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古代言情 > 再嫁王妃
再嫁王妃  小说作者:一盏灼兰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七章 大病

   面貌俊秀的男子,端坐床边,一手毫不避讳的捏着床榻之上女子的手腕,眉目之间怒气越发明显。片刻,他才放下了手,双眸凌厉的扫视着周围的人,蓝乔易站在离他最近的地方,在接触到他的视线的时候,不自觉的感觉到身上一冷,柳梦泠和秦暮言两人站在距他一步开外的地方,都皱着眉看着。

  奈何,夜离忧只是看着他们,一直并未开口,蓝乔易担心好友伤势,不由焦急的开口询问道:“前辈,若瓷如何了?”

  夜离忧抬眸定定的瞧着他,随后悠悠的开口道:“死不了。”

  淡漠的声音,说出来的话语寒冷彻骨,秦暮言并非在江湖之上走动的人,故此也不清楚夜离忧的身份,不过几次接触看来,他们对他还是很尊敬的。

  “前辈,若瓷……”秦暮言看向顾若瓷那苍白的脸色,皱了皱眉,犹豫的开口询问。

  夜离忧不改先前模样,眼眸微挑,眼神凌厉的看向他,语调却依旧平缓,“现在知道担心了?之前让她服药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心疼一下。”

  他这话,说的在场的人说不出一句话,夜离忧侧首看了看顾若瓷,语调轻柔了些,道:“九哥,去抓下药吧,这孩子伤的不轻。”

  “嗯。”叶祁衍的声音从一边传来,随后便离去了,并无什么多的话,夜离忧坐在床边,自袖中拿出银针,下手缓而稳的落针,柳梦泠看了看脸色并不是很好的秦暮言,抿了抿唇,上前一步,柔声道:“前辈,若瓷到底如何,还请前辈明示。”

  “她没事,伤心过度,引发了咳血之症罢了。”夜离忧手下的动作不减,平缓着语调,淡淡的开口说着。

  他这话说的漫不经心,唇角缓缓扬起,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他是生气了,年纪越大,夜离忧在外人面前,越发的喜怒不形于色。

  “前辈,若瓷是因服药而引发咳血之症,当真无法根治?”秦暮言心里也是记挂着这事儿,毕竟是因为为了他和梦泠,他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歉疚的。

  听着秦暮言的问题,夜离忧并未回答,连一个眼神都不屑给他,只是缓慢的收回针,收好了自己的东西,沉默的看着还处在昏迷之中的顾若瓷。

  屋中沉默良久,夜离忧微微侧首,眼眸凌厉看向秦暮言,缓缓启唇,道:“秦将军,人生百年匆匆,总有些身不由己的事情,皇甫睿这事儿或许是做错了,可顾若瓷也成了这样,日后要如何,作为外人,我没有任何资格多言一句,只是我要提醒你,按照顾若瓷现在的身体状况,只怕日后,她的身子会越发的不如以前,无人照料,她就是死!”

  说出来的话,语调轻的很,但是一字一句却直直的打在了秦暮言的心上,把他心底的内疚如数挖了出来,不待秦暮言反应,夜离忧淡淡的勾勒一抹笑容,道:“而要调养她的方子,我这儿有,只是药材价格昂贵,无人支付,一张废纸而已,是要让她活还是让她自生自灭,全在你一念之间。”

  看着那抹笑容,秦暮言心里很是不舒服,总觉得这个人不对劲,秦暮言忍不住皱着眉开口道:“前辈在笑什么?”

  “我在笑顾曦的好徒弟,他的好女儿。”夜离忧站起身,与其对视着,唇畔笑意温和,眼眸冰冷一片。

  秦暮言年少居高位,何曾被人如此望着,他心中满是不悦,不由的沉下了声音道:“前辈话语之中的意思,是在怪罪晚辈?”

  “不敢,大将军,我怎的怪罪的起,不过若你是若瓷夫君,这怪罪,你还是担当的起的,她变成如今模样,终究与你有关,秦暮言,你若还是个男人,就好好对你的妻子。”夜离忧话语之中,只加重了最后两个字,妻子,这两个字对秦暮言而言,着实是个难以面对的词,他不知道如何去面对顾若瓷,他们有夫妻之名,但是他心里并没有顾若瓷,要他以虚情假意敷衍官场之中的人,那还是没问题的,可面对顾若瓷,他又如何做得出来?

