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之邪少爹地,妈咪不爱你  小说作者:艾之雅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四章 恶魔的初·吻

   

  窗外,偶尔有汽车发动的声音,时不时还夹杂有几声犬吠。

  夜,沉沉的。 

  “你如此的冰雪聪明,要不要猜猜看,我想对你干什么?”

  西门遥一边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白未晞的脸颊,一边貌似温柔的低声耳语。声音仿若暗夜撩·人,冰蓝色的瞳孔在黑暗中却散发着魅冷的寒光。

  冥冥中,仿佛预示——

  他,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我很冷!”

  白未晞答非所问,她不知道为什么西门遥会如此温柔的对她,况且就算猜到了又能怎么样,绝对不可能傻乎乎的说出来。

  她只是个微不知道的小人物,可不是有九条命的猫,可以随便浪费小命。

  弄不好,就有可能不小心得罪了他。

  她此刻即不想知道得太多,也更不想去了解他,只是暗自盘算他到底想对她做什么。而她现在最迫切的问题是,需要怎样做,他才会放过她呢! 

  “真是狡猾的小狐狸,也许你现在已经猜到了却故意不说。没关系,我替你说出来也是一样的。因为——你虽然从小到大都生活在黑道家庭里,整个人却有着仿佛天使一般干净、纯·洁气息,就是这份纯真美好,让人很想……狠狠的毁了!”西门遥仿佛情人呢喃一般的在白未晞耳畔低语,只可惜,说出的话语却恶毒无比。

  看到白未晞表面上故作坚强,眼神里却不知不觉流露出惊惧的模样,西门遥觉得越来越有趣了。

  他忍不住再次轻笑。

  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这么一会儿,已经笑了N次。大概是因为最近的日子真的无聊,他一贯喜欢高难度挑战,假如白未晞在面对考验和挑战时,明显表现出哪怕有一丝一毫的软弱无能,他必定毫不留情的把她扔出房间,任她自生自灭。

  偏偏她明明非常害怕恐惧,却越是倔强的死撑着不肯示弱。

  这不禁让他的兴致越是浓厚起来,忍不住想要亲手毁灭她所有的希望。假如她是纯洁的天使,那么他会毫不留情的把她洁白的羽翼残忍的撕得粉碎,然后再血淋淋的拽入地狱里,看她一点点的由洁白无暇的天使,堕落成为黑暗噩梦。

  他要完完全全的毁了她,无论从身·体,还是从灵魂! 

   “……我既然不幸成了你的猎物,生死有命。如果只有这样你才肯放过我的话,那,随便你怎么样好了!”白未晞听到西门遥这么说时,不知为什么反倒是悄悄地松了一口气,清澈的眼眸里没有再流·露·出丝毫的畏惧。

  他以为她是个纯洁的天使。

  其实,错了——

  早在她为了活下去而毫不犹豫的扣动手枪,开枪自卫·杀·人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从天堂坠入了地狱。即便依旧算是天使也只是堕落天使*而已。

  所以,她不在乎他把自己当成玩·偶一样随意玩·弄。

  (*堕落天使——原本是天使,却因为某些原因违背神的意愿而被视为叛逆,因此纯白的羽翼不再美丽,化作漆黑的双翼,被视为异类。)

   “嘘……不要着急,相信以你顽强坚韧的个X,我就算是在R体上的玩·弄你,恐怕只能够得到短暂的快活。要知道,必须得是精神上的摧毁,才最具更高的挑战难度!”西门遥不在乎说出自己的终极目的是什么。

  要知道,一旦落在蜘蛛网里的猎物,往往挣扎得越是厉害,就会被束缚得越紧,最后只能眼睁睁等待死亡降临。

   “……”

   继续无语中——

   白未晞忍不住在心底再次腹诽,看来传言也有真的,西门遥这个人模狗样的家伙,绝对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变态,自己这一次不小心落在他手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难怪有一次学校里鉴于校园里发生的女学生被罪·犯·性·侵·后又伤害致死的事件,大家在课堂上忍不住讨论关于如果是本人·遭·遇到·强·暴·时该怎么办,要不要奋起反抗?

