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无关爱情(完结)  小说作者:重晗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九章:懒鬼对懒鬼

   从林画唐家里出来,简单洗漱后,叶微凉就扑倒在大床上,狠狠入睡,一觉醒来,已经是周日上午十点多,挣扎了一番,叶微凉将被子蒙上脑袋,继续催眠自己,再次醒来,又过了两个多小时。

  极有先见之明的启用了静音,叶微凉看看手机,果然有七通未接来电,都是十点之后,都是苏项庭。

  迷迷糊糊地按了回拨:“什么事?”

  “也没什么,确认你还活着。”电话那头的苏项庭口气不是很好,默了默,忍不住补了一句,“叶微凉,你真能睡。”

  心虚笑了笑,叶微凉按捺住起床气,小小打了个哈欠道:“没事的话,我继续睡了。”

  “你……”苏项庭直接气结,一口气吊了半天,叹了口气,“好吧。”

  结束电话,叶微凉利落翻身下床,洗漱一番。

  穿好家居服,她拉开阳台玻璃门,收起遮阳的厚窗帘,放下轻逸的纱帘,打开电脑放了梁静茹的新专辑,单曲循环了《小爱情》。

  切了盘水果,挑了本书,窝进阳台上的懒人沙发,享受着偏热夏风带来的宁静,时而翻几页书,时而闭上眼睛融合歌曲的意境,又迷迷糊糊地打发了一个下午。当光线模糊了书上的字迹时,叶微凉叹了口气,一天又这么过去了。

  伸了个懒腰,叶微凉从阳台上往下看去,眯了眯眼睛,她回身拿了眼镜,再往下看。果然,那团灰云是小灰。叶微凉忍不住笑开,伸手朝着小灰用力挥着,也不知是这只大东西天生敏锐,还是叶微凉和这只大东西命中多缘,小灰看见了她,欢快地跳了起来,还忍不住叫唤了几声。

  一颗心被小灰萌翻,叶微凉抓了串钥匙冲出屋外,飞快地下了楼。还未走上草地,小灰就扑了上来,饶是叶微凉心里有还准备,还是被这大型猛犬扑倒在地,白色的家居服正面多了四个度娘logo,反面则多了一片灰云。叶微凉毫不在意,一把搂住小灰:“小灰。”

  小灰也汪汪叫着回应,一团大脸凑近叶微凉舔吻起来,长毛让叶微凉忍不住笑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知道吗?”林画唐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来,他脚边一如既往地跟着金金,他邪魅的眼睛淡扫了一眼小灰,“它一出门就拉了一坨屎,屎里面有未消化完的狗粮,所以,它又吃了自己的屎。”

  叶微凉的脸一下子绿了,心里默默骂着,姓林的都不是好东西,林则徐除外。

  眼珠子一转,叶微凉笑了起来:“林先生,吃过早饭没?”

  林画唐喉间传来低低地笑意:“叶小姐,你不会刚起吧。”

  叶微凉嘴巴张了张,欲哭无泪。她本来是想问林画唐吃过早饭没。如果林画唐说没,她就可以大声告诉他:不吃早饭的人,肠胃会继续吃屎。结果,吃屎不吃屎的问题还没开始,自己睡懒觉的陋习倒是被他发现了。垮了肩,叶微凉没有问下去的意愿了,转头坏心眼地揉揉小灰的耳朵,小小报复一下它。

  叶微凉的揉捏并不痛,小灰反而舒服得摇晃着大脑袋。

  “你早饭吃了没?”林画唐开口道。事实上,他确实没吃早饭,倒不是他贪睡——他倒也希望自己能有个又长又舒适的好眠,但美梦难成,本能地,他六点多就会醒来,醒来后就睡意全无,不管他晚上多迟睡,也不管他在女人身上发泄过多少次精力。

  他没吃早饭是因为他没有东西可吃。

  昨天,送叶微凉回来后,他开车去香园国际。

  跟吴雅琪酣畅一番后,他开车送她回去。吴雅琪身材火辣,风情极好,颇有媚惑男人的本钱,在送她到家时,经过她的挑逗,他跟她又在车里震了一回。

  以下半身优先的后果就是,早上让司机将车开去清洗顺便保养后,他的胃就空落落到现在。也不是说打不到车,只是他很懒很懒,懒到打个车去吃饭都不愿意。

  “我早饭吃了点水果。”叶微凉怔怔回答,有点不适应林画唐如此人性化的问候。

  “那晚饭呢?”

