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宅:无宠女的逆袭  小说作者:忘心离情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四章 老候爷

   那次自从在墙边和阿忘在说那件神秘的男子的事情时,正好遇到受伤回来的沈慕白后,沈凉儿觉得如哽在喉,她刚回沈家,并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就算引起注意,她也不需要那方面的注意,所以她一直想要找机会把那件事澄清了,可是一直却苦于机会,这次正好称着沈慕白因为这件事正愧疚着,如果她说出来,会让他更加的相信一些。

  被她这么一问,沈慕白愣了一下,“男客?沈府最近并没有客人来啊?”

  “是吗?”沈凉儿显出几分若有所思,看得沈慕白莫名其妙,过了一会儿,她才带着许不甚确定的语气问道,“小白,你相信世上有鬼魂或是妖精的存在吗?”

  沈慕白的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带着不屑笑她,“你胡说什么啊,这世上哪可能有那些东西。”

  “不!或许是存在的。”沈凉儿摇摇头,肯定地说道。

  沈慕白的眼神更加的复杂,他不明白沈凉儿突然这么说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只是定定地看着她,等着她的下文。

  “几前天的晚上,我连续两天在那片菊花园看到一个男子,那男人长得极美,却像是丢了魂一样飘渺无依,给人的感觉就是……幽灵!”最后两个字,沈凉儿将声音压得极低,好像是怕幽灵听到似的,眼中带着一股森然看着沈慕白,说不出的诡异。

  沈慕白不觉被她带动得也有些紧张起来,深深地咽了一口唾沫,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可是沈凉儿的眼神却又蓦地一松,笑了,“很奇怪吧,我也很好奇,所以让阿忘晚上跟了那个奇怪的男子,结果阿忘回来告诉我他跟丢了,你别露出那样的表情,阿忘很厉害,有一次我在街上被人调戏,就是阿忘一个人打走那两个色胚的。”看到沈慕白面露不屑,她特意在他面前强调了一下阿忘的能耐,只是刻意隐瞒了一些更为特殊的例子。

  “去,他那么壮,赶走两个色狼是正常的吧,如果不行那才算不正常,那样的话我们沈家就要考虑要不要养他那种白吃饱了。”沈慕白依旧不屑,不过心中唯一的那个小结却猛然解开,原来那天她和阿忘说的就是这事情,原来,她根本不是在自己偷偷有什么算计,原来——她真的是个天真的傻千金。

  一想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一股说不出的轻松笑容,这让沈凉儿在心底也轻轻地笑了,沈家果然没有单纯的孩子,这孩子或许脾气急了点,但自己的深沉仍然存在,那天——他果然听到了。

  “这不是重点啦,重点是我真的看到那个男子了,阿忘也看到了,所以一定存在的,你真的可以确定沈家没有客人,也许他是哪位姨娘娘家那边的亲戚?”这确确实实是沈凉儿的疑惑,对于那个男子的神秘出来,莫名失踪她始终记挂着,虽然知道这可能要跟她查的事情没有关系,但是人就是这样,对于神秘而不知的事,总是带着一种说不清的探求心理。

  沈慕白怔了一会儿,突地抬起手,以食指轻轻顶了她的额头一下,“别那么多好奇心,好好当你的三小姐就是。”

  “可是……”沈凉儿还想表达自己的不甘,却被沈慕白冷冷的打断,“沈家的这淌水早已经浑浊不堪,你何必再淌进来,当你的千金小姐不是更好?还是……你想像你的娘亲……”话说到一半,沈慕白停了下来,好像惊觉自己说错了话。

  沈凉儿的脸上故意露出茫然的神色,“我娘?我娘怎么了?什么像我娘?”

