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欢:诡异梦杀  小说作者:麦浪
作者有话要说:
1/9

诡异梦杀(麦田)

   第一章

  自从吴小江和楚静上床的第一个晚上起,他就开始重复做着同一梦。在梦中他看见一个男人用一把尖刀对准了楚静的心脏,就在他异常紧张的时候,楚静鲜红的心脏已经赤裸裸地摆在他的眼前,并且狂暴地跳着,吴小江被吓得大吸了一口气。很快,那颗心脏破裂开了,在滴血,吴小江想楚静一定死了。如同动画片中那样,心脏上的血一下子就没有了,只剩下心脏里面的血管。吴小江感到有点奇怪,他忘记了恐惧,带着好奇他想看清楚血管的纹路,但是血管干瘪了,变成了弯曲交叉的黑色线条,很像一张地图。吴小江曾经在刑警队工作过,由于职业习惯他就拼命把自己的脸靠近地图,想弄清楚地图上的一些字,这时图突然发出了一道强烈的金光,把他刺醒了。

  他每次从梦中醒来,心中都很悲伤。他眼睛流着眼泪:他想起他刚去世的父亲临终时还因为他没有生孩子而不能瞑目。他结婚十年了,生育治疗让他成了一名射精职业选手。但生孩子却由合理想象变成了痴心妄想。他听着身边老婆的酣声,烦燥和厌恶让他愤怒难忍,他一脚踹出去,老婆的酣声就立即变成了哭声。他看都不看女人一眼,起身就走。

  墟沟市这个地方,很在意后代的繁衍。一个月后,派出所的同事都说吴小江瘦了。吴小江之所以从刑警队调到派出所工作,也是因为他没有孩子,组织上为了让他有充分的时间治疗不育的毛病,照顾他的。三年来,所长一直不给吴小江很繁重的工作任务也是因为吴小江要生孩子,帮助他排除工作上的压力。朋友也都看出来了,他在瘦,但是大家都不说,他们认为吴小江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生育治疗,如果这次治疗又和上几次一样无果,他们认为吴小江又将很难面对大家。

  吴小江被这个梦折磨得痛苦不堪,他每次从楚静那边出门,到整个回家的路上,他就会回想这个梦中的每一个细节。回想使得这个梦仿佛从早上一睁开眼睛就开始了。突然有一天,他想到这个梦是不是在说明他和楚静交往会引导出杀身之祸?他看了一下手机,是夜里2点半,他起身,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开始思考如何监控楚静。

  天一亮,吴小江就起床了,他绕着护城河走了一圈,等到上班时间了,他直接就去了楚静工作的电脑商店的对面。那是一家装璜公司。装璜公司的前台是一个小伙子,吴小江认识他。他叫王子杰,是吴小江初恋情人王子钰的弟弟。他们见面的时候都吃了一惊,他们都想和对方说一下王子钰,但又因为王子钰三十五岁了还没有结婚,所以他们又都把话咽了一下去。王子杰很客气地让吴小江坐,又向吴小江机械地介绍了一下当前的装璜形势和公司的经营状况。

  9点钟,楚静来到电脑商店的门前。这家电脑商店是吴小江的发小刘军开的,自从吴小江到派出所工作以后,闲来无事就常到刘军店里面转转,时间一长,和楚静就聊上了。

  夏季的太阳照着楚静的脸,粉白细嫩的。但吴小江没有看楚静的脸,他看见了楚静乳房:她的白上衣上明显地印着两个乳头!吴小江立即冲出了装璜公司的门,飞一样地越过马路。

  楚静正在摸包里面的钥匙,见到他,很高兴。她看了吴小江一眼就笑咪咪地说:这么早就来啦。

  吴小江说:想你呗,走吧。

  楚静白他一眼:去哪呵,人家要上班。

  吴小江说:走,给你买个新的胸罩,你这个太薄了,你看看,在马路对面都能看见你这两个奶头。

  楚静狠狠地白他一眼:瞎说什么流氓话呵。

  吴小江说:别废话了,丢人现眼的。你这是在耍流氓,明摆着招惹男人,是让男人有犯罪的动机,我是公安,能不管吗?

