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若等待:美眷流年  小说作者:过庭雨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八章 琐碎年光易扰人2

   纳兰宁函默默放下诗笺,推出屋外,掩好房门。他越过侍女的小间,推开商宛玉闺房的门。她的闺房不大,左边是卧处,边上设有梳妆台,右边是桌子,围着几个绣墩。她的床十分整洁,帐子用钩子挂着。床边放着几本书,纳兰宁函拿起一看,却是经文之类。

  纳兰宁函离开闺房向下走,不禁疑惑商宛玉的去处,到了正厅,忽见屏风后转出一个女子,正是缨珞。

  缨珞道:“婢子听到有声音正想出来看,却不料是公子。”

  纳兰宁函问:“郡主呢?”

  缨珞道:“在棋房。”

  纳兰宁函随缨珞转过屏风,只见商宛玉抱着手炉坐在椅上,她面前是一局未完的棋。商宛玉看着他,并不起身,只称:“官人。”

  纳兰宁函道:“怪我不请自来吗?”

  “怎会?”商宛玉淡笑着示意缨珞。缨珞出了棋房,一会儿便端两盏茶来。茶水很烫,纳兰宁函问:“新泡的?”

  缨珞道:“方寸与郡主下棋,茶凉了,才热了来。”

  纳兰宁函想到梅花小榭中凝月的侍女珞儿,脱口而出:“多谢。”

  缨珞一惊,原来从未有一个主子因一盏茶向侍女道谢,况且纳兰宁函从前也是没有说过的。缨珞受宠若惊,“公子折杀婢子了。”

  商宛玉笑道:“你有茶缘,他谢你也是应该的,何必与他客气?过来继续下吧。”

  商宛玉没有别的意思,缨珞却红了脸,道:“从来只听姻缘、良缘,哪有茶缘?”

  “怎么没有?你与茶有缘分,他与茶有缘分,可不是结在一处了?改日开个茶话大会,保不定你就终身有靠了。”

  “我是个侍女,哪有什么缘分可言?”缨珞闷闷道,“只怕缘分是假,郡主要撵了我走是真。”

  原来那日商宛玉在湖中见到魏明的影,本就是玄而又玄的事,再加上后来屡次去湖边也没有真正见到他,便觉是冥冥当中魏明在邀自己同归地府。其后几日,半梦半醒间,商宛玉便想:自己虽有心随了他去,但是家事未了,不能放手离去,便又转念护住心神。她先安排了钟司雪,再回府看望父母,父母虽说苍老了些,但也没有致命的病症。万事具备,唯有一样——一直陪伴着自己的缨珞还没有去处,她便想要在自己生前把她许配出去。

  商宛玉见缨珞心思细腻,假言道:“撵走了你,谁了替我管这一帮子人。这日价一个婢子有事,那日价一个郡主且慢,我可不得烦死。”

  缨珞笑道:“原来我是看门且管事的婆子。”

  纳兰宁函看她二人笑闹,心中被这温和的气氛感染,坐在一旁,也不插话,只想着能多呆些。事实上商宛玉也没多顾及纳兰宁函,她示意缨珞在对面坐下,二人便又开始下棋。那未完的棋局中黑白子约为平手,可没过一会儿,商宛玉所持的黑子便占了上风。缨珞大约与商宛玉一起学过棋,棋艺不差,但商宛玉却总是出人意料,往往以奇取胜。纳兰宁函不觉想到三年前的秋天与魏明在船上的一局棋,心想:她义兄棋艺甚佳,她自然也精通此道,他二人真是占尽天下风流。

  这样想着,一局已毕。缨珞道:“胜负可见明知,就别数棋子了。”

  商宛玉笑道:“回回都这样,看你怎么长进。”

  缨珞也不恼,起身收拾棋盘。商宛玉这才侧过头看纳兰宁函,纳兰宁函道:“到处不见你,还以为你出去了呢。”

  商宛玉道:“通共一座王府,我能到哪里去?”

  纳兰宁函道:“你有没有想过到外边?”

  “外边?”

  “是啊。你没去别的地方玩过吗?”

  商宛玉道:“去过庙里。”

  纳兰宁函想起在府里呆不过三日的弟弟纳兰宁关,又想着商宛玉竟然十几年都这么过,不免更加怜惜。纳兰宁函道:“我带你出去走走吧。”

  “去哪儿?”

  “说了你也不知,跟着我就是了。”

  纳兰宁函带着商宛玉来到街上,也不要人跟着,只随意漫步。街边有许多小贩,纳兰宁函替商宛玉选了一支发簪,虽然劣质,却比商宛玉平常戴的娇俏许多。

  纳兰宁函喜欢这样的商宛玉,虽然温婉,却不似府里那般沉静。商宛玉心中也有些感动,因为府里虽然总会买进贵重的首饰,却不比亲手挑选这般真诚。二人说了些话,纳兰宁函怕商宛玉累着,便带她去茶馆坐坐,二人又用了些点心,纳兰宁函道:“快到函日居了。”

  商宛玉一怔。纳兰宁函顺势道:“回去,好吗?”

  不及商宛玉多想,纳兰宁函便拉着她向斜对面的函日居走去。商宛玉急道:“我还有东西还在那儿。”

  纳兰宁函道:“什么东西?我派人去取。”

  商宛玉嗫嚅了会儿,道:“缨珞还在王府。”

  纳兰宁函道:“这有什么关系?她得了讯会来的。”

  商宛玉只得随他进府,纳兰宁函却不告辞,而是和她一同往未明苑而去。商宛玉心内涌起一股不安。忽听纳兰宁函问:“为什么叫未明苑?”商宛玉一怔,纳兰宁函又道:“什么是相思未明愁已矣?”

  他果然去过自己的书房,商宛玉不说破,只抬眼看他。纳兰宁函道:“你我成婚三年有余,你还是不愿意接受我吗?”

  “那是因为……”

  “不要说是你病了。”纳兰宁函打断她的话。

  商宛玉看着纳兰宁函,发现他变了。三年前的纳兰宁函,即使在新婚之夜被赶出婚房,也只有宽容理解。这是他第一次责问她,商宛玉在心悸之余不免有些悲哀:三年太久,自己怎么还狠不下心来呢?

  “千古艰难唯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难道自己的命运也会如此么?

  “不。”商宛玉道,“我没有不愿接受你,是我自己不好。”

  “为什么?”

  商宛玉一顿,咬牙道:“说实话,我是石女。”

  纳兰宁函惊呆了,他想过无数个答案,却没想到会是如此。从前的怨愤成为自缚,先前对于她与凝月的联系成了笑话。惊讶过后,他又仔细看了看商宛玉,她的容颜清雅绝俗,纳兰宁函忽觉上天不公。

  “对不起。”纳兰宁函道。

  “不,应当是我对你道歉。”商宛玉说着,便开始轻咳。纳兰宁函连忙把帕子递给她,她摇了摇手,拿出自己的。

  纳兰宁函关切地问:“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又病了?”

  商宛玉道:“或许是吹了风,休息一会儿就好。”

  就在这时司泪从未明苑赶来,商宛玉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身子移向司泪,道:“官人回去吧,我有司泪照料着。”

  纳兰宁函有些尴尬地道:“好。好好休息。”

  司泪扶着商宛玉离去,纳兰宁函叫来一名小厮,吩咐道:“让膳房煮一份补汤送到未明苑。”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