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般禁:疯烧女学姐  小说作者:麦浪
作者有话要说:
1/10

疯烧女学姐(麦田)

   第一章

  八五届沿海市全市最优秀的女生李虹只考上大专,她认为这都是老师中间发生的一系列睡觉事件所造成的。

  相貌一般的女生李虹就读的是全市最好的中学,她是整个年级最有实力的尖子生,她还是全年级七个班中唯一的女数学课代表,全年级只有她一个人穿着裙子,也只有她能被默许可以不上体育课。但她也有烦恼,她的烦恼是她的化学成绩。

  到了高三。一开学她就呆住了。化学老师换了,是外校来的一位女老师。她的两只门牙露在外面不说,她的口齿不清也可以不说,但是她每节课都要找一个学生站起来就不能不说了,站起来的同学不管成绩高低不管男女,她都会把这个同学批得找死不能。那时候,李虹是一个人坐,她同桌的钱凡在暑假的时候顶替父亲就在本校当上了广播员。李虹一个人不仅感到孤单她还感到害怕。

  刚第四天,李虹就被化学老师拎了起来。

  她当时正在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回忆她刚学习英语时课本里面的那一张关于舌头和上腭的图示。她开小差是因为她的二弟今天一大早就学鸡叫了,他学的不是公鸡叫而是复杂的母鸡叫,但是他从来没有看过母鸡喉咙部位的图示?他是怎么学会的呢?她对那张图一直抱有迷惑,她认为这张图更合适小学的生理课本,英语和生理结构图有什么关系?

  就在这时候,李虹被老师叫了起来。她甚至都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老师说,请你回答!她目光散乱地看着老师“什么?”老师说,我说的话你没有听到吗?你在想什么?你在开小差?马上就要高考了,你不知道吗?你这样怎么能考上大学?不上大学,你就没有前途,你知道吗?你现在回答我的问题!李虹说,老师。她不敢说应该回答哪一个问题。老师说,你叫我干什么?你说呵,你叫我干什么?李虹呆呆看着老师。老师又说,我教你告诉我,你在想什么?你现在就告诉我!李虹从上学起就是优秀学生,所以从没有一位老师这样对她。她说,老师,我在想一个图。

  老师走过来弯下腰,伸出她的乌黑的手把李虹的书包从桌肚里面拖了出来,随手往李虹的桌面上一甩,你把那个图找出来给我看。李虹说,老师,是以前学的。教师说,是什么课的图?数学,物理?李虹说,老师,是英语。老师把手伸到她的书包里面,一边找英语书一边说,你总是老师老师地叫我,为什么我讲课你不听,你叫老师的时间不能用来听课吗。她说完了这句的同时就找到了英语书,她一点都没有犹豫就随手把李华的书扔到窗外去了。

  刚开学的时节是浅浅的秋季,是李虹最喜欢的季节,这时候教室的门窗都是敞开的,风自由地来往于每个同学的脸上,有时候还会撩拔一两下女同学的头发。李虹教室的窗外就是一条小径,小径的边上是一望无际的平房。李虹是数学课代表,经常到老师的办公室抱作业本,她对老师并不像其他同学那样具有陌生感,因此,她对化学老师并不没有达到完全惧怕的程度,她只呆了一秒钟,接着,她发疯了一样就往门外面跑,边跑边回头对老师嚷道,你知道这是四楼吗?这不光是四楼。

  李虹要到学校的外面必须越过学校的整个操场,这个整个操场的含意是大于直径的路程。她出了学校大门再绕过学校的围墙才能到达她的英语书可能降落的地方。她拼命地跑。她是一定要考上大学的,她的母亲说,你还有两个弟弟,谁考上给谁上,考不上就要进工厂。

  她不能进工厂,那个用竹梢子捆绑起来的大扫帚又高又粗糙李虹的手一抓就会疼,即使能忍住了疼,再想把那大扫帚举离地面并且扫地,那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李虹刚跑到巷口就听到头顶上有人在喊“在水沟旁边了,前面前面。”她抬头一看,两个窗户上挤满了同学的头。她呆住了,张着大嘴巴瞪着大眼睛仰着大脸盘一动不动:还没有下课!窗口的同学七嘴八舌地说:”牙”走啦。呆了一秒钟,她当时还不知道化学老师的混名儿叫”牙”,因为她是优秀的学生她从来不给任何人起混名儿又因为大家知道她是优秀学生所以一般不告诉她别人的混名儿,三秒钟之后,李虹向大家展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就向书的方向跑过去了,她随即听到了大家发出的参差不齐的笑声。

