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奇幻侠情 > 人间天上
人间天上  小说作者:六月茜冰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四章

   刷的一声,剑若龙吟,吟龙剑法的“蛟龙出海”应声而出。他含恨发招,剑招更显得凌厉无匹,夺人心魄。剑气如龙,剑招如龙!

  具有武学慧根的韦如轼,正适合学习奥妙无穷的吟龙剑法,若假以时日,吟龙剑法必定尽数被他学去。

  方翎手腕振处,长剑电闪,乘风破浪,他的剑以轻灵迅速为主,后发而先至。不等韦如轼剑招递到,他已一招“登堂入室”,直逼韦如轼前胸。方翎能当上五旗总管,毕竟也不是弱手。

  韦如轼手肘弯转,剑身一横,抢在方翎前面。方翎看见李蓝心的剑与他相交之后,他的剑一分为二,极为奇特,不敢硬接,立即改实为虚,一斜闪开。韦如轼连使两招,逼得方翎回剑自卫,接着剑锋一闪,挽起两朵剑花打向方翎双目。方翎仰面一让,不料剑花爆开,竟成数十寒星,飞飞洒洒,尽向他身上几处大穴打下。这是“画龙点睛”的后续之招,出人意料,取敌性命于眨眼之间。

  吟龙剑谱百年来为武林中人争夺不休,其中吸引人之处,自是它那精妙传奇的武功。有人说它一共只有六招,有人却说有一百多招,数字相去甚远,令人啧舌,也更令人觉得神奇无比。但它招式变化多端,奥妙无尽,是任何人都同声称道的,而详情如何,恐怕近百年来,鲜少有人探得究竟。因为,得到了剑谱的人,很少得以宁日来研究。得到了剑谱,无异于引来成百上千的人杀他,单是躲避这些汹涌而来追杀的人,已足以花费他一辈子的时间,直至死!没有人有时间来仔细地研究剑谱。只有韦东原凭着生死旗江湖第一旗的力量,不但保留剑谱十余年,而且让儿子学会了其中的四招!

  树林深处,飞快地跑来一个红衣少女,年纪在二十岁上下,满面惶急之色。

  她跑近了,绛紫龙王旗主迎上去,道:“关姑娘!”

  关霁纹道:“老旗主怎样了?”

  赤金旗主听见说话声,转头望来,脱口惊叫道:“关姑娘小心!”

   关霁纹愕然回顾,只听当的一声,剑已出鞘,一把锋利森冷的剑架在了她雪也似白的脖颈上。绛紫龙王旗主一把扣住她脉门,大声喝道:“韦旗主住手!”

  韦如轼的利剑已指在方翎的咽喉上,方翎正苦于无拆招妙法,万念俱灰,闭目静静等死。韦如轼的剑倏然停住。

  只听绛紫龙王旗主道:“方总管,快过来。”

  韦如轼道:“师姐!?”

  关霁纹叫道:“师弟,方翎他该死,他设计陷害你爹,你别放过他,别管我,快杀了他。”

  韦如轼喃喃道:“你怎么知道?”

  关霁纹道:“我无意中偷听到他和赤金旗主的谈话,本想给你报信,不料被他发现,把我关在柴房里,我好容易才逃出来。你爹呢,他怎样了?”目光向地上一望,吃惊地道:“蓝心?蓝心死了吗?方翎,是你?你为什么这么狠?”

  方翎缓缓收了剑,面色苍白地走过来,关霁纹怒目而视。

  绛紫龙王旗主道:“方总管,趁关霁纹在我们手上,我们走吧。”

  关霁纹叫道:“师弟,你还愣着干什么?杀了他们啊!”

  方翎伸手扣住她,示意绛紫龙王旗主收了剑,冷冷地道:“韦旗主,最好原地别动,你一动,我立刻震断她的心脉。”

  韦如轼双目闪闪发亮,咬牙道:“方翎,你给我记住,你逃得了今日,逃不过明日,哪怕追到天涯海角,我这辈子也不会放过你。”

   方翎冷笑:“方翎记住了,无论天涯海角,我等着你。”

  关霁纹拼命挣扎着道:“方翎,你无耻,你是个小人!”

