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奇幻侠情 > 自在天涯
自在天涯  小说作者:云看天
作者有话要说:
1/1

是邪?非邪?化作蝴蝶

   而尹可瑷和萧非然早已到了荒山,萧非然道,“小丫头怕不怕啊?”

   尹可瑷笑道,“小小子不怕,小丫头就不怕。”

   萧非然哈哈笑道,“小丫头说话越来越高明了啊,行,走吧,跟紧了我啊。”

   尹可瑷抢先一步上了山,笑道,“跟紧我吧,臭小子!”

   萧非然忍不住无奈摇头,精神却始终集中在尹可瑷的四周,时刻提防着有什么危险对尹可瑷不利。

   二人一前一后上了山,这原本是一座普通的荒山,但此时却毒雾弥漫,到处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萧非然已经提前给可瑷和自己服下了神医苏真卿赠他的驱毒灵药碧梧丹,唐惧是用毒高手,神医苏真卿却也不是浪得虚名,二人服了碧梧丹,对这些缭绕的毒雾果然有了防御力,两人小心翼翼地往山上走去,全神戒备,

   二人一路行至半山腰,都没有发现什么不妥,这反而叫二人心生疑窦,始终不敢掉以轻心。突然一声乌鸦叫,听得尹可瑷心里一惊,脚步一滞,就在这一瞬间,十几件暗器飞射而来,包抄至可瑷周围,尹可瑷再顾不得许多,拔出寒潭剑,这寒潭剑是千古难得一见的宝剑,通得人性,能使持剑者事半功倍,此时,寒潭剑的威力便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可瑷的武功原没有那么出神入化,但是由于剑本身的灵性,可瑷使出流瀑十三式,速度更快,威力更强,剑光织成了一片密不透风的网把暗器悉数挡在网外,一件一件打落在地。

   这时,只听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狷狂笑声响起,“哈哈哈哈,寒潭宝剑,有意思,有意思,唐门现在越来越能耐了,想当初和天下第一杀手尹涉寒是不共戴天,没想到,如今这寒潭宝剑倒来帮唐门中人了。”

   尹可瑷闻言心中一乱,手下不由停了一下,萧非然急喊道,“可瑷不要中计!”

  说话间一只通体泛着幽绿淡光的银锥射向可瑷左心,萧非然眼疾手快,挥剑拦向银锥,谁知这一锥十分凌厉,势不可挡,与先前的暗器不可同日而语,萧非然心中一急,使足十成内力,大喊一声,勉力将锥子打掉,谁知用力过猛,身子不听使唤,眼看就要倒在遍布毒草的地上,这一倒下去身体大面积接触毒草难免中毒。

  尹可瑷急忙伸手去拉,萧非然坠地之力十分之大,尹可瑷使尽力气才能勉强拉住,正要用力拉起,一只乌鸦叫着冲向二人拉着的手,萧非然看出这乌鸦也是通体是毒,大喊一声“小心”连忙挣开可瑷的手,将她推开,自己便失去平衡倒在地上,尹可瑷惊呼一声,“萧非然!”却已来不及了。

  萧非然还来不及站起,一群五光十色绚丽非常的蝴蝶便铺天盖地而来,蝴蝶翩跹起舞,各个美丽夺目,还泛着淡淡的五彩光芒,如梦如幻,当真可称得上一种奇景,直教人忍不住感叹,“是邪?非邪?化作蝴蝶。”

  然而萧非然和尹可瑷的心却都已经沉到了谷底,那斑斓夺目的蝴蝶在他二人的眼里无异于来取命的牛头马面,简直可恶可憎,那一只只蝴蝶,并不急着攻向二人,反而原地舞蹈起来,好像在为这两个将死的灵魂祈祷,又仿佛在享受看着敌人等死的胜利快感,提前跳起了凯旋的舞蹈。