  记得一个叫辛西娅的女孩子曾经非常大胆说了一句——如果遇到的是个禽兽不如的家伙,最多是一死了之。怕就怕,万一遇到的是个·变·态·,那绝对会生不如死!

   现在想想,这句话还真TM的精辟。

   看看她现在,落到西门遥这种高智商变态罪犯手里,可不是生不如死!不行,一定得想办法逃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白未晞暗自懊恼之际,西门遥忽然单膝跪在她腿间,宽大手掌饶有兴趣的顺势摸向她·大·腿·内·侧,隔着破破烂烂的棉布睡裙,一点一点的往下……

  “小甜甜,你这么多可口,我该从哪里开始呢?”忽然“嗤啦”一声,伴随着白未晞衣裙下摆的破裂,西门遥冰蓝色瞳孔猛地缩紧。

  他虽然至今仍旧是·处·男·,却理所当然的碰触过女性的身体,可惜那些都是冷冰冰的,完全不像此时此刻在他手指下温暖而柔软·躯·体,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馨香。流连了片刻,而后不顾白未晞的颤抖和挣扎,毫不犹豫的将手指探了她身体里去!

   “啊,好痛……”太过陌生刺激的感觉,让白未晞难受得全身都一下子绷紧了,随即用力咬着唇,死死的忍着不出声……

  因为,搞不好这会让西门遥感到兴奋,假如只是简单的被·强·暴也罢了,那样总是也过被他当成玩·具·玩·弄于鼓掌之间。

  怎么办,这样下去,搞不好不等逃走,恐怕她真的会被他给·玩·死!

  “可怜的小乖乖,我要不要破坏掉这份礼物呢!”西门遥忍不住深呼吸几次,邪恶的把手指更加深入,那里很柔软,而且还有些潮湿与温热,就算隔着一层薄薄的膜,他也能明显的感觉到里面的形状。

  “请你,放开我——”听到耳畔西门遥若有若无低语,心脏猛然收紧;这一刻,白未晞终于开始担心了。

  忍不住微微的开始颤抖,白未晞知道自己真的害怕了,而且非常非常的害怕,可事到如今,已经不能退缩。

   随着西门遥的手指毫不留情,白未晞娇·柔、纯洁的躯·体渐渐地显得异常的敏感,是那般的羸弱,楚楚可怜,诱人怜惜。

  可惜,西门遥不似普通人,他的心,坚硬若寒冰,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轻易撼动。白未晞看似柔弱,实则坚强的表现让他极度的兴奋!

   “可怜的小东西,明明怕到发抖,却又如此的逞强。”西门遥缓缓低下头,逼近她,在她越发张大的眸光中,温柔的吮吸起她的唇瓣来,并且试着将自己的舌头探入。

   “嗯……”

  白未晞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的盯着西门遥那双冰蓝色眼眸,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闷哼了一声,无意识的张开唇,努力想要吸进空气。却便宜了西门遥,让他趁机把舌头抵入她口中。

  大概是因为鼻子被压制住,呼吸不到的新鲜空气,白未晞的脸涨得通红,开始拼命的挣扎着。

  脑子里更是一片混乱,他吻她?

  他在吻她?!

  这……怎么可能!?

  在白未晞的认知里,和朋友、家人亲亲面颊没什么,可是深吻该是情人间动情时,无比美好的爱的表达方式。

  无论如何,这种情况也不该发生西门遥和她之间发生。 

   “嗯……”

  忍不住又溢出一声嘤咛,白未晞极力的扭动四肢和头颅,想要避开。 

  就算是天之骄子也好,恶魔大变·态也好,此刻,却是西门遥的第一次深度亲吻。他两岁时就开始学习三国语言,四岁时完成差不多高中的课程,八岁时已经精通六国以上的语言,擅长化学和物理,并且亲自制作了第一颗整整炸掉大半个别墅的“玩具炸弹”。当时他的同父异母兄弟们一个个幸灾乐祸等着看好戏,没想到他父亲却不以为然,反而给了他一大笔钱作为修建实验室的基金。

  他是世人眼里不折不扣的神童,也是不折不扣的怪物。

  大家都叫他科学怪人,甚至是疯子,其中包括他的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们。

  不知道是因为人为还是别的什么情况,从来没有女孩子愿意和他玩,更不会有女孩子愿意当他的朋友。他从不主动去招惹如何女孩子,也没有哪个女孩子敢主动招惹他所以,他从小到大就很不喜欢跟人接触,尤其是肢·体·肌·肤的接触。。

