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雨首页 > 古代言情 > 邪王斗霸宠
邪王斗霸宠  小说作者:Eliny
作者有话要说:
1/1

卷一:第二十一章 斩首街头

    “汪汪——”

  只听司马亦轩在婵娟身后学了两声犬吠,婵娟吓得猛往后退,不自觉间钻进了司马亦轩还不算宽广的怀里。自那次被司马亦羽的恶犬所吓,婵娟心里早已产生了阴影。

  “呵呵——”司马亦轩看着怀里吓得脸色泛白的婵娟,心里莫名的痛快。

  婵娟回过神看向四周,哪有什么恶犬的影子。这才反应过来,抬眼恶狠狠的瞪着笑得欢的司马亦轩:“怕狗有什么好笑的,是你被狗那样吼过也会吓得不轻呀!”

  司马亦轩忙清了清嗓子,纠正道:“应该是被亦羽的狗吓过才会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才对!它的狗喂食的可都是人肉。”

  闻言的婵娟不由咬唇死死盯着司马亦轩,不由分说,抬手便又要扇他一巴掌。司马亦轩可不笨,一个闪身后直直抓住她的手好笑道:“你这丫头怎么翻脸不认人!”

  “那日你就在院子里,对不对?!你看见了,对不对?!可恶,你这家伙是冷血的吗?看见你那个宝贝弟弟出手伤人,你不知道劝解呀?”婵娟越说越来气,这小子原来不止一次陷自己于不义之中了!

  司马亦轩死死扣住婵娟的手,好笑道:“我虽未出手,你现在不也是好胳膊好手。若我出手帮了你,那你还怎么收亦羽做徒弟呢?”

  “狡辩!!”婵娟恨恨的瞪着司马亦轩,怎么也收不回自己被抓的手。她怒道:“那个每日在郊外监视我们的人也是你指派的吧!你给我放手!!”

  “果真是一点即通。”司马亦轩好笑的松开她的手,退后了一小步。

  婵娟负气地往主门旁的走廊走去。出了这小院,灯火似乎更旺了些,婵娟如进无人之境般大摇大摆地晃荡着。这相府她也呆了一年,这种四合院的建筑她算是熟悉了些的。只是这里比相府也差不了多少,面积虽比相府小了些,可这里的摆置一点不比相府差。想来,这家主人要不就是很有钱,要不就是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

  正晃荡到显眼处,司马亦轩在身后一个冷不防将婵娟拖进了灯光照不到的死角,捂住了她的嘴。

  “少爷今天可喝了不少,若是被大人知道了,哥儿几个又要挨骂了!”

  “那是高兴的!抢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自然是喝得多了些。只是他那样,还能与那小娘子洞房吗?”

  “呵呵,你小子是说少爷他不行咯。”

  “我可不敢,只是猜测,猜测……”

  婵娟瞪着司马亦轩,听着两个守卫糊坎着走过了回廊。司马亦轩看四下无人,才缓缓松开捂住婵娟的手,满脸无奈的笑意低声道:“跟你在一块儿,我看本公子有十条命也不够赔的!”

  “哼,我可没逼你,咱们是公平交易、银货两讫。”婵娟也不服软,低沉着嗓子讨着理。

  司马亦轩忽的沉了脸看向繁星点点的星空,心里估算了一下。

  “想什么啦?”婵娟正想走,见司马亦轩还猫在原地不爽的拉了拉他的衣角。

  司马亦轩低下头,看着身边比自己矮一截的婵娟,眼神中满是戏弄:“你说,我要是为了帮你被抓,你要怎么报答我?以身相许吗?”

  婵娟听着他的话,嘴角染上一丝笑意,趁其不注意抬脚便冲着他的小腿一踹。司马亦轩显然没料到她会来这一下子,吃痛的咬牙看着婵娟,一手抚着墙甩着小腿,一手紧拽着拳头。

  婵娟得意地冲他一哼哼,背着手低声道:“姑娘我要找个一生只爱我一人的男子,你是吗?看你这招人的桃花眼也不像是那种痴情种,花心烂萝卜!何况你还这么有心机,又出自皇家,我才不屑招惹了!!”

  “是吗?”司马亦轩盯着婵娟无所谓的笑着,眼神是却满是笃定。

  听他这口气婵娟后背一凉,总觉得全身不对劲。管不了许多,趁着没人再过来,婵娟翻身再次上了回廊。司马亦轩沉着眼角,笑意浅浅地跟在婵娟身后。一路找寻,终看见在前院处挂满了红色的灯笼,一个四合院里的某个门外守着许多守卫。想必该是女子被关押的地方。

  两人猫在暗处一会儿,果看见那个龙少爷被两名侍卫扶着走进了院子。

  “小娘子,等急了吧!少爷我这就来好好陪陪你!!”龙少爷显然已经喝大了,说话也不太利索,歪歪斜斜地便独自进了屋。

  婵娟着急地看向司马亦轩,这再迟些人可就完了。司马亦轩给了她一个眼神,婵娟便注意到那房间两边各有一个耳房。婵娟不明白的盯着司马亦轩,这么多守卫,她要如何过去?

