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禁猎区系列:月夜越美丽  小说作者:御华夏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一章

   

  第一章

  实在是太糟糕了!

  祁午夜提着一盏马灯穿梭在花田里,她的行装全部丢失,身上的白色洋装也被撕裂了好几处,好在人没有闪失,眼下总算安全了。

  早在机场出口她就应该小心那个色咪咪的司机,明知天色晚了就该留在布尔加斯市中心。这一次算她幸运能成功逃开,如果刚才不是慌乱间拿了块石头砸中的士司机的额头,下场就不仅仅是丢失行李证件。

  她抬头仰视天空,本该秋高气爽的夜空今晚飘着缕缕云丝,遮得月光时明时暗。张望四周,天色像隔着玻璃一样蓝中透亮,晚云缺口漏下的月光如丝绸从高耸的天际披散下来。花田前方的小溪上,零零星星飞舞着萤火虫,仿佛天堂的星星掉落凡间。淡雅的草香飘洒四方,笼罩着花田,无界限的蔓延开来。

   寂静的夜晚,几乎被这迷人的芬芳熏得醉茫茫。

  “呼!”她浅浅的吐了一口气。

  这里的一切似乎具有涤净世间所有尘俗和哀怨的神奇力量,所以她每次出差都会在这里逗留好几天。对她而言,大自然像有无限的力量,引领她抛开一切束缚去奔放。

  布尔加斯郊外的这大片花田是老汤姆夫妇的私人财产,除了花季采摘时会雇来较多的园丁外,平时花卉的照料基本都由老人一家亲自动手。

  

   花田的主人家还有一个相当浪漫的习惯:下弦月的时候花田里一片漆黑,上弦月的时候花田里月光明朗,但不管是哪种时节天气,老汤姆夫妇总会在花田外的小篱笆旁插上一两只马灯,给过路人留个方便,而她正“不幸中的万幸”的拿到一支。

  试问是怎样的女人会在黑夜里孤身一人拎着马灯四处乱走?想到这里,她苦笑着佩服起自己的胆量。

  “这真是一个可笑又美丽的意外。”

  黑暗中突然传来一声低沉的男声,在寂静的花田里格外清晰。

  “深夜一人在郊外乱晃,是高估了村庄的治安还是低估了那些市井流氓对女人的渴望?”对方不冷不热的声音连续从花田黑暗的堤边传来。

  她惊慌的朝四周望了好几回,四野茫茫皆不见人影,吓得她的心脏差点从胸腔里跳出来。慌乱间,脚下踩了一个空,整个人滑倒在花田的小道里,半人高的花丛马上掩盖住她的行踪。

  “啊!”祁午夜失声惊叫。

  “该死。”克里斯-安勒低咒一声赶紧冲下花田,朝着花丛中微微泛火光的地方走去。

  他可没想到有胆子半夜在花田里乱逛的女人经不起他的一声“友好”的问候。

  马灯掉落在地,几下无力的燃烧之后也熄灭了,唯有美丽的月亮仍悬挂天空。

  克里斯大步走到祁午夜方才倒下的位置,眯起双眸居高临下的睨着倒在小道边的女人。她正惊慌失措的摸寻着掉落的马灯,见他靠近更是吓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裙子长拖拖的铺盖在地上,颜色十分刺眼,跟她的脸色一样皆是一片苍白。

  “但愿没把你吓死。”他朝她打招呼,发现她浑身发抖得如同受惊的兔子,才察觉对方似乎不领他的情。

  看来他是吓到她了。

  克里斯挫败的低咒一声。

  他今天不该逞一时之强,气愤地开着里奥的车子出来,直至车子抛锚、迷失了行径路线才惊现自己居然连手机都没带出来!无奈之下,他只得弃车行走,可走了将近两个小时,眼里所见仍是一望无际的农田、花田。