  “没什么!”沈慕白别开眼,不去看她闪着疑惑地眼睛,她看起来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小白,你知道我娘亲的事吗?如果你知道什么就告诉我啊,我……从小生了一场大病,醒来后就什么都记不清了,就连是沈家的小姐我都是前两年才知道的,奶妈什么都不告诉我,只跟我说娘亲是生病死的,可我总觉得她好像有瞒着我什么。”垂下头,沈凉儿那种对于无知的无助感让沈慕白心中闪过不陌生的心疼感,可是他清楚,自己什么都不能说,如果说了,她这份天真或许便会消失了,那个奶妈的苦心,他想他是了解的。

  “你的奶妈说的没错,你娘是生病死的,你因为娘亲离开,所以伤心过度,生了大病,我爹……他就把你送出了沈家。”最后一句话是最真实的,却也是最伤人的,可是他知道就算他不说,这一点她应该早就明白。

  沈凉儿垂下头,不再言语,不知是因为想起了娘亲而悲伤,还是因为自己的父亲竟然把仅五岁的自己送走而感心冷,沈慕白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好在这时小青端着点心走了进来。

  “小姐,点心做好了。”小青将装着点心的盘子摆到了沈凉儿与沈慕白中间的桌上,然后退到了一边。

  沈凉儿回过神来,抬起头时已恢复正常,将点心的盘子往沈慕白面前推了推,“小白,尝尝看,小青的手艺不错哦。”

  这次沈慕白没有排斥,捻起一块杏仁酥送进口中,一旁的小青不由紧张起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反应,直到他将一块点心吃完,然后不经意地扫了她一点,轻轻点了点头,“还不错!”

  小青松了一口气,沈凉儿也淡淡的笑了,“你喜欢就好!”

  “好了,你回屋休息吧,身体刚好就别到处乱晃了,我先走了。”沈慕白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又看看小青,皱起了眉头,“你怎么还穿这些?”

  “啊?”沈凉儿不明白他什么意思,茫然地看着他,小青在这时突然吓得哆嗦了一下,跪到了地上,“七少爷,奴婢……奴婢忘了告诉小姐了,因为这几天……”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沈慕白挥手打断了她,更让沈凉儿莫名其妙,疑惑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小青。

  沈慕白却不想再多说,直接便朝外走去,她急急地跟上,“我送你吧,小白!”

  沈慕白停下来,回头看了看她肩上的狐裘披风,最终没说什么,沉默地任她送自己走出了前厅,出了外面,阳光射下来,空气虽冷,但感觉却挺舒服,沈凉儿跟在沈慕白身后,无声的送入出园子,前面的沈慕白却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低眸瞅她,“记着,现在这样就好,沈家那些摸不清看不透的事别管,知道吗?”

  “嗯,我知道!”沈凉儿很乖地点点头,乖得让沈慕白觉得有点浑身不适。

  “你真的知道?”他不确定地再问。

  沈凉儿点点头,露出相当诚忍的表情,然后才以一种令人崩溃的软语问道,“那我可不可以再问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就知道能好奇到半夜跟踪他人的她,不会那么轻易放弃。

  “为什么那天我们路过井边时,看到三哥的黑影时,你那么害怕?那一点都不像小白!”好久以前就想问这个问题了,可是因为怕他更加多心,所以没问,但今天他已经把疑虑打消,那她自然要问问了。

  沈慕白的眼睛再次闪了一下,她的心思很细腻,竟然发现了他那时的细小的反应,但是他要怎么说?如果实话实说了,那不就和他刚才的想法相背离了?

  “呃……那个……算是童年阴影吧!”想了半天,沈慕白说了一个并不完全是谎言的理由,而他也不再给沈凉儿追问的机会,扶着她的双肩,将她的身体转回去,“行了,别管那些有的没的了,我走了。”

  说完,就逃也似的离开了留风阁。

  沈凉儿转过身来,看着他的背影消失,柔软浅然的眼睛渐渐变得深沉,“童年的阴影?呵呵……是啊,那么小……怎么可能没有阴影。”连她自己不也是一样有了失忆的后遗症吗?