  方翎不理她的话,强行拖着她,与绛紫龙王旗主一步一步退出韦如轼的视线,循着来路,走出了万幽林。

  方翎道:“孟旗主,让你受累了,其实你也可以像赤金旗主那样,阵前倒戈。韦如轼一向恩怨分明,只与我有仇,不会为难于你。”

  孟旗主低下头,片刻,说道:“我和你爹共事多年,虽然平日相交不深,但他的为人,我很了解。他对老旗主一直忠心耿耿,我从未相信过他有篡位的野心。”

  方翎微微动容,哑声道:“多谢孟旗主。方翎还以为,世上无人知道我爹对生死旗的一片忠心。”

  孟旗主轻叹一声,他的头发更加苍白,面容更加苍老了:“吟龙剑谱引起的是是非非,谁又能说得清楚,看得明白?你们方、韦两家的恩怨,又岂是外人插手所能解决的?一切就由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老了。方总管,咱们就此别过。”

  方翎泪光闪动,道:“孟旗主多保重。”

  孟旗主点点头,走到树下,那儿拴着适才三人乘来的坐骑。他牵了一匹给方翎,然后翻身上马,抱拳道:“方总管,再会!”

  方翎目送他远去,低头望关霁纹,关霁纹哼一声,瞪他一眼,愤然转开头。方翎伸出手,将她拦腰抱上马背,关霁纹怒叫道:“喂,你走开。”

  方翎道:“我有话要对你说。”

  关霁纹冷冷道:“你这恶贼,我没话跟你说。”

  方翎不说话,翻身坐在她身后,一手搂住她,一手扯起缰绳,驾的一声,黑马扬起四蹄,飞奔前进。关霁纹挣扎不休,恶贼恶贼的骂不绝口。

  行了小半个时辰,路边有个四角飞檐的十里亭,方翎拉住马,跃了下来,关霁纹也迅速跳下地。

  方翎站在她身后,缓缓道:“如果没有发生今天这件事,我们两个会一直处得很好,是不是?”

  关霁纹冷笑道:“以前是我瞎了眼!”

  方翎转开头,轻轻低叹,道:“发生了今天的事,我也不敢再对你有任何奢望。”

  关霁纹道:“那好极了。拼我一死,也要杀了你为老旗主和蓝心报仇。”

  呛啷一声,长剑出鞘。

  方翎一扬手,便将她的剑夺在手中,抛于地上。他淡淡地道:“你不是我的对手。叫韦如轼来。我只想把所有的真相都坦坦白白告诉你。”

  关霁纹冷冷道:“真相?我知道得很清楚,不需要你来添油加醋。”

  方翎不理她这句话,顾自说道:“我爹担任绛紫龙王旗主时,不知何处流言传到老旗主耳中,说我爹藏有银笛,老旗主疑心我爹对他的吟龙剑谱也有觑视之心,于是几番试探。我爹不明就里,言词之间不免有些吞吞吐吐,老旗主疑心更重,终于找个机会,陷害我爹妄图杀主篡位,赐下毒酒一杯。人证物证俱实,我爹有口难言,有心逃走,又不甘背此恶名,被迫喝下了那杯毒酒。只可怜我爹当年追随老旗主,赤手空拳创下生死旗基业,也算有功重臣,他一生效忠老旗主,末了竟被冠以不忠之名,含冤而死。我娘悲愤之中,将一切都告诉了我,要我无论如何也要洗清父亲所蒙的不白之冤。随后我娘自谥身亡。那年我才十五岁,我才十五岁啊!”

  方翎全身一阵颤抖,牙齿互错,他那又悲又愤的声音,令关霁纹不由自主地转头相望。

  “老旗主派人搜遍我家,也未搜到他要的银笛,嘿,我爹虽是江湖中人,却对这所谓的绝世武功从未眼热过,纵使在手,也必定双手奉给老旗主。我父母双亡,无人庇护,不得不委曲求全,忍气吞声。那时人人当我是逆贼之后,对我恶言恶语,时以拳脚相加,老旗主对我不闻不问,不管死活,那叫厚待我方家吗?韦如轼一直在山上习武,不知详情,所以我从未恨过他。在这一年中,我苦学父亲传下的剑法,并抓住任何时机,偷看老旗主的鞭法,暗中想出破解之招,发誓一旦武功大成,必定杀他为父报仇。

  “我的沉默或许令老旗主放心不少,也或许他良知未泯,自问有愧,一年后提升我为黑白旗旗主,以示抚恤方家遗孤。我从我母亲告诉我的一切中知道,老旗主与万幽林主剑谱交换解药之约,我还知道,老旗主受尽剧毒折磨之苦,在他赴万幽林之前,必定先召回韦如轼任旗主。就在那时,我有了既杀老旗主又雪我父亲冤情的两全之策。那就是我今天所安排的一切,不过------”

  方翎道:“我原以为万幽林主武功出众,必定与韦如轼斗个两败俱伤,那时我可以胁持韦如轼,告知天下,我要夺得生死旗旗主之位,不费吹灰之力。而且近年来,不少人都知道我在生死旗羽党众多,一呼百应。只不过,我没料到,万幽林主竟会是李姑娘,她不忍伤害韦如轼,宁可死在他的剑下。”

  关霁纹冷冷道:“否则你就是生死旗的旗主了,对不对?”

