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妖:乱世盛歌  小说作者:九二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六章

    平静的日子过了不多久,梅三觉得自己离那些过往已经很远了,当初赌气选择顾子之的事,想来也是因祸得福。她暗自庆幸,顾子之十分尊重自己,自那天问了她的身世之后,他再没有在她面前提起“明月妆”,提起她的身份。

   可惜好景不长,梅三住进“翠园”不过月余,顾子之的舅舅携着表妹来顾府小住,说是小住,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将梅三赶出顾府。

   顾府的仆人本就不待见梅三,有了朱玲玲撑腰,梅三在府中的日子,更加不好过了。就像此时,翠园里还煮着茶,茶香四溢,甚至盖过了香炉里的熏香。

   梅三拿着一件未做完的衣裳,一针一针密密的缝下去,衣服一看就是男人的,晴儿则在一边唠叨。谁谁谁又故意把脏东西倒到了翠园门口,谁谁谁没有准备翠园的晚餐。梅三皆是一笑置之,心里却有些委屈,明明什么都没做,倒成了众矢之的。

   算了罢。

   在园子里的时候,什么难听的话没有听过,正牌夫人大闹明月妆的戏三天两头就要闹一出,比她唱的《西厢记》精彩多了,相比起来,丫头嬷嬷们这些小伎俩就成了雕虫小技,既住进了顾府,就要有勇气面对。

   朱老爷将朱玲玲带到顾府,隔日便走了,说是放心不下家中生意,恰说明朱玲玲一时半会是不会离开顾府的。

   她见过朱玲玲,也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人物。相反的,她留过洋,见过世面,家世清白,教养又好,长得清清秀秀的十分讨喜,只是年纪太小,不免任性些。如果她是顾子之,也会娶这样的姑娘做夫人吧。

   不管她们在园子里是多么的高人一等,出了园子,看到这样的女子,总觉得矮人一截。

   正想着,朱玲玲推门进来,晴儿连忙噤口,茫茫然站在一边不知所措,心里想着:这表小姐怎么不推门就进来了。

   梅三见晴儿站着不动,开口道:“晴儿,给表小姐沏茶。”说着又转头对朱玲玲说:“请问表小姐要喝什么茶,君山银针、铁观音、龙井,还是碧螺春?”

   朱玲玲不屑一顾:“土包子才喝茶,本小姐只喝咖啡,你们这有吗?”

   “表小姐若执意要喝咖啡,梅三确实分身乏术,表小姐只能另觅他处了。”

   “你这是在赶我?”朱玲玲咄咄逼人。

   “梅三不敢,不知表小姐找梅三所为何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句话不论在哪里都是适用的。

   朱玲玲本想给梅三一个下马威,可是见梅三一副笑脸盈盈的样子,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开口,满肚子话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没事就不能来了么?”她仍趾高气昂的说着,气势上已经不如刚才。

   “当然可以,表小姐请坐。”见晴儿还愣站着,又吩咐道:“给表小姐一杯白水。”

   朱玲玲又哼了一声,没有再反驳。梅三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小啜一口,:“表小姐若喜欢,翠园大门随时为您开着。”

   “你真把自己当成翠园的主人了,”朱玲玲抓住机会,凝睇她一眼,“你知道这里以前是谁住的吗?是我表嫂,她才是翠园的主人,听说你只是一个下贱的窑姐,你配吗?”

   得知顾子之将往日李曼如住过的“翠园”腾出来给这个女人住,她心下自然不平衡,真佩服自己还能和梅三在这里心平气和的说话。

   梅三脸上仍挂着笑:“是梅三失言了。”

   看着梅三较之前略显苍白的笑颜,朱玲玲心中闪过一丝快感,却又有些于心不忍。她年纪虽小,也知道这两个字的份量,很快这一点点怜悯之心被她压下去。

   虽然用身份的优势欺负一个女人并不光彩,可是谁让这样一个脏女人霸占着表哥,霸占着翠园呢?她是正义的一方,梅三才是坏女人。

   适时晴儿将水端了上来,朱玲玲瞥了一眼,继续说道:“你知道这翠园为什么叫翠园吗?”