  萧非然勉力站立起来,试着运了运气,才知这毒果然凶猛,但是苏真卿也真不是吃素的,他的碧梧丹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抵去了一大部分的毒性,但是萧非然还是觉得五脏内有一股霸道的力量,他每一运劲,内脏都有一种被撕扯的感觉,虽然这种疼痛感已经被药力减少了许多,但还是难受得紧,但是萧非然早已不是娇生惯养的少爷了,他在江湖上摸爬滚打长到这么大,意志力是惊人的大,他忍住疼痛,努力调息,喊道,“可瑷,小心,全力使出剑法,不要让毒蝶碰到你的皮肤。”

  尹可瑷点点头,依言而行,执剑而舞,她把剑舞得密不透风,依旧织成一张网,把蝴蝶挡在网外,但是蝴蝶和 暗器不一样,它们是有生命有灵性的,它们见尹可瑷这里不好攻入,便转而纷纷飞向萧非然,萧非然也挥剑去挡,但是他没有如流瀑一般的宝剑,功力也不够,身上又有余毒,抵挡得很是吃力。

  眼见几只蝴蝶便要突破防线,碰到萧非然了,尹可瑷不能眼见萧非然毒上加毒,刚才未来得及拉住萧非然已觉得懊悔不已,此时她便想也不想,拼尽全力去帮萧非然打落飞近他身边的蝴蝶,但是她化守为攻,大露空门,一群蝴蝶一齐扑向尹可瑷,萧非然来不及多想,合身抱住可瑷,蝴蝶见到待宰的猎物,全都扑将上去,停在萧非然背上。

  但是这些毒蝶的毒比地上的毒要霸道许多,否则也不用大费周章以蝴蝶传毒,那么多蝴蝶一齐停在萧非然身上,蝴蝶身上的毒霸道到足以穿透他薄薄的衣衫,尹可瑷已能感觉到萧非然在忍不住颤抖,她被萧非然从背后护住,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从他剧烈的颤抖,她可以判断出来,这毒发作起来一定十分痛苦,可是萧非然却咬紧牙关一点都没有叫出声来,蝴蝶在萧非然身上不停地扇动翅膀,不断地将毒送进萧非然体内,萧非然终于忍不住呻吟起来,听在尹可瑷耳里,可瑷只觉心如刀绞,忍不住掉下泪来,哭着道,“萧非然,放开我吧!”

  萧非然的话从嘴缝里勉强挤出来道,“我,已经…中毒了,何必…叫你再中毒…我…一定保护好你。”

  尹可瑷更是眼泪唰唰地掉下来,“大笨蛋,我们才认识几天啊,你为了保护我丢了性命多傻啊?”她一边说一边使劲挣开他的怀抱,萧非然却使尽剩下的全部力气不让她挣脱,他居然笑着道,“小丫头…想陪我死啊…嫌你吵呢…”

  尹可瑷大喊,“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我就是要吵死你,你要是死了,我就到地底下吵你去,再把你吵活过来!”说到最后已是泣不成声,化成哭声,在这一片满是毒物的荒山间回响。

  萧非然忍着蚀骨的疼痛,心里也是百感交集,他抱着尹可瑷,只觉得如果能保护她安全,那么他即使是死了也觉得很安然了,他走过那么多地方,遇到过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女孩子也遇到过不少,其中投契的不少,但奇怪的是,唯有可瑷让他觉得那么亲切,和她在一起那么快乐,是打从心底的快乐,所以他是那么想要保护她,甚至可以不惜生命,其实他们也不过认识几天而已,但是他只觉得他们仿佛已经认识了很久,就等着这一次相遇,或者说是重逢,在这种危难的关头,他居然笑了,笑得释然笑得安然,他梦呓般地轻声道,“小丫头,遇见你真的很开心。”仿佛他已经不觉得疼痛了,而这话听在尹可瑷耳里却像临终告别,尹可瑷哭着大喊,“你胡说什么!”一面泪流满面。

  萧非然闭上了眼睛,他只盼毒蝶可以把毒性在他身上消耗光,这样可爱就安全了,他又勉力道,“可瑷,安全了就下山去吧,我们低估了对方,现在我只希望你安全,就算是我最后的自私。”

  尹可瑷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默默地流泪。

  突然间一片剑气袭来,那些休憩的蝴蝶立即如枯叶般失去美丽的色彩,也失去了生命,纷纷落地,萧非然只觉痛苦骤然减轻,但是留在体内的毒性也着实足够折磨人的了,尹可惊呼一声,“阿叔!”