  “不,我会很快离开生死旗。在离开之前,把一切都告诉韦如轼,让他明白,韦东原本来就该死,而我对旗主之位,从来就没有眼热过。”

  “那么,方才在林中时你为什么不说这些话?”

  “我改变了主意。”方翎低声道:“因为李姑娘的死。”

  “蓝心?我不明白。”

  “我无意害李姑娘,李姑娘也不应该死。但却死在韦如轼的剑下,韦如轼悔恨万分。老旗主的死对他已是个打击,他更无法承受李姑娘死在他剑下的事实。他不知内情,只会恨我。他恨我越深,痛苦就会减轻,我心里也好受些。”

  “我不信你甘心背一辈子黑锅。”

  “我不甘心!可是不甘心又能怎样?我发过誓绝不伤害杀父仇人之外的人,李姑娘却因此而死,韦如轼抱恨一生,我于心何忍?”

  关霁纹沉吟片刻,冷笑道:“你会编多么高明的谎言,只管继续编来。”

  方翎微微轻叹,说道:“我并不强求什么,然而------江湖的是非恩怨,并不因为你的淡泊而不来招惹你。我父亲对无敌天下的剑谱素无争夺之心,却难逃剑谱之劫。我做儿子的,除了雪清这不白之冤,又能作何选择?孟旗主说得很对,吟龙剑谱引起的是是非非,谁又能说得清楚,看得明白?方、韦两家的恩怨,也只能由我们自己看着办。方、韦两家,究竟谁是谁非,已经无法证明。”

  关霁纹心头一震,说不出话。

  方翎住了口,面色一如孟旗主般极其疲倦,走近关霁纹,伸手轻抚她垂在肩上的长发,片刻,低叹一声,痛楚而轻柔地道:“不管你相不相信,这一辈子,我只对你一人吐露这一切,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只要向你证明,我不是个无耻的小人。看在我对你好的情份上,倘若有我死在韦如轼剑下的一天,希望你能来替我收尸,好歹别让我死无葬身之地。但愿你我此生永不相见。相见之时,想必是你来为我料理后事的。祝我好好活着吧。------其实,生与死对我,已没有太大意义。生,只是代良心受过,死,只是向李姑娘谢罪。”

   关霁纹震惊的倒退几步,毫无意识地喃喃道:“既如此,在万幽林你为什么还要以我胁迫师弟?为什么不在那儿让他一剑杀了?”

   方翎苦笑道:“当时我已闭目等死,但孟旗主抓住了你,有一丝生机我都不思逃跑,于情于理,毕竟说不过去。韦如轼岂非要疑心?”若韦如轼起了疑心,势必要问个明白,而若一问,岂非就下不了手杀方翎?岂非就要为李蓝心的无辜而死悔恨一生?关霁纹心头隐隐作痛,不争气的泪水涌上了眼中。

  方翎走上来,将吟龙剑谱递给她,说道:“韦如轼和李姑娘都是习武奇才,我本想父仇得报后,他们或许能从万幽林主之处找到已收回的佩凤剑谱和银笛玉箫,学成绝世武功,令这百年来从未显现出真面目的绝世武功不致再继续埋没下去。但------一切都那么出人意料。既然上天注定,不让这绝世武功传于世上,何不就替李姑娘了结心愿,将这最后一本未收回的剑谱还归万幽林。就让这四件东西永远埋没吧。希望自此后江湖中不再发生今天的悲剧。”

  他低下头,关霁纹在心中黯然长叹,并不作任何闪避,两行清泪,悄然滑落。为谁流泪?为韦如轼?为李蓝心?为方翎?抑或,是为她自己?

  他的唇冰冷而颤抖,轻轻碰了碰她的左颊。他痛楚地低语:“不要流泪。好男儿有泪不轻弹,要流,就流血吧。”

  他是在自语吗?关霁纹愕然看着他,泪眼模糊了一切,她看不清他脸上是何种表情。

  他迅速放开她,转身匆匆走出亭子,飞身上马,仰首一声长笑,朗朗道:“彼此珍重,关姑娘!”

  双腿一挟马腹,俊马长嘶,立时奋起四蹄,迎着落日的余辉,绝尘而去。------

  两大剑谱,究竟是宝?还是祸?

  江湖中说得好:“携宝如携祸。”

  携有剑谱,等于携了一身祸。

  两对少年情侣的好姻缘,无端端都断送在无敌天下的吟龙剑谱上。

  ------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