  楚静拿出钥匙看都没看他一眼就撂了一句:胸罩,厚的都很贵的。

  吴小江说:我买。

  楚静眼睛亮晶晶地看向吴小江,急忙说道:要一两百块钱,还不如烫头发了。

  吴小江知道她又想要钱,就不耐烦地说:走吧,你们刘老板也不来,先买胸罩后烫头发行吧。

  楚静露出没有忍住的笑容。

  两人买了胸罩烫了头发,就去了楚静的出租屋。两人洗了澡,吴小江从楚静的后面抱着她,他们经过门厅穿衣镜的时候,吴小江发现楚静的身体比自己白了很多。他停下来,看着镜子,他记得以前刘军一直叫楚静“黑丫”。那时候楚静比自己黑多了。他对楚静说,你看看。楚静捂着脸拼命往床的方向挣扎叫着,不不不。吴小江感觉楚静的身体在他的怀里面活像一条带着野劲的鱼,那种活力四射的游动让他的脑袋发混,皮肤黑白的事情开始混淆不清,楚静一两下挣脱不开就用自己的屁股往后撅,把吴小江的血一下子撩得火一样热,他彻底昏了头,谁黑谁白的事情一扫而尽。当他们纠缠的时候,他发现楚静的乳头也有了变化,他已经记不清以前楚静的乳头是什么样了,但是现在他亲吻的时候他感觉它们更大了,更的质感了。他瞪大了眼睛,坐了起来,他对楚静说,你是不是怀孕了?

  楚静也瞪眼睛:你说什么呵,怀孕就告诉你了。

  吴小江说:你要是怀孕,我就离婚和你结婚,知道吗?我是说真话,懂不懂?!

  楚静眼睛瞪得更大了:真的吗?

  吴小江转身抱住她:真的,想不想嫁给我?

  楚静想都没想就使劲地点头说:想。她亲了吴小江一下又说:我明天去查一下。

  吴小江抢着说:我安排一个医院的朋友,你明天去找她,让医生帮你算一下日子,快把医生的电话记下来。

  楚静一边用手机记电话,一边说:例假现在也不准了,应该是昨天来的,今天还没有来,你闻一下下面有味道吗?

  吴小江立即像得了圣旨一样疯狂地忙碌起来。

  下午五点二十,吴小江的一个同学来电话,晚上同学要小聚一下。他匆匆穿上衣服。

  楚静说:头发是新烫的,想去拍照片纪念一下。

  吴小江说:别贪心了,今天花了多少钱自己算一下,这房子的租金一年也要一万多,我又不是大款,明天去医院呵,看一下医生的电话记了没?

  楚静说:记下来了,要是怀孕了就要把头发剪了,那不是更需要纪念了呵?边说边下了床抱着吴小江。

  吴小江一边推她一边看着她的乳房说:多少钱说。

  楚静说:一套照片二千多吧,有点贵,但是生了孩子身形就全变了,花再多的钱,拍出来的照片也不好看了。她每说两三个字就伸出舌尖要舔吴小江的嘴唇。

  吴小江一边听一边露出不满意的神情,他一边不满意一边不停地把楚静送过来的舌尖吸在嘴巴里,一次也不漏过。最后他说,我要走了。一边说一边从口袋抽了一叠钞票:就这么多了,省点钱,先去医院。说完在楚静屁股上拍了两下,就喝酒去了。

  夜里面吴小江还是做同样的梦。第二天,他还是去楚静商店对面做侦察员。

  装璜公司是八点半上班,楚静是九点上班。吴小江就和王子杰聊到了王子钰。原来,王子钰经不起过护城河边上的一个老太婆的诱惑,穿越去了唐朝。

  吴小江一听头皮都麻了,他一下子就跳起来,对王子杰吼道:她去了那边!为了什么?她如果在那边生了孩子,就永远回不来了,她知道吗?你知道吗!

