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帝混江湖:一剑震天下  小说作者:无兰吹雪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一章 三年之约

   被困“凝望居”已有十天之久。

  生性好动的龙如晨受不了被禁足的苦刑,多次想趁莫孤烟做饭的时候偷偷溜走。可是他每次刚踏出门口半步,莫孤烟就会以一种磁性极强的掌力,将他硬生生吸回木屋内!

  龙如晨屡试屡败后,只得放弃了。

  困坐愁城蹉跎岁月,他不甘心;争取自由逃出生天,却又没本事。

  万般无奈之下,他唯有打起那串竹风铃的主意。

  因为他发现,只要一有空,莫孤烟就会负手立在窗前,一动不动地盯着竹风铃发愣------可见他有多重视这串竹风铃!

  于是龙如晨便想偷摘下这串竹风铃,以此威胁莫孤烟放他回中原。

  但他万万没料到,只要他一伸手去碰这串竹风铃,莫孤烟就会神经质地一掌拍出,将他打飞出去!

  他的功力之高,似乎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炉火纯青的境界,总能轻轻巧巧地将龙如晨拍飞出去,看似不费吹灰之力!

  摔了无数次跟头的龙如晨,对风铃的主人痛恨无比!

  他没事造这串竹风铃出来害人干嘛?嫌他龙如晨丢脸不够多啊?!

  那一刻,龙如晨对岭儿这个小恶魔充满了仇恨和怨念------都是他害自己被莫孤烟揍的,都是他不好!

  仔细一想,他又发觉自己其实是在呷“岭儿”的醋。

  没错,他很妒忌岭儿在莫孤烟心目中的地位,而他白白陪了他十天,却一点份量都没有!他对岭儿百般宠溺,对自己动辄打骂------好大的差别待遇啊!

  岭儿这个小恶魔,究竟有多大的魅力,居然可以令莫孤烟这种冷血动物,为他的出走茶饭不思,寝食难安?为什么他龙如晨就没有这个福份?

  偶尔他装生病,装头痛,却影响不到莫孤烟一丝一毫!

  也许岭儿走路摔倒,他都会心疼个半天;但是龙如晨死了,他可能也不会瞧上一眼!

  想想真让人心凉,龙如晨意兴阑珊之下,也就没心情去和岭儿争风吃醋了!

  有一天,龙如晨忽然神秘兮兮地对莫孤烟道:“我明白了!这个岭儿其实是你的私生子,对不对?”

  莫孤烟怔了怔,一掌条件反射般拍出:“自作聪明!”

  早有防备的龙如晨大笑着,一个筋斗翻了出去:“瞧啊瞧,又打人了!这就是你做贼心虚的最佳表现------”

  莫孤烟冷笑:“如果我说岭儿是我的表弟,你信不信?”

  龙如晨做个鬼脸:“我信,我当然信!你有‘恋童癖’嘛------”

  “我、有、恋、童、癖?!”

  “咳咳……依照你的描述,不难想像出你口中的岭儿,是一个天使般可爱的小男孩!为了堵住众悠悠之口,什么表弟啊,私生子啊,都随你信口胡诌------”

  “我看你又欠揍了!”莫孤烟一掌怒极而发,飘忽诡异之极,这回龙如晨可没那么幸运避得开了,整个人被打飞出去,结结实实摔在地上,跌得他头昏脑涨!

  他根本是在讨打嘛!明知不敌,还要故意出言激怒莫孤烟!

  龙如晨一个箭步窜回木屋内,指住他哇哇大叫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三年后,我非要打败你不可!”

  莫孤烟冷笑道:“再多十个‘三年’,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龙如晨气冲牛斗:“好,你等着,终有一天我会超越你的!我要做天下第一高手------”

  莫孤烟不再理他,转过身去,对着竹风铃发了一会儿呆,十指缓缓抚上窗前那架精美小巧的古琴,哀伤的旋律幽幽地从他指缝间泻出,弥漫了整间小木屋。

  曲高和寡------龙如晨,他可知“天下第一”有多寂寞吗?

  莫名地,龙如晨又感受到了他内心的悲怆。他怔了一下,不由自主地从怀中取出玉箫,缓缓就唇而吹。

  琴音抑郁忧伤,箫声激越铿锵,二人合奏,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协调和谐之感!

  箫声时而如万马奔腾,直上云霄;时而如弃妇夜泣,柔肠百转。琴音时而孤单地独鸣,时而幽幽地溶入箫声,似乎想释放自己,又不敢过分放纵内心的情感------

  箫声仿佛在问:“你寂寞吗?”

  琴音混合着莫孤烟冰冷的语气:“我不知道!”

  箫声又问:“你为什么要封闭自己?”

  琴音还是冷冰冰的:“我不知道!”

  龙如晨叹了口气,五指一松,不想再用箫声去探听人家内心的秘密。

  他既然选择了离群独居,把自己的心事藏着不与人分享,他又何必苦苦追问答案?