  “晚饭我准备自己做一点。”G市的食物她其实并不是很喜欢,只要有时间,都会自己下厨。

  “算我一份,烧好叫我。”林画唐酷酷丢下这句话,转身带着金金走人,经过叶微凉时,他喊了声“小灰”,小灰左右为难看了一番,最后还是勉勉强强地跟着他走了。

  

  +++++++++++++++++++++++++++++++++++++++++++++++++++++++++++++++++++++++++++++

  同学录。

  毕业之前,常备之物。

  叶微凉的同学录上面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全班女生都有留言,男生却少得可怜。套用班里男生的话语就是:叶微凉是个让男生深受打击,望而生畏的女生。

  也对,全校第一名加纪律委员,怎么瞅也不是可以追的对象。

  叶微凉的同学录很有特色,她要求每个写同学录的人要在上面抄写一首自己最喜欢的歌曲的歌词在上面。

  一页页地翻下去,叶微凉发现大家的爱好都很不一样。

  韩恩赐抄的歌是莫文蔚的《他不爱我》。

  萧筱笑抄的歌是梁静茹的《我还记得》。

  苏项庭抄的歌是王菲的《暗涌》。

  静默了一阵子,叶微凉托腮凝视着同学录,如果没有那个人的留言,这本同学录必然是不完整的。打定主意,叶微凉抱着同学录靠着窗子,眺望着楼下的班级。

  高三(6)班的窗子里,一道高瘦的身影正整理好书包起身,叶微凉跳了起来,胡乱塞了几本书进书包,急煎煎地往楼梯走去。

  “王古意!”叶微凉喘着气,脸微微红了红,心太急,声音有些响,加之她跟王古意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这不,好多双眼睛。

  “签个同学录吧,记得放一首自己喜欢的歌上去,格式大概跟前面一致就好了。”简单收拾了心情,叶微凉露出大大方方的笑容,上前一步。

  “好。”王古意接过,“晚自修时拿给你?”

  “嗯。”叶微凉点头。

  

  “你的同学录。”叶微凉的同学录,苏项庭的手。

  “咦,怎么在你这里?”叶微凉微微有些讶异,回避了苏项庭探视的眼睛,心情三分忐忑,七分失落。

  “王古意在门口看了你很久,我帮忙拿过来的。”其实,王古意还没走到教室门口,他就迎上去了,带着一种不能说出口的阴暗心情。

  “哦。”慌慌张张兼迫不及待,叶微凉夺过了同学录,看着苏项庭,一副有话请讲,无事请走的模样。

  苏项庭的脸色更不好看了,唇撇了撇,转身离开。

  顾不上苏项庭的感受,叶微凉赶紧翻到了第九页,她知道王古意有个习惯,习惯写第九页,所以,她一直空着第九页不肯让别人写,为此,萧筱笑还差点跟她翻脸。

  第九页。

  九州四海飘古意,

  一江两湖守微凉。

  才子的字迹,潇洒笔锋道出了二人的人生轨迹——王古意即将出国,而叶微凉继续在H市读大学。

  叶微凉不是很喜欢会写诗的男孩子,觉得太娘,但是,王古意的这两句话,却让她怦然心动,潸然泪下。飘萍有恨,傲荷难悔,很多时候,朦胧的情丝脱不出命运的拨整。

  泪眼迷茫地看向王古意抄写的歌,叶微凉怔住,如何也想不到会是这首歌——陈奕迅的《红玫瑰》。

  王古意在暗示什么?

