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冤家爱人  小说作者:纯纯1224
作者有话要说:
1/2

第十章 出席宴会

   “你今天可是我的女伴,要是你敢逃跑,我绝对明天就扛着你进教堂。”皇甫雨泽威胁的看着她说道,这女人要是不给她点颜色,她完全不知道收敛的。

  “你不要太过分了,凭什么我就得参加呀。我不去不行呀,你以为你是谁。”她不发飙,真的将她当成病猫了。被他拉着在太平洋小岛上度假也没有问过她的意见。害得她现在要不眠不休的工作。

  “我是你的未婚夫呀。这可是你答应我的,你不会想要反悔吧?难道堂堂的法医要对我这小百姓言而无信吗?看来我也只能认命了。”皇甫雨泽继续在哪里耍宝,弄得文职简直就是苦笑不得。

  “法医就不是人拉?要是你有一大堆的不良习惯,我能不反悔吗?”文芷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道。就会胡说八道。

  “我们两个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呢?我有什么缺点你应该一清二楚呀。你在我的眼中可是独一无二,完美无缺的。”皇甫雨泽揽住她的腰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着。

  “皇甫雨泽,你脸皮可以再厚一些。”文芷嫣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他说道。

  “谨遵老婆大人的命令。”皇甫雨泽搞笑的转着。

  “八字还没有一撇,你可不要乱说,小姐我可是还要嫁人的呢。”文芷嫣被他哄得忘了他们正要去哪里,在酒店正厅两人就打情骂俏起来,看起来就是一对恩爱的情侣。至少在人来人往的行人眼中就是如此。

  “除了我肯牺牲,那个男人还敢要你呀,恐怕三天就会被休了。”皇甫雨泽一副我是多么伟大的奉献。

  “是吗?你大可不必作出如此大的牺牲。”文芷嫣愤愤不平的看着他,什么叫做牺牲呀。娶她算什么牺牲。应该让他知道一下什么叫做大排长龙,要不是小时候被他欺负的阴影弄得她很不相信男人,早八百年就谈恋爱结婚了,哪里还轮得到他呀。

  “就算你这里是深不见底的深渊,我也愿意往下跳。”皇甫雨泽深情的说着,这些年在美国他可没有少想她,要不是为了她,他堂堂一个国际总裁哪里愿意去做一个研究机构的法律顾问呢。

  “你……”这男人每次总是这样,看似吊儿郎当的,可是又不时的表现出对她的深情,让她想放也放不下。不知不觉间她的心竟然被他霸道了十几年了呢。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大小姐啊。”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像孔雀般傲慢的看着她说着。

  “乐懿安!你怎么会在这里?”文芷嫣刚问完就后悔了,今天是皇甫爷爷的生日,怎么说他们家都会派人参加的。家里最爱出风头的,除了妈咪就是她了。

  “今天这种场合,皇甫家怎么也会邀请我的,说什么我都是文氏集团的总裁夫人。”乐懿安得意的看着她,这个小姑不喜欢她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她怎么会不知道她跟她大哥一个摸样就只惦记着那个贱人。

  “哥哥也来了?”今天是皇甫爷爷的生日说不定他会出现呢。最近被他弄得好久没有去见哥哥了,也不知道他怎样了。有没有照顾自己。

  “文弈磊!哼!我怎么知道他死哪里去了。”一提到自己的丈夫,她就生气。除非有事,否则她想要见一面,比见美国总统还难。要是那个贱女人在的话,他倒是出现得比谁都快呢。可惜那种穷酸女人大概一辈子他们都不会见了。

  “想也知道。”她今天是怎么啦,这么会问上这么白痴的问题呢。这个乐懿安,除了她妈咪自己满意以外,没有人喜欢她。弄得家里乌烟瘴气的。他大哥除了奶奶有事之外,都几年不进家门了。

  “文芷嫣,要不是看在你是弈磊的妹妹我的小姑,我早就对你不客气了。”乐懿安拽得跟什么似的。

  “嫣儿,这位大婶是谁呀?”不干涉她的事,是知道她可以自己处理,自己要是随意就插手的话,他的嫣儿可是会气死的。但并不代表他会看着自己的女人再他的面前被人欺负。

  “谁说的!你…这位是?”本来乐懿安想要发飙的,可是看到皇甫雨泽长得十分俊美,穿着西装十分的帅气。到口的谩骂一下子就出不了口了。

  “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吧。”看到她的态度的改变,要不是大厅里太多人了,文芷嫣真想当着她的面翻白眼。这女人还真是没长脑。

