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都市言情 > 相思树
相思树  小说作者:千枫
作者有话要说:
1/2

第七章

   宁宓由沉睡中醒来,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钻进来,让房间有一丝光亮,可以勉强看清房间内的摆设。她呆呆的看着这个陌生的房间,脑子一片空白,到底自己身在何处,为什么会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她举起左手,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举起左手,看着手背,然后到光裸的手臂,脑子依然是一片空白。直到左手让另一只男性的手包握着,她才慢慢的转过头,望进一双漆黑的眼眸。是远行!他们不是正说着情妇吗?为什么会一起躺在床上的?昨晚的火热记忆一下子全涌现脑中,让她的面瞬间充血。

  昨晚是很完美的一晚。久别重逢,彼此间都有说不完的话。吃过晚饭后,远行便提议说不如去海滨沙滩走走。自从大学毕业后,每天都在为事业打拼,几乎忘记了天上的星星长什么样子的。今晚虽然是月朗星稀,但天气很适合漫步,所以他们开车去了海滨沙滩。她看着他开车的模样,心里想,他这样子一定很受女孩子欢迎,想来,追求者应无数吧!对于那些交付的真心,他会如何应付呢?今晚她并没喝酒,但看着他,再让微风轻拂,也有点醉的感觉呢。

  他拉着她的手走在沙滩上,经过一对对偶偶细语的情侣,都有仿如隔世的感觉。

  “远行,如果我们从不分离,不知道到了今天是如何的光景?”宁宓停下来,坐在沙子上,面对着大海,心很宁静。

  “一定是小孩一大堆,然后我在家照顾小孩,你在外面风花雪月。”温远行也坐下来,环抱着她的腰,开着玩笑。

  “当年你为什么没来找我?我叫哥哥留了一封信给你,却左等右盼盼不到你的回信。”宁宓忍不住的问。好奇着当年他们爱得正甜蜜的时候分开,他为何可以做到如此潇洒,说放下便轻轻地放下了。害她深切盼望他的信,象个傻瓜似的,每天一放学便马上回去打开邮箱,但每次都是深深的失望。休息的时候更是坐在门口等,久而久之,连邮差叔叔都觉得没有她的信是有点对不起她了,远远看见她便会对她摇摆着他的手。

  “你为什么不把信交给李倩呢?不是更方便吗?”温远行奇怪的问。自从他与宁宓成为朋友之后,才知道那个每天借故来接近他的女孩是她最好的朋友呢!

  “远行,难道你不知道小倩的心思吗?”宁宓感叹着他的迟钝。

  “因为我只专注在我关心的事上面,那时候学习很紧张,心里面紧系着你,已经没有多余的空间去留意别人的心思。其实我是想到的,只是觉得无关重要,所以一点也不放在心上。”温远行回忆。身边每天都围着一大堆的女孩子,如果每个人的心思都需要顾及的话,那他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而且那时候除了学习之外,满脑子都是宁宓那可爱的脸庞,其它的,那有空去想。

  宁宓甜甜的笑了,他的甜言总让她感到喜悦。

  “第二天我在学校碰不到你,心里便觉得怪怪的。到班里找,你也不在,只碰见李倩,只能向她打听了。她说昨天看见你与一个男孩子很亲密的拿着行李,好象去远行的样子,还叫她对我说不要再找你了,其实你根本一点都不喜欢我。”温远行回忆那个时候,心还在隐隐作痛。担心加上毫无头绪,让他几乎疯掉了。

  “你与她很熟吗?为什么要相信她?”宁宓觉得被人背叛特别是被好朋友背叛的感觉,让她一口气几乎喘不过来。

  “那时的意识只是想见你,只要见你就好了。我死死捉着她,也不理会她痛得在流泪。她只是大叫着说:“她有什么好,见一个爱一个的,你也不知道是第几个了。她还说我的吻让你觉得索然无味,完全比不上你其他的男朋友,说我青涩,一点挑战性也没有。但害怕我太执着,所以你要远远的逃开。””温远行目光深沉的看着大海上方月亮的方向,双手紧握着拳头。“因为我想我与你这些私密的事,别人是不可能知道的,只有你亲自与她说,她才有可能知道得如此详细。但我心底深处又不相信你是这样的人,所以我很矛盾,很痛苦。”温远行闭上眼睛,心掉在地上声音到现在他还清晰记得。