  就连去年过生日的时候,跟他一样通过了最后测试成为豪门集团四位少主之一的表哥东方烈,兴致·勃·勃的送给他一个非常漂亮的乌克兰美女,当十八岁“成·人礼物”,居然也出了大乌龙。

  彼此心知肚明这份”成·人礼物”的意义,本来他还是略有兴趣的。毕竟已经十八岁了,好歹也是身体健康正常的年轻人好不好。

  结果呢,那个芭比一样精致的大美女在看到他后,第一个反应却是一下子晕倒了。

  以后,屡次如此……

  最后他只好表面若无其事,实际上咬牙切齿的把那个“成·人礼物”原封不动的又退了回去。

  心底里可是郁闷的很——

  虽然比不上两个表哥东方烈和独孤寒那么俊美得宛似天神一般,可他也同样仪表堂堂,俊美如仙,走出去绝对比那些大明星还要耀眼。

  看,为什么,就会没有人愿意喜欢他呢!

  为此,他也没少出去折腾一番,结果当然是可想而知——

  恶魔的名声更加响亮

  (其实不怪人家美女胆子小,当时西门遥正在做一个解剖实验,听到消息,就那么血淋淋的从实验室跑出来,一只手里还抓着手术刀,一只手拿着组织切片。人家虽然是美女,可怕血、怕死,当然会晕。以后几次,估计是条件反·射,看见他就直接晕倒。)

   现在,终于好不容易才逮到一个女孩子,居然敢不怕死的送上门来让他开戒,西门遥简直——快给乐疯了。

  想到自己终于可以摆脱X男身份,忍不住加深这个吻。

  浓烈的雄·性气息顺着口腔直抵胸腔,白未晞被迫接受着西门遥的亲吻,呼吸渐渐地变得困难,耳畔还能听到津液交替声,偏偏越是挣扎,他唇间的力度和深度越加剧。

  “嗯……”

  西门遥吻得那么疯狂,让白未晞措手不及。

  几乎来不及思考什么,接受过高强度训练的防御本能就作出了应急反应,又羞又恼的她,忍不住在那肆意进出自己口腔的舌头上狠狠咬下了一口。 

  西门遥渐渐变得亢奋的的身躯陡然一僵,当感到舌尖上,刹那间,传来的刺痛时,不禁微微的眯起了眼——

  真的是个不怕死的蠢家伙,居然还敢咬他! 

  健硕的长躯向前挤·进白未晞的大大分开的腿·间,西门遥不仅没有收敛力道,相反,再度卷住她的唇舌纠缠。吮吸的力度大到白未晞再度被弄疼了,一边挣扎一边努力急促呼吸,都还没有来得及换气,她的舌尖上也狠狠的一痛!

   “啊……”

  带着铁锈味的腥甜味道,再次在彼此的唇齿间蔓延,鲜红的血丝混合着半透明的唾沫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西门遥的报复行为让白未晞气的想要杀人!要不是她此刻四肢还被束缚着,估计训练时教的杀人招数已经轮番上演。

   终于,西门遥自己也气喘吁吁缓不过气,才终于松了口。只是他的唇依旧紧贴着白未晞的唇舍不得离开。故意探出舌尖去轻舔,每拂过一下,害的白未晞不自主的轻轻抖动一下。

  大概是刚刚被咬了的缘故,因此感受到西门遥的每一次碰触,都无法预知下一步他会干什么时,白未晞每每吓得胆战心惊,身躯抖栗! 

   “小甜甜,游戏才刚开始,你,害怕了吗?小心一点哦,万一我对你失去了兴趣,你可是会生不如死……!”西门遥冰蓝·色的眼眸陡然变暗,带着冷捩,故意一字一句,语息极轻的在白未晞耳朵边喃喃,却如寒风来袭一般直渗入骨!