  莫孤烟回过头来,目光如刀盯着他:“你是不是很想回中原?”

  龙如晨闷闷地应了一声:“嗯!”他已经被他折磨得有气无力了!

  “告诉我,为什么?”

  “我有未完的事情要做。”

  “很重要吗?”

  “很重要!”他的事业,他的爱情,都在等他去完成!他能撒手不管吗?

  莫孤烟平静的道:“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放你回去!”

  龙如晨眼睛一亮:“真的吗?”

  莫孤烟冷冷道:“我从不骗人!”

  “好,你说,什么事?我一定会帮你办到!”龙如晨豪迈地拍着胸膛,夸下海口。

  莫孤烟沉默地看着他,久久没有说话。

  龙如晨试探着问:“是捉岭儿那个小魔头回家吗?没问题,就算寻遍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他抓回来陪你的!”

  “不!”莫孤烟一下打碎了他的美梦,“我要你三年后再来陪我------给你三年时间,那件事可以办完了吧?”

  龙如晨笑容一僵:“三、三年后再来陪你?”他没有听错吧?!

  “对,你做得到就离开绿洲,过你想过的生活;做不到就继续留在这儿,别妄想回中原!”

  龙如晨垮下脸道:“三年后你还要我来受你欺凌,那你不如别放我回去算了!免得我在未来的一千多个日子里提心吊胆,日夜防你来抓我回绿洲!”

  “别忘了刚才是谁雄心万丈地说,三年后要来和我一决高下的!”

  龙如晨苦着脸道:“我只是随口说说的……你武功这么高,我根本就不可能打败你的嘛!”

  “你的意思是,不想回去了?”

  “不,我当然想回去……”

  莫孤烟哼了一声:“那就答应我!”

  龙如晨硬着头皮道:“好吧,我答应你!三年后再来陪你做隐士------”

  “如果你违约了呢?”

  “咳咳……就任凭你处置,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莫孤烟盯着他:“记住你所说的每一句话,不要骗我!”

  龙如晨干笑一声:“呃,这个……万一我有事耽搁了,或者失忆忘记了……你会怎么办?”

  莫孤烟森然道:“你听着:我会叫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好残忍!而他眼眸中那凛冽的杀意,也证明他一定会说到做到的------

  龙如晨打个寒颤,勉强笑道:“你放心,我绝不会食言的!”

  莫孤烟卸下满身杀气,淡淡的道:“那么你明天就可以回去了。”

  万岁!

  龙如晨长呼一口气,终于解脱了,自由了!

  他心情愉悦起来,看什么都是顺眼的,突然觉得莫孤烟也不再那么可怕兼可恨了!

  他看着负手而立的莫孤烟,看着那道永远孤寂的身影,似乎想看到他的内心去:“喂,有个问题我一直很想搞清楚,你能不能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什么问题?”莫孤烟回头看着他,难得不摆架子。

  龙如晨小心翼翼地问:“你为什么要建这个绿洲?一个人住在这里有意思吗?”

  莫孤烟瞥了他一眼:“不是告诉过你,有岭儿陪我吗?”

  “他不是你建绿洲的主要原因吧?”

  莫孤烟沉默了一阵,缓缓说道:“其实我是为了跟父亲赌气。”

  “哦,你父亲是谁?”龙如晨挑高眉毛,表达出想刨根问底的意思。

  “听说,我的父亲是一位很有名的大侠客,住在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山庄里。他曾经喜欢我母亲,后来却又抛弃了我母亲,遵从父命娶了别的女人……母亲生下我后,他不肯认我,还把我丢在了大海边……”莫孤烟的目光深邃难测,“所以我就自己动手,创造出一个属于我的世外桃源,不需要他的怜悯!”

  龙如晨叹道:“哎,好可怜……原来你竟是个私生子!你妈妈呢?”

  莫孤烟面无表情:“不知道,我生下来就没有见过父母!”

  龙如晨若有所思的道:“我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冷血无情、六亲不认了!没几个人能接受得了这样的出身!我终于理解了------”

  可是,理解又能怎么样?对于莫孤烟来历如谜的身份,他能帮上什么忙呢?

  *****************

  第二天,风和日丽,碧空万里无云。

  莫孤烟在一株苍翠欲滴的柳树下,设了一席简单的酒菜,为龙如晨饯行。

  这些天来,他每日和龙如晨共处一室,说没感情是假的------只是他善于掩饰自己,所以很难在他脸上看到离别之情。

  龙如晨举起一杯酒:“来,我敬你,谢谢你在这段日子里对我的照顾!”

  “除了打你骂你,我可没记得照顾过你什么……”

  “哈哈!君子远疱厨,如果不是你每天做饭给我吃,估计我早就饿死了!要知道,我在家里基本上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

  “哦,真是大少爷的生活,难怪你迫不及待要回去!”

  “我不是想过那种生活才急着回中原的!”