  萧非然欣慰一笑,果然是尹涉寒,他还是发现了他们的行踪,在被蝴蝶包围时他曾经抱过一丝希望,如果尹涉寒被惊动了,能够及时赶来,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尹可瑷大叫,“阿叔快救救萧非然!”

  尹涉寒迅速接过萧非然,运足内力注入萧非然体内,以最快的速度用浑厚的内力封住了毒性,问道,“你还支持得住吧?”

  虚弱的萧非然以一个灿烂之极的笑容回答了这个问题,然后以全力调息了一下,笑着道,“我没事了,既然尹世叔来了,无谓功亏一篑,我们继续上山吧!”

  他这话说的底气十足,是为了让可瑷两人放心,但是她二人,尤其是尹涉寒又怎么会听不出他极力掩盖下的虚弱,但是他没有说什么,便往山上赶去。

  正在这时,山上响起了一个嚣张的中年男子声音,“尹涉寒,想不到你也来了,有意思!有意思!你说我这个小恶人要是杀了天下第一杀手这个大恶人,那些武林正道会不会反而记我个大功呢?哈哈哈哈!”

  尹可瑷大喊道,“唐惧你这个混蛋,快滚出来,躲在暗处有什么本事,自己不敢露头,只派些畜生出来害人,你羞不羞啊!”

  那声音继续笑道,“小丫头好利的嘴,你们有本事上得山顶来,老子自然会和你们玩玩。”

  原来唐惧还在山顶,可见他不仅毒功了得,内功也是不可小觑。

  尹涉寒跟可瑷道,“可瑷,扶着他,提高警惕,跟着我。”

  可瑷点点头,跟萧非然道,“把胳膊搭在我肩膀上。”

  萧非然道,“不用了,我好得很。”

  尹可瑷急道,“性命要紧,扭扭捏捏地干什么?你体内有毒未清,一会儿落了队或是躲不过暗器死得岂不冤枉,难道只能你保护我,我就不能保护你吗?”

  萧非然见可瑷这话说到最后当真是情真意切,便不再别扭,笑着把胳膊搭在了可瑷肩上,笑着道,“那我这条命就靠你了,小丫头。”

  尹可瑷也不再计较他的称呼,也回了他一个笑容,重重地点了点头。

  萧非然搭着尹可瑷的肩膀,三个人小心翼翼地往山上走去,一路上,唐惧为了消耗尹涉寒的内力,明知再也没那么轻易伤到他们,还是不停在暗处发出各种暗器,花如魅也辅助唐惧,这荒山环境不清,敌暗我明,饶是尹涉寒武功如此高强也还是不能揪出唐惧,就是抵挡那些形形色色的毒物暗器再加上分身保护两个孩子都已经不那么从容了。

  一路上,在尹涉寒的保护和两人自己的警惕抵挡下,三人总算是到了山顶,到了山顶,净是些土石,已没了多少树木的掩护,唐惧和花如魅两个人只得现身。

  三人便都全神戒备,观察着四周,不敢轻举妄动,正所谓敌不动我不动,三个人只是斜背对着呈一个三角形,朝向三面,静静等着唐惧的行动。

  双方就这样僵持着,都在等待,唐惧在等他们松懈,等他们露出破绽露出空门,只需要那么一瞬间。而尹涉寒他们偏偏不给他这个机会,可是这场定力的比试从一开始可瑷他们就出处在劣势,因为那一大帮人中了毒,而他们完全不知道那种毒到底是怎样的,不知道他们能撑多久,他们急着救人,他们耗不起,若是唐惧在那儿耗个一天两天的说不定回去人都死了,岂不是坏事,而唐惧却完全耗得起。

  可是尹涉寒做了那么多年的杀手,一个杀手,心理素质一定要非常非常好才行,很多次,尹涉寒为了顺利杀死目标,必须在目标附近蛰伏好几天,不吃不喝不动,所以纵使是这种局面尹涉寒依旧沉得住气,可是可瑷不行,她惦记着白姑姑的安危,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将近半个时辰的时候,她忍不住着起急来,忍不住心跳加快,真气稍稍紊乱,正在这时,唐惧声音响了起来,“再过半个时辰,他们中的毒便会最后发作,那可就大罗神仙也无力回天喽!”