  宁宓终于知道误会从何处来了,怪不得自从重遇后,远行会对她说出那些伤人的话语了,她双手紧紧握着他的手,兴幸着误会有解开的一天。

  “远行,这些都不是我对她说的,那天她自已看见我们很亲密,妒忌得几乎发狂了。或许她太爱你了,所以只能从中破坏了。”宁宓只能这样说了。小倩的心情她能体会,但不能释怀,毕竟她曾是她最亲密的朋友。

  “但她也知道我从不把她放在心上,她甚至连朋友也不是。”温远行不懂,一个只能算是路人甲的人,说什么喜欢?只有一厢情愿的,只能叫偏执。

  “或者当我们很爱一个人却得不到的时候,内心的痛苦是无法形容的。她只是努力争取她想要的,只是手段有点不受认同而已。”宁宓平静的说。上天还是对她很好的,让他们在花开的季节重遇。

  “小宓,她让我们分开十年,你心里一点怪责她的意思都没有吗?”温远行不平静了,回想那段偷偷躲着伤心的日子,那痛彻心扉的感觉,让他曾经以为宁宓的出现只是他自己的幻觉而已。

  “其实我怪的,当父母告诉我是小倩的时候,我简直不能相信。朋友的背叛,尤其是最好的朋友,除了愤怒,伤心,失望之外,会对自己产生怀疑,对人性产生怀疑。”曾经有段时间,她连交朋友也失去勇气:“今晚的月亮很圆呢!清冷得象极了你的脸。”宁宓深深地凝视着他:“每当我想念你的时候,喜欢看着它来回忆你的模样。但也不是每天都能看见。月亮尚且有圆有缺,更何况人?总有相聚与分离的。”命中注定的事就不要挣扎了。

  温远行也深深地与她对望,望进了她的灵魂深处,对于那个缠了他多年的女子,其实心中是毫无印象的。

  当两颗头逐渐靠近时,宁宓脑海中只浮现一件事,嘴里吐出的只有一句话:“我不能做你的情妇,也不会。”热吻封掉了其他的话语,然后宁宓便什么也记不起了。久违的柔情让她忘记了其它,只想好好享受他的吻、他的温柔,然后深深让它烙印在脑海中。

  “在想什么?不会在想我的吻,我的努力吧?”温远行将她抱进怀里。这个可爱的人儿,终于真正的属于他了,他觉得很满足,比得到任何的东西都满足。

  宁宓埋首在他的胸前,羞得不想抬头。昨晚的他开始的时候也是很笨拙的,经过多次反复练习,到后来才渐入佳境,这让她心里偷偷愉悦着。

  “平常的你经常很努力吗?”略带醋意的声音,她轻轻地在他的腰侧拧了一下,但手马上便让他捉紧了。

  “如果我说是,你会如何?”温远行翻身,让她躺在身下,他喜欢这样的姿势。他低头看着她的眼睛,为他而吃醋呢!虽然他们相识于微时,但一起的日子实在太短了,而且中间一大段的空白除了思念之外,还相存在着恨与不甘心。现在误会解开了,心爱的人也在身边了,让他的心轻松不已。他甚至觉得自己对未来充满信心,只要他俩在一起,无论以后面对多大的风雨,他也能轻松面对,一起画出美丽的彩虹。

  “如果是的话,那我以后便用狗绳把你牵在腰上,让你以后都不能再努力。”宁宓鼓着脸颊,拼命想挣脱他的掌握,却让他捉得更紧,不能动弹。

  “那我以后只有在你身上努力了,我亲爱的小青蛙。”他亲亲她鼓起的红红的脸,把她双手捉举过头上,这动作让她完美的胸脯完全显现在他眼前。长长的黑发飘散在床上,与她柔白的肌肤相映,让他冲动的直接进入,听见她低呤的声音,他狂奔起来。她是他的,从来只属于他,只属于他一个人的。