  ………………………………………………………………

  面对着那整整一衣柜的衣服,沈凉儿有点傻眼了,原来刚才沈慕白和小青说的就是这事儿,那天他带着小青是去给她买衣服去了。

  看着那琳琅满目,质料款式皆数档次的衣服,沈凉儿感觉冰冷的心底好像有一股细细的暖流淌过,在沈家,对于沈家的人,她好像并不应该有这种感觉,但是那个脾气不好,又喜欢恶言相向的小弟,却让她在突然之间有这种感觉,并不是因为这些衣服有多好看,有多高贵,而是他注意到了她生活上的小小细节,这不正是家人间应该有的感觉吗?

  但是——这里所包含的到底是纯粹的关怀,还是另有他意?他是沈家人,她也是,以小人之心去度别人之腹,这是理所应当的吧?

  “小姐,你看这件,这件你穿起来一定很漂亮。”小青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浅色的冬袄,虽然是冬袄,看起来却极轻盈,沈凉儿看了一眼,的确喜欢,女人就是这样,看到一件漂亮的衣服总是会不自觉地高兴起来。

  于是,沈凉儿换上了那件衣了,或许真是人靠衣服马靠鞍,一穿上这衣服,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突然变得漂亮起来了,虽然脸色太白,但是彰显出一股柔弱之美,虽然眉毛有些淡,但是自有一股飘渺轻灵之妙,虽然眼睛不算大,但却很有神,轻眨之间灵活闪动,鼻子虽然不算挺,可是小巧可爱,嘴巴虽然不是鲜红欲滴,但却粉嫩得如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再配上那一头漆黑如墨的长发,让她看起来有几分超凡脱俗之感。

  “小姐……你好美……”小青在一旁也不由发出感叹之声。

  沈凉儿凝视着镜中的自己,唇瓣轻轻扬起,不知道这张脸是否像娘亲,如果像,那么但愿命运不会相像,猛然地她的唇参入了冰冷的嘲讽,心中暗暗发誓:不是便愿,是绝对不可能相像!

  再次抬眼看镜子,她的笑容已经不再冰冷,却在刹那间隐去,猛然回头,看到站在门口的男子,她愣了一下,“三哥?”

  沈慕白被她的轻软的声音猛然间唤醒,还带着茫然的视线对上她略带疑惑地眼神时顿时全然清醒,虽然目光还在看她,可是心底却翻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恐惧与懊恼,他竟然——竟然——

  “三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沈凉儿朝着他走过去,抬眼看着他绿色的眼眸,那里好似有复杂的情绪闪过,但却看不懂,但还好不是看到她刚才的表情应该有的反应。

  “哦,刚到!”沈慕清以最快的速度让自己恢复正常,然后微笑着上下打量了一下沈凉儿,让自己感觉看起来更像是兄长那种‘自家有妹初长成的’的满足感的样子,“原来咱们家凉儿这么漂亮。”

  沈凉儿露出羞涩的一笑,“三哥,别笑话凉儿!”

  “呵呵……三哥说的是实话!”沈慕清抬起手,在她的头顶轻轻揉了揉,而手心里传来的那种细腻柔软的感觉却让他的心猛然一颤,他只得让自己收回手,然后看了一眼静立在沈凉儿身后的小青,说道,“你先下去吧。”

  小青应了一声,赶紧退了出去,每到这个时候,小红都会羡慕起她,因为可以和三少爷离得这么近,但她可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的,与其和三少爷离得近,还不如多接近些七少爷,至少不会有那种自己被别人看透,或是却还云里雾里的感觉要好上一些。

  小青退了出去,沈凉儿看着沈慕清仍然微笑的脸,他永远都是这样笑脸,看起来温和而好近,可是却带着一种无形的冷漠疏离,与让人捉摸不透的高深感。

  “三哥可是有什么要对凉儿说?”沈凉儿看着他的眼睛,直接问道,因为他看起来就是这个样子。

  沈慕清的笑容扩大了一些,“凉儿真是聪明,三哥的确有些事想要问问凉儿。”

