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别墅里的家族  小说作者:碧子砚
作者有话要说:
1/1

联姻

    为了加固在家族中的地位,萧叔帮金允宬安排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联姻,金允宬答应的爽快,汉武帝金屋藏娇,说明联姻是成就男人事业最快最有效的方法。据说林氏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财团,并且林亦曼是林振生的独生女,弹得一手好琵琶,性格温婉为人公允,并且也是在英国获得双学士学位后回国,筹资成立了儿童救助站。允宬认为不期盼不讨厌能独立的女人最合适自己的处境,而他希望林亦曼就是这样的女人。在林家,林妈妈对女儿慈善的做法十分不满,总是催促她进林氏集团工作才是当务之急,如果想做慈善不必要亲力亲为,但亦曼一意之行。林妈妈很清楚女儿的个性,如果说是去相亲,女儿定是万万不能答应,因为林亦曼最不接受任人安排。

  林亦曼来到约定好的地点,见到早已等在那里的允宬,亦曼一霎间明了了妈妈的用意。亦曼回到家中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似的,林妈妈紧追进卧室询问情况,亦曼却唱起了高调,将了她妈妈一军,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反而说妈妈让自己去拜见爸爸的老朋友嘛。林妈妈发现女儿一反常态,不急着进浴室,却对着镜子流连忘返。林妈妈酸溜溜的说了一句“你从小就什么都不告诉我”。再后来允宬与亦曼又见过几次面,两周后双方开始筹划着订婚。支昱跟在允恬身边,虽然允恬跟支昱讲话很少,但支昱对此事已略有所闻。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她第一次跟允恬发生正面冲突,原因是允恬今天各种刁钻,指责支昱连买瓶水的工作都做不好,不是太烫就是太冰,不喝含有色素的水,不喝碳酸饮料,不喝矿泉水,支昱没了耐心,让商店老板把所有含色素和碳酸饮料的水搬到车旁给允恬选,见支昱敢这么高调的跟自己较劲,允恬立刻饱满起来,她们两个之间终于出现了一个爆破点,嘴未张语未出,却被允恬先一步抢到话语权,支昱反斥允恬每天一副冷冰冰的态度,活脱是为惹人厌而生,你以为人跟人的不同之处仅限于家世背景吗,你以为钱能买到所有人的阿谀奉承,别笑死人了,如果你们家那么不可一世,为什么还要跟别人联姻。在金钱上面堆积起来的嚣张骄傲,犹如与粪土同行,殊不知自己的举止在我眼里就是个天然弱智怪。你惯用刁难挑剔别人的方式来填充孤独寂寞的内心,变态到扭曲,若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头早就被人打爆无数次。最后支昱还要挟允恬买下商店老板拿来的所有水并表示自己以后不会屈尊纡贵于她。允恬愤怒也没有对策,在商店老板听来的确是言辞凿凿,她见支昱言辞铿锵有力,最主要的是她更是个拳脚灵活的助理,前两天从小偷手里帮自己抢回手包的画面立刻浮现在允恬眼前,允恬拿人性反击支昱:“人跟人之间没有永久的朋友,只有永久的利益,钱才是王道。”然后一副华丽的姿态让支昱滚蛋。支昱傲气铮铮的把钥匙丢给允恬后扬长而去。

  支昱全然不为失业所带来的压力感到心慌,独自一人蹲在允宬曾经出现过两次的街角,暗自神伤,孤独感上升遮盖暗淡的街灯,整条街都黯然失色。

  气急败坏的允恬回到家把当初介绍支昱来的家佣李叔好一番谩骂,全家上下无一不晓,别的佣人有心估算支昱那个小妮子做大小姐的贴身助理时间最短,支昱给她们的感觉是为人不卑不亢,一双长有卧蚕的双眸透着贵气。眼下她能把大小姐气成这样,脾气这般李叔还介绍给允恬,私底下流传李叔这是变相报复一年前允恬在全家上下人面前揭穿他偷喝父亲的白酒。家里总管事也睁只眼闭只眼,不敢拿金晏的御厨李叔开刀,金晏对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心里跟明镜似的,水至清则无鱼。

  又过了几天,支昱见工资卡依然没有动静,支昱左思右想后来到流水别墅,正巧这天赶上允恬没有出门,所有人见此状况表面上躲躲闪闪、实际上心里的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巴不得亲眼看看事态如何发展。允恬窝在沙发里开始埋怨小文没有看好门,然后指责站在自己面前的支昱私闯豪宅,支昱讲明此次来的目的,允恬认为是支昱先违反工作职责并且把自己仍在大街上,事实表明,她自己认为对这份工作无法胜任主动放弃,并且严重破坏了雇主的身心健康,所以不予以支付该工资。支昱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规定,劳动者享有取得劳动报酬的权利、提请劳动争议处理的权利以及法律规定的其他劳动权利。凭借金氏在社****上的地位,不用找律师,相信有很多媒体愿意听自己诉说一二,她只想要回应得的。允宬在楼上观摩,支昱的确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儿,是什么样的普通家庭造就出她不畏惧强权的秉性。允恬耍刁蛮公主脾气是各种精通,这次被一个不入流的小妮子找上门来讨债,允恬快被气晕过去了,“像你这种不入流的女孩儿真是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怎么能够明白什么是父亲如山呢。”这意有所指的讽刺,支昱冷哼了一声,脑海里浮现出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但立刻回到主题,我不管是谁,金小姐请你马上付我半个月学小狗扮小猫鞍前马后的薪水,允恬听后哈哈大笑,允恬不允许任何人得罪讽刺她侮辱她。见支昱不反抗但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允恬起身准备逃离支昱的视线却被支昱扯住胳膊。这个时候陆凤雪刚巧回来看见这一幕,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了支昱一记耳光,允恬怕事情闹大,赶紧让管事把钱拿来,被金晏逮到妈妈和自己都不好过。想当年支昱八岁的时候就替妈妈收拾过小三,今天被一个长得像小三的女人抽嘴巴子,这口恶气怎么能咽下去,可眼下她已经不是8岁时候的自己了,她开始看清楚原来这些年自己一直活在林氏千金的笼罩下。允宬冲到楼下把支昱拉出家门后开车把支昱带走,车里寂静了许久,允宬的声音敲响了无声的空气:“对不起”,支昱整个人才从回忆里出来,转过头注视着允宬,她明白他跟允恬母女的关系,她苦笑了一下说你没有必要替她们跟我说对不起。允宬看着她没再多说一句话,他多么想告诉她他在楼上看着的时候有多想过去扯住陆凤雪让她立刻道歉,他是在为自己在说对不起。在自己要不起爱情的时候,你却带着爱情来到自己的身边。也许当初他就不该把她拉到自己的世界里,不该选定她跟踪她然后偷偷躲上她的车……最不该的是让她喜欢上自己。一路上支昱一直望向窗外,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车驱使到她们每次见面的地方,支昱把玉坠子拿出来还给允宬,他都要跟别人订婚了,他对自己来说是从此以后也许再也不会见面的人,即使见面也是没任何关系的人,当然了从来就没有过任何关系,过去、现在、将来。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