  王子杰结结巴巴地说:她都知道,我父母都反对,她说,她已经死了,在这边死和到那边死,还不都是一样!王子杰说完就闭上了嘴巴,呼哧呼哧地喘气。

  吴小江眼睁睁地看着他,嘴巴张了又张,最后也是呼哧呼哧地喘气,再也没有说出一句话。

  九点,楚静上班了。吴小江站在装璜的大门口看着她,她的皮肤确是比以前白了,似乎比以前还高了,身体的曲线也明显了,她的头发刚烫过,走路像香港女明星那样优雅缓慢,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像外国人。吴小江着迷似的发着呆,眼睛不眨地看着楚静。

  这时有人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小江。

  吴小江转头,他看见了刘军。

  刘军用自己的肩膀又顶了一下吴小江,笑道:有看的时间还不如动手干了,泡呵。

  吴小江装出不同意刘军观点的样子,漫不经心地说:你兄我,哪有你那本式?

  吴小江一边说一边从头到脚的打量刘军,刘军一身白色的衣裤,吴小江知道他白色运动鞋里面的白袜子也是没有一点儿杂色的,包括他的脚指甲也洗得一尘不染。

  刘军笑了一下:跟我上去坐坐呵。

  吴小江呆了一下:你做装璜了?

  刘军说:不是不是,走吧,玩玩。

  拐了一个弯,他们进了一个大办公室,老板桌边上站着一个瘦高的女人,她背对着门,一听到脚步声立即嚷道:小军,你看看,这筷子,简直就是我前世用的。

  刘军对吴小江做了一个鬼脸,示意他不要说话。

  那女人也许没有听到回应,就转过身,她看见了吴小江:哦?你好呵。

  吴小江出于职业习惯也盯着她看了一眼:你好你好。

  她有五十多岁了,虽然努力地保养着,但年龄的痕迹还是很明显。

  刘军拍拍吴小江的肩膀:姐,这是吴所长。这边派出所的吴所长,我小学同学,家边邻居,尿尿拌泥玩,玩大的。小江,这是吉总,我姐。

  吴小江急忙伸出手,一边自语着:副所长副所长,你好你好。

  女人拍拍手:呀,全是灰,别客气呀,叫我吉霞好了,叫姐也行,我早就知道你了呀,刘军说你们小时候经常偷偷爬汽车,去云台山玩滑梯。滑石头,怎么说的?那块上伫天下伫地的石头?是不是吹牛的呵?

  吴小江笑笑,缩回手,说道:不是吹牛的,姐要是有时间,我们带你一起去看看,云台山,也不远。

  刘军拉着吴小江坐到沙发上。

  吉霞从桌子上那包破报纸中拿出一双白色的金属筷子,走到吴小江面前:来看看我刚买的宝贝,小军偏说是假货,我看是真的。鉴定一下,谢谢。

  吴小江双手接过筷子扫了一眼,就对吉霞说:我不太懂古董,不过是挺精致的。

  他没有说完,就感觉筷子在他手上游动了一下,有点像虫子,他的手下意识地抖了一下,筷子落到了地上。

  沙发前是一块大的羊毛地毯,筷子落地没有一点儿声音。吴小江又下意识地说了一句,对不起,一边说一边低头去捡,却只找到一只。他把捡到的一只放到刘军的手上。

  吉霞忙说:不要紧不要紧,我来我来。边说边弯下腰看沙发前茶几的下面。

  吴小江说:我来我来。

  两人都弯着腰,恨不得把头伸进茶几肚子里面。突然,他俩同时听到嗷的一声,吴小江习惯性的迅速反应,他看见一只银筷子插在刘军的脖子的一侧,刘军胸前全是血,印在白色的衣服上特别艳丽,刘军像睡着了似的身体非常放松地摊在沙发上。吴小江眼睛扫了一遍房间,从老板桌边上的衣帽架上拽了一条毛巾,一下子就捂到了伤口上。他另一只手刚抓到刘军的脉,吉霞在他身后也嗷了一声,随后吴小江就听到身后一阵混乱的响声,他转身朝身后看了一下,吉霞倒在沙发的边上,纸篓倒在她的脸旁。

  吴小江一只手伸到裤兜里面,他摸出手机,电话刚拔出120,吴小江对着门嚷道,会计,吉总叫你。说完就对着电话报了装璜公司的地址。吴小江刚把电话放过裤袋,手还在裤袋里面没有出来,一个胖的年轻的女人跑了进来,一进门,就用手捂住了嘴巴。

  吴小江说:没事,刘军受伤了,吉总只是晕血。

  会计惊恐地瞪着吴小江,吴小江说,我是警察。

  他边说边换了一只手捂刘军的脖子,从另一个裤兜摸出钱夹:这是我警官证,我已经叫了120,请你过来帮忙。

  会计急忙走过来,看看吴小江又看看吉霞,她又转身往回走,吴小江刚要叫她回来,她伸手轻轻地关上了房门,又走过来把吉霞脸旁边的纸篓移开,她拿了吉总的杯子,到饮水机倒了一杯水,她对吴小江说:我腰不好,弄不动她。说完把水杯往吉霞脸上猛地一泼。

  吉霞睁开眼睛:小陈,我?