  宁宓在他的怀里,觉得很满足。或者他已有妻子,或有其他女人,但在这刻,她只想将自己完全给他。除了身体,还有灵魂。对他的爱太深,既然自己也爬不起来,便让快乐在这一刻、在可以亲近的时候,好好亲近,不想其他,也不挣扎。她只属于他,只想属于他,无论是从前、现在、还是以后,这辈子,她只想属于他。

   § § §

  宁宓真的不想那么快便开稿,只是出版社已经打电话过来追问计划及进度了。她是个非常心软的人,在编辑那无与仑比的口才的软硬兼施之下,她也只能劝自己收收心,专心开始她的漫画之路。恋爱真的会让人忘记一切,每天一睁开眼睛想的便是什么时候可以相见。有时候只盯着电话发呆,希望下一个响起的电话,便会听见那魂牵梦萦的声音。宁宓只能说自己中了毒,中了一种名叫温远行的毒,她满脑子只能想着这个名字。她就象是一个溺水的人,无论她多努力,却只能一直往下沉,浮也浮不上来。怎么办啊,她想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可以看见他,就算发呆也可以,希望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她抬头,便可看见。但他是很忙的,他的公司正在扩展,有无数的计划等着他决策,他想要打造自己的王国,她没理由做那个拖他后腿的人。电话铃在这个时候响起,通常在她开稿的日子,她是会将自己完全封闭起来的,手机会关机。但她现在不舍这样做,那会让他在想她的时候联系不上。她马上拿起电话。

  “小宓,是我。”电话那头响起李晓芳那充满阳光的声音,让她虽然有点失望,但也精神一振。

  “晓芳,有事吗?这段时间躲那去了?电话也没一个,我还以为你让外星人给劫持了。”宁宓重整精神。

  “你在蜜运中,我不敢随便打扰。若然惹你怒羞成怒,变得六亲不认,我会死得很难看。”李晓芳取笑着她。看着好友获得幸福,她由衷地祝福。

  “晓芳。”宁宓无语,平常的她可是口才犀利,但遇上爱情,算了,就让晓芳报那些让她堵得哑口无言的日子的仇吧!

  “小宓,有空不?出来逛逛街好吗?我也很久没见你了。”小宓变得更温柔了,以往笑闹的时候,她可是妙语连珠的。

  “好啊!在老地方等吧。”晓芳虽然极力隐藏,但毕竟是相识多年的好朋友,从对方的说话方式,便也猜得出对方大概的心情。而且她语气里的浓浓的失落,再也不想在好友面前撑。宁宓知道是时候披上心理医生的白大卦了。因为在过去,当晓芳有什么烦心事时,面对好朋友,她是不懂隐藏的,会直接询问,想办法解决。而宁宓便是她最好的倾诉对象,她会将自己的看法及想到的方法提供,让她作为参考,但从不自作聪明的教她要如何如何。最重要的是宁宓不会大嘴巴,只会站在身边静静的陪着她,看见她解决各种问题,然后陪她开心或失落。人生难得知己,出来社****工作后,这感受更深刻了。在工作中互相竞争,不太熟悉的人的接近又害怕是别有用心。每个人都将真心深深地收藏,害怕一旦把真心放出来,便会受骗受伤,让那颗心千苍百孔。

  宁宓刚放下电话,准备换衣服,电话又再响起。她拿起来,是远行,她开心地接通。“远行?”

  “小宓,在忙吗?稿赶得怎样?”温远行紧锁的眉头不禁舒展开来,她的声音里充满浓浓的思念。

  “准备换衣服出去,晓芳遇见烦心事了,我去看看她。”她紧紧地捉着电话,听着他那让人愉悦的声音。

  “那中午过来陪我吃饭,好吗?”温远行知道她是一个重视朋友的人,任何的感情对她来说,都很重要,而且非常珍惜。他也知道,在宁宓需要朋友陪伴在身边的时候,是晓芳一直陪伴着她,与她一起寻找相思树,静静的守在她身边,渡过那些因思念他而神伤的日子。