  原以为他今天的运气坏到头了,却又见到花田远处一晃一晃的朦胧光团。起初看不分明,后来才意识到是有人打着灯火走来了!哦,万分感谢!上帝还是眷顾他的。比起一个人鼓噪而漫无目的的“旅程”,他还是决定留在原地等那人靠近,详细询问一下这个见鬼的地方到底是哪里,并且马上联系里奥来带他回去,他真的一分钟都不想呆在这种鬼地方了,然而谁知这一等,又花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这一长段时间足够他观察花田里那团孤单的灯光。

  深夜的花田里提灯的居然是个女人?他有点难以相信,特别是打灯人从花田的另一边横穿过来,而那边是荒无人烟的郊外野林。

  他从不相信鬼神之说。即使这个女人的形象有多么接近东方神话中的妖精……嗯,他乍看眼前的女人时确实也有一种被她纯洁如百合般的美貌恍惚了心神的感觉,但此时他饥累交加,别说是妖魔,就算她是上帝派遣来的女神他也不会有一丝心动。现在的他只想找一间酒店好好休息,如果没有,普通的旅店也无所谓。

  克里斯蹲下身来,问道:“你还想在这里呆多久?”他不知道她听不听得懂义文,但她应该听得懂英文。

  对于他所提的问题,坐在地上的女人像没听懂似的不做任何反应,只是坐在地上充满警戒的护着自己,并大口大口的呼气,好像随时都会昏过去的样子……

  再等下去天亮也找不到一处可以休息的地方。

  他弯下腰,大掌一捞,直接穿过午夜纤细的腰身,把她搂到怀里。

  “你要干什么?流氓!放开我!”祁午夜奋力挣扎,双手不停挥舞着,一拳拳无力的地打在克里斯身上。她现在又累又饿,经不起再一次折腾。

  毫无重量的她就像一个布娃娃,被主人一手抱起,背贴着他的身体,双脚离开地面,摇摇晃晃的被他带到堤边去。

  尽管她像鱼一样跃动不停,对方却完全不受影响。

  该死的,她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如果她早点跟着朋友们一起去学习了什么防身术,今日也不会落得这般田地。足下传来的阵阵痛疼暗示她,即使她能像上一次拿着石头砸中对方的脑袋,这次也很难顺利的逃离了,但无论结局如何她都愿意尝试。

  她张口,重重的咬在他的手上。

  克里斯低声痛呼,真是个恩将仇报的女人!心情不禁更加恶劣,他大步跨上田堤,把午夜重重的摔在地上。

  祁午夜一副娇柔的千金小姐状,像养在温室里的花苗般要人细心灌溉,什么时候经受过这样的对待,这一摔虽然不至于把她的骨头摔碎,但也让她疼得直呲牙,身下的石子,咯得她的骨肉都隐隐做痛。

  她努力忽略身上的新痛旧疼,咬紧牙关,强硬的保持清楚的头脑来应付这个陌生的男人。然而在克里斯看来,眼前的女人却是该死的引人联想非非。她苍白如雪的脸色不带一丝生气,在月光的照射下泛起一层光昏,迷离又梦幻,像是即将消失于天地的精灵。还有那一脸梨来带雨和凌乱的长发,那一副颤抖不停的娇躯……

  他差点就要冲过去将她搂在怀里,用最温柔的吻安抚她的心灵……

  “呼!”他握紧双拳。诧异自己的定力几时开始变得如此之差。瞧瞧眼前这个楚楚可怜的小女人,他承认自己对她的态度粗鲁了一些,但要他先开口道歉是不可能的,毕竟是她先咬了他,才会让彼此之间的沟通越加恶化的。

  他不满的抿动着嘴角,眼睛余光撇见午夜小腿上的一大块黑斑。他蹲下身子,一手抓起她的脚裸,一手撩起她的裙摆。

  “你还想干什么?”她尖叫着支起身子,用另一只脚对克里斯猛踹猛踢。在接受连番烦火的对待后,平时冷酷如冰冷雪的男人终于爆发了。

  “住手!你够了没有?”他愤怒地大吼,格外吓人。

  午夜打了个冷战,面对他骇人的脸色,什么也做不了的她只能咬紧嘴唇,双手捂着脸“呜呜”的细声抽泣。

  这里是花田公路边的樟树后,离老汤姆先生居住的小屋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除此之外根本不会有半户人家,就算她再怎么呼喊也没有人会来救她。