  “你是怕我太美,抢了你的男人呀。”乐懿安风骚的拨了拨头发,不断的想着皇甫雨泽抛媚眼。生怕人不知道她对人家有意思似的。

  “你!”就凭她呀!要是皇甫雨泽的眼光这么的差的话,那她真的是无话可说了。

  “怎么?凭我的美色,不行吗?帅哥,你说我美吗?”乐懿安直接就将手搭在了皇甫雨泽的肩膀上,好像全身无力似的,整个人都趴在她的身上,不断的在他的身上磨蹭,整个酥胸都要露出来见人了。文芷嫣看得差点没有把眼睛给瞪出来。

  “我说乐懿安,你至少注意点形象,不要丢人现眼。”还真是没有见过比她不要脸的人,这种行为还真替哥哥伤心。还好哥哥没有真的爱上她,不然就真的是他们文家的悲哀了。

  “这位大婶,请你不要随便造谣,我可没有恋母情节。”皇甫雨泽毫不客气的挥开她的手,将她整个人从他身上推开。要不是她的女儿及时扶住她的话,她真的会很难看的跌倒在地。真不知道磊是什么眼光,找这种老婆。

  “你……大婶?”乐懿安被他的一句大婶气得浑身发抖,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说她,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人不知凡几,竟然敢这么说她。

  “难道是太大岁数了,连自己的年龄都忘了?要不要我帮你去民政局里查一查?”皇甫雨泽一副好心的样子。看得一旁的文芷嫣和文筱凝很想要放声大笑。

  “你……不要以为你有多了不起,不就是一个想要攀着我们文家的小白脸吗?”乐懿安被他这么一说,看到小姑和女儿讪笑的脸庞,气得口不择言。

  “嫣儿,你要养我吗?”皇甫雨泽干脆顺着她的话,问着在旁边看好戏的文芷嫣。这个丫头也不想想他在帮谁,竟然在旁边看起好戏,也不帮帮自己的老公。

  “这个呀,我可得好好考虑考虑。”文芷嫣看似认真的思考起来,气得皇甫雨泽都想要磨牙了。

  “难道你忍心我饿死吗?”皇甫雨泽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好像真的是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适而可止!”他要是会饿死,那世界上就没有人吃得饱了。

  “我说芷嫣呀。不是嫂子我要说你,堂堂文家的大小姐,要是跟一个小白脸在一起,这不是让文家贻笑大方吗?你是想要让婆婆成为上流社****的笑柄吗?要是让人知道文家的大小姐跟个男人在饭店幽会,那个男人还敢要你。真是把我们文家的脸都给丢光了。”乐懿安看到皇甫雨泽不受她的诱惑,说话也没有顾忌,刻薄了起来。

  “我乐意。”文芷嫣说完也不想要理会她,捉着皇甫雨泽的手转身往宴会厅去。

  “姑姑。我妈就是这个样子,你不要跟她计较。”文筱凝拉住她的手解释道。

  “文筱凝,到底你是不是我亲生女儿,早知道就掐死你。好过你现在帮着外人来气死我。”听到女儿的话,乐懿安马上指着文筱凝的鼻子骂道。她怎么会生了一个这么笨的女儿呢。

  “乐懿安,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虐待筱凝,否则我会让你后悔莫及的。”文芷嫣转过身来凌厉的看着她说道。

  “我……我教训自己的女儿你管得着吗?”乐懿安被她看得有些发毛。

  “只要我是她的姑姑,我就管得着。除非她不是文家的女儿。”文芷嫣冷笑的说着,她哪点小把戏就能瞒着她妈咪,想要骗她,还早着呢。也不想想她是做什么工作的,要不是顾虑到孩子,她早就拆穿她的西洋镜了。

  “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筱凝当然是文家的女儿。”她是发现什么了吗?乐懿安的心理一阵慌乱。