  陈会计说:你先起来吧,快点,地上阴气重。你是不是没吃早饭,我去买给你吃。

  吴小江听出陈会计是一口正宗的云台山区口音。

  吉霞说:不用,你也不是外人,陪我一会吧。

  陈会计又倒了一杯水递给吉霞说道:你先喝点热水。

  这时候120来了,吴小江陪着刘军去医院。医院说伤口并没有什么问题,刘军昏迷不醒的原因,是因为受到了惊吓,他现在只需要静养几天。

  吴小江从医院折回了装璜公司,把医生取出来的银筷子交给吉霞。

  吉霞同意吴小江叫刘军的老婆去医院。

  吴小江拿出电话:李老师,我是吴小江,你们家刘军身体不太好,在医院了,你去看看呵。

  但刘军的老婆说在给孩子们上课,今天一天全是课,走不了。她说:而且,既然刘军的病也不重,我去不去不影响什么,当然他病好了也不会回家的。她最后说:我还是不去医院了。

  吴小江觉得很是没有面子,咽了几口口水,呆站着。

  吉霞安慰他说:教师的责任心都很强的。算了吧,她不去我去呗。

  吴小江这才勉强笑了一下。

  吉霞一边起身一边对吴小江说:银筷子,唉,找到了,找全了,唉,干脆送给你吧。唉,感觉不吉利似的。

  吴小江说,真的吗,在哪找到的?

  吉霞说:是陈会计在纸篓里面找到的,不管在哪找到的,我不要这东西了。吓人,吓死我了。

  吴小江说: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是不能要的。

  吉霞说:你就当是帮我忙,收下吧,我想刘军也不会要的。你收着,我以后想看,找你看就是了。就这样吧,你是公安,有正气,也只有你能压得住邪吧。

  吴小江说:那好吧,我先代为保管。

  这时,吴小江电话响了,是楚静。她在影楼,想让吴小江过去看她拍照。

  吴小江说:没有时间,过几天看照片一样。

  楚静半撒娇半不满意地说:过几天是什么意思呵?

  吴小江说:意思就是这几天忙,有空会找你的,88.

  吴小江和吉霞到医院的时候,刘军的病情又有了新情况,医生掀开盖在刘军身上的白布的时候,吴小江立即把吉霞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刘军,浑身像桃花一样地红了,连生殖器都是桃红色的,非常艳丽,艳丽得让吴小江恶心。吴小江见过那么多肮脏丑恶的尸体,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艳丽的却又绝对与人身体的颜色无关的艳丽。

  医生说:应该是中毒了。但我们是一个小城市,没有好的检测毒素的仪器,所以是什么毒就不知道了。

  吴小江立即跑回车里面找那双银筷子。他想拿给医生看,是不是银筷子上的灰尘有毒。他把屁股放在车外面,找了半天,他记得只是随手一放而已,但是车里能放东西的地方都找了就是找不到。

  夏季,到处都很热,他干脆坐进了车里,打算慢慢找。吴小江刚用钥匙开了空调,副驾驶那边的车门就开了。他警觉地看了一下,是吉霞。

  她进了车就按下了车锁:开车开车快。

  一些围观的人渐渐靠近他们。

  刘军的老婆七窍流泪地嚷着:“这个不要脸的老女人,老僵尸,就是她,刘军半年没有回家了……”

  吴小江说:你看看你,还像不像一位人民教师,走,和我去看刘军,在这闹你不怕丢人我怕。说完甩手就走。他走的时候,听到了他的破车发出的那种因为行走困难而产生的爆炸般的声音,他知道吉霞把他车开走了。

  刘军的老婆也走了。

  吴小江没有找到银筷子,医院就没有办法给刘军打针。吴小江急得在刘军的床边直打圈。不一会,陈会计来了,她送来了银筷子。

  吴小江拿着银筷子,发着呆。他明明记得自己把银筷子放车里的。他问陈会计:你怎么拿到银筷子的?

