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古代言情 > 宁为王爷妻
宁为王爷妻  小说作者:谈西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章 信函

   

  李晴暖在自己闺房的床上醒来已经是离开南山的第五日了。如果不是哥哥归家,她怕是还要在宫里躲上几日的,如今哥哥回来她也只能挥泪别宫门了。她的哥哥嫡长子李凌云是皇家禁卫军,半月前秘密前往京城边上的一个小镇去追查一件采花案,仅仅十天便破了案。今日归家府里也不能大肆宣扬,只是一切从简的做了一顿晚宴。

  哥哥从午后回来先是跟爹爹进了书房,快有一个时辰才被放出来,又跟着等在门外的丫鬟去大夫人处请安,又过了半个时辰才回去他的院子休息。

  今天的晚饭尤为丰盛,大夫人安排了厨房做了好几个哥哥爱吃的菜,大夫人和嫂嫂也一直给他夹菜。坐在他左边的李晴暖忍着笑低声问他:“哥,如果你不是男子,我还以为你此番去是被采花了呢?”

  正在吃饭的李凌风一下子被米呛住了,随即侧头坏笑道:“有你这么幸灾乐祸的妹妹吗?我去破案可是劳心劳力的,哪像你又是打猎又是逛王爷府的。”

  “你!八卦!”气呼呼的瞪着他,突然又笑道:“话说你十天就破了案,那你这五天留在小镇做什么去了,莫不是迷上了什么人舍不得回来了吧?”

  他立刻尴尬的看了看右手边的妻子,回敬道:“我有你嫂嫂这般妻子那会再肖想其他人。”

  她见好就收,但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那个采花大盗到底长什么样子呀?”

  首位的老头子突然发话:“好好吃饭。”

  他们眼神沟通了一下‘都怪你’,听完安静了一会,可奈何下午吃李凌风带回来糕点吃多了,所以又悄声的问道:“那个采花大盗长得帅不帅?”据说被采花的妇人都没有报官。

  他瞄了一眼父亲大人,声音不算太小的说:“虽然比起我来还差一些,但比起一般的男子也算是风度翩翩了。”

  对面的李雪兰听到声音,也停下了筷子,“风度翩翩?大哥,采花大盗不是都长得很丑的吗?”

  他反驳道:“谁说的?这个采花大盗长得一表人才,还有几分才气,若不是走了歪道或许还是一个可造之材。”

  提起话头,李晴暖也来了兴趣,“对,江洋大盗也有长得俊美的,我之前就看到过……”

  大夫人见他们越说越离谱,出声打断,“你们三个快吃饭。”眼睛转向她的亲儿子,“你的两个妹妹都是姑娘家怎么可以跟她们讲这些,还有你暖儿。”

  不等她说,立刻回到:“大夫人,暖儿知错了。”

  首位的人也发话:“好了,先吃饭吧,都要凉了。”

  他们三个立刻互相瞟了瞟,看到大夫人的表情,立刻做乖孩子低头吃饭。他们三个其实不是同一个母亲所出,她的母亲是爹爹的正妻,现在的大夫人原来是二夫人,后来她的母亲去世,大夫人才扶正,妹妹雪兰的生母是现在的三姨娘,二姨娘没有子息。他们三人的感情很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哥哥很疼爱她们,小时候有什么好的玩意儿都会买来送给她们,后来虽然她离家,哥哥每年也都会寄东西过去。她和妹妹雪兰因为这些年离家有些生疏,但这三年相处还是挺投缘的。再加上爹爹对女色不是特别看重,家里的两位姨娘年级也都大了,所以一家还是颇为和谐的。

  晚饭后在自己的院子里纳凉,虽是入秋还是有些热。躺在从屋里搬来的榻上,跟两个丫头一起吃水果。远远的就听见哥哥院子里传来的欢歌笑语,估计是他的一帮朋友在给他接风洗尘。哥哥才华横溢、文武双全,本该深的父亲喜欢,却因为他性喜琴棋书画,爹爹总说他不务正业。若是她有五分哥哥在琴棋书画上的造诣爹爹就会笑的合不拢嘴了吧。不过她虽然不同音律、不善女红,却还是嫁给了当朝权势最大的六王爷,想来爹爹应该做梦也会笑醒了吧,当然得把他不喜欢赵元聪这点剔除掉才行。

  第二天一大早李晴暖正在画眉毛,蓝画上气不接下气的闯了进来,害的紫琴手一抖就画歪了。

  紫琴停下笔笑骂道:“你是赶着投胎去不成,都多大了,怎么还这么冒冒失失的。”

  “姐姐你就别骂我了。”她眼睛亮晶晶,笑面如花的说:“姑爷派人给小姐送了两大箱的首饰衣物和小玩意,都在前厅呢。还派了一个脸不会动的人来,说是王爷还有话带给小姐,在前厅等着呢。”

  脸不会动?如果古墨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想?