  “最好是,你的事我可不想要管。”免得脏了一身腥。

  “哦。还有,雨泽是我的未婚夫,请你最好给我放尊重点。”文芷嫣说完拉着筱凝就要走,省得在她母亲身边学了一堆坏事。看来她得找个时间跟大哥谈一谈才行,大人的事别殃及无辜的孩子。

  “哎哟!我说芷嫣啊,你就是想男人也不必随便在外面拉一个来凑数吧,要是让婆婆知道了,你这不是要气死她吗?”一听这人事未婚夫了,刚刚他们又说了要靠文芷嫣来养他,这个男人也是能看却没用的人,要是等会儿让人知道她文家大小姐带了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人过来出来,那可有得玩了。

  “你等着瞧吧。”看着他们恩爱的走人,气得乐懿安在原地直跳脚,完全忘了女儿也被他们拉着走。

  文芷嫣跟着他们两个一进入宴会厅就引起每个人的回头,看来今晚的日子是难过了。听乐懿安的意思,她妈咪肯定也来了,就不知道大哥跟爹地有没有来,不然她今晚肯定会惨遭轰炸。还是露个脸就走人好了。一直在思考事情的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在场男士们的倾慕和女士们的嫉妒。文芷嫣今晚一袭蓝色的斜肩贴身长裙,完全将她平时遮掩起来的身材展露出来,让在场的男人都口水流满地。

  “真想要把你给藏起来。”皇甫雨泽将直盯着她的男人瞪回去,早知道就不要让她穿这件礼服了。他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啊?你说什么呢?”文芷嫣正在想怎么逃过今晚的劫难,完全不知道其他在看什么。也不知道全场那些女人嫉妒的眼光直接可以将她万箭穿心了。

  “你怎么又发呆呢?”皇甫雨泽好笑的看着她,他自个儿捧醋狂饮,她大小姐倒好,自个儿发呆去了。

  “有事就说,没事我要去找皇甫爷爷了。”赶紧趁妈咪还没有来,跟皇甫爷爷打个招呼后走人。

  “我的魅力竟然不如我爷爷,我今晚真不应该带你过来的。”皇甫雨泽捧着心皱着眉头看着她。看得远远看着他们的女人们都心疼得不得了,恨不得将这个不知名的女人推开,自己取而代之,好好安慰他。由于文芷嫣很少出现在社交圈,所以几乎没人认识她就是文氏集团的大小姐。

  “我本来就不想来,要不是你一直缠着我,我才不用来这里呢。”也就不会遇到讨厌的人,还要想想怎么应付妈咪。

  “我现在后悔了行吗?”早知道爷爷请了这么多的色狼他就不带他的宝贝过来了。要不是想要让爷爷看看他的另一半他肯定马上拉着她走人。

  “走吧。跟皇甫爷爷打声招呼再说吧。筱凝,跟我们一起去吗?”看到站在旁边的侄女,才想到刚刚自己顺手就将她跟拉了进来。

  “姑姑,我在这里等奶奶和妈妈好了,你们先去吧。”文筱凝善解人意的说着。刚刚是被姑姑拉着走还说得过去,要是她再没有等妈妈等会儿回家她就有得受了。

  “好吧!你可要小心些。知道吗?”知道自己大嫂的性子,要是筱凝没有在这里等她,等会儿不知道又要说些什么刻薄的话来损人了,真不知道到底筱凝是不是她的女儿,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母亲。

  “姑姑,你去吧。我会小心的,你不要担心。”虽然她也很看不惯自己的母亲而且她的性子其实也不是很好,谁叫她的父亲是文弈磊呢。在外面的人掐媚逢迎之下,一个孩子没有长辈的正确引导,哪里能有什么正确的价值观。好在家里还有奶奶坐镇,筱凝的性子也就比较骄纵,人倒是挺善良的。就是因为这样文芷嫣才心疼她。

  文芷嫣安排好侄女后就跟着皇甫雨泽来到皇甫家的长辈皇甫骅身边。

  “爷爷!你老真是越来越硬朗了,身体好得可以去玩高空弹跳了。”皇甫雨泽看到皇甫华谐谑道。

  “你这个不孝孙子,终于肯从你的那些脂粉堆里爬出来了,小心使用过度,将来爬不起来呀。”皇甫华一看到皇甫雨泽马上笑颜逐开,以开口就亏损着他,让旁边的很多人都有些惊讶这对爷孙的重口味。