  现实真是让她绝望得心酸破碎。

  细细的哭声传到他耳里变得十分委屈,似乎在控诉他的冷血无情、在控诉他的傲慢无礼、在控诉他的粗鲁作为。克里斯十分无奈,他知道她误会了什么,但他不习惯解释,也没心情再多做解释,但这个小女人哭得几乎肝肠寸断,让他不得不想做些什么。

  他靠到午夜背后,轻轻的伸手将她从地上半抱起,让她窝到自己的怀里,轻轻的拍拍她的背,无声的哄着她。至于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连他心里也想不明白。以前交往过的女人从不会如此低泣,一旦被提到分手,要么是嚎啕大哭、大声指控他的无情,要么是苦苦哀求,不论是哪一种,他都没做过安慰她们的事,所以里奥才会常常开玩笑说他砸碎了一地芳心。

  他古怪的行为令午夜为之一愣。

  他是什么意思?她抬头望进一双海水般湛蓝深邃的眼睛,那双眼睛近在咫尺,与她对视之后有一瞬间仓皇闪烁,连搂着她的双手都有一丝颤动,但很好快的又镇定的看着她,保持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姿势。

  午夜低低的抽啜,低头看他搂在她身上的双臂。难道他不知道他现在的举动有多亲密吗?这样的怀抱太温暖太温柔,类似于伴侣之间的爱溺,根本不是对待一个陌生人应该有的。

  她抗拒地推开他的手,对方也很快的松手了,一点也没要强迫她的意思。原本堆积到喉咙上来的危机感这才下降了一点点。

  克里斯收回双手,有些不安的站定在一旁。

  他在发什么疯?居然去关心一个不相干的人,更可笑的是对方还不领情。显然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好,他该任由她哭死算了,为什么要瞎心痛。

  午夜看他面色不善,也不敢去招惹他,怯怯的用手撑着地面想站起来,无奈脚一使力便一阵酸痛。刚才被克里斯从花田里抱上来,一时只顾着挣扎所以都没感觉,一旦精神放松下来,就能感觉从小腿肚往下到脚踝整一片都火辣辣的折磨着她,疼得她全身的神经都在颤抖。

  克里斯一直等在那里,等她什么时候开口向他求助,但对方情愿自己难看的趴在地上打滚,也不打算要他帮忙。

  “愚蠢的女人。”情愿抱着那点可笑的尊严也不肯利用自己的优势去办好一件事,这是他的评价。这回可算是捡了个大麻烦,而他还得依附这个麻烦。他重重的吐出一口闷气,无奈地蹲下去,抬起她的小腿仔细的观察了一下。

  光滑莹白的美腿上沾差一大片浅浅的黑迹,轻轻地拨弄几下之后,出现一道道长长的擦痕,在月光下透着丝丝闪亮的血迹。估计刚才滑倒在花田里,周围粗糙的沙砾刮伤了这条吹弹可破的美腿,不是很严重,但有一点更糟糕,这个女人岚到脚了。

  “在花田里摔倒弄伤的,不会有太问题,但还是需要包扎。你还能走吗?女人。”

  午夜拉下裙摆,曲起单膝,借着克里斯的力站起来。她不知道脚扭伤到什么程度才会这么痛,可怕的是她的腿无法踩下去,这就意味着她没法再走接下来的路了……

  克里斯扶着午夜,感觉她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而身体却对他很躲避,似乎十分厌恶和他接触,这简直让他不爽到极点。

  “……我们最好尽快离开这里,可以的话请告知我附近旅馆的路。这里乌漆嘛黑的,偏地都是生长在自然环境中的野兽。”

  祁午夜抬起脸来,红红的眼睛重新审视了这个男人。他脸部五官严肃而俊美,双手扶着她搭上去的手臂,眼睛认真的注视着四周的变化,举止再伸士不过了,一身政务办公西装与悠闲自在的花田格格不入。

  这身西装整洁而高雅,应该很有档次,至少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社****败类穿得起的。

  看来她判断错误,错把好人当坏人了。一时间张口结舌,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克里斯眼角瞄了她一下,对她又变成哑巴的习惯很不满。刚才对他打骂想加的时候,可一点都不淑女。

  “难道只有对你粗暴一点你才会懂得开口说话吗?”