  正在这时,一道如流星般的烟花划过天空,司马亦轩轻声道:“你从旁边绕过去,我去引开他们。”

  “什么!!”婵娟张着嘴有些糊涂了,若这司马亦轩有个万一,她也会跟着玩完的。

  司马亦轩也不想跟她废话,一把将其推到后面的走廊:“想救她就照做!”

  这时,有一名守卫发现了司马亦轩的身影,提着矛厉声道:“是哪个毛贼闯进了侍郎府?!”

  司马亦轩当即又变回了不谙人事的傻子,边拍手傻笑着进入众人的视线:“好好玩,这里有好多,好多,猪……”

  “哪儿来的小贼,敢辱骂我等是猪!!!”说着,众侍卫便涌向了司马亦轩。

  司马亦轩当即撒丫子便往回廊里跑,众人欲追却始终是在四合院里盘旋,便是如何也追不上。看他那傻子的模样,也不像会武功的。于是有人憋不住高喊道:“有刺客!抓刺客!!!”

  婵娟趁人不防,一路绕进了耳房。她悄悄捅破了窗户纸,往里窥探着,只见正欲施暴的龙少爷听着外面的吵闹很是不耐烦,既而又听见抓刺客的声音,顿时兴趣大减,丢下女子便出了房间。

  那女子含泪看着镜中衣衫不整的自己,竟咬牙拿起梳妆台前的剪子欲自行了断。婵娟当即推开窗户跳了进去:“姑娘且慢!!你家相公还在等你回去呢,千万不要想不开!!”

  “你,你是何人?”女子抬着泪眼看向婵娟,眼中满是迷惑。

  婵娟上前拉起她走到窗边,解释道:“我是来救你的,快走,咱们出去再说!!”

  龙少爷站在门口看着守卫追个少年不放,心口怒火猛窜:“你们这帮废物,他是如何闯进我侍郎府的?!还不快给少爷我拿下!”

  见众守卫累到不行也追不上司马亦轩,龙少爷命人拿来弓箭,准备将之射死。说话这箭在弦上蓄势待发,婵娟领着那女子出了耳房正看见这一幕。婵娟当即顾不得许多,甩开女子便要冲出来,本能的脱口而出:“司马亦轩,小心!!”

  

  箭射出后,婵娟的心凉了半截,若他死了可如何是好?!

  “啪!!”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抹紫色的身影长鞭及时一甩,那支迫近司马亦轩的箭被生生甩断。随后又涌进许多带刀侍卫将原本的守卫全部包围拿下。

  婵娟这才看清来人正是司马娉婷,随后的还有席慕莲、图依雪、张萧若。司马亦凨与赫敏罗最后走了进来,赫敏罗看见坐在地上哭起来的司马亦轩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将之搂在怀里哄了起来。

  龙少爷看这架式显然懵了,生气的怒问道:“哪儿来的刁民,敢擅闯我侍郎府?!你们可知我是何人,还不快快放下兵器受死!!”

  司马娉婷怒红了眼,迈着步子上前一甩鞭,那龙少爷手上的弓箭便被抽落一边。只听她冷冷地道:“本公主还第一次被人叫作刁民,这感觉真新鲜!”

  龙少爷一听司马娉婷自称公主,心里咯噔一下。但想了想又嚣张了起来:“哪儿来的黄毛野丫头,敢冒充公主!!公主是何等尊贵之人,岂会驾临这乌蜀县?你可知冒充皇室乃欺君大罪,其罪当诛!我看你还有几分姿色,小是小了些,但少爷我就将就了。”

  看着龙少爷淫荡的目光扫向司马娉婷,婵娟特别想笑。这姓龙的到是色胆包天,连公主也敢调戏!司马娉婷此时早已气得手抖不行,只见她狠狠的一甩鞭,那龙少爷脸上便挂了彩,捂着脸拼命的叫唤:“来人,给我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不知死活的东西!通通给本公主拿下!”司马娉婷面对龙少爷的命令不为所动,只听她威严的一扬袖,身后的侍卫便蜂拥而进将侍郎府围了个水泄不通。不削片刻,侍卫将侍郎府内的一干人等捆绑了起来跪在院内听候发落。

  “你们这帮反贼,快放了本少爷!我爹乃当朝刑部侍郎龙腾,当今三皇子的亲母静妃娘娘乃是我的亲姨母。你们这帮龟孙子是活腻了吗?!!放了我……”被抓的龙少爷依旧骂骂咧咧,还不知自己已经大难临头。

  司马娉婷懒得去计较这姓龙的说什么,只见她眯着眼直指婵娟道:“把那个贱婢给我拿下!!”