  李虹刚到教室坐好,副校长也到教室了。大家都很紧张教室里面的人的呼吸声音都没有了,犯上感冒的同学咳嗽也好了。李虹感觉事态发展了,有点像看到了电影上手持高压水龙头的坏蛋警察。

  副校长说:谁叫李虹。李虹站了起来。

  副校长的食指往地面点了几下说道:站到这里来。李虹就走过去,站到讲台上。她自从上学以来第一次因为犯错站到讲台上,她的心快跳出来了脸也白了。不等她台头,她感觉身边有人挤她,她看了一下,是男同学方迪。他直溜溜地站在她身边,目光直视前方。李虹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是副校长在班级呵。

  但是,副校长也呆住了,他刚要发作,又站上来四个方迪的铁哥们。副校长说:同学们,你们要高考了,决定你们一生命运的时候已经摆在你们的面前了。女班长站了起来:校长,我们不是和学校对抗,我们要换化学老师,不然我们全班的命运就全完蛋了。副校长说:这个问题我可以考虑,下面好好上课吧。他说完双手往屁股后一摆,像长了两只尾巴一样走了。大家一起鼓掌。

  班长说,算了。别闹了,别把李虹害了。她是一个有政治头脑的女人,后来在她不到四十岁就到了很高的位置。她第二年考上了军校,毕业以后一直在军队,很少回来,即便回来也不和任何她认为没有用处的同学或者老师接触,这到没有什么好说的,要特别说的是,她不接触的人经过后来的事实证明也的确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人。在以后漫长的人生经历中,李虹认为每个人的成功和每个人先天具备的素质很有关系。班长一生的所有的时间都和政治和前途有关。正因为她的时间都是有效的时间,所以她不成功都很难了。

  高三时期的压力让所有人都不舒服,李虹感觉这样下去,上大学的事情会真的变成正宗的黄粱美梦。第二天,她趁到数学老师那边抱作业本的时候她去了顶楼的钱凡的广播室。李虹一边上楼一边在猜测钱凡正在做什么,钱凡最喜欢用一个从医院偷出来的摄子拔自己上嘴唇上的有点黑有点粗有点像胡子的汗毛。李虹有点想笑,她悄悄推开了门,她看见钱凡的桌子上面趴满了女同学的屁股,李虹悄悄地关上了门。不用到放学的时候。全班同学都知道了,“牙”因为离婚,她原来的学校只能把她她的前夫分开,所以她才来到了李虹的学校。八十年代中期离婚是什么概念呵?应该和二战时期的核武器差不多吧,大家只知道那东西可怕,但它具体是什么,只有少数科学家知道了。但我们全班同学都被这个核武器被吓住了。

  这还不算什么。那时候,李虹的物理成绩还排在年级前一两名,物理老师是一个白净斯文但体格又高又壮的男人,他戴着眼镜但说话的声音像钟声那样嗡嗡作响震荡着李虹这个齐貌不扬的女学生的心房。这个电影中侠骨柔肠式的男人,他绝对是李虹物理成绩单的支柱。李虹经常去钱凡的广播室就是打听他的事情,与他有关的所有的点滴都会占领她容易胡思乱想的时间,并且被她任意夸大颠倒扭曲,所以她并没有时间注意身边的方迪。

  就在大家知道“牙”离婚的事情不久,也就是三五天的时间,钱凡又传出消息,这个该死的“牙”在和物理老师睡觉的时候被两只尾巴的副校长逮着了。那时候的领导特别喜欢把非婚姻关系的男女在睡觉的时候逮个正着。班上所有同学都把这个两只尾巴的副校长往死里面感谢。因此后来当班上的一个女同学用二十二岁的年龄嫁给这个近五十岁丧妻的两只尾巴的时候,全班同学无一人有异意。李虹怀疑这个女同学就是那时候爱上这个副校长的。