  那双清澈的眸子,心里跟明镜似的的她,又怎会看不出来?夜离忧好似看得到他的难为一般,沉了沉眸子道:“想那么多做什么,平常心对待就是。”

  平常心,听到这三个字,秦暮言抬眸看向夜离忧,心中了然,虽说他如今跟顾若瓷的身份,有些尴尬,可若是以平常心对待,与别的又有何不同?不过是一个名号罢了。

  “多谢前辈。”秦暮言双手抱拳,恭恭敬敬的道出了那么一句话,夜离忧看着他,并未多言,只是等叶祁衍端着药进来,亲手喂顾若瓷喝下了,这才留下了一张药方离去。

  他一句话都没留下,一切都写在了药方之上,柳梦泠此刻上前两步,看着秦暮言,轻轻的开口道:“暮言……”

  听到声音,秦暮言只是转头看着她,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而蓝乔易站在那边,看着躺在床上的顾若瓷,又看了看那边的夫妻二人,眼眸微的闪过一丝阴狠,一向温和的面容之上,泛起了一抹杀气。

  柳梦泠恰好回头,在看到蓝乔易的面容的时候,她的心底一惊,这还是她之前见过的温和公子么?怎的有如此表情?莫不是他有什么念头?如此想着,柳梦泠眸子转了转,对蓝乔易上了心。

  “折腾了好几日了,你们也去歇息吧,若瓷这儿,我来守着。”柳梦泠上前一步,浅笑着说着。

  秦暮言心疼她,皱着眉,开口道:“你也折腾了几日了。”

  “不妨事,鸢儿叶儿也在这儿,若瓷毕竟是个姑娘家,你们两个大男人守在这儿,算什么道理?”柳梦泠说着,伸手推了推秦暮言,秦暮言拒绝不了心上人的话。

  蓝乔易站在那边,看着依旧处在昏迷之中的顾若瓷,柳梦泠的话他如数听在了耳中,可他一直没有反应,直到柳梦泠将目光放在他身上,他这才转眸看向她,良久才道:“那若瓷就麻烦将军夫人了。”

  说完,他便转身离去,秦暮言与她说了两句之后也一同离去,柳梦泠舒了口气,让叶儿去弄了些温水前来,鸢儿则直奔小厨房,准备给古若瓷熬些粥。

  一日一夜,顾若瓷一直处于昏迷之中,柳梦泠靠在一边睡着,鸢儿跪在一边守着,时不时抬眸看看床榻之上睡的安稳,却面色苍白的女子。

  “唔……”顾若瓷喉间逸出一声浅浅的声音,她缓缓睁开闭了一天一夜的眸子,眼前的一切对她而言,是熟悉却又陌生的,动了动略显僵硬的身子,一侧头便看到柳梦泠靠在那边睡着。

  看到柳梦泠的时候,顾若瓷愣了一下,她没想到,昏迷之后睁开眼睛,还能看到人,而且看到的还是柳梦泠,蓝乔易说她是傻瓜,看来柳梦泠,与她有过之而无不及。什么样的女子,竟然可以如此对抢了自己丈夫的女子?虽然,实质上她没抢,可名义之上,还是有的。

  “主子醒了。”鸢儿抬眸看到顾若瓷,小心的站起身,轻声询问,顾若瓷唇瓣干涩,点了点头,轻眨了眨眸子,说不出话,鸢儿看着她,随后走到一边,倒了一杯茶水,小心的喂给她喝下,轻声道:“主子可好些了?”

  “嗯,梦泠怎么会在此?”顾若瓷喝了几口水,抿了抿唇,才轻声开口说着。

  鸢儿看了看睡着的柳梦泠,微低了低头,轻声道:“柳夫人一直守着主子,让别人来,说是不放心。”

  听到此言,顾若瓷沉默了很久,她看了柳梦泠很久,这才轻叹了口气,道:“既然醒了,何必在如此委屈自己?”

  “呵,被你看出来了?”柳梦泠睁开眼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低垂下眼睑说着。

  顾若瓷抿唇勉强一笑,在鸢儿的搀扶下坐了起来,微微侧首,瞧着她,道:“你眼睫轻颤,呼吸比之前略重了些。”

  没想到,顾若瓷的观察如此细致,坐起来的顾若瓷并未多言一句,只是沉默的坐着,柳梦泠瞧着她眉目之中的哀愁之色,又想到方才与她说话之时的模样,不由的暗叹了口气。

  这个女子到底是隐忍,还是贴心?看她面对她之时,那隐藏起来的哀戚,却在沉默之后,慢慢的显露。

  无论她怎么隐藏,她的眼睛是骗不了人的,柳梦泠伸出一手,轻轻的握住了顾若瓷,在她抬眸对上她的视线的时候,柳梦泠微微一笑,道:“若瓷,我知道,有一种痛是任何人都无法代替的,但是我相信,师父一定希望看到你的笑脸,过些日子,待你好些了,我们出去踏青吧。”

  “你身子不好,不宜走远,我们就在城郊,景色略好的地方,玩一玩,可好?”柳梦泠缓慢的说着自己的话,顾若瓷一直保持着沉默,静静的看着她。

  被顾若瓷看着,柳梦泠略微有些尴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把手缩了回来,垂着眼睑,正想说什么,顾若瓷轻轻的开口道:“好,只是我现下身子不好,出游一事,要麻烦你打点一下了。”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