  “爷爷,你都还能砰砰跳,孙儿我怎么会如此不济呢。”皇甫雨泽律师可不是当假的,反应灵敏的奉送回去。

  “谁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都是外强中干,中看不中用哟。”皇甫桦状似失望的摇了摇头。

  “爷爷,这是你老人家的亲身体验吗?可惜奶奶不在了,不然就可以问问了。”皇甫雨泽一副可惜了的样子。

  “你这个混小子,没有气得我心脏病发你不甘心是不是?”皇甫骅左手按着心脏瞪着他说道。

  “别装了 ,你老人家身体好得连卡车都装不死。”皇甫雨泽百无禁忌的说着。不过身后的宾客可受不了他们这爷孙的对话,全都瞪大眼睛看着他们爷孙俩斗嘴,皇甫家的其他人早就习以为常了,不过其他不知情的人可就不怎么想了,都纷纷猜测皇甫家是不是出现内斗了。

  “月华,你也管管你这个不孝子,他竟然如此对我这个年迈的爷爷,你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皇甫骅转向自己的媳妇求助。

  “爷爷,你怎么每次吵不过我就叫我妈呢?”皇甫雨泽一副你太逊的样子看着她。

  “唉!人老了就是没人要咯。这太没天理,养了一堆没良心的子孙呐。”皇甫骅自怜自哀的看着家人说道。

  “爷爷,什么叫没天理,你这会儿也别倚老卖老了,难看。”皇甫雨泽撇撇嘴说道。

  “谁倚老卖老了,你说谁呀?”皇甫骅可不干了,指着他的鼻子生气的瞪着他说道。

  “爷爷,要不过会儿我配副眼镜给你,这点小钱你孙子我还是拿得出来的。”皇甫雨泽一副慷慨的拉着他的手说道。

  “可别勉强了,省得要回家跟我这老人家哭穷。”皇甫骅冷哼着说道。

  “雨泽,你给我闭嘴。”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场合,平时在家里闹就算了,现在大庭广众的,能看吗?

  “还不是爷爷吗?”皇甫雨泽只好摸摸鼻子闭嘴,老爸都开口了,他要是不识相的话,回去可就有得受了。

  “皇甫雨泽!”林月华咬牙切齿的瞪着他,自个儿的儿子她还不懂嘛?要是他们现在不阻止这爷孙俩,这今晚的宴会也甭开了。他们可以斗一个晚上都不停的,这一老一少也不想想在什么场合。她可以想象明天整个上流社****肯定会说些什么八卦了,甚至可以知道明天媒体的标题会是什么了。

  “好吧!看在老妈的份上,我就算了。”皇甫雨泽一副我实在太宽宏大量的样子看着自家的爷爷。

  “臭小子,信不信我等会儿抽死你。”皇甫骅被他看得气愤难平。这个臭小子从小就会跟他顶嘴,不过这么多的孙子里面他最喜欢他。可惜这个臭小子十几年前跑到美国去了之后就难得回来,害得他都没有人可以斗嘴,难得他现在回来,他怎么能不好好的利用利用这个机会呢。

  “爸,您就少说几句,现在这可是您老的生日宴会,要是闹个没晚,明天我们家的人就别想出门了。还有雨泽,没大没小的样子,一点儿也不敬老尊贤,我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吗?再怎么说爷爷可是长辈。”林月华拉着他的手说道,她实在是拿这一老一少没有办法。她还真不知道雨泽这孩子像谁。一张嘴死人都可以说成活的。

  “哼!”皇甫骅孩子气的撇开脸不看他们。

  “二婶呀,您就别理会他们了。老哥的名词里压根儿就没有敬老尊贤这词,更别说什么没大没小,您没发现这就是老哥的家规呀。”皇甫璨看戏正看得欢呢,那能让他就这么结束了,怎么也得加把火,让他烧得更旺一些才好玩呢。

  “皇甫璨呀。最近你老哥我最近对于董事长的工作有些厌烦,听说股东会也挺欣赏你这总经理的,过几天就要开董事会,不如我退贤董事长的位子让你坐坐,省得外面的媒体没有八卦。”皇甫雨泽看着他的堂弟凉凉的说道。