  “我开稿了,远行。我需要绝对清静的环境,好好地工作。有你在旁,我想我的心会迷路的。”宁宓拼命与心中的魔鬼抗争,面对这样的诱惑,让她的意志力完全溃不成军。

  “我的办公室里有间休息用的房间,吃完饭后可以借你用,如果你不过来陪我,那我今天不吃饭。”温远行耍赖,知道她会心软。

  宁宓当然知道他只是说说而已,但还是很不舍。如果是真的,会饿坏的,本来平时便忙得三餐不定时了,再不吃饭,胃怎么办:“好吧,你等我的电话,先挂了哦。”她当然马上举白旗。

  果然。温远行哈哈大笑,他知道她心软,知道自己是她的死穴,他觉得很甜。这个可爱的女孩,难道一点也不懂得爱情中各种手段吗?这么简单直白,一点也不会在感情里谋福利,这样很容易被他欺负的。这个认知逗得他的开心再也隐藏不了。让他的手下很愕然。老板平时虽然很随和很平易近人,但很小机会看见他真心展露笑容。就算接洽到大生意,也只是淡淡地露出那种意料之中的笑,更不用说笑得舒畅的样子。今天的失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事,让老板开心成这个样子。让英俊的面容,此刻更是帅得让人赏心悦目,不想移开眼睛,整个办公室充满阳光,充满温暖。真希望老板可以时常大笑,起码可以美化环境,当员工福利也好啊。

  温远行收线后马上吩咐助理,重新清洁整理他的休息室,而且需要马上配置书桌及整套作图用具,尽量不要有遗漏。他决定说服(不如说准备用色诱)小宓每天来这上班,让他想见她时便可马上见着,以解思念之苦。

  当温远行将一切计划妥当准备埋首工作的时候,敲门声响起。但声音刚消失,门便被打开了,露出了秘书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站在秘书身边的,是一个无比亮丽的女子,白净得毫无瑕疵的瓜子脸、单凤眼,黑白分明的眼睛流转妩媚,高挑的匀称身材,再配搭一身白色套装裙,哗,真的象看见了天使。

  “远行,什么事让你高兴成这个样子?”李倩觉得是自己眼花了。刚开门的一刹那,明明看见阳光的,所以她需要确定。多年来,她已经很久没看见远行真正开心笑过,那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她只见过两次,最后一次是那个让她心碎的上午,他吻了宁宓的那个上午,自此之后,她再也不见。

  温远行的助手们都纷纷退了出去。这出神女有心,襄王无梦的剧码他们已经看了很多年,无论男、女主角多出色,他们也没兴趣再看下去。

  “你有什么事吗?我很忙,没空陪你。”温远行淡淡的说,有礼但生蔬。虽然他们同学很多年,但他真的从未关注过她。在他心中,她只是一位同学而已,虽然她纠缠了他多年,但她在他心中的印象模糊得好象从不认识。他的好风度让他做不来对她恶言相向,只希望她知难而退,只可惜……哎。