  因为他有些贪恋被白未晞挑起的,发自身体内部的强烈的欲·望,又有些担忧自己会被这强烈的欲·望控制。

  不禁对白未晞又恨又嫉。

  一个邪恶的念头忽然盘旋在意念中,西门遥向前倾,跪坐起身,伸手抓住白未晞的头发,猛然往自己下腹压去! 

   本来还在大口大口急促的吸气,一切还来不及反应,白未晞便发现自己的面颊贴靠在了他的腿间…… 

   即使隔着好几层裤子,她也知道自己面对的是男人的象征。

  开始白未晞还没反应过来,她虽是不经人事的处子可,在学校总是听说过一些。据说为了不怀孕,少男少女们会玩一些游戏。

  几乎是一瞬间,她就立刻明白过来,西门遥想对她做什么。

  但是,怎么可以!

  哪怕是立刻杀了她,她也绝不能做如此屈辱的事,何况还是跟他!咬住唇,白未晞用力摇头,下意识的抗拒。

  不!

  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

  “不,我不能……”

  话音刚刚脱口而出,白未晞立刻后悔了,因为她已经没有资格讨价还价。

  不愿意看到西门遥邪恶的笑容,她缓缓的闭上眼睛,既然无法逃避,那么自欺欺人的眼不见心不烦好了。

  西门遥却笑了。

  他就是喜欢看白未晞眼神里流露出的,那种无所选择的绝望感觉。看看能够将她逼到什么境地,如何挑战她的忍耐极限,从而收获乐趣。

  “的确不能。当然,你可以选择喊救命,说不定门外立刻会有好心人进来。”西门遥的蓝眸微微眯起,邪俊冷魅的刀削面容上,却有着淡淡的愉悦在缓慢的溢出。

  探出手,抚上了白未晞细嫩唇瓣,轻缓的游走着,手指伸进浓密的黑发间,控制住她,使得她被迫仰头面向他。

  紧咬住唇瓣,白未晞知道自己此刻无路可退,一时间,悲哀由心底蔓延至全身,泪水从闭紧的眼角,默默滑落。

  看出白未晞此刻的逃避思想,西门遥忍不住收紧手指,略微用力,呼吸,微微变的有些粗重起来……虽然闭着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可还是听得见的,当敏锐的听到拉链拉开的声音,鼻翼又嗅到有强烈的气息,白未晞感觉一切变得好可怕! 

  忍不住心想,如果现在有人突然闯进了就好了,说不定…… 

   “小甜甜,你难道不想张开眼睛,看看。”西门遥微凉的薄唇贴在她的唇,似挑逗一般的故意在她唇上轻咬,伴随着他沉重的呼吸,一点一点的钻进了白未晞的耳中。 

   不知是他的啃咬撩动,还是他呼出的气息,让白未晞止不住的一阵阵战栗着…… 

   “滚开——”

  懊恼的咬紧牙,白未晞又羞又气的红了脸,甚至是连耳根也都变红了,偏偏那抹红,在西门遥看来极为撩拨人心。 

   白未晞恼羞成怒,却不知此刻的自己,简直美极了。

  被迫微微仰起的颈部弧度优美,洁白细腻,散开的黑发顺肩滑下,几缕泪湿的发丝黏在面庞上,在此刻,凭添了一抹别样的妩媚动人,仿佛在蛊惑人心。 

   如此撩人美景让西门遥冰蓝色的眼眸,在充血中渐渐地变成紫罗兰色。他马上感觉到自己的分身,正在以一种嚣张到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增长着,叫嚣着,渴望得到抚慰和宣泄……

   几乎不假思索的,他用力捏住白未晞的面颊,迫不及待的将自己送入了她的口中……

  刹那间,彼此的身躯,俱是一僵!

  猛地睁开眼睛,白未晞愕然的看着那个丑陋的东东时,完全回不过神来。急切的呼吸了好几次,第一个感觉就是,男人身上的味道奇怪,让人觉得恶心。

  “呜……”

  白未晞觉得自己无法呼吸,开始极力的挣扎,想要后退,却被西门遥用力的紧紧挟持住,不得动弹。不由又羞又惊,黑眸渐渐地濡湿,泪水从眼角尾声的滑落,在不知不觉中哭了。

  其实她哭,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承受的屈辱,还因为被某种庞然大物塞进嘴巴里,闷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噗——”

  突然,枪声响了。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