  陈会计说:吉总给我的。

  吴小江想,也许是自己忘记了。

  陈会计对吴小江说:你们要这东西做什么用?

  吴小江说:也许就是这筷子上的毒让刘军昏迷的。

  陈会计走到刘军身边,她说:他看起来像睡着了。

  吴小江转身看了看刘军,刘军脸上的红颜色没有了!吴小江对着门叫了一声:医生。

  医生掀起盖在刘军身上的白床单:身上还有一点,也许过一夜会全褪了,观察吧。说完就面无表情地走了。

  吴小江把银筷子放到自己的手包里面,对陈会计说:谢谢了。你回去对吉总说,刘军没事,我在这陪他。

  陈会计转身也走了。

  吴小江闲着没有事情,就把手包打开,把银筷子取出来。两只银筷子都是圆柱型的,上端像HB铅笔那样,到了一半开始变细,最后细到HB铅笔铅那样。吴小江突然认为这不应该是一双筷子。他摸着这筷子,两只上的花纹也不同。一只好纹着山石,远远近近的,有一块地方纹路似乎被磨光了。另一只,精细地纹着结着果子的树,有几粒果实特别像云台山上的野栗子,吴小江和刘军把这种树叫作小“烟袋”。他们小的时候经常把上端的盖抠下来,把核掏空了,做成烟袋玩。吴小江看着看着,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特别累,特别困,他就伏在刘军的身边,他打算小歇一下。但谁也没想到,他从上午十一点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五点。

  昨天上午十一点一刻的时候,医院来了一个头部严重受伤病人,看护这个病人的人很多,由于情况紧急,全部的医生几乎都行动起来了,一下子就把刘军忘得干干净净。等到第二天早上五点的时候,那个头部受伤的人死去了,全医院全是他的家人哭声和责怪医生的骂声和医生们竭力辩驳的声音。这才把吴小江吵醒了,他条件反射般地拉开房门,涌进他眼睛里面的人群让他吃惊,他完全记不得自己是在医院了,他急忙关上急诊室的门,回头再看到刘军的时候,他才明白过来。

  吴小江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轻松喜悦失落,乱七八糟的感觉,让他的思维好像消失了一样。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折磨他的那个梦消失了?这个梦消失是因为医院的关系还是刘军的关系?梦的消失是预示着好事坏事,还是并不预示着什么。他站在原地,想到最后,他决定明天还到医院来睡觉。吴小江回到刘军的床边,一坐下,他就开始想楚静。他想,楚静昨天那个电话是不是要告诉他怀孕测试的事情?但是楚静昨天是拍照片了,也许今天才能测试?他摸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还不到六点钟,他估计楚静还在梦中。

  他转脸看着刘军,刘军面色红润呼吸均匀。吴小江站起来把手机放到了左手上,他用右手学着医生的样子掀起了白色的床单,刘军全裸着,他身体白嫩,没有一点病态。吴小江松了一口气,这一口气才出了一半,吴小江就看见刘军的整个腹部出现了异常。刘军的腹部的血管渐渐地变黑,形成了一幅黑色条纹汇成的图,吴小江立即想到了自己梦中的那幅图,他迅速地把床单彻底地掀了,同时把手机的相机打开了,也许是太急了也许是因为他拿手机的手是左手的缘故,他打开的是摄像机。吴小江想不要紧,也许摄像比照相还好。他的手机一动不动地对着刘军的腹部,他的眼睛紧紧盯着屏幕,吴小江的脑子里刚确定:图一定是完好地摄进了手机!屏幕的内容就变了:刘军的肠子白花花地出现了,吴小江见过各种尸体,他并不害怕,他只是感到惊奇,他转移了一下目光,他的眼睛看见了躺在病床上的刘军的腹部完好的细嫩的正常的皮肤。吴小江又把目光移到手机屏幕上,仍旧是白花花的肠子,吴小江的手没有动,他想,是什么力量,不管是什么力量,都不用怕,他嘴巴低声念叨了一句:来吧,让我感受到你,你的力量!屏幕上出现了腐烂的食物,肮脏无比,吴小江又把目光移到刘军的腹部,刘军的皮肤仍旧正常。他再次看屏幕的时候,他看见了大便,粪便的恶臭立即袭向他,他想吐,但是他努力让自己忍着,这时候,粪便里面突然出现了王子钰的脸,她在粪便里面张开了嘴巴:小江救我,南北,南北。她说话的时候粪便就在她的嘴巴中进进出出,她说南北的时候。南北后面还有一个字,但每次都是粪便堵住了她的嘴巴。吴小江很着急,手一抖,手机一下了落到了刘军的小腹上。