  李倩心里也不好过。自小便是常胜将军的她,样貌智慧都是上上之选,从来只有她不想要的,没有她想得而得不到的。平时眼高于顶的她却在遇见温远行时处处碰壁,跌得很惨。在他身边纠缠了十年,却还象在原地一直独自踏着步。但她不是一个遇见困难便放弃的人,反而越挫越勇。只可惜她遇见的是温远行,不知道是他对感情反应迟钝呢!还是什么,反正他对待她彬彬有礼,却又将她无视得很彻底。对于一个自尊心超强的人,你说如何叫她甘心无功而返呢?她可是将最宝贵的十年青春都放在他身上呢!他身边的朋友及父母都对她赞不绝口,他为何一点都不动心?她的朋友曾经笑称,她疯狂的执着于他,只是因为他是她此生的失败,所以挑起了她战争的本能。他退得越快,她便追得越紧,爱得越疯狂。但她心里知道,不是完全是这样的。从中学第一眼看见他,她便深深地为他着迷,认定他便是她此生的追求,不为什么,她就是知道。所以她找尽籍口接近他,可惜中途杀出宁宓挡路。但她也想办法清除了路障,而且天公也作美,让他在找宁宓的路上让她碰见,只几句话,便让他俩从此陌路。连她也觉得上天这样帮她,他一定最终会属于她的。她考上他考上的重点高中及大学,打入他朋友的圈子,整天围绕在他身边清除着形形式式的鲜花。那几年时间让她过得很精彩,因为除了要保持学习成绩,还要紧迫盯人。喜欢他的女同学实在太多了,但她也一一克服了,让她也不禁佩服自己。但原来却只感动了自己,他好象不知道她为他所做的一切,他对她依然一如往昔,象最熟悉的陌生人,从不一正眼看她一眼,只除了一次——他喝醉了,她与另一位朋友送他回宿舍,他搭着她的肩膀,嘴里却叫着“小宓……小宓……”,让扶着他的两人同时一愣,并沉默了一下下,然后相对了然。对于她,小宓是一个熟悉得不能熟悉的让她咬牙的名字。而对于另一个朋友,却是很陌生的称呼,且从不听他提起。她伸出手捂着他的嘴巴,不想听见这个名字从他的嘴里出现,那会让她心如刀割,痛得几乎呼吸不了。他睁大眼睛看着她,很仔细地看着她,但只说了一句让她心碎至今的说话:“放开你的手,而且,我以后再也不想看见你,你离开我远远的。”这话更令身边的朋友愕然。温远行的风度是出了名的好的,从不发脾气,对女孩子更不用说了。虽然这两人的关系很扑朔迷离,但任谁都可以看得出李倩对远行的深情。而远行对每个人都一样,虽然表面冷冷的,但也乐于助人,特别对好朋友,可以两肋插刀,所以他赢得所有人的尊重。行远平时很小搭理李倩,只是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让他们这伙朋友干着急。李倩可是全校男生的梦中情人呢!远行这样,让所有人都看不穿他的心意,而“小宓”这个名字出现之后,朋友们便不再专注他的感情走向了,虽然在他口中这个名字不再出现,但大概都估计得到,这个“小宓”一定是远行心中的一道恒久的伤。

  面对着温远行十年如一日的冷冷的脸,李倩还是微笑着:“远行,今天我休假,中午陪我吃吃饭好吗?”

  “对不起,我很忙,而且今天中午我有很重要的约会,所以你约别的朋友吧。”温远行不想让她知道他已经与小宓重遇,因为他不想她再次从中破坏。他更害怕单纯的小宓受伤害,他只想他的恋情可以平静简单地发展下去,他不想再忍受那种思念爱人的痛苦,很爱却不能见的痛苦。

  “我能陪你一起去吗?或许我在对你也有帮助。”李倩心中隐约有点不安。

  “不用了,请回吧!我要忙了。”温远行毫不客气地投入工作中,他只想赶快完成工作,好好约会去。

  看着他专注的样子,李倩跺跺脚,知道今天又失败了。虽然斗志依然,但心忍不住萧瑟,每天这样原地踏步,她会有成功的一天吗?

   § § §

  唐嫣将做好的早餐端进房间。今天周日,床上的大懒虫还在懒床,抱着棉被睡得不亦乐乎。她向他走近,走近幸福,曾经的他是如此的遥不可及。她坐在床边,痴痴的看着他的睡颜,总觉得自己尚在梦中,不愿醒来。伸出手,抚上他浓浓的眉毛,继而抚向他唇边的笑容。是做着好梦吗?梦中可有我?唐嫣微笑着默默希望,自己能让他笑得幸福,然后携手延续这幸福。

  到处都是樱花树,纯白的、粉红色的樱花压满枝头,微风轻吹,无数的樱花瓣轻轻飘落,象极了人间仙景。杨向磊独自在林间小道漫步,他伸出手,承接着下雨般的樱花瓣,樱花瓣落在他的头上,温柔地在他的脸上轻轻滑落,象极情人的手温柔的抚摸。