  只有李虹怀着复杂的心情一会儿为化学成绩幻想一下一会儿为化学老师乐祸一下一会儿为物理成绩担忧一下一会儿为物理老师痛惜一下。结果是”牙”教师生涯结束了,她进了校办工厂。李虹的物理也成绩彻底完蛋了。

  班主任、学校还有李虹自己都快急死了。李虹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找了班主任进到了文科班。

  文科班已经正常上课一个多月了。李虹只能坐在最后一排。王芳当时坐在最前面一排。王芳当时是那一届发育得最好的女生,她走路的时候,两譬有点紧贴在背部像现代的模特那样,显得她的胸脯更大更凸。但她不是校花,校花是隔壁文科班的刘兰兰。

  李虹的数学成绩到了文科班那就是神话。每一堂数学课老师都要让她上讲台板演。王芳回家的时候一定对说她的母亲说了。当时,李虹的那一届是生育高峰,每个中学都有十几个班,学生的父母因为家里孩子多对孩子都有点大大咧咧的,老师虽然带的学生很多但是很寂寞,没有家长找老师,即使老师找家长,家长也爱理不理。所以王芳的母亲一找到老师,老师就同意了。王芳和李虹就坐到了一个座位上。她悄悄对李虹说“似我妈找老似的,”这就是王芳说话的口音。

  王芳走起路来总是挺胸抬头,和所有女学生都不同,她像一个抢劫犯那样让人无法忽视。班上有一个男生是一个局长的儿子,他叫王洪胜,高个子也坐最后一排。但他靠窗口,只要王芳说冷了,他就立即关上窗子,只要王芳用手掌扇风了,他就立即打开窗子。有时候,王芳会看王洪胜写给她的一个字条,只有几个字,她不停地看,一堂课要看十几遍。李虹认为她笨,几个字看一遍就记牢了,她却要用一堂课的时间。如果是背一遍课文,那多少字呵,那不是要用掉一辈子的时间了嘛。

  但是,不久文科班又发生了一桩教师睡觉的事件。那个刚走上工作岗位的洋气劲十足的地理老师,在上课的时候突然像稀泥那样摊到了地上。当时,文科班好多身体特别好成绩特别差的走投无路又豪气冲天的男生,他们就像李虹对物理教师那样迷恋着地理老师,她每次摊下去的时候班上的所有男同学都会抢着去抬她,等他们回到教室的时候,他们的脸上都显示出一种在电影里面英雄脸上才能看到的神圣的表情。等到地理老师第六次晕倒之后,钱凡那边传来消息,地理老师已经拿了结婚证,但是她肚子里面怀的是体育教师的孩子。未婚先孕,是什么概念?就是爆炸了的核武器啊!核武器一爆炸,人肯定是死光光啦!文科班全体男生都和死了一样,本来成绩就没救了,现在就像人生已经结束了一样。

  钱凡说,她值不值呵,她的末婚夫是工程师,比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教师肯定要强一百倍啊!李虹觉得这个问题不是什么重大问题,教师睡觉的结果如何也不是什么重大问题,李虹也不想知道他们到底谁和谁睡了。但是高考的结果是重大问题,直接关系到整个学校十三个班级近千名学生的命运。在混乱的睡觉事件之后,学校的高考成绩空前出丑。本科是零。一个年级的女生当中只有李虹和校花刘兰兰榜上有名。李虹读的是大专,刘兰兰考上了警校。

  李虹去老师办公室拿体检单的时候,刘兰兰和她大姐刘梅梅也在。刘梅梅认识李虹,就拉着刘兰兰站起来“兰兰,她是李虹,她帮过我们……”刘兰兰很小心地看了看李虹又看了看大姐,她眼睛里面全是怀疑。李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好对刘兰兰说“我就是李虹”