  刘军哼了一声坐了起来。吴小江并没有关注刘军,他小心地把手机保存后又返回到了常态。

  刘军说:小江,幸亏你救我,眼看着我要被发现了,我他妈的看见了王子钰。

  吴小江恶狠狠地骂了一句:他妈的能看见个屁。说完就要走。

  刘军光着身体一骨碌下了床,一把拉住他:小江,你必须去找护城河边的那个瞎老太,你必须救王子钰,她在北朝那边,而不是南朝,知道吗?她在北朝,真他妈的要命,她快完蛋了。

  吴小江停下来,回身对刘军说,你他妈的,你,你穿上衣服。转而又自语道:她,她不是去唐朝找张易之的吗?

  刘军一边穿衣服一边说:所以你要去找瞎老太,瞎老太道行不够,就是说,就是她技术力量不够,你懂吗?所以把王子钰弄错了朝代!

  吴小江知道一点关于穿越这一行的事情,但他只知道有穿越女巫和穿越男巫,他不懂这一行也有技术含量。这几年他让孩子的事情折磨的,对业务疏于学习,他只知道国家出台了一些关于对穿越行为的明确法律,他只记得非法的穿越巫直接可以当作谋杀嫌疑人。他呆着,看着刘军。

  刘军说:我刚才也在北朝那边,我躲在水缸后面,他们放狗来找我,他妈的就快吓死我了,他们每天都会杀几个汉族少女,他们叫这些女孩子“双脚羊”,羊,你知道吗?王子钰就在少女堆里面,这事还得快。不是死的问题,她是在受折磨,你知道吗,折磨。

  吴小江在想,如果瞎老太是非法的也就是没有公安授权的穿越巫,那么就可以直接抓她。但即使杀了她,王子钰怎么办?

  刘军边系裤带边嚷道:你他妈的,说话呵,你想想,那时候,你都舍不得干王子钰,才干过几次呵,你拿她跟宝似的。你知道她在那边,天天多少人干她吗?她,她他妈的是一直追求爱情的呵,现在是什么,连鸡都不如!

  吴小江吼道:闭嘴!!快!走!。

  两人慌慌张张往外走。

  急救室在一楼,他们一句话都没有,低着头,几步就到了医院外面粗糙的水泥地面上。吴小江看见刘军走一步腿抬一下,他低头一看:你快回去,你怎么光着脚?你鞋呢,你他妈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刘军拉着他说:你从小就比我精,我他妈的哪敢瞒你。说完就弯着腰抱着肚子,直叫唤。

  吴小江还以为他在装,仔细一看,刘军脸都疼白了。天小江语气软下来:好了好了。我没有怪你。你要能走就陪我。不能走你还回床上歇着。

  刘军这才直起腰说:我叫吉霞开车过来。

  吴小江说:这么早,人家都在睡觉。

  刘军说:那老僵尸,没有男人根本睡不着。一边说一边把吴小江电话抢过去。

  吴小江说:吉霞对你不错,医院的押金全是她给的。

  刘军说:她有的是钱,让她掏。

  他们回到急救室,刘军一边穿鞋一边说:这世界上只有你和王子钰把感情看得高于钱,再没有其他人啦。

  吴小江说:你说的话不知道哪句是真的。

  刘军说:都是真的。说完就又抱着肚子叫疼。

  吴小江急道:好了好了,你是好人行了吧。

  刘军直起腰说:见到吉霞以后,不要多说。她精得很。

  吉霞开着吴小江的车,一见到吴小江和刘军就说:我一夜没有合眼,梦到自己是一个巫婆,跳了一夜的巫舞,眼看着快累死了。

  刘军坐在副驾驶位置,一听到吉霞说话,就坐直了身体问吉霞:你在什么地方跳舞?还看见什么?