  一直跪在一边的婵娟与傅子雅都愣了一下,侍卫粗暴地将婵娟押到了司马娉婷面前。司马亦凨从进府后一直保持着沉默,图依雪与张萧若也只是在一边看着。席慕莲不明所以的站在一边,不想婵娟也会被牵连进来。

  “贱婢,七皇子为何会在此处?你可知若是本公主再迟来一步,七皇子便会陨命当场!!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司马娉婷高高的俯视着这个她一直都不喜的奴婢。

  司马亦凨终是上前道:“娉婷,你且让她站起来说话。我相信这件事一定有何误会。”

  “误会?二哥这一路处处护着她,可是吃了她的迷****?难道娉婷亲眼所见也是误会?”司马娉婷对婵娟芥蒂如鸿,哪听得他们多说。

  婵娟叩头道:“公主容禀,此事婵娟确实有错。今日婵娟本独自一人在街上采买些干粮,见这女子今日成亲便多看了两眼。不想这一看便见七皇子站在宴客当中用着膳,奴婢正想上前将七皇子带回,不想这龙少爷便跑来抢亲。奴婢没能及时拉住七皇子,让他跟着龙少爷的队伍进了侍郎府。奴婢怕七皇子有危险也偷偷跟着进了府,来不及回驿站告之二皇子奴婢的下落。奴婢该死,奴婢有罪,是奴婢没有拦住七皇子!可若不是这龙少爷横行不羁,奴婢便早将七皇子安然带回……”

  婵娟深知司马娉婷必会追究自己,只得把注意力拉到这龙少爷身上。反正这司马亦轩是“傻子”,看他也不会冒出来拆穿自己的谎言。

  司马娉婷听后果将愤怒的目光转向龙少爷等人,既而停留在傅子雅脸上:“被这贼子抢来的女子便是你?”

  “回,回公主,民女傅子雅正是被抢之人!”傅子雅早已吓得脸色泛白,说话打结。

  司马娉婷迈步上前,蹲在傅子雅身前抬手便是一耳光,既而恨恨地道:“一个贱民哪值得我皇室子孙为之犯险,你简直该死!若是我弟弟出了任何岔子,你傅家满门死十次也不够的!”

  听着司马娉婷恐吓的话,傅子雅早已吓得全身发抖、泪眼婆娑,模样甚是让人不忍。

  司马娉婷翘了翘嘴角,似笑非笑的抬起傅子雅的下鄂,嘴里啧啧有声:“怎么,觉得委屈?若你没有招惹到皇家,你确实委屈。但在本公主眼里,你只是蝼蚁,不够格!来人,把她拉下去,送进军营扩充军需。”

  “不要,不要,公主,饶了我吧……”听着司马娉婷如鬼魅般的话,傅子雅白了脸尖叫起来。

  婵娟见侍卫走近,忙跪求道:“公主开恩,纵使蝼蚁也有自己的意念与想法,她也……”

  “给我闭嘴!自身难保还想袒护他人,真当自己很了不起吗?”司马娉婷恶毒的看着婵娟,明显地表示自己的态度。

  “不要,你们不要碰我,放开,放开!!”傅子雅忽然红着眼拔出发间的步摇胡乱挥打,侍卫被阻只得将其围了起来。只见她忽的疯狂地笑着,声音里充满狰狞:“呵呵,仇然哥,子雅先走了一步了!是子雅对不起你,子雅要先背弃我们的誓言了……”

  婵娟觉得不对正欲起身上前,傅子雅拿起步摇直直划过自己雪白的脖颈。一股热热的暖流洒到婵娟脸上,伴着席慕莲的尖叫,傅子雅决决的倒地不起。

  “哼,怎么就死了?来人,将她的遗体送还她的家人!”司马娉婷显然不以为意,满不在乎的未再看尸身一眼。

  婵娟愣在原地失去了反应的能力,她是想救傅子雅的。可是,傅子雅却为了自己的清白死在了众人面前。这是一个多么烈性的女子,这便是把贞洁当成所有的古代女子,婵娟不由想,若是在现代,纵使在非主观意识的情况下失去贞操又算得了什么,日子还是得过。原来,这便是几千年的差距。

  “本公主没让你起,你敢站着?”正当婵娟失魂之时,司马娉婷的话响在耳边。

  席慕莲忙上前拽了拽婵娟的衣袖,二人向司马娉婷行了一个万福:“公主,这婵娟乃我相府的婢子,管教不严是我相府失职,臣女也自然脱不了干系。若公主要责罚婵娟,便和着臣女一起责罚;若公主相信臣女,日后臣女一定好好管教她。”

  婵娟抬眼看着席慕莲的背影,不由想起初见时的席慕莲。那时的她没有现在这般勇敢,只是怯懦的缩在一角等着别人注意。如今,她的改变不得不让婵娟欣慰。

  司马娉婷若有所思地看着婵娟,终是不甘的扬手将之放过。龙少爷在司马亦凨无力的劝阻下被司马娉婷强下命令——明日辰时斩首于街头菜市口!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