  

  +++++++++++++++++++++++++++++++++++++++++++++++++++++++++++++++++++++++++++++

  王古意到底在暗示什么?

  嘶。

  叶微凉倒吸了口气,却是刀切了手指。

  嘟唇看了看流血的手指,叶微凉简单清理了下,忍不住想,如果她会血咒的话,她一定以这个血为誓,让林画唐对她言语客气些,不要再刺激她了。

  烧好了最后一个菜,叶微凉拨通电话唤林画唐下楼。

  叶微凉的房间布置得很有个性。

  单身公寓,不算很大,除了卫生间跟厨房间,没有其他隔间,客厅跟卧室是敞开设计的,从客厅里可以看见卧室里面有一张极大极大的床,足足有一般的双人床的三倍面积。

  饶是见怪了光怪陆离的社****现象,看见这张大床时,林画唐还是吃了一惊,揶揄道:“小米,你睡相要有多差?”

  白色的家居服被小灰弄脏了,叶微凉换了一套米色的家居服,低头看了看衣服的颜色,叶微凉只能往好处想——林画唐鉴别颜色的能力不错,不像苏项庭,青蓝绿不分,红橙紫难辨,典型的无审美观工科男。

  走近叶微凉的床两步,林画唐想伸手碰触,却被叶微凉一把拍开:“碰我的床也可以,你得让我坐坐你的沙发。”

  “以烂铁换黄金,你还真会做生意。”微哼一声,林画唐利落转身往餐桌走去。

  “有些时候烂铁比黄金贵,例子有很多,越王宝剑,汉代铁斧……”

  “越王宝剑是青铜器。”林画唐开口道。

  “额,对哦。”叶微凉呐呐道,悲催。

  “叶微凉。”林画唐咬牙切齿开口道。

  “嗯,怎么了?”

  “你就拿这些招待我?”林画唐指了指餐桌上的菜。

  “四菜一汤。”叶微凉道,一边走进厨房拿出碗,两个人吃,四菜一汤够了吧,再说,这是家常菜又不是馆子,她烧的,烧多了不仅累,吃不完她还会心酸。

  林画唐站着没动,是,是四菜一汤,可是四菜是清水毛豆,清炒芦笋,清煮花椰菜,香菇炒芹菜,一汤是番茄蛋花汤。

  “你今天说话的口气好像很会做菜一样。”林画唐忍不住控诉。

  叶微凉耸耸肩:“我确实会呀,只不过只会做素菜而已,对了,番茄蛋花汤我有放鸡蛋跟猪油,芦笋也是用猪油烧的。”

  说完,叶微凉为自己盛了一碗饭,转头看向林画唐:“你吃不吃?”不吃她就不盛饭了。

  “吃。”林画唐一屁股坐了下来,夺过叶微凉盛好的饭,低头闷闷吃着。

  耸了下肩,叶微凉摸摸鼻子,又替自己盛了一碗,切,她在家里都是爸爸给她盛饭的,活了这么大,她还没给别人盛饭过呢。不过,这些话她绝对不跟林画唐讲,免得他又讽刺她饭都盛得不科学,不好看。

  

  两个都是早饭午饭没吃的人,坐到一块,四菜一汤竟然给吃了个底朝天。

  叶微凉嘴角挂起了笑意,心里美滋滋,忍不住摸出手机给自家太座打电话:“喂,你在干嘛?”