  刘兰兰的怀疑是准确的。早在高一刚开学的时候,李虹和就认识了刘梅梅。她们在一起虚幻的睡觉事件时有过一面之缘,说过几句话。

  高一刚开学的时候,来自不同学校的所有同学都被刘兰兰的美貌震住了。同在一个班的同学还不能相互叫出名字的时候,女厕所就出现了关于刘兰兰的标语。有一个女生是刘兰兰初中的同班同学,急忙跑回教室告诉了刘兰兰,还拉着刘兰兰亲自去看,结果刘兰兰一下子就晕倒了。所有在厕所里面围观的女同学都吓呆了,女老师只好让男同学来女厕所抬刘兰兰。女厕所成了真正的公共场所,好多男女同学都看见了这一条用白色粉笔写的标语。李虹正在数学老师的办公室,对于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等她抱了作业本准备回教室的时候,看见了被男生架着的刘兰兰,她当时闭着她美丽的大眼睛,面色惨白,额头的卷发被汗水浸着显得特别凄艳。

  李虹紧紧抱着作业本飞也似的越过操场一头扎进了学校医务室,当她把校医叫出来的时候,刘梅梅也被刘兰兰的那个初中女同学叫来了。刘兰兰家离学校很近。但是刘梅梅的脸也和李虹一样显现出因为急于奔跑而导致的惨白。她结结巴巴地问李红和校医“我们家…你们学校…兰兰…我是刘兰兰大姐。”李虹说,我知道,这是校医,快点。李虹没有和刘梅梅一起进老师办公室,因为上课铃响了,她还抱着全班同学的作业本,刘梅梅很礼貌地向李虹点了几下头。

  她们从此再也没有见过面。现在面对面了,她们都知道不能提及那件事情,这不单单是怕伤害到刘兰兰,而是这件事情的本身是不可以说的。因为当时李虹并不知道标语写了什么,虽然她一直很好奇,但是她不敢问别的同学,公安局也来了,现在他们都毕业了,也没有破案,所以结果也没有公布。但是在后来的时间里面李虹一直好奇那个标语,再后来因为和王芳成了同桌,王芳又似乎对成人的知识懂得比其他同学都多一些,李虹就问了王芳,王芳认真地想了一下才悄悄说,就是说男的和女的睡觉的那种事情。李虹一直感到纳闷,她想知道是什么字。但她不能问了,王芳已经为这件事情出了题目,题目是这样的下流,文章就不好继续写了。但好奇一直存在着,有时候她上课也在想这条标语,所以耽误了不少宝贵的学习和休息时间。结果历史只考了38分,不然的话她完全可以考上更好的大学,更好的专业。

  刘梅梅已经知道了李虹要和刘兰兰一起到南京读书了,她对妹妹说,兰兰,你这个同学比你聪明也比你能干,你要向人家好好学习。李虹说不是的,不是的。刘梅梅说,你怪会谦虚的,以后常到我们家玩。李虹和刘兰兰就好上了。

  王芳落榜以后,她的父母天天都训诉她,她没有人玩,就天天到李虹家,所以也和刘兰兰熟了。后来王芳经常给她们俩写信,她所有的信都表达了一个意思就是她也很想到南京读书。

  整个大一,李虹都在学习历史。因为高考历史成绩的拖累在她心里生了疙瘩。一直困惑她的是历朝历代的改革事件。李虹整天到图书馆找历史书,弄了一个无比厚的记录本,一点一点地写。但每个周末刘兰兰都到会出现打断李虹的思路。而李虹又无比地欢迎她。因为刘梅梅总会托人带好多好吃的给她们。