  “向磊。”一个温柔如水的声音在他耳边轻换。

  “小嫣,不要调皮了,快点出来。”杨向磊的双眼拼命四处搜寻。

  唐嫣的身影从一棵树后闪了出来,她穿着一套白纱连衣裙,裙下摆一圈用粉红色的丝线绣上樱花图案,象个轻灵的仙子,随风飘荡。

  杨向磊张开双手,拥抱向着他飞奔而来的佳人,在如梦的环境中一直旋转着。“小嫣,你要一直陪伴着我,看尽人世间最美丽的景象。”怀中的佳人脸红红的,微笑着向他点点头。他开心极了,笑声久久不绝。

  “向磊,我跳舞给你看好不好?”唐嫣轻声的问。

  “好啊,你的舞姿我从来未见识过呢!”他放开她,觉得惊讶,会跳舞的不是小宓吗?

  看着小嫣曼妙的身姿在樱花瓣中旋转,转着转着却变成小宓的模样,杨向磊很惊讶。“小宓?”

  宁宓停了下一步来,却用一双含着泪的眼睛看着他。“小宓,小宓,干嘛伤心了?”

  宁宓一声不哼,转身就跑。“小宓,不要跑,我叫你不要跑,等等我。”杨向磊快步追上,捉住宁宓的手,“不要跑,小宓。”他低喃着。

  他慢慢睁开眼睛,看着手中捉着的手,手的主人柔柔的问:“向磊,发梦了吗?”

  “小嫣,早晨!”原来是发梦而已,为什么会发这样的梦呢?他伸手轻抚小嫣的脸,看着她一面担心的模样,笑了笑:“只是发了一个奇怪的梦而已。”

  唐嫣伏在他的肩膀上,把脸埋进他的脖子。真的是发梦了,只是梦中的不是自己,让他笑得开怀的并不是自己。难道他心中还放不下小宓吗?她心中有着浓浓的失落。哦,原来他还把宁宓放在心中不曾放下,她该如何呢?放手吗?但这样的温暖她实在不想轻易放下。

  “大懒虫,起来吃早餐了。”她轻轻地说。她决定,拥着了,便不会轻易放下,除非是向磊亲口对她说,想她离开。不然,她不会轻易放弃。

  杨向磊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用手拔开她散落在脸上的长发,看着她嫣红的嘴唇,水灵的眼睛,“小嫣,你知道吗?早起的虫子很容易被鸟吃掉的。”他低下头,含着她水嫩的唇,深吮了一下,看着那迅速染红的小脸,嘴角向上弯成月儿,微笑出涡窝。“可能那虫儿很愿意被小鸟吃了呢!而且,谁是小鸟实在不能太早下定论。”

  “哈哈哈……。”杨向磊看着她闪躲的眼,知道无论她说出多么大胆的言语,内心还是很害羞的。不过,她还是进步了。

  “我的肚子的确很饿呢!”杨向磊深深吻着她,满室温馨。当杨向磊满足了的时候,早餐早已变凉了。唐嫣赶紧将变得冰冷的早餐热一热。杨向磊在她身后拥抱着她。她拍拍他的手,“你肚子不饿了吗?我好饿啊!你让我好好的完成早餐好吗?“她甜甜的,甜甜的说。

  杨向磊吻着她的脖子,“我们真的有点象老夫老妻了,因你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我感受到家的温暖。”因为很小的时候便失去母爱,而父亲也在年幼时便离开了,所以他很向往家,心底对家这个港弯有着深深的依恋。虽然在宁家他得到了所有的温情,但总感觉欠缺了什么。看着眼前这个温婉可人的女子,他想与她建立一个宁馨的、完全属于他们自己的家,然后生一堆小萝卜头,共同用心经营。

  “小嫣,你这个丑妇什么时候愿意跟我回家见见我的父母呢?”他在她耳边轻轻的问道。

  唐嫣手中的动作顿了顿,是不是自已重听了呢?她转过身,呆呆的看着杨向磊,“向磊,我觉得自己幻听了。”

  “小嫣,你可是淑女呢!嘴巴不要张得这么大。”他吻了吻她的唇,她马上回他一记热吻。

  “你的听觉完全没有问题,我想带你去见见我的父母,你喜欢你所听到的吗?”他最喜欢她直接的反应。

  唐嫣赶忙点头,再点点头,然后:“你真心的吗?”这样的情景她想象了千万次了,却想不到真的发生了,向磊说要娶她呢!她开心地笑了,美梦真的可以成真吗?

