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策:祸水妖后  小说作者:姒双儿
作者有话要说:
1/1

7:灭门祸

   苏林海意图谋反而入狱的消息震惊朝野,亦国京都的百姓也是对此事议论纷纷,在京都百姓眼中,苏林海不仅是亦国忠臣,还是大善人。他们怎么都不会相信这样的人竟然会谋反。

  这件事很快就在朝中传开,群臣私底下议论纷纷,都为止费解,两朝元老忠臣竟有谋反之心,真是不敢相信。

  而一直和苏林海水火不容的太师萧贺心中对此事早已在掌控之中,故意让自己的门生风宇沉去告发此事,不仅让他在皇帝身边立功而的得到重用,也为自己在朝中的羽翼增大。

  如此,他多年的心腹大患终于除去,放眼朝堂已无人能与自己对抗,更何况亲生女儿正为居中宫皇后,母仪天下。萧氏父女二人一个称霸后宫,一个权倾朝野,权利之大。

  而风宇沉,是当今驸马,身负血海深仇不得不报。今日的告发已是蓄谋已久,背后有人撑腰他自然无所惧怕。

  皇帝本不想将这个消息告诉苏如雪,在后宫里下了严令。

  而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总有人想方设法的想让苏如雪知道。

  在苏林海入狱的第二天,看门的侍卫冲了进来告诉了苏如雪苏林海入狱的消息。

  听到侍卫说的,苏如雪顿时怔仲住了,手抖了抖,握在手中的蔷薇簪子落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突然猛的起身,听到噩耗她头脑一片混沌,似不敢相信般,又盯着侍卫认真的一字一字的问着:“你在说一遍。”

  “皇上已经刚刚已经下旨让禁卫军抄了苏家,全家都被关在刑部大牢,待三部会审后便要定罪。”侍卫声音提高了一分,认真的说着。

  侍卫还未说完,苏如雪身体如虚脱了般坐到了床上,双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心犹如万箭穿心般的疼,声音颤抖的大声喊着,带着悲泣:“为什么会这样,我父亲到底犯了什么罪,要遭如此横祸?”

  侍卫看着苏如雪这个样子,长叹了一声,他也不想跟苏如雪

  “我要见皇上,我要去问问皇上,我父亲到底犯了什么罪。”苏如雪头一抬,眸中隐忍的泪水在打转。

  …………

  承辉殿外,苏如雪跪在冰凉的白玉石地上,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扇半掩着的朱红大门,她现在心急如焚,期待着里面的莫承御能出来。

  现在正是骄阳似火,苏如雪的额头早已是汗珠满头,跪了许久还不见莫承御出来,膝都生疼了,身体因堕胎后还没恢复,又跪在这冰冷的地上,身体已经快支撑不住了,摇摇欲坠着,她脸色发虚,嘴唇惨白无血色,头又有点昏沉。

  站在门外的老太监李长看着苏如雪这样的情况都于心不忍,便再次进去通报。

  她已经快跪了两个时辰了,苦苦的哀求,里面的莫承御就是不理,让她心痛绝望,更是心急。

  这时,李公公从里面出来,叹气的对苏如雪道:“娘娘,皇上说,让您不要在为苏林海求情,不然就按同党罪论处。”

  苏如雪听完就如遭雷击一样愣住了,苍白虚弱的脸上表情复杂,缓过来后心想,他真的如此狠心,连自己也要杀。

  “是什么时候的事。”

  李公公一愣,而后又知道苏如雪说的是什么,道:“三日前,驸马大人带兵去抄家,唉,也难怪皇上大怒,谋反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呀”

  一听到谋反这两个字,她便痛苦的大声厮声喊着:“他为何如此狠心绝情,我父亲绝不会干那些事,他是被冤枉的。”

  原来,他早就开始对付父亲,一直在欺骗自己……

  “唉,证据确凿,件件证据都能至苏大人于死地,想翻案是不可能的了。”李公公摇着头道,好心劝道:“娘娘,老奴您还是回去吧,皇上的圣旨都下了,是不可能更改的。”

