了。”声音不大,舍友们却感到震耳欲聋,脚下的大地都在颤抖。

  据郭子讲述,他的父亲在他回家后一本正经地说“有给你提亲的,你必须去见见,提前定个好姑娘,别在外面乱搞了。”

  郭子自然是双眼放光,屁颠屁颠的跟着媒人就去了。

  同村的一个小妹子,十六岁,幼师。

  郭子相中了这个妹子,而郭子优越的家世能给妹子很多她想要的,妹子自然愿意跟着他。

  现在这个社****,多数人都是在为欲望活着,为了物质需求抛却了很多本不该丢弃的品格,舍弃了很多心中最美好纯真的梦。

  深忆听说郭子的对象家里很穷,小女孩小时候也不好好学,上了个技校,十六岁就当了幼儿园教师。十六就工作了,挺好,也挺不容易的。

  “郭子,好好照顾人家,别伤害了人家小女孩。”深忆板正面孔对郭子说道。

  “我会对她好的。”郭子拍着胸脯说道“不过,我媳妇说我可以在外面找,不让她知道了就行。”

  “我的妈呀,这样的好女生咋让你摊上了,让给我好不好。”顿时舍友之间炸开了锅。

  虽然这种思想不对,但是活跃的年轻人们还是半开玩笑的说“有此女,家中无忧,还可在外风流倜傥,快哉快哉。”

  一群青春期的男生们都羡慕的直流哈喇子,心里盘算自己啥时候能找个对自己那么宽松的小媳妇。

  “郭子,你是不是把她已经那个了?”东子提出了个问题,相当八卦,大家顿时双眼放光,齐刷刷的看向郭子。

  “当然,相完亲我没事就去她家找她玩,而她的父母经常早出晚归的下地干农活。有一天大早我去她家找她玩,她还在赖床,然后我说我也想去躺会,上床后我就说抱抱她,抱着抱着我就不老实了,然后你们就懂了。”

  “你个混蛋玩意啊,一个好好的良家少女就被你给糟蹋了。”舍友们又气又乐。

  “糟蹋啥,俺都定亲了,别看俺阅女无数,对于定亲、结婚俺可不含糊,俺会对她好的。”郭子为了表明自己会负责人,嘴一快方言都整出来了。

  “哈哈哈,等到了年龄结婚以后和她好好过日子吧。”深忆拍了拍郭子的肩膀。

  舍友们上床玩手机去了。

  深忆直接躺在了床上,想着自己和浅爱,关系已经越来越亲密,什么时候才能走进婚姻的殿堂里啊。

  话说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开放了,是自己老了还是思想跟不上时代了?感觉不对,按理说自己是经历最多的,最为成熟的,为什么还是有种不太适应多数现代青年这种过度的花天酒地、男欢女爱的事那。

  可能与母亲的教育有关吧。

  “要对自己的亲人负责,不要背叛,不要伤害,因为他们才是最爱你的人。”这是母亲那一辈的思想,也是如今的道德规范。

  泡个吧,约个炮,缓解一下压力,寻找一份刺激,这是现代一些年轻人的思想。

  深忆在想,假设自己从小也如郭子等人那样,生活在一个富裕的家庭,地处繁华的城市,自己会不会成为一个比郭子还要好“玩”的花花公子。

  假使身为花花公子的深忆碰到了浅爱,那一句“只是抱抱可好”会不会变成粗鲁的侵犯。

  “只是抱抱。”有多少情侣会在婚前以这个为底线?

  如今开放的社****,开放的思想,深忆深知自己也不会保守很久。

  深忆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女生的身影,不是浅爱。深忆拼命想要把她抹去,她却愈加清晰。

  深忆曾主动对她说过“只是抱抱可好”,却因为她的主动不仅只是抱抱,最终,深忆没有履行承诺,更没有照顾她到最后。

  他毁了她一辈子,她也毁了她一辈子。

  如今,深忆与浅爱在一起生活已经成了习惯,他想与浅爱走到最后,不想出任何差错,如果浅爱不让他碰,他绝不会冲动,依旧温柔的来一句:

  “只是抱抱可好?”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