  “真心的,这辈子我娶定你了,你还在担心什么呢?”

  唐嫣看着他甜甜的笑了,她当然担心,如果他给了她希望,然后有一天后悔了,她会活不下去的。

  “小嫣,我很想找一个有樱花的地方举行婚礼或者度蜜月。”他想起刚才的梦,小嫣站在樱花树丛中一定会很美,一定是全世界最美丽的新娘子。他一定会让她幸福的,一辈子拥着她。他把脸埋得更深,将他的笑容,藏在她的身上。

  “小嫣,我们一定会幸福的。”他低声说着。

  § § §

  温远行拿下宁宓手中的笔,让正专心画图的她有点反应不过来。她看看自己的手,然后才慢慢地抬起头,却迎来一记深吻。他吻得很缓慢,但吻得很深,吻得好象久别重逢一样。

  当他的唇终于肯离开的时候,宁宓觉得自己差点断气了。他静静的凝望着她,好象在思考着什么严重的问题。她有点不解,不是说好彼此专心做各自的工作吗?为何不一会儿便来打扰她呢?她正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正为今天的工作出奇的顺利而满心舒畅的时候,他却用如此严肃的表情面对自己,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究竟是工作重要,还是我重要?专心得连我进来也不知道。”他用手捏了捏她的脸。看着她一脸茫茫然的样子,他便很想笑,却又硬着一张脸皮,毫无表情。

  这家伙,是日子过得太无聊,亦或是故意在找她的茬?她站起来,伸伸懒腰,然后跳到他的面前,也捏捏他的脸。“当然是工作重要啊,我还得靠它把自己养活的,大人,饿肚子是很可怜的。”她故意苦着脸,抱着肚子。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是不是已经得到了我的人,便不懂珍惜了呢?枉费我还在担心你饿肚子,特意来请你吃饭呢!”他也故意装出一副委屈的表情盯着她,扁扁嘴。

  “哈哈哈……。”不经意看看手机,真的已经到了十二点十五分了。她今天灵感满满的,正画得畅快,完全没有惊觉时间的飞逝。“是我的错,乖。”她亲他一下,然后用圆圆的眼眸看着他,“我肚子真的饿极了,我们吃饭去。”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吃午饭去了。温远行拉着宁宓的手走进电梯:“小宓,明天周日,有没有啥地方想去?我明天想回北村,你要不要一起?”

  那是他们相遇的地方呢!“你们的房子还在吗?没有卖出去?”

  “旧的已经卖出去了。我选择了一处可以看见杜鹃花盛开的地方盖了一幢房子,每年在杜鹃花盛开的季节,满山遍野都是花海,很是漂亮。而且北山山上也种植了无数的相思树,那让你一看见便想起我的相思树。”

  听着他清亮的声音里有着满足,宁宓也觉得很满足。每个人思念的方式都不相同,但都是因为有着深爱的人。自己爱着的人正深爱着自己,是世间最美好的事,而这美好的事,让自己这辈子有幸遇上。

  “悠远中学,我每年都会回去一次。虽然现在的悠远,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年的影子,但我还是喜欢站在那里找寻当日与你的回忆。”宁宓紧紧拉着他的手,只愿一辈子不再放开。

  “小宓,能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庆幸的事。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一起面对。我希望你相信我,相信我对你的心,我们要一起过一辈子的。”温远行明白她在想什么。两双眼睛痴痴地对望,直到“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

  “小宓,等我完成现在手头上的这个工作,也等你的工作告一段落后,我们找时间外出旅行,你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吗?”温远行说出自己的计划,好让她有所准备。

  “我那都想去,因为我们都没一起去过。对我来说,那里都是新地方,都值得去的地方。

  “那我带你去一个我很喜欢的地方,那里有一座很出名的猪山,担保

1/2|下一页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