  这里紫琴也紧张了起来,“哎呀,我眉毛还没画好呢,小姐你可得等一下,这个样子可不能出去。”

  紫琴果然了解她,她往镜子里看了看,尚可。整了一下袖子就站了起来,紫琴知道拦不住只能把笔搁下,也连忙跟了出去。

  前院大厅,古墨一脸淡定的坐着,主位上的李世忠跟他说了几句话就冷了场,干巴巴的各自喝茶李凌风看他行姿灵动,气度不凡,想来武功绝尘,便跟他聊起了武功招式。他有问必答,绝不多话。李晴暖到时他们看起来聊得还是挺投机的。

  他听到脚步声,抱拳行礼,“参加王妃。”

  “额……”当着她爹爹的面确实有些尴尬,只能硬着头皮应他,“你不必多礼了。”

  他面无表情的从怀里拿出一封信,“这是王爷要我送来的,连同箱子里的物什都是王爷亲自挑选的,特派我送过来。”

  她接过信,顺着他指的箱子看了看,一箱全是女子的衣物,另一箱则是一些首饰和摆件。“替我谢谢王爷。”

  “王爷说等王妃当面致谢,还有记得回信。”

  “哦。”她脸色立刻升温,也只有古墨能波澜不惊的说出这些话,还一脸坦荡。

  “那属下告退。”再对她的爹爹行礼,“拜别右相。”

  送走古墨,爹爹只甩下一句‘改日记得好好谢谢六王爷’就走了,留下一脸坏笑的哥哥,他捡起一件衣服,“六王爷怎么还送来一箱衣裳,是给你的吗?也不见有请师傅来量尺寸,可别错了,这么好的料子浪费太可惜了。”

  李晴暖决定不理他,吩咐紫琴把东西抬到屋子里去收好,自己准备回去让蓝画给她画眉毛。

  他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赐婚第二日六王爷送来的东西可是要比这些东西多多了、值钱多了,也不见妹妹你多宝贝,今日可是为了‘亲自’这两个字?”

  她实在忍不下去,随手拔下头上的簪子射向他,“李凌风你欺人太甚。”

  簪子被他轻巧的接住,却见她又转身拦住抬箱子的小厮,从箱子里拣了一个玉观音扔下他,接着又扔了四五件东西,中途被紫琴拦住赶走了小厮,这才罢了。

  “好久不见你动武,如今都生疏成这个样子了。”他把玩着手里接过来的玉观音,桌子上还有几件都毫发无损。“哎,也是,做了王妃可是不能动不动就动武的,就算有什么意外身边的护卫也会拼了命的保护的,那还需要自己习武呀。”

  她气的徒手攻向他的前胸,“李凌风,看招。”被他向左侧身躲过,攻右肩又被他闪过,连着十几招都没有抓住他一片衣角,这下他笑的更肆无忌惮了。

  “妹妹果然是除了轻功尚可,其他都是三脚猫的功夫呀。”他边笑边把她的簪子插回发间,又顺手拿走她怀里露出一角的信,然后纵身跃出好几步,高高的举着信。

  她这才发现信不见了,也不再和他缠闹,气呼呼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眉毛一挑,“爱给不给。”

  李凌风看她真生气了,笑嘻嘻的走到她身边,“哥哥就是逗你一下,不会真看的了。”把信递到她面前:“喏,给你,别生气了。”

  “哼。”一把抢过信,“你都二十几岁的人了,还老是逗我们。”

  他摸了摸她的头,“哎呀呀,这不是喜爱你这个妹妹嘛,别生哥哥的气了,我走了,你自己慢慢看你情郎的信吧。”然后仰天大笑,神清气爽的出府了。

  她看着他的背影自言自语到:“恶趣味。”看了看手里的信放在袖中,吩咐一直在看戏的蓝画收拾一下,起身回自己的院子了。

  院子里几个嬷嬷刚把箱子抬进屋子里,紫琴忙着收拾地方放箱子里的东西,李晴暖便让两个嬷嬷把那个贵妃榻抬了出来放在树荫底下,她倚在榻上拆开了那封信。

  “见信如唔,南山那日听了你讲小时候的事情,我就想把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也将与你听,便写就了这封信。

  奈何幼时到弱冠的事情太多了,我想着就捡些你不知道的说吧。宫里兄弟姐妹众多,我从小便跟在皇兄身后长大,七岁那年我第一次偷偷出宫,看到了城西晚市上的车水马龙,从此便上了瘾。我知道无论我的四书五经背的多好,文章写的多好,都不会让我有机会出宫,所以我勤于武艺。父皇和皇兄都说我是武痴,还专门请了武林高手来教我武艺。十四岁那年南疆派来使臣求我朝派兵帮助镇压叛乱,我跟随现在的大将军韩延平第一次上战场。我第一次杀人,整整做了一个月的噩梦,这是不是与你说听到的本王生性嗜杀、冷血无情有些相悖?东征西讨了几年,十九岁平定了东南的叛乱,被封了王爷,府邸是我自己选的位置,建在闹市之中。第二年皇兄登基,我又与平西大将军杜威平定西楚,一别京城半年,回京途中恰逢初雪。”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