  “是!小弟知错了。我一定改进,原谅我这个太老实了,不懂得撒谎。”别人眼中的香饽饽在他们皇甫家眼中可不一定,要是接下董事长的位子,他非得累死不可。他现在的工作就已经够多了,他可不想要再给自己找麻烦。

  “爸,还是宣布开始吧。”皇甫骅的大儿子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

  文芷嫣被他们爷孙俩的斗嘴功夫弄得一整个呆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她实在没有看过谁家的晚辈会这么说长辈的。而他们皇甫家似乎是见怪不怪了,看他们的样子还巴不得他们吵得更激烈些,她怀疑他们面前要是有零食的话,他们肯定会边吃边欣赏的。

  “老哥,这位小姐是谁呀?你不给我们介绍介绍吗?”皇甫璨眼尖的看到文芷嫣和皇甫雨泽两人握着手,马上嚷嚷道。

  “文芷嫣,你可以叫她大嫂。”皇甫雨泽拉着她向他说道。

  “大嫂?老哥,你什么时候结婚的呀?我们怎么都不知道。”这下子皇甫璨可意外了,他最近都没有听说他老哥有什么异常呀,怎么出一趟差就结婚了呢。

  “你结婚?混小子。什么时候的事?竟然不先带给我们看看,我们有这么见不得人吗?”难不成他们是偷偷跑去结婚了,这么大的事他们这些长辈怎么都不知道呢。

  “爷爷!”皇甫雨泽生气的瞪着皇甫璨,这个大嘴巴,他都还没有说完呢就大声的嚷嚷。

  “雨泽,怎么回事呀?”这还没有弄够呀。

  “都是你,八字还没有一撇呢。”文芷嫣很想要抽死皇甫雨泽,他是不是巴不得人家都知道他们的事呀。

  “我只是说璨可以叫嫣儿大嫂,我可是最近才追到你们的儿媳妇,要是你们把她给吓跑了,到时可要负责帮我追回来。”

  “皇甫爷爷,伯父,伯母你们好!我是文芷嫣,你们可以叫我芷嫣就好。”文芷嫣有礼的说道。

  “芷嫣呀,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呢?”林月华和蔼的问着,这个小姑娘这么有礼,她一看就喜欢。

  “我家里有奶奶和爸妈还有一个哥哥。”文芷嫣毕竟是文家的小姐,虽然平时不怎么出席宴会,该会的交际她还是没有荒废。

  “大嫂啊,你跟我老哥是怎么认识的呀?”皇甫璨可好奇了,他老哥是从什么地方找到这么可人的女人了。

  “我们算是同事吧。不过我们从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她很少出现在社交场合上,而且去皇甫家的时候还是她十岁那年跟奶奶去做客呢。

  “以前?你也是刚从美国回来吗?”皇甫璨这下可好奇了,他哥哥不是不喜欢搞什么办公室恋情吗?怎么这会儿倒是自己搞上了。

  “我以前是去美国读过书,不过我们是最近才成为同事的。”文芷嫣有些奇怪他干嘛问这些问题。

  “皇甫璨,你问什么问。”皇甫雨泽可不想要他的女儿被家里的人围攻。

  “你以前不是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吗?我才会这么问的呀。我可不想要你随便找一个女人来敷衍家里,让爷爷白高兴一场。”皇甫璨一副他是多么伟大的样子。他的话一出,所有人怀疑的眼光都看着他们两个。

  “皇甫璨,你少说两句话会死吗?”就他多事,他像是这样的人吗?

  “雨泽,你不会真的为了哄爷爷开心……”

  “妈,你别跟着璨瞎起哄。”

  “看来你做人挺失败的嘛。”竟然这么多人都不相信他。就说他平时坏事做多了,现在才会连家里人都不信他。

  “看你未婚夫被别人围攻你很高兴是不是。”皇甫雨泽握紧她的手满脸温柔的说道。

  “难得见到你吃瘪耶!我能不好好看看吗?”顺便可以学两招日后他们斗上的时候,她才不会每次都输的很难看。

  “大嫂,你也觉得我哥哥很欠扁对不对?不过我还是很难想象一个美女站在法庭跟一群人辩论。”皇甫璨实话实说。看她文文静静的,很难想象她犀利的样子。

  “谁跟你说她是律师的?”皇甫雨泽看着他的堂弟不可思议的说道。

  “你呀。难不成你又做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兼职?”刚刚人家美女都说是同事了,这还需要问吗?要是公司的人他没有道理不认识,而除了公司就只有律师所了。