  尹可瑷心想再跟他耗下去不知还赶不赶得回去,就算失了先机漏了破绽也比来不及的好,于是听到这话便立刻一剑刺向唐惧,她这一下动作极快,尹涉寒和萧非然都来不及阻止,萧非然忍不住大喊“不要冲动!”

  但已经晚了,尹可瑷一飞身而出,刺向声音的来源,不料唐惧会移声之法,可以混淆视听,假作声音发出的地点,尹可瑷这一剑扑了个空却空门大漏,还没反应过来,唐惧便一把暗器如漫天花雨般洒像尹可瑷,那些暗器闪着五颜六色的毒光,乍看下去倒是炫丽迷人,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那是多么要命的暗器。

  尹可瑷反应也并不慢,立刻变换身形挥剑抵挡那些暗器,但是那些暗器力道猛烈而巧妙,仿佛有生命一般,仿似一只只凶恶的大虫,尹可瑷一瞬间打掉不少,一时还挡得住,但只要有一个突破防线,她就小命休矣了。

  尹涉寒比起萧非然,反应和武功都要高出很多,他的剑给了可瑷,也并没有再准备别的剑放在家里,他便拿了一根院子里的棍子来,但是由尹涉寒使出来,即便是破棍子也变成了神兵利器,他以最快的反应速度飞身至尹可瑷身边,棍子飞转,早已看不出是一根棍子,只看到一片光影,尹涉寒身形极快,过了十几年,依旧不负他闪电剑的称号,他以纯厚的内力和令人叹为观止的快剑一件一件打落了那些变幻诡谲的暗器。

  似远而近之处传来一生长长的叹息,“第一杀手就是是第一杀手,看来要杀你们三个是不可能了。”

  就在这声音还没落地的时候,可瑷一声惨叫,叫了一半便戛然而止,一条花斑长蛇悄无声息地盘在了可瑷的脖子上,张狂地吐着信子,动物的很多长处是人所不具备的,很多动物捕猎时都是毫无声响才能接近猎物,尤其是灵动的毒蛇,而且是经高手驯养的毒蛇,即便是内功极高的高手也不能立刻感觉出来他们的行动。

  唐惧的声音响了起来,“尹涉寒,我对付不了你,还对不了那两个小娃娃吗?”

  尹涉寒薄怒道,“为什么总是有人喜欢要挟我。”

  唐惧道,“因为虽然所有人都叫嚣着你这个杀人的刽子手手上沾满了鲜血,但是很多人都知道其实你心软得很,不过这并抵不了你手上一条条的性命,你依旧是武林公敌,一个心地善良的第一杀手,哈哈哈。”

  正在唐惧狂笑之时,萧非然嘴角扬起一抹讥笑,取出一只小笛子,放在嘴边轻轻地吹了起来,那蛇像看到了鬼魅一般,缩起了脑袋,怯怯地从可瑷身上退了下去,但就在那蛇将退未退萧非然和尹涉寒都不敢轻举妄动之时,花如魅不知从哪儿飞身而来,箍住了尹可瑷的脖子。

  萧非然心头一紧,眉头微皱,立刻改了音调,那蛇屈服地一口咬向花如魅,一口既得便灰溜溜地滑到一旁盘了起来。

  花如魅吃痛娇哼一声。

  唐惧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因为震惊而颤抖,“怎么可能?!”