   梅三不太适应她没完没了的作弄,却没有表现出不耐烦,喝了一口茶,依然笑颜以对:“想必是因为门口的竹园吧。”

   “你还不算太笨,那你知道这门口的竹子是谁种的吗?”朱玲玲得意洋洋的说,“都是表哥一株一株栽上去的,因为表嫂喜欢竹子,表哥就在门口栽了一片竹林,你永远别妄想取代表嫂。”

   “梅三从来没有想过要取代谁,表小姐多虑了。”

   她只是一件商品,谁会将一件商品放在心上呢?

   因为一场误会才进了顾府,不,或许她不肯承认,那根本就不是一场误会,她已经迷失了,却总有人跳出来告诉她: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她怎么能忘?怎么会忘?

  

   顾子之来翠园时,也没有敲门,梅三正在沐浴,纱幔后头若隐若现的妙曼身姿,可谓活色生香,他不敢发出声响惊扰她,蹑手蹑脚走过去,她闭著眼睛,呼吸平稳,竟然在浴桶里睡着了,是什么让她这样累?

   他皱起眉头,下巴紧抿着,将她轻轻从浴桶里抱出来。

   梅三睁开眼睛,对上他炽热的目光,他穿着她缝制的青布长衫,嘴角干干净净没有胡渣,眉眼间有些不悦,仍拿过一旁干净的布替她将头发擦干,然后是身子,一寸也没有落下。她发现他不爱穿洋人的衣服,对青布长衫情有独钟,她也喜欢他穿成这样,儒雅又不张扬,于是做了一件又一件。

   顾子之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从布行出来,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就是翠园,他迫不及待的推开门,只为了看看门后那张脸,是否还挂着温婉的笑,是否为他煮了茶,熬了汤,又或许,他只是想看看她。

   他将她放到床上,双手触及她的背,她的皮肤很滑很软,窗户还开着,入了春,窗脚下的桃花含苞欲放,有几朵开的早的已经在枝头绽放了,溢进满屋子的香。

   夜还凉的很,如同她的背脊一般。

   “你听过‘黄粱一梦’吗?”她看着他,睡眼惺忪的问道。

   “嗯。”他点头,给她盖上被子,从梳妆台拿过一把梳子,将她的头抬高,一下一下的给她梳头。

   “卢生以为世上好的东西都让他独得了,醒来了才知道一切只是一个华丽的梦,自古得到了再失去的滋味,总是比从来没有得到要苦涩的多。”从来没有也好过曾经拥有,光是这样想着,梅三的眼眶微微红起来,在微弱的灯光下显得那样不起眼,他发现了,轻声问她:“怎么了?”

   她宁可他和所有的男人一样,待她弃如敝履,也好过细致入微,“梅三只是卖笑人,顾老板如今对我这样好,究竟能好多久呢?”从前园子里的姐妹爱上这个,爱上那个,她总是笑她们空有一副饱经风霜的躯体,心却单纯的像个孩子。

   像她们这样的人,最禁不起有人对她们好,她还以为自己跟她们不同,原来,原来,都是一样的。

   顾子之沉默,脸拉的更长了,他停下给她梳头的手,紧紧捏着梳子,他无法给她一个确切的答案,她问的,连他自己都想知道。

   而且他没有忽略她对他的称呼,已经住进“翠园”一个多月了,竟然开口叫他顾老板,心里莫名被哏住,一口闷气无处发泄,却也没有当场发作。“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会给你安排一个好的归宿。”言下之意就是他不会一直留她在身边了。他拿起梳子继续给她梳头,可是动作不再像刚刚那样轻柔。

   “你生气了?”他的答案已是比她想象的好得多,还能有什么念想。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她偏过头问他。

   “没有。”他嘴硬,亦察觉自己放了太多心思在梅三身上,他以为曼如走了,心也不会跳了。

   冗长的沉默之后,梅三开始说一些琐事,说起舅老爷,说起表小姐。顾子之沉默听着,仿佛没有刚刚那一场不愉快。

   他望着她沉静的脸,要是时间就这样停住了,那有多好。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