  “是吗?”莫孤烟举起酒杯,淡淡一笑。

  他不笑还可,一笑起来就如春回大地,冰雪融化,刹那间让人感到无尽暖意!

  龙如晨轻轻叹道:“想不到你笑起来竟然这么有魅力!只可惜别人一生也难得看到几次,其实你应该多笑笑的……”

  莫孤烟放下空杯,慢慢的道:“我很少笑,只因为我觉得这世上,已没有什么事值得我笑。”

  龙如晨咳了一声道:“但你今天破例笑了一次,你能不能再笑多几次给我看看?我喜欢看你的笑容,就像春风般温暖……”

  莫孤烟瞪着他:“我又不是卖笑的,干嘛要笑给你看?”

  龙如晨大笑:没想到这个冷漠的孤僻少年竟也有幽默感,他真是低估他了!

  日上三竿,酒尽杯空。

  龙如晨长身立起:“趁现在天气好,我要走了……不然等一会流沙来了,我就走不了啦!”

  莫孤烟沉声道:“我有句话警告你:日后你在江湖上行走,千万莫要惹四种人!”

  龙如晨折过一段柳枝在手中把玩着,漫不经心地问:“哪四种人?”

  “第一、单身女子;第二、文弱书生;第三、奇装异服的人;第四、退隐山林的人!”

  龙如晨目光一闪:“为什么?”

  莫孤烟缓缓道:“因为单身女子敢在江湖上走动,必定身怀绝技;而文弱书生未必个个都手无缚鸡之力,有时他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强;穿着怪异的人肯定也有一技之长,你最好别去嘲笑他们;至于那些退出江湖多年的世外隐者,你更加莫要去招惹!因为他们大都是百年前惊震武林的绝顶高手,也许其中还有一、两个嗜杀成性的大魔头,你若不小心惹恼了他们,马上就会招来杀身之祸!”

  龙如晨咋舌:“难道连你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吗?”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武功比我高强的人何其多?只是你无缘见识罢了!”莫孤烟凝视着他,严肃的道,“还有那个无名镇上的市民,奉劝你也不要去招惹!他们全都是当世数一数二的高手,秉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混迹于市井之中,你不去招惹他们,他们也不会来招惹你!但你若得罪了他们,他们就会双倍奉还------”

  龙如晨吐了口气:“难怪我总觉得那个小镇上的人不同寻常,原来都是些深藏不露的高手!”

  莫孤烟沉声道:“你要明白: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有些人的真面目,不是你随意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龙如晨促狭地笑道:“至少我看清了你的真面目:你是个面冷心热、表里不一的大好人!”

  莫孤烟眼神一冷:“你又欠揍了是不是?”

  “是,我皮痒了,你来揍我啊!”龙如晨大笑着,一个筋斗翻上半空,如大鹏展翅般掠出了绿洲,“再见了,神箭公子!为了我们的三年之约,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别让我来时只看到一副行尸走肉的躯壳,我可不想和活死人打架------”

  笑声渐渐远了,他的人也掠远了。

  莫孤烟望着他飘然远去的背影,呆呆地出了一会儿神,转回木屋中。

  活死人?他才不是呢!只要岭儿回来,他的日子依然会过得很充实!

  可是,岭儿不会吹箫,不会和他合奏,也不会跟他高谈阔论……

  十指又抚上窗前的白玉琴,他开始呼唤已经走远的龙如晨。

  悲伤的琴音响彻整个绿洲,直冲九霄,荡气回肠。

  “樽前拟把归期说 ,

  未语春容先惨咽 。

  人生自是有情痴 ,

  此恨不关风与月 。

  离歌且莫翻新阕 ,

  一曲能教肠寸结 。

  直须看尽洛阳花 ,

  始共春风容易别。”

  远在十里之外的龙如晨听到琴声,不由得放慢脚步,踌躇起来。

  任凭他多么不愿意承认,尽管他很畏惧莫孤烟的武功,但心里还是对他产生了一种近乎兄长般的感情!

  共同生活的十多天,他一直感觉到莫孤烟很可能是一个和他极亲近的人,将来会在他的生命中占有很重要的一部分。而龙岛主也曾经说过莫孤烟是一个和他关系极密切的人------就凭这一点,他可以断定莫孤烟的父母和他非亲即故!

  远离绿洲数十里,他还能听到幽怨的琴音随风飘来,声声扣人心弦。

  他不是傻瓜,他当然也听出了琴音的挽留之意------那种依依不舍的离愁别绪,令他差点儿热泪盈眶!

  原来,他在莫孤烟心目中也是有份量的,他并不输给“岭儿”那个小魔头!

  龙如晨深吸一口气,毅然抛掉手中的柳枝,大踏步向关内走去。

  他不能留在这里,他还有很多大事要做------他毕竟才十五岁,“江湖”对他的诱惑力还是相当大的,他一点都不想隐居!

  别了,绿洲;别了,小木屋;别了,大漠!

  我要回到可爱的中原,去创造神话,去印证传说,去实现梦想!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inbook.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