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幸只有我知你  小说作者:勾阑
作者有话要说:
1/1

随笔

    四川外出打工者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多,而我很不幸的与这些打工者一起抢火车票,而更加不幸的是,我没能抢到卧票、坐票,甚至连全程的站票都没有,开学的时间不会因为我的无法按时抵达而推迟,在我将售票姐姐问道快头顶冒烟时,我买到了最后期限能抵学校的车票,从成都乘硬卧到宝鸡,后面只有赖在车上,每过一站,补一站的票,当然,只能补站票,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趟火车直达,我不用转车!

   当父亲看到我买的票时,立马黑了脸,“退掉,买机票,站接近四十个小时,你怎么受的了”,我很谢谢父亲的好意,可我最终也没去退票,原因很简单,机票售空。如果不是这原因,我可能也享受过搭乘飞机的快感!与父亲不同的是,在母亲知道我的车票情况时,第一时间就是开始为我准备小板凳,还是那种能收放的军用凳,便于我携带,并不断嘱咐火车上该注意些什么。我不是第一次独自出门,甚至第一次到拉萨读书,也只让父亲将我送到成都火车站,还没进入候车室,就急急将父亲赶回家了,所以我对母亲的话,多少感到不以为意。出发日到了,原本和父亲商量好,只将我送到家乡的汽车站,然后我自己提着行李搭车去成都火车站,可父亲临时变卦,硬要将我送到成都火车站,原因只有一个,“如果成都火车站也发生暴动,砍到我女儿怎么办!”我翻翻白眼,对他彻底无语。而这一次,父亲是亲自将我送进了候车厅,而当时已近晚上八点,天空也还飘着毛毛细雨,气温也就几度。不知是因为昆明火车站的事件真的吓到父亲了,还是因为我这次离家是三月初,回家却是十二月底的原因,让站在进站大厅门口的父亲一直望着我的背影,直到消失。而我摘掉眼镜,拉着行李,回头只简单说了一句:“哎呀!你就回去吧!我又丢不了”,没能看清父亲的表情,只见一个模糊的身影,没对身影多做留念,进站了。父亲到底站了多久,我无从得知。

  父亲对我的很重承诺,临时变卦的他,嘴里说着荒唐的理由,但那却掩不住他对我的爱,我现在只能用“爱”概括父亲对我的一切行为,可单单一个字,如何能形容父亲的心。也许只有等我当父母的那一天,能体味父亲的心,但却无法真正了解父亲爱我到底有多深!

  六张床位,除了我,其余五位全是打工者,也和我一样,到达拉萨,还和我一样,车票只到宝鸡,后面也是站票。看着他们大包小包,拿出来除了方便面、泡鸡爪、啤酒外,没有任何有营养的东西。而父亲陪我逛超市时,买了牛奶、营养快线、果汁、各类小面包,而出发前,除了车费,父亲又给我拿了三百块现钱,在火车上买饭菜吃,他很讨厌我吃泡面,因此坚决不要我吃泡面,“火车上的饭菜难吃的没法,还贵的要死,我宁愿吃泡面”我不满父亲的安排,企图与他抗争,而父亲也十分坚持他的意见,“饭菜再难吃,它还是有他的价值,泡面根本没法和他相比,你到了学校也不许吃,听到没?”我听到了,可却没做到,而现在,我真的很讨厌泡面了,甚至不用父亲的叮嘱,我也不愿碰他。我不仅带着各类补充营养的东西,还带着几种水果,而核桃更是去了外壳,只剩果肉,重达两斤,这些是母亲准备的,因为我是学生,补脑很重要,这是母亲逼迫我必须带上它的原因。这些东西,对于我来说,都是累赘,火车上几乎不动的我,根本吃不下任何东西,只能将这些东西带上火车,再带下火车,然后带入西藏。