  刘兰兰历史成绩要好一点,她对李虹说,每个朝代都是从皇帝开始的,你要先研究皇帝,这样就容易理清楚。皇帝的事情教科书上是很少的,野史就太多啦。不久李虹就从皇帝自然而然地转向了皇后。大一快结束的时候,李虹最感兴举的已经变成了皇帝和他妃子们的风流事。她觉得每一个和皇帝睡觉的女人都和刘兰兰一样美丽动人,于是她把看到的故事讲给刘兰兰听,刘兰兰一听就垂下眼皮,她说,算了吧,我没有心思听这些的,我们班主任今天又买盐水鸭给我了,我烦呢,又不能留校,也不能分配在南京其他单位,唉,有什么好啰嗦的。李虹说,他长得怎么样?帅吗?调子高吗?刘兰兰笑了,是的,你知道理科班有一个物理老师吗,很英俊的,后来和一个化学老师好的,知道吗?李虹说,知道,我暗恋他好久了,他危险把我坑了。刘兰兰跳了一下,真的呵,我也喜欢他的,我们一样呵,我们班还有好几个女生都喜欢谈他的。李虹说真是的,他是不是变态怎么喜欢上牙的。刘兰兰说,大姐说的,人总是有缺陷的,如果一个男的长得帅,那他心理不一定正常,如果他长得帅心理也正常,那他运气不一定好,大姐夫的哥哥就是,他什么什么都好,但是你知道吗?他不能生孩子,离婚三次了。李虹说,那你们班主任是不是有什么不正常的?刘兰兰说,他说话有点像女的,你知道吗?就他们说的娘娘腔。李虹笑起来:真的呵,天哪,警校的老师,怎么可能呵?刘兰兰也笑:我都很怕他了,他的课老提问我,有时候我就站着不说话,他肯定气死了。李虹说,他送你的盐水鸭呢?拿来我们吃。刘兰兰说,我不要,谁要他东西呵,以前坐我后面的班长经常找我说话的,现在给这个娘娘弄的,他都不理我了,通知什么的都让别人传话给我。李虹说,就是,谁和老师争呵,这个娘娘讨厌。不管他们,管管我的历史吧。刘兰兰说,我大姐说了,男人没有好东西,只想和女人睡觉。李虹着急了,她嚷道,我研究了这么长时间,给你一句话就概括完了,你早不说。

  但刘兰兰的话并没有把李虹的肚子的那些皇帝睡觉的事情消化掉,李虹没有人倾吐,所以肚子整天咕咕地膨胀。一放假她立即就去找王芳,王芳听得津津有味,还要李虹把武则天的所有书籍都借给她看。

  王芳已经工作了,先是在车间当工人,后来她母亲每个星期天都带着她去厂长家里面送点水果什么的。因为厂长是女的,不知道是渐渐喜欢上了水果还是王芳,总之厂长把王芳调到财务科当出纳员。虽然钱凡告诉李虹说,王洪胜的局长爸爸找人把王芳调工作的,但李虹还是相信了王芳的话。钱凡还说王洪胜的母亲不太喜欢王芳,但是王洪胜喜欢王芳。她对李虹说“我和王洪胜我们就是好,我们一定会结婚的”。

  李虹读大二的时候,王洪胜也来南京了。他父亲帮他安排了工作,工作单位又送他出来读书。王洪胜很喜欢找李虹和刘兰兰,谁不喜欢刘兰兰呵。她皮肤的白是真正的白里透红的白,红是非常自然的红水到渠成的红非常含蓄的红这种含蓄并不是克制出来的是与生共来的。她个子高佻细长刚好一米六九点五。头发有点圈,在脑门上圈着装饰着她的瓜子脸。眉毛是两条黑黑的长线,好像要一直伸到头发里面似的。眼睛是毛深深的大毛眼越到两侧双眼皮的宽度越大像京剧里面的眼睛那种传神。鼻子不高,高鼻子在现实中会有尖锐的感觉,她的鼻子细长而圆润的,是人想像不出来的那种温柔。她的嘴巴小巧但线条有力无时无刻不在施展那种甜蜜的力量并且一直和她的眼睛保持着同样的笑意。她不笑的时候是一朵盛开的花,她笑的时候就是天仙下凡。李虹没事的时候也是非常喜欢端详她的。王洪胜不断地来李虹学校他总是说来玩玩的,但李虹知道他是来看刘兰兰的。但刘兰兰不和王洪胜说话,她说她配不上他。什么原因,刘兰兰不肯说。

  李虹把刘兰兰家的事情在国庆节回家的时候问了母亲。母亲说,好多人是瞎说的,看人家长得好看眼馋就说人家坏话,你们同学之间要好好相处,小孩子不要听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李虹有点好奇,什么是乱七八糟的事情?既然母亲说是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一定是乱七八糟了,母亲用乱七八糟这个词就说明这件事情本身是无法言表的事情,也就是和杀人放火小偷不一样,但是比这些罪恶更肮脏的事情。于是李虹去问王芳,王芳说,我妈告诉我了,刘兰兰家三个姊妹是全市最漂亮的女孩子,但是她的母亲是个“破鞋”;她大姐夫,做过她母亲的情人;她二姐谈了三个男朋友都没成,好多人都说她二姐是女流氓;我妈不许我和刘兰兰玩,你也要小心。王芳的每一句话都像一个炸弹在李虹的耳朵里面接连不断地轰轰爆炸,快把把她耳朵轰烂了。