  “那三哥请坐。”沈凉儿来到古黄的檀木圆桌边上,先是倒了一杯茶放在那里,沈慕清也就坐在了那杯茶的位置上。

  “不知道三哥找凉儿要说些什么?”沈凉儿也坐了下来,在他的对面,温婉的笑容直视着他。

  沈慕清手轻轻碰触着茶杯,却没有端起来,脸上的笑容越加的莫测,他直视着凉儿笑脸,也不说话,好像想用眼睛将凉儿看透似的,凉儿也不心惊,只是笑着和他对视,偶尔捻起一块桌子中央的点心放入口中,只等着他说话。

  半晌之后,沈慕清才缓缓开口,那种探究的眼神也已收了起来,“其实也没有什么事,这几日三哥太忙,你病也都没有过来看你,所以特地过来看看,然后带着你出去吃顿好的,算是三哥将功补过了!”

  “三哥说得太严重了,凉儿自然知道三哥很忙,并没有介意这些事,况且四姨娘已经代三哥来过了啊。”沈凉儿这时倒是显有些乱了,连忙站了起来,好像很怕沈慕清认为自己是这种小心眼的女子。

  见他这样,沈慕清的心又突然软得好像一团棉花,他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双手按在她肩上,安抚道,“别急,三哥并没有认为你怎么样,是真的感到抱歉,怎么?不愿意陪三哥出去吃顿饭吗?”

  “当然不是,凉儿很愿意的!”沈凉儿很用力地强调自己的态度。

  沈慕清不由笑了起来,带了几分真实,“那晚上三哥来接你,对了,记得带着你那个护卫。”

  “啊……嗯。”沈凉儿微微怔了一下,随即点头答应,在沈慕清低头沉思时,她的脸上也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

  沈慕清为什么要带她出去吃饭的理由,沈凉儿想不透,为什么非要让她带着阿忘,她倒是有些明白,那一次是阿忘突然出现,她才幸免于难,他这样可能是出于关心,也可能是另有什么目的,因为他在白天来留风阁的时候,明显有话要说,但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

  晚上的时候,沈慕清来接她,兄妹两人,外带了一个护卫,便轻装出了沈宅,沈慕清定的酒楼是全洛阳城最好的,同时也是沈家的财产。

  两人一到,就便掌柜的请去了最上间,而那里竟然还有人等着,并且还有一张沈凉儿熟悉的面孔,站在门口,她愣住了。

  最上间里坐着一老一少,还有四名黑衣人,看起来像是护卫之类的,那一少沈凉儿认识,就是前几日看杂耍时遇到的那位张小候爷,而那位看起来精神奕奕的老人她却陌生,但看这场面,多少也猜出来了,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人会在这里,而沈慕清看起来也并不意外。

  疑惑地视线不由得移向了沈慕清,他像是没看自己,先是向那老者拱手作揖,“候爷,让您久等了,实在过意不去,望您老见谅。”

  果然如沈凉儿所料,这位老者就是那张小候爷的爷爷,老候爷!

  老候爷坐在位置上,哈哈一笑,“沈公子是哪里的话,这次理亏的人是老夫,等人自是理所应当。”

  什么意思?沈凉儿再次将目光投向沈慕清,就连一直沉默低头的阿忘,也看向了他,只见他这时转过身来,拉着沈凉儿上前,“凉儿,快见过老候爷!”

  沈凉儿看了他一眼,见他只是笑着,并未表达什么,她只得收回目光,朝着老候爷轻轻福下身,“小女子沈凉儿,见过候爷!”

  “好好,免礼,免礼,都坐,都坐!”老候爷看起来相当的开朗,大笑着将两人落座。

  沈凉儿在沈慕清下首坐下,视线仍是看着他,而他这时也看向了她,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道,“老候爷因为上次在戏院的事,感到十分的抱歉,所以亲自设了这桌宴,我怕你不来,折了老候爷的面子,所以就……”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