  宝鸡一到,我们六人就被赶出硬卧,六人提着大包小包挤在车厢里,直到列车员让我们补票,并且将我们驱逐了卧铺车厢,赶到了硬座车厢。背上电脑,左手行李箱,右手旅行袋,前胸还挎着女士皮包,当在那狭小的通道穿梭时,我看着什么都想踢一脚,而嘴里的咒骂也没少,骂的最多的却是自己长了个猪脑子,为什么当初选大学时,要选一个离家万里的西藏!叔叔阿姨还在前行,企图找个宽敞的地方,而我,已经筋疲力尽,走过一节车厢,在两节车厢,进入下节车厢我便将行李扔在不知都是什么人的什么东西上,让它们高高立于这堆杂货的顶端。掏出小板凳,坐在走廊上,蜷起双腿,背靠杂货堆,面向乘务室,右靠开水机、垃圾堆,左侧除了行李还是行李,而左前方厕所传出的气味,更是让我青了脸,也更是怀疑自己当时是否正常。而当双亲打电话问我安全时,一肚子气,全部向他们宣泄,完了后,我是好受很多,但父母的语气里却又多了几分心疼,不停嘱咐我安全的同时,更是要我好好吃饭。我在第一次求学归家时,火车上除了开水还是开水,本就已经消瘦的我,回家更是添了几分憔悴和狼狈,显然父母是担心我再次喝水度日。也许是因为我提着行李活动了许久,体力消耗不少,我破天荒的想吃米,在火车上奢侈了一把,买了套餐,20元,可吃了几口,那东西实在难以下咽米饭吃完,其余全扔了,而扔掉那刻便决定,再也不吃火车的套餐,老爸的钱一点也不值得花在这儿。没吃盒饭,当然也没吃父亲为我准备的各种小面包,到时各种饮料被我清空,不是因为想喝,完全是因为那东西实在太重。

  垃圾堆旁入座,厕所旁入睡,已经很凄惨,虽然这是我自己认为,但如此差的一席之地,在火车进入格尔木时,我还险些要留在那里。到达格尔木是午夜两点左右,也从此时开始火车开始供氧,为了保障每人的吸氧充足,火车对人员进行了严格限制,凡是站票者都该下车,但我却违反规定,对列车长一再恳求,甚至以上学迟到无法报名为由,让列车长开道后门,并且一再保证,如若高原缺氧,一切后果自行负责下,才勉强留在车上,但却必需提着行李转移阵地,而转移阵地后,虽然依旧坐在垃圾堆旁,但却不再那么拥挤,也没有厕所味,因为这厕所被堵住了,而此时我才觉得自己并没有倒霉透顶,毕竟我没像那些叔叔阿姨留在夜幕下的格尔木。

  看到西藏蔚蓝的天空,脑袋虽然有几分胀痛,但我却由衷感到高兴,大口大口呼吸着这含氧量较低的新鲜空气,也在此时,父亲的电话打来,“吃点苦对你以后才有好处,就出门不便这点小事,是难不倒我女儿的对吧!”好强的我当然答道是,父亲一阵大笑,“好好好,那你就好好加油吧!啊,对了,先去补充下营养,好好补补,好好吃饭,如果生活费不够,就打电哈,不要省着,我可不要你明年回来时,已经瘦成猴子了!”而我只是认真听着,并未答话,直到父亲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时,我才无奈的回道“我才离家不到两天,还没报到,你就要我回去?”父亲依旧是呵呵笑两声,在嘱咐我要常常打电话后,结束了我到西藏后的第一次通话。

  从家里买的零食我两天就解决掉了,但家里带的辣子和泡菜我却每天吃一点,不断回味家的味道,刚下火车时父亲要我常常打电话,我做到了,虽然每次和他们聊的都是些鸡皮蒜毛的小事,但当我三天不打回家,父亲就会打过来问问,不打电话的原因,如此频繁的通话,就算只是叫声爸、妈,这样的通话,我也从未感到烦闷。学校受委屈的我,让在电话那头的父母成了我最好的出气筒,抱怨、不满、厌恶的人事物,一切一切都成为我对着父母吐槽的缘由,安慰在他们嘴里从未少,鼓励和处事方法,他们也从未吝啬。

  以为自己不恋家,甚至想逃离父母管辖,选择逃家远远的我才发现我是如此离不开那个有争吵的地方,以前从未在意小事,当在不同时间和背景下上演时,我的心境居然如此不同。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