  吉霞说:肯定是古代啦,现代怎么会有巫婆?公安会抓的对吗,吴所长?

  吴小江摸了一下包里面的银筷子说:我不抓你,你放心尽管跳,尽管跳。

  刘军说:小江,你找到瞎老太家吗?

  吴小江说:找不到,绕着护城河找,肯定能找到。

  吉霞说:我能找到。

  刘军说又直起腰:你找到?你知道我们要去哪?

  吉霞说:知道,这么早还能去哪?

  刘军说:你真成巫婆啦?

  吉霞转脸看着刘军,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你知道的我全知道。

  刘军推了吉霞一下说:看路,开车要看路。你知道吴所长有一个使命,必须找到瞎老太。这你知道吗?

  吉霞笑道:吴所长要玩穿越吗?你喜欢去哪个朝代?

  吴小江哈哈笑了:我最喜欢现代,多美好的生活呵,为什么要穿越?穿裙子会比穿裤子幸福吗?

  吉霞也笑了,她说:我也喜欢现代,女人能像男人一样赚钱,多好呵。

  刘军说:你们女人哪天比男人差过,武则天,潘金莲。

  吉霞说: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就出这么两个女人,你就这样耿耿于怀?上下五千年呵,你们男人一向都是为所欲为的,你怎么不说?

  刘军依靠在座位上摆了一下手:我说不过你。

  吉霞停下车,嚷道:到了。

  刘军问吉霞:你什么时候来过。

  吉霞笑笑:昨天晚上就是在这跳巫舞的,就这房子。

  三个人拼命敲瞎老太的门。

  吴小江说:是不是圈了钱跑了?

  吉霞说:没有,她还要帮助好多人穿越,她是有担当的。

  刘军说:你还知道什么?

  吉霞双手举过头顶,兴奋地说:我们将有一笔财富!

  吴小江哈哈笑了。

  吉霞说:别不相信我,真的,具体情况还不知道,也许是幻觉,以后慢慢印证吧。

  三个人一起扒在门缝上往里面看。这时候,身后有人说话,哪个是江小武?

  他们一起回头,是瞎老太。

  瞎老太说:不是不是,是吴小江。

  吴小江说:我是。

  瞎老太开了门:都进来吧。

  大家刚坐到小凳子上,吉霞就开始打呵气,流鼻涕,流眼泪。她说:一夜没睡,困死了,受不了了。

  瞎老太说:房里有床,睡去吧。

  吉霞就站起身一掀门帘就进去了,床叽咕响了几下,随即就安静了。

  刘军也站起来,掀了一下门帘,头伸进去又缩回来。他回来从新坐在小凳子上的时候,面对吴小江不解的面孔,他说:我担心吉霞穿越走了。说完就笑了。

  吴小江问:自说自笑。?

  刘军笑了一下:我们都快疯了。

  瞎老太讲起了王子钰。原来王小钰自从和吴小江分手后,就无法再爱别的男人了。后来,她做了瞎老太的助手,决定找到自己前世的心爱男人。那就是张易之。可张易之是武则天的男人,即使她穿越到唐朝那也是一段无果的爱情。王子钰又和瞎老太一起修炼,查到自己的再前世是南北朝一个王的妃子,她决心穿越。但是因为今生与吴小江的情缘无法了断,使得她没有当成妃子却成为了北朝的俘虏。瞎老太说,即使技术再高明的穿越巫,也没有办法帮她穿越到位,因为她的腿上有一条线被吴小江握着。

  刘军急忙问:现在怎么办?

  瞎老太说:吴小江,你必须去西藏的哲蚌寺念经一个月,现在就启程,念经的时候不许想所有女人的名字、女人的形、女人的事情,就是念经,王子钰才能得救。

  吴小江说:我要上班,怎么去一个月?

  瞎老太说:随你吧。

  刘军说:你必须救王子钰,别人无法替代。

  瞎老太笑着对吴小江说,你这个朋友

1/9|下一页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