  “我是一名法医和人类学专家。”

  “啊?这更难以想象了。”一个美女跟一堆尸体打交道,他还真想象不出那画面。

   “老哥,你什么时候去学医了?”他是知道自己的哥哥很聪明,可是瞒着大家偷偷学医似乎有些反常。

  “你有瞎嘀咕什么?我没有那个闲功夫。”皇甫雨泽真的是拿这个八卦的堂弟没有办法。

  “雨泽跟我哥哥是好朋友,我从小就认识他了。至于怎么会成为同事嘛,他担任我们实验室的法律顾问,所以应该也算是同事吧。”文芷嫣有些失笑的解释,他们家人挺有趣的。

  “好朋友?文?文弈磊是你哥哥。”不会吧。他记得哥哥的好朋友姓文的好像只有他一个。

  “是呀!有什么不对吗?”他哥哥是哥哥,跟她没有什么关系吧?

  “芷嫣呀!这个混小子有没有欺负你呀?要是他对你不好,告诉爷爷,我一定帮你教训他。”皇甫骅一听到时老朋友的孙女,可高兴了。虽然文家的媳妇和孙媳妇名声并不好,不过他今天见到这丫头,很是喜欢,他相信她跟他们是不一样的。

  “一定!有机会我一定会让皇甫爷爷帮我好好教训教训他的。”文芷嫣斜睨了一眼有些不敢苟同的皇甫雨泽,笑着说道。

  “还叫什么皇甫爷爷呢?直接叫爷爷就好。”皇甫骅热情的说,想到不久后就可以看到曾孙子,他可高兴了。

  “爷爷,要是把我老婆吓走了,看你怎么赔我。”真不知道这次带嫣儿来是好还是不好。

  “雨泽,找个时间带芷嫣回家,我们在好好的聊聊知道吗?”林月华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

  就在皇甫骅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似乎在门口处出现了一些什么状况,闹哄哄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那边。

  就在他们正聊得正开心的时候,宴会的另一边也出现了一些精彩的争吵,让今晚来参加宴会的人都觉得打呼值得。难得参加一个宴会这么有乐趣的。

  白雪一走进去就寻找着这次宴会的主人,她想要先跟皇甫爷爷打个招呼,送上礼物再走好了。她刚转身,就看到皇甫家的亲人都站在礼台边聊天,她兴奋的拉着梦琪就往他们那边走。

  “哎呦!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白雪啊。”一个尖锐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了过来,让她想要忽视都难。

  “乐懿安?”白雪转过身看到是她,皱起了眉头,怎么会遇到她呢,真的是冤家路窄。不过她是失策了,她现在是文家的少奶奶,这种宴会上见到她是没有什么奇怪的。

  “我的名字是你叫的吗?门口那些人是眼睛瞎了吗?竟然让你混进来。”乐懿安尖酸刻薄的说着。

  “文少夫人,我今天没空跟你吵,我先走了。”白雪说完就拉着梦琪想要走。

  “哦,你不会是做了那位老板的情妇吧?也难怪了,天生就一副狐狸样。你们知道吗?她呀,可是将我老公给迷得团团转,可惜还不是被甩了。”乐懿安对着她身边的那些千金小姐说道,说完就一群人笑得花枝乱颤。

  “乐懿安,如果你想要收律师信,可以继续说下去。”她可不是以前那个可以任人欺负的小女孩了。眼前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真的跟她以前认识的安安是同一个人吗?