  “不,我不走,我一定要在这求皇上。”苏如雪倔强而坚定,眸中全是不惧生死的样子。她不信他会如此绝情。

  “唉……”李公公无奈的摇着头。

  殿内,莫承御正看着奏折,脸上没有丝毫表情,而对跪在殿外两个时辰的苏如雪更是没有半句回应,仿佛就是不在乎。

  看着这些弹劾苏林海的奏折,莫承御嘴角挂着一丝满意畅快的冷笑。

  一旁金瑞兽香炉里燃着龙涎香,烟雾缭绕在空中变成一丝断断续续看不清的线条,听到李公公时不时进来通报的声音,莫承御深深吸了一口气,剑眉一挑,眼眸中的神情迷离不清。

  本是明媚的天气,忽然一下就阴沉了下来,乌云渐渐布满天空,整个皇宫内全是压抑低沉的气息,看这情形像是要下雨了。

  承辉殿外,苏如雪依旧在那跪着,身体越来越虚,那倔强固执的身影瘦弱如柳,仿佛下一秒就会昏倒。

  苏如雪的双膝下的白玉石上染上了丝丝血迹,覆中的疼痛加上膝盖的疼痛,让她痛上加痛,痛的如千蛇缠身,万虫钻心。

  此时的苏如雪有倒地,只全身无力的跪伏在地,头上发鬓散落两旁,惨白的面容如病西施,让人看着就不忍心。

  虽没有闭上眼睛,但却是气息微弱,像是奄奄一息,但留着一丝信念在,还是不愿倒下,如果她倒下了,谁来救家人?

  “娘娘呀,您还是回宫吧,皇上他是不会来见您的。”李公公看着苏如雪那奄奄一息又执着的模样,心里全是怜悯。

  苏如雪听到了李公公的话,但并不理会他,只艰难的抬起头,幽深的眸子看着李公公,惨白的脸挤出冷绝笑容,尽是不服输。她心里还是那个念头,莫承御不出来,她就一直跪在这。

  李公公看着这笑容,心中不禁一怔,眼看这天就要下雨了,生怕苏如雪会出事,便连忙又走进殿内通报。

  不久后,从那扇门内,一身龙袍的莫承御缓缓走了出来,他深邃的眸子淡漠如水的看着跪伏在地,气若游丝,虚弱不堪的苏如雪。

  看到莫承御终于出来,苏如雪已经顾不了自己的自尊和高傲,强撑着身体慢慢的爬到莫承御跟前,卑微的跪伏在莫承御脚边。

  那飘逸的袍角抚过苏如雪的头顶,龙涎香的气味传进她的口鼻,和以前令她着迷感觉不同的是清苦酸涩。

  她低头垂眸,已不敢看着他,只盼他能念在自己陪伴他三年的情分上听自己辩解。

  她用手抓着莫承御的袍角,虚声哀求道:“皇上,求求你彻查臣妾父亲一案,不要冤枉了忠臣。”

  听着苏如雪的求情,莫承御没有一丝动容,反倒脸上闪过一丝不悦。

  他俯视着苏如雪,见她如此卑微的抓着自己的袍角,已经看不到她以前的傲骨和自尊,更没有以前对她的那种触动感……

  苏如雪见莫承御没有说话,心里一急,抬起头,看着那张自己日夜想念的峻脸,而如今却是心酸和隔阂。

  她苍白如病西施的面容映入莫承御的眸中,又见她脸上多了一道长伤痕,冷漠的眉头紧蹙,他浅浅的凝视着她,语气冷而低沉的:“已经过三部会审,罪证确凿,如何能冤枉。”

  “收取贿赂,结党营私,暗自练兵,勾结外臣,意图谋反?”苏如雪讽刺的笑道,一脸坚定道:“以我父亲的为人,他是最恪守律法的,他绝对不会干这些杀头大罪!”

  “证据确凿,如何辩解都没用。”莫承御冷漠的脸上带丝微怒,盯着苏如雪那深幽的美眸,依旧是那样的吸引人。

  “我父亲真的是被冤枉的,只要皇上愿意重新审,父亲就有救了。”苏如雪一急,又向前跪爬了几步,双手抓住莫承御下垂的手臂,期盼的哀求着,水灵的眸中流出能让男人人心动的泪水。

  莫承御没有动容,语气忽然变得冰冷凌厉,有着隐隐的怒意:“苏如雪,你这是在让朕为你徇私吗?”

  莫承御的话就像是一个残酷的声音,让苏如雪彻底怔住了,心里一凉,手放开了莫承御的手臂,眼神呆呆的看着地上。

  沉默良久后她似乎知道了什么,猛的抬起头,脸上忽的浮起冷笑质问着,如凋谢了的白蔷薇花那样美:“恐怕皇上是对父亲忌惮已久了吧,也许早在三年前,三年的升宠说不定也是因为父亲……呵呵,为了不让臣妾知道,而将臣妾囚禁起来,皇上,我说的对吧。”

  面对这样真实的质问,莫承御扬着头,手负立于后背,眼神飘忽不定的直视前方,面色沉冷,而眸中闪过一丝杀意。

  他没有解释,因为,他不怕她知道。三年的盛宠,他承认多半是因为他父亲。

  他们沉默不语,仿佛周遭的一切都凝滞住了,只剩下他和她,气氛肃然而压抑。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