  午夜倒吸一口冷气,急忙尴尬的撇过脸说道:“这一带都是私人农场,并没有旅馆,不过主人就住在花田尽头的一栋木屋里,那可能得再走上个把小时……”她越说越小声,就怕克里斯又要突然发脾气。

  而这一回克里斯似乎也没有要再生气的意思。这种情况早在他最糟糕的预算里面了。

  “走吧。”他将手伸到午夜面前,意思很明确。他会带她一起走,不会留她独自在这里喂野兽,因为他需要她带路。

  午夜迟疑了一下,方才她只顾着逃命,压根没想到会遇见野兽的问题,经由他这么一提醒,确实让人后怕。现在茫茫荒野里,突然冒出一个迷路的男人的确是一件奇怪的事,但他没对自己下手,至少证明他的人品信得过。既然大家都是落难的人,是不是该相互扶持呢!

  她不安的抓抓五指,然后重重的点头。这一刻,她选择信任他。

  “那么祝合作愉快。”克里斯口气冰冷地说着公式化的生意语。他真该感谢她的宽宏大量,把跟他同行的事当做一件重大事件一样考虑老半天。他不经意地拉着她的手走迈开步子,她便像被他用力的扯动一样,东倒西歪的撞进克里斯的怀抱,一股女人温香和柔软入怀,他差点就要把头埋到她脖劲处嗅吸她的芬芳。

  男人独有的古龙香味立刻袭上来,午夜又惊吓得马上弹开。

  “痛!”他干嘛那么差急,没见她的脚岚伤了走不动吗?还是在向她宣泄他的不满?为什么把火气往她身上撒,她也是受害者好不好。

   听到她的痛呼,克里斯蹙起眉头,紧握的左手松开了一点点,但还是没有要放开的意思。也不知道她伤的到底是筋还是骨,尽量避免走路才是对的。他沉默了一会儿,索性伸手揽抱住她的腰,半行半就的要她前进。

  

   “啊!”这要叫她怎么走路?午夜被他折腾得呱呱叫。

  

   磨磨蹭蹭的走了几步,他终于发觉自己所做的全是多余。虽是牵着她的手,但完全可以说是拖着她前进的。

  

    这种走路的速度不仅比蜗牛还要慢,而且样子像极了不倒翁,晃得两人晕头转向,

  看他又停下脚步,午夜心虚的移开双眼。

  她脚痛,又不敢叫克里斯放慢脚步,怕他又会给她脸色看,会丢下她自己走掉。留她一个人坐在这里等天亮或喂野兽。她已经尽力在走了,虽然达不到他的要求,但她好歹好也努力了,他应该也看得出来吧……

  正当她沉默无语时,一股力量把她往后推了推,大手握住她的臀部把她背了起来。

  “你……”午夜细叫一声,怒视着这个粗鲁鬼。他分明是在占她的便宜。

  克里斯轻哼一声:“照你这个走法,咱们今晚仍得在这里过夜。”

  “……”祁午夜低咕一声,内容含糊听不到一个完整的字眼。

  漫漫黑夜里星河月光依旧,只是“旅行”的路途上多出一人相伴,满田的玫瑰花引领着,直往那间可爱的木屋。它坐落在花田尽头的山腰,依稀亮着微弱的灯光,等待着远到而来的客人。

  两人的身影越走越远。在月光铺贴的路上,时不时的传来沙哑的警告声:“别一直把胸往我身上蹭,你想失身吗?”

  “不要扭来扭去的。”

  “不许睡在我背上。”

  “……”

1/1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