  “哼!你觉得你可以告得赢我吗?”乐懿安讽刺的冷笑道。

  “俗气!”白雪丢下两个字拉着梦琪抬腿就走,她是懒得跟她吵架,反正道不同不相为谋。

  “贱女人!你说什么?”乐懿安突然生气的扯住她的头发。

  “啊啊……”痛死了!这个女人是疯了不成。

  “放开我妈咪!”梦琪生气的往她的身上撞了过去,乐懿安没有预料到梦梦的存在,整个人救被她给撞倒在地上。

  “啊!哪来的野孩子?”乐懿安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抓梦琪。

  “你说谁呢?老女人。”梦琪也不是可以欺负的角色,他们白家的人都是非常的护短的人,敢动到她的妈咪,就是找死。

  “你是哪里混进来的野孩子。这里是你可以来的吗?”乐懿安被她的话气得指着她骂道。

  “乐懿安,请你不要得寸进尺。”她的女儿可不准被任何人骂的。

  “妈咪,有没有事?要不要去医院?”梦琪的小脸上满是担忧。

  “梦梦,妈咪没事!我们去找皇甫爷爷好不好?”白雪怕女儿真的大闹宴会,只好忍着痛说道。她的孩子可是很疼她的,他们都不准任何人伤害她的,要是擎豫在这里,恐怕乐懿安会被他们整得很惨吧。

  “原来是你的女儿,果然是有什么妈就有什么女儿。”乐懿安像是逮到她的什么把柄似的,尖锐的讽刺着。

  “老女人。”

  “看我不撕烂你的嘴。”乐懿安被梦琪给说得整个人都像是火山爆发似的。

  “梦梦!”白雪惊险的将梦琪给拉到身后去。

  “出什么事了吗?璨,去看看。”皇甫骅直接指派孙子去处理。尽管他还是很想留下来八卦,可是爷爷亲自下令,他也只能摸摸鼻子转身去处理了。

  “发生什么事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了过来。

  “皇甫!你来得正好,这两个人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看到我就把我给推到在地上。”见到皇甫璨马上气焰高涨的指着他们告状。

  “小姐,是这样吗?”这个女人他可是一点也不喜欢,要不是看在文羿磊的份上,他倒是比较想要把她给轰出去。

  “你说呢?皇甫哥哥!”白雪转过身张开手拥抱他。

  “小雪?好久不见了。”皇甫呆怔了一下回过神抱住她。

  “你…”乐懿安惊讶她竟然认识皇甫家的少爷。

  “皇甫璨!这种人尽可夫的女人你也要,难道这个小女孩是你们的野种?”乐懿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为何所有的男人都要被白雪给抢了呢。

  “好像是我嫂子,我们去看看。”她似乎瞄到那个正泼妇骂街的女人是乐懿安,看来她得去好好处理一下才行。本来是皇甫璨一个人过去处理,结果因为文芷嫣的一句话,变成皇甫家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过去。

  他们走过去才知道原来是白雪和乐懿安两人不知道什么原因起了争执。而且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皇甫璨似乎也很不满乐懿安,满脸的菜色。一脸气愤想要揍人的样子,让他们也很是纳闷。

  皇甫雨泽用眼神询问皇甫璨,怎么回事?皇甫璨用眼神看了看那个正在撒泼的女人,脸色非常的难看。真倒霉,早知道就死也不过来了,也不会遇到这么难缠的女人。

  “放肆!”一声苍老有劲的声音从他们的背后传了过来。他们一转过身就看到文芷嫣扶着皇甫爷爷过来。

  “爷爷!”

  “皇甫爷爷,您老人家是越来越年轻了。”白雪看到皇甫骅就高兴的亲了亲他的脸颊。

  “小雪,你这张嘴真是越来越甜了。”皇甫爷爷笑呵呵的看着他们。

  “皇甫老爷,这个女人勾…”乐懿安见到他们都不理会她,想要告诉皇甫骅她的发现。

  “闭嘴!”他可还没有老眼昏花。这个女人想要做什么他一清二楚。

  “芷嫣!她…”

  “芷嫣!好久不见了!”文芷嫣在这里,那文羿磊该不会也…白雪眼神四处张望着,她还没有准备好要跟他见面。

  “小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甫骅见到乐懿安一副愤怒的表情,想着不会是她这小丫头又整了人家吧。

  “没事,她是我以前的同学,可能我们有点误会。”白雪无所谓的说道,反正跟她计较也无济于事,她干嘛要做这种事呢。

  “谁跟你这个穷酸的女人是同学。”她才刚说完,乐懿安就气得马上反驳,好像跟她是同学是多么羞耻的一件事似的。

  “穷酸女?”皇甫璨错愕的瞪着她。

  “堂堂的白氏集团的千金小姐叫穷酸女,那你不就是乞丐了。”皇甫璨一点也没有跟她客气,她真的以

1/2|下一页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