  李虹再到刘兰兰家的时候,她呆呆地看着刘梅梅。刘梅梅只是嘴巴比刘兰兰大了一点,但是不属于大嘴巴,她的嘴巴像是微笑时略有的展开。李虹想她那么漂亮也应该拥有高尚的爱情呵。

  刘梅梅说,我去帮你们买车票,你们别乱跑,票拿到了再出去玩。二姐刘艳艳很少在家的,她一直在外面忙,家中需要买什么把什么送出去都是刘艳艳的事情,她去送饭给父亲了。刘兰兰的父亲在外面做一点小生意,早出晚归。李虹还看见了刘梅梅的丈夫,很高大白净,只是年龄有一点老好像有三十好几岁的样子。他在阳光下与李虹打了招呼,就抱着三岁的宝宝匆匆进了房间。

  刘兰兰家有一个院子,有好多房子,刘梅梅结婚以后也赏住在娘家。一切都很正常,李虹又看看刘兰兰,她刚吃过午饭,嘴巴上还有一层淡淡地油。刘兰兰的母亲已经午休了,花布门帘挡得严严实实的。一切很正常。李虹还没有出刘兰兰家的门就忘记了王芳的话。

  李虹和刘兰兰拿到车票就出门,准备去街上买点零食。院门外站着一个小伙子,看见她们俩就问,第八粮站在哪?李虹和刘兰兰一起笑:对面。小伙子看了一下对面的第八粮站,回头对刘兰兰说,你很像我们厂的一个人?刘兰兰冷下脸不理他。李虹接过话,你是什么厂的?你是外地人吧?你什么学校毕业的?小伙子露出了尴尬的神情,我是造纸厂的,我是天津人。刚分来的,找不到路。李虹拉了一下刘兰兰说,他是二姐一个厂的。刘兰兰才露出笑意:你是说刘艳艳吧,她是我二姐呢。小伙子说,真巧。他们说话的声音把刘梅梅也引出来了,她热情地招呼小伙子进家。小伙子说,我叫何平,不好意思呵,刘艳艳不在家吗?那我不坐了,下次吧。

  在王洪胜来南京读书之后不久,王芳来过几次。她没有来找李虹和刘兰兰。第一次是刘兰兰在路上看见了他们,王芳把王洪胜拉到了一边,回避了刘兰兰。刘兰兰对李虹说这件事情的时候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她是不信任我的,”李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吱吱唔唔半信半疑地敷衍了几句。刘兰兰更委屈了,难道我瞎编这些吗?李虹说,他们住哪里呢?他们会住在一起吗?刘兰兰说,王芳是一个很有心机的人,胆子也大,她肯定敢和王洪胜住在一起的,而且如果他们不住一起又何必不告诉我们她来南京?对吧?李虹很不高兴说:就是的。

  天刚冷下来,李虹和刘兰兰到新街口玩,李虹看到了王芳和王洪胜手拉手在逛,王芳立即把王洪胜拉了个向后转。刘兰兰和王洪胜都没有看见对方,李虹很愤怒,她立即对刘兰兰表了态度“我以后不会再理王芳了,你也别理她了”。元旦即将到来的时候,王芳突然来学校找李虹“我怀孕了,我要在南京作手术,然后我住在你这边。”李虹吓呆了。半天才说“刘兰兰经常会过来的,她会知道的。”王芳说“她知道好了,没关系,反正我会和王洪胜结婚的”。