  电话那头:“我们在楼上屋顶搭了一个花园,养了四只土鸡,三只乌鸡,结果土鸡总是欺负乌鸡。”

  叶微凉浅浅笑道:“这个你说过了,你还说,要买个公鸡回来,公鸡可以管住它的三妻四妾。”

  电话那头:“确实买了公鸡,可是,换成乌鸡欺负公鸡了。”

  叶微凉嘴角抽了抽:“不会吧。”

  电话那头:“算了,不讲了,你还好吧。”

  叶微凉:“嗯,好啊,妈妈,我跟你讲哦,我的厨艺其实比你想象的好,我今天做饭给朋友吃,他吃光了唉。”

  电话那头:“不会吧,莫非G市的饭菜水平普遍不好吃?不是啊,听你老子讲,G市以美食出名。”

  叶微凉满头黑线,抬头瞄了眼林画唐,发现他同样一脸黑线,才想起此君听得懂H市的方言。尴尬笑了笑,叶微凉胡乱应了自家太座几声,赶紧收线:“那个,我去切水果。”

  看着叶微凉落荒而逃的身影,林画唐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低头看着满桌的空盘子——这个女人的厨艺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很家常的味道,却是他林画唐极少能吃到的味道。大厨的手艺再好,毕竟是为了赚钱而做菜,建立在金钱关系上的美食,许是因为做菜人的心,许是因为吃菜人的心,总归是少了分暖意。

  卷起衬衫袖子,林画唐收拾好碗碟走向厨房,迎上了叶微凉愕然的眼睛。

  叶微凉微微愣了愣,才道:“你要帮我洗碗?”她实在不敢奢求。

  林画唐慵懒看了她一眼,刚吃完饭,血液流向肠胃,他可没什么兴趣做家务:“智慧家园碗柜里有自带洗碗机。”

  “不会吧。”叶微凉抽开碗柜,欲哭无泪,她一直就觉得这个碗柜的式样有些复杂,却不知道……成吉思汗,那天她租房子时,中介是有跟在她屁股后面唠唠叨叨讲了一大堆,她对声音很挑剔,中介的声音恰巧是她最不喜欢的那一型的,所以,基本上,她都没听进去。

  微微沮丧地对着碗柜发呆,叶微凉不由得再次想起苏项庭对她的评价:对于自己喜爱的领域不成为专家誓不罢休,而对于自己不爱的领域往往就是自甘堕落,死活赖在菜鸟堆了里不肯上进。

  欲哭无泪,她这习惯真心不好啊,她白白多洗了多少次碗。

  “看好,我只演示一遍。”放任叶微凉自哀自怨五分钟后,林画唐耐心告罄。

  “等等,等等,我拿支笔,拿个本子。”叶微凉赶紧道。

  待叶微凉准备好后,林画唐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地演示了一遍,洗了个手走回客厅。叶微凉赶紧将洗好的水果端出去,连自己原本想藏着的柿子都孝敬了出来——她请林画唐吃这顿饭太值了,天晓得她多讨厌洗碗,恨不得买一堆一次性碗存着。

  芒果、菠萝蜜、荔枝、龙眼。

  林画唐挑了挑眉:“小米,你都不怕上火?”

  “有柿子。”叶微凉将水果盘有柿子的一面转到林画唐面前,面露得色,“不过,我还真不会上火。”G市是亚热带气候,湿毒重,虽然荔枝、芒果、龙眼什么的都是这边的特产,本地人却吃的很少,吃多了就上火。反而是叶微凉这个外地人,吃再多都不冒痘。

  嫌弃地扫了眼柿子,林画唐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子,大爷般地开口道:“水。”

  “哦,稍等。”叶微凉立刻起身倒水,眉眼笑开了花——某人不吃柿子只喝水,当真再好不过。这个城市里,柿子不好买啊。

  吃完水果,两人无言坐了会儿。轻“嗯”一声,叶微凉开口道:“林先生,我准备看电视了,你呢?”这个逐客令还算委婉吧。

  “看什么?”林画唐兴趣缺缺道,将水杯放回桌子,准备起身走人。

  “《我本善良》。”前几天无意间听见《我本善良》的主题曲《笑看风云变》,勾起了重看的心思。

  林画唐的眼睛亮了亮:“一起看。”

  “额。”叶微凉暗暗磨了磨牙,这也成!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