  萧非然得意地笑道,“好好练你们唐门的暗器就好了,偏要学旁门左道的,学人家玩蛇,学的又不到位,你蛇玩得再好玩得过苗疆人吗?苗疆蛇王的传人蚩华颜是我干姐姐,她的蛇魂曲就是蛇的克星,所有的蛇听到了都像见了蛇王一样服服帖帖,这个小笛子是我干姐姐赠我的临别礼物,东西倒没什么,就是个纪念,要命的是这个曲子,你要不要我再表演给你看看啊?”

  唐惧怒道,“这种绝活她怎回传给你?”

  萧非然笑道,“这个在你这个门外汉看来是绝活,其实教我的只是蛇魂曲的一点皮毛,蚩姐姐和我投缘见我在南疆一带逗留教我防身的,要真是遇见行家也不行,只可惜你只是个半吊子,控蛇的能力太差,它自然听蛇王的不听你的了。”

  然后他微笑着对花如魅道,“半老犹存的花姐姐,要命的话就把你妹妹放回来吧。”

  说着,花如魅渐渐无力而瘫倒在地,呻吟道,“惧哥,救我。”解药只有唐惧有。

  唐惧飞掠而至,迅速把药丸送进花如魅嘴里,但,他快尹涉寒更快,他飞身至唐惧身边,一掌打向唐惧,花如魅还没恢复力气,但离得很近,她放开了可瑷,挡在唐惧身前,萧非然趁机迅速抱住可瑷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

  尹涉寒的武功已到了收发自如,内力可半途而止的地步,当然不是戛然而止,但速度比一般人快很多几乎和立刻停住没什么区别。花如魅和唐惧兀自吃惊他为何收掌,尹涉寒已然翻身掠至唐惧身后双手迅速箍住唐惧双肩,运起内力,唐惧一阵惊恐交加的惨叫,花如魅哭着喊道,“惧哥!”却不敢轻举妄动。

  一阵惨叫过后,尹涉寒道,“我已废了他的内力,他依旧可以用些飞镖飞针的防防身,却已没什么攻击力了。”

  花如魅过去抱住唐惧,泪流满面道,“你为什么不杀他?”

  尹涉寒道,“你明明可以把可瑷推过去挡在前面,你又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花如魅道,“我是本能地想要保护唐大哥,来不及多想。”

  尹涉寒道,“人的本能都是在一瞬之间救护他人,害人的伎俩往往是要转几个脑筋的,我杀了很多人,反而更加知道生命的珍贵,如果可以阻止你们害人,又何必要杀你们。”

  萧非然接道,“而且我看得出来,你在唐惧飞身而来之前,并没有把可瑷控制得很紧,他送来解药之时你已有了松手放人的动作,我想你是想要放了可瑷这个人质从而暗中助我们夺得解药,因为你不想唐失忧为了救人而到唐惧身边去,你无非是想要留住唐惧。”

  花如魅一惊,看向唐惧道,“惧哥,我……你不要生气。”

  唐惧怒哼一声,凄然一笑,道,“罢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如今我们已没了还手之力,我已没了武功,失忧她跟了我也没有好日子了,罢了,尹涉寒,解药给你,让我们安然离去。”

  尹涉寒淡然点头,唐惧信得过尹涉寒,便把解药扔给尹涉寒,花如魅便搀着他下了山去,尹涉寒三人也跟着下了山,走到半道,萧非然突然面呈淡紫色,猛地吐出一口血来,正扶着他的可瑷吓了一大跳,急了起来,“萧非然,你怎么了?”

  唐惧也是一惊,转而一笑道,“尹涉寒,这你怪不了我了,这小子忒也小看我的毒药,我驭蛇的本领或许不高,但我的毒术却绝不是胡吹的,他以为他的劳什子灵丹妙药就可以解了我的毒吗,不过是暂时镇住而已,他又运真气又吹笛,又耽误了这么长时间,毒早已渗透到了全身的经脉,药力已然压制不住了,反噬起来反而更糟,原本你既不杀我,我也没必要要这小子的命,不过我虽有解药,但他如今的情况,非得我用内力助他驱毒不可,偏偏你废了我的武功,只能说天意难测吧。”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