  李虹王洪胜一起陪王芳去了医院,他们三人一起接受了医生像道德卫士一般地的严酷洗礼,医生说的全是关于睡觉如何快乐的话,弄得李虹心里面不但没有一点羞耻感反而跃跃欲试,她一下子把学校里面发生的所有与睡觉有关系的事情全想起来了,想到这些奋不顾身地尝试被核武器轰炸的人,如果不是有快乐,他们怎么会这样不怕丢人现眼不怕放弃未来地去睡觉?他们都是老师,他们在睡觉之前一定知道睡觉以后的严重后果,但是他们还是睡了。还有”牙”的前夫也是因为睡觉的事情才和”牙”离婚的,因为前夫没有达成罪恶的阴谋,那个和他睡觉的同校的女教师不和他结婚,所以他宁死不调出那个学校。”牙”说你们不走我走。于是”牙”从睡觉事件的无辜受害者随着睡觉事态的发展最终把她变成了睡觉事情的恶意肇事者。还有地理老师,最后还是和工程师未婚夫结婚了。但是,听说他们经常打架。工程师婚后已经多次和不同的女人发生了睡觉行为。这些都是钱凡写信的主要内容。李虹听医生说话的时候就看着医生的胸脯,她虽然因为工作劳累腰有点弯,但是,李虹看出来她的乳房还是挺大的,她想男人是不是很喜欢女人的乳房,王芳就是大乳房。女医生来回地走来回地说,但是她还是发现了李虹的目光,她恶狠狠地推了一下李虹:出去出去,到门外等,小姑娘不怕害羞!

  从医院回到学校的寝室,王芳一躺下来就对手足无措的王洪胜说,你回去呗。王洪胜不走。王芳说,那你去买点五香豆来,多买一点呵,我要在这边住好几天,李虹同学都喜欢吃王香豆的。王洪胜说,好的好的好的。王洪胜走到门口又回头,你还疼吗?王芳说,疼死了,看着你就恨死你了,我要掐死你。王洪胜一下子飞回了王芳的身边,怎么办呵?王芳说,你去买五香豆吧,我忍着,人家下课回来看到你不好。王洪胜对李虹说,谢谢你了。李洪胜刚走,李虹就问王芳,真的很疼吗?王芳说,我吃了止痛片,我最怕痛了。李虹白了她一眼,你们在哪睡觉的?王芳说,王洪胜 他们学校有招待所呵,每次过来也不会住他们男生寝室的呵。李虹瞪大了眼睛,你们早就在一起啦?王芳说,你记得我们学校校医室那个床吗,晚自习校医不上班。说完她就不停地笑,一直笑到把李虹也引笑了。

  王洪胜在南京只呆了一年,拿的也是大专文凭。他和刘兰兰一起回家工作了。刘兰兰分到了区派出所做管理户口方面的工作。李虹感到很失望,她认为刘兰兰应该去做抓小偷之类的工作,左腰上挂一串手铐右腰上挂一巴手枪,住银行门口一站,小偷全消失了,天下太平。怪不得皇帝都找漂亮的女人陪在身边的,大臣们也喜欢看漂亮的女人,他们看漂亮女人的时候就会分心,他们一分心就无法认真理解复杂的国家大事,于是皇帝的决定就可以畅通无阻地一路贯彻到底了。但是,派出所的领导说,女孩子做点内勤工作吧。李虹认为公安局的领导没有魅力,这么漂亮的女警察要放在办公室里面,不是浪费人才嘛。刘兰兰很满意,她说正好可以看书,她想考大专,以后再上本科。李虹说,那你什么时候结婚?刘兰兰说,现在不打算结婚。结婚有什么好的,麻烦。

  李虹还有一年才毕业学。李虹和刘兰兰一直保持很密集的通信。刘兰兰说,单位的领导和同事都很关心她,照顾她。她说她也是不怕吃苦的人,总是最早一个到单位,拖地擦桌子样样都做。单位的老同志多,都要她写入党申请书。但她怕单位的人到家里考察她,她母亲的好多事情就会暴露出来,很不好的。不过,她说,等到她找对象结婚的时候,男方家还是会考虑她们家的影响的。她的每封信里面都是开头是美好的希望结果却是愁惆。

  刘兰兰告诉李虹:王洪胜和王芳正式谈恋爱了,他们经常一起逛商店逛公园,但是不管在什么地方看见她都不理她。文科班的同学一起认为王芳是看上了王洪胜家的地位了,王洪胜的母亲也许也这样认为的,只是人家有水平不直接说,而是说两人姓一个王结婚以后生出来的孩子会不好。她说,她家对面是近亲结婚,孩子都是人高马大,就是有一个是哑巴。但是她不明白,从小一起长大的,